「不让吃药」是精心炮制的政治棍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八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其中充当迫害中先导作用的谣言之一就是说法轮功不叫人吃药,死了一千四百多人。并且利用各级媒体,把只要和法轮功沾过边的有病人都拉来凑数,还在医院里搜罗重病人,只要病人说自己是练法轮功得的病,交换条件就是报销医药费。在这样的情况下,拼凑了一部份所谓有名有姓的例子来抹黑法轮功,不但歪曲事实,而且直接毒害了很大一部份对法轮功并不完全了解的人。

「不让吃药」是精心炮制的政治棍子

在迫害开始之前,早已不乏别有用心之人在中共体系里想把法轮功搞成政治问题,从中得到升迁的机会。就此类现象,国家体育总局曾于98年派出调研组到长春和哈尔滨对法轮功进行调研,分别召开了各界法轮功学员座谈会。1998年,为配合国家体委对各气功功派的调查和申报工作,在北京市,武汉市,大连地区,广东省及其它地区(如南昌、广西、安徽等地)均由当地医学专家小组对当地法轮功学员进行表格抽样调查,重点收集了各地学员修炼前后疾病变化情况,上述调查发现被调查者的心理状况和精神状况得到极大改善,北京市和广东省的报告显示有86.5%的学员认为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后心性变好,道德回升,心理得到了彻底的自我调节和提高。特别是北京万人报告并对修炼前健康的学员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57.9%的学员在身体状况上改善,88.4%的学员在心理精神状况上得到改善。调查也发现平均每位学员每年节约医药费2600元以上,可见其经济效益也十分可观,利国利民。

一家美国权威性刊物US News and World Report 1999年2月刊登的文章谈到法轮功在健身方面的好处。而且一位高层官员说:“法轮功和其他气功可以使每人每年节省医药费1000元。如果炼功人是一亿,就可以节省一千亿元。朱镕基对此非常高兴。国家可以更好地使用这笔钱”。

在迫害开始,中共的口径马上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比如中央电视台曾播出了一个所谓“罗锅事件”,此人名叫张海青,在辽宁省盘锦市开了一家刻字社,家庭很困难,因患脊椎炎到北京协和医院看病,他妻子说当时在医院排队挂号人很多,他们排很远的队。这时来了一个中央电视台的记者,和当时排队的人说谁想上电视说法轮功不好,就给谁先挂号,并且药费减半。因为当时他们看病着急,张海青就胡说自己是炼法轮功炼成了罗锅,并且按记者写好的台词说了些不好的话。结果是先挂了号,但药费没有减半。连张海青的妻子也说中央电视台尽骗人,药费都是自己花的。

成都市一老人得了病,住在四川某医院,一记者模样的人对老人讲:“你就说你是练法轮功练出来的病,医院就不停你的药,你的医疗费也有地方报销了。”老人断然拒绝了。当晚,他竟能独自下床行走。他又惊又喜,对亲友及病房的人讲:是不是法轮功的师父管我了?!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几天过去了,老人的病真的好起来了,医生也无法解释,只好让他出院了。

法轮功在中国大地弘传的七年中,其去病健身的奇效在中国有很大的影响,中共抛出这个法轮功不叫人吃药的谎言,要抹黑法轮功,让人们觉得法轮功讲的不合道理,会给人带来生命危险,从而让人们对法轮功产生偏见甚至仇恨,从而认同中共的所谓“取缔”的合理。这个谎言为中共的全面迫害提供了精神层面的一根打人的棍子,把中共利用政治手段抹黑法轮功合情合理化。

法轮功从来没有叫人不许吃药

中共在迫害中,专门举一些重病人所谓炼功之后相信了法轮功不让人吃药,有病不就医不吃药,最后丧命的例子来攻击法轮功来混淆视听,其实这是非常浅白的谬论。病人死去是因为得了重病,不是因为炼了法轮功造成了他得病,要是法轮功真的对健康不好,人们自己有分辨能力,还需要中共用如此残酷的迫害来逼人们不炼功吗?

李洪志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中讲到:「有些人就是来治病的。很重的病人,我们不让他进班,因为他放不下治病这个心,他放不下有病的想法。他得了重病,很难受,他能放的下吗?他修炼不了。我们一再强调,重病人我们是不收的,这里是修炼,和他想的事情差的太远,他可以找其他气功师去做这个事情。」

重病人因为去病心切,知道法轮功对人的健康有奇效,没有按照法轮功的要求做,走近了法轮功,出了问题算在法轮功身上,这本身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邪恶逻辑。

