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算起来也有十三年了。九九年迫害开始后,因去北京证实法,被绑架劳教,由于怕心和求安逸心导致邪悟提前出来。以后有两年多的时间混日子,甚至误以为修炼结束后还能随师父一起飞走呢。

直到有一天,一位同修和我联系上,并坚持给我送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周刊》,我才慢慢从新走回修炼中来。同修的性格很好,一直给我提供经文和《明慧周刊》及真相资料,我却养成了等,靠,要的习惯。也许是机缘成熟了,我自己从没想过要买电脑,弟弟却突然要给我们钱买电脑,说是和他联系方便。电脑是买回来了,也仅限于上上网。同修说:你就差一台打印机了。可我就是不敢,师父也在梦中点化,要我成立家庭资料点,可怕心一直让我停滞不前。

因为我们的依赖心,资料点的同修最终被绑架,而且供出了很多同修,其中也包括我。

记的当我知道这一消息时,我全身哆嗦,但是最出乎我意外的是,我只是身体哆嗦,而真正的我并没有感到特别害怕,以我当时的修炼状态根本就不可能做到这一点,而且师父的法立刻打入我的脑中:“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加持我,不然的话,我根本就过不了这一关。

同修走了以后,怕的物质不断干扰我:警察来了怎么办?我怎么应付?不好的念头真是翻江倒海。我也不断的排斥:那不是我,那不是我。还没稳下来一分钟呢,那些念头又出来了。就这样排斥了几天,随着向内找、加大力度发正念,终于平安无事。虽然在师父的呵护下过了这一关,可是新的问题来了,同修不再给我送资料了。怎么办?救度众生的事不能不做,最后真的就是硬着头皮准备买打印机了。

买打印机前的一天晚上,我和母亲(同修)商量好长时间,打印机放在什么地方,所有的地方都想到了还是觉的不安全,当时真恨不能打个洞。最后实在找不出合适的地方,只有先买回来再说。可是真的买回来了,却不过多去想怎么藏了,只想怎么用了,怕心在这过程中修去了。

原来我的电脑技术只有一点点,可是在做资料的过程中,电脑技术可以说是飞快提高,而且智慧都是师父给的,有时候真就是在不知不觉中什么都会了。我的法器都很配合我,几乎没出什么毛病,我常和它们说:我真不想丢下你们任何一个,你们一定要跟我走到法正人间那一天。

我这朵小花虽然开的有些姗姗来迟,但毕竟在师父的加持和呵护下平稳的开了两年多,在这期间我修去了很多怕心(其实现在怕心也很重,以前更重)。尤其是在奥运期间,协警经常查户口,甚至有时蹲在门口不走,当时怕心一上来就差哆嗦了。邪恶就想让我承认它的安排,“敏感”期间三件事停一停再说,这时我的正念出来了:你不让我做我偏做,我就是不承认你。

按照师父的要求做,结果当然是平安无事。

修炼以前,我曾经是个胆子特别特别小的人,小时候还因为受惊吓吃过中药,看到网上同修写的一些怕心极重的,我相对于来说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就是这样的我,现在也能成为一朵小花,这在以前我连想都不敢想,如果没有师父的加持和呵护,我不可能走到今天。

这一切来源于师父和大法,因为我学法比较多,这几年基本都是背法,有时也通读,现在出门在外基本都是背法。虽然这样我知道距离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很远很远,看到同修写的文章,就感觉自己太差劲,有时都觉的愧对师父。不管怎样,只有今后更加努力做好三件事,才能让师父多一些欣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