法轮功讲的是修炼的理

中国古文化源远流长,是神传文化,神农尝遍百草,为天下百姓治病,始有医药。人有病了,不止是只有吃药这一种办法,中国文化中自古就有气功治病,属于中医的一科。如名医华佗创编的五禽戏,就是让人自己演练,养生祛病的气功之一。气功能祛病很多中国人都略知一二,而气功已经属于修炼界的范畴。

在镇压前的七年,中国大陆有一亿人走入法轮大法修炼,通过修炼而达到祛病健身是大范围的。许多有病的人真正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其中不乏西医和中医都束手无策的疑难病。中国大陆迫害后,台湾数十万人走入法轮功,许多人健保卡从来没有用过一格,不是因为炼功而有病硬挺不上医院,而是因为炼功祛病,没有病而不用吃药。

常言道,是药三分毒,没有病的人,谁会把吃药当作乐趣,法轮功让人身体健康不是通过吃药打针,而法轮功却可以真正治好吃药打针开刀住院都治不好的顽症,这其中当然有他的超常之处。

法轮功讲出了修心重德和长功的关系,要求人们向内找,按照真善忍来修炼自己,通过道德的提升才能带动身体和功力的变化。如此的高德大法,超越历史史上所有小法小道。

比如一个小学生和一个大学生,大学生可以解决小学生的问题,小学生却没法解决大学生的问题。当大学生用大学的理解决大学生的问题时,小学生却说,你怎么不用小学生的办法?那么真正有问题,应该反省的怎么能是大学生呢?一个小学生,对大学课本一无所知,却认为自己是站在真理的一边,这显然不是认识问题的正确角度。

法轮功在祛病健身方面取得的巨大功效

法轮功经过亿万人身体力行的修炼,在祛病健身和道德回升方面取得巨大的功效。

医院治病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病人症状暂时得到缓解,出院后还是我行我素,在花费了大量金钱、人力、医药和社会资源之后,往往又是旧病复发,再次上医院。

况且许多疑难病,目前在医学界占主流的西医束手无策。愈来愈多的美国人改采服用草药、针灸、打坐等辅助替代疗法,其中深呼吸、打坐冥想、按摩和瑜伽有明显的增长。这项由美国全国辅助与另类疗法中心负责,并有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参与的研究,显示学历愈高的美国人愈相信辅助疗法,其中拥有硕士、博士学位或是专业人士,高达 55.4%采用辅助医疗。

法轮功修炼是通过人们道德的提升,达到一个健康的身体,不但解决了根本问题,对整个社会有正面的贡献。不但节省了社会资源,可以把医药费用于其它的地方,还对整个社会的道德风尚起了正面的作用。人们看到做一个好人可以变得更健康,不修炼的人也会效仿,整个社会的环境就会好转。

台湾东森新闻报曾经报导过台湾法轮大法学会2002年针对1000多名学员所做的调查报告。在这份法轮功学会针对全台1000多名学员所做的「传统气功健康促进方法对医疗使用之影响」的调查报告中指出,法轮功学员在修炼前的平均健保使用次数为12次,在修炼法轮功后平均使用次数减少了5成,换言之,修炼法轮功的学员,平均整整少用了1张健保卡。就一般民众而言,目前每人每年平均健保门诊支出为9000多元,而法轮功学员的平均健保支出则不到一半,对于减轻政府健保财务负担有正面效果。根据调查,在受访的法轮功学员中,原来有抽烟习惯者中的81%完全戒烟、有喝酒习惯的学员中77%完全戒酒、有嚼食槟榔习惯者85%完全戒除,此外有赌博习惯的学员里有85%完全戒赌。

中国大陆的一位警察耳闻目睹法轮功之后,对一位新学员说:“看你那么辛苦讲了一个晚上,我就说一句吧,炼法轮功的人都是聪明人。”这位警察讲了他亲眼所见的故事,这位老太太叫吴维玉,家住广西柳州市依山村。五十岁开始,她的腰就直不起,二十年来没有一天不痛,身体几乎呈九十度弯曲。四处求医,吃了多少药,花了多少钱,也没有办法治好。一天不知谁给了她一本《转法轮》,于是她认认真真的学法,炼功,完全按照书上要求的去做。三天后,一天在公园里,十几个人同时炼功,当时是早晨四、五点钟,很安静,在做抱轮动作时,她背上的骨头突然“叭叭叭”地响,在场的人都听到了那骨头声响,接着,那一边响着老太太身子就一边慢慢地立起来,几分钟后,驼背消失了,整个人直挺挺地站那里。十几个人看到了那惊天动地的一幕,眼泪不住地流了下来,老太太当即跪在地上,叩谢师父大恩。

99年7月28日,柳州市公安局《警视风云》栏目的两名记者和辖区的两名警察来到吴维玉家,扛来了摄像机,逼着她按他们事先拟好的稿子念,说她的病是吃药治好的。她对着镜头说:“十几年的驼背,让我活得人模狗样,党哪天关心过?如今我的师父无条件地把我的病给治好了,你们却让我背叛师父,做那些对不起天地良心的事,我不干。”一个警察威胁说不配合就送去劳教,她说有本事你就一刀把我杀了,一枪把我给毙了。结果录像没派上用场,此事也不了了之。

这只是一亿法轮功学员中的一个例子,因为这场迫害,为了安全问题,许多人没办法用真名实姓把自己受益的故事原原本本地告诉社会,这本身也干扰了许多本来有机缘从大法中受益的人。因为有病而吃药,和无病也不需用药医,哪个对当事人才是真正的好呢?

「不让吃药」是党文化的认识问题方式

在历史上,各个正教对疾病的看法不同,但都没有规定或强制信者采取哪种方式面对疾病。连目前的西医,也是尊重个人的选择。如果你问西医大夫关于吃中药,他会跟你说科学还没研究出中药有怎样的好处,不建议你吃中药,但是不会说你要在我这里看病,你就不许吃中药。甚至许多信仰规定不能采取某种治疗办法,比如不能输血之类,作为医生也不能强制病人按西医的办法治疗。甚至在西医最发达的美国,医书中还告诉你,要尊重民族习惯,比如某民族有病开始不会去医院,想让神再给一次机会;有的民族看病要得到家族中长者的允许;有的民族认为西药劲太大,每次要把给的药量减半服用等等。这些都要了解,但不是让人去歧视这些民族文化和习惯,也不是要逼人洗脑接受西医的模式。

在非共产国家的自然社会里,没有人会提出「炼功不让吃药」这种角度而攻击那种信仰,因为人有选择的权力,对自己的生活有不可能受政府操控、威逼强迫的选择权,选择相信什么当然有他自己的道理。如果你身旁有一个无神论者,生了重病不上医院花钱看病吃药,结果健康出了问题,你会因为他是无神论者,从而否定无神论,从此以后极端地反对无神论,甚至从此不遗余力的公开批评无神论吗?

显然不会。那为什么在对待法轮功的态度,就会有这种思维逻辑呢?因为,这不过就是中共在党文化的思维体系下的一个洗脑说辞罢了。

党文化中造就的绝对平均主义的认识方式,只把事情划分为非黑即白,大家都得一样,都得有病,都得吃药,不跟自己一样的就认为是对方的问题,不尊重个人的选择。看到有人真的好病不用吃药,本能的带有妒嫉或者是否定的心态,就把眼睛盯在不吃药这一个和自己不同的地方,而不是去了解,看看自己怎么能同样受益,这就是这种党文化带来的认识方式。在这种党文化形成的绝对平均主义的认识方式中,人有病就得吃药,不愿意相信有人可以不通过吃药而好病,看到受益的例子选择不相信;而另一方面,告诉人家修炼中出现的现象的人也只是强调这一点和人家的不同,强调没有病这个表象,而没有讲清楚其根本的原因。打开一下视野和心胸,不光看表面,相信在这个问题上每个人就会有另一番认识。

修炼两个字,修在先,炼在后,强调的是修心,从精神、道德上的升华,带动物质身体的良好变化,这是极端唯物论永远无法理解的。如同大炼钢铁一般,到处设土高炉,却没有学到炼钢的道理,结果当然是一场空。只看结果,学的是表面皮毛,却没有从精神层面去了解,去实践,当然没办法认识到修炼的真机。这也是当今中国人受共产党邪说,只用无神论观点、唯物论观点狭隘看问题的时代悲剧。

中共抛出这个说法,不是真正关心法轮功学员,也不是真的关心法轮功学员的健康,担心不吃药出健康问题。更不是真正关心它的人民,只是给它的谎言暴力流氓行为寻找合理的出处。中共20年来的医疗改革,改出了“小病拖,大病扛,重病等着见阎王”这种没有医疗保障的百姓的真实写照。中国卫生部的调查数据显示,约有48.9%的中国城镇居民有病不就医,29.6%应住院而不住院,在农村,有病不去医院的人数更高达65%;在世界卫生组织有关卫生资源分配公平性的评估排序中,中国在191个成员国中名列倒数第四。在医院里,大夫们每天要注意的不光是病情,还要时刻盯着病人账上有多少钱,没钱的人,想吃药都不给你。

中共一边打着其「三个代表」的旗号剥夺了百姓的吃药权,另一边还诬蔑能提高人身体素质的法轮功。请想一想,跟着中共重复「不让吃药」这种谣言,不正是在帮助中共坑害中国人健康,助纣为虐吗?真的相信中共的鬼话,错过了自己身心受益的机会,将来真的想吃药都没的吃的时候,不是自己后悔莫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