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救了我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九日】

  • 师父救了我

  • 血旗招灾

  • 师父救了我

    我是一九九七年有幸得大法,自己是带学不学的状态,断断续续的状态持续好几年。那是今年十月三日这天,正是黄金季节,家家户户都在抢收粮食,我家也和其他人家一样收玉米。没收之前在园子里先压个场院,就在压场院时,我就在喊压着我脚了。儿子听到喊声开始踩刹车,可是车没刹住,顺着我的脚一直压到上身,把我整个人压倒在地。当压到胸部时,我就上不来气了,我就喊师父快救我。

    儿子急忙从车上跳下来,把我从车底下拖出来。当时我疼痛难忍,我让儿子快喊法轮大法好,李老师救我。儿子接连喊了几声,然后把我拖到屋里,抱到炕上。坐在垫子上我开始打坐。邻居们听说都来看我,催我上医院去检查,我想去就去吧,检查没事他们就放心了。当我从炕上下来时,发现垫子湿了尿炕了,自己还不知道呢,下半身没知觉了。

    在去医院的路上,儿子一直在哭,我劝他说妈妈不会有事的,有大法师父保护没事。到了医院做了各种检查都正常,一点都没坏,连皮都没破,所有的医生和护士都说太神奇了。


    血旗招灾

    文/成都大法弟子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早上三点过,我象往常一样起床炼功,感觉右脚踝关节象拧股气一样痛,只有一只脚拖起走路。开灯一看,右脚右边踝骨朝上一点,肿的又红又亮,踝骨下面凹進去一块,里面是硬疖,就象常人说的生了恶疮一样,痛的钻心。我急忙向内找,并请师父加持正念,铲除迫害自己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后来艰难的把五套功法炼完。

    早上七点左右,我女儿在吃早饭时说:“昨天我们单位每人发一面五星红旗,叫各自挂在家里。”(我女儿在某市政府部门工作,早已明白大法真相,退出了党团队)我一下就明白了脚痛的原因,肯定是附着在血旗上的邪恶在迫害我,因此赶紧对女儿说:这是害人的,不能挂在家里,你看把我脚迫害成啥样了。女儿见状,马上就把它拿出去丢了。

    九月二十三至二十四日,我整天读《转法轮》,整点发正念,清除共产邪灵的残留因素,铲除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灵体。在师父的加持下,两天时间,我的脚神奇的好了。

    通过这件事我悟到,邪恶马上就要完了,它不甘心,还在作垂死挣扎,利用一切机会害人。

    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是中共夺取政权六十年,要求每家每户挂血旗,于是大街小巷、路口、河边到处都设有卖血旗的摊点,邪恶就附着在血旗上進入千家万户,给上亿的中国家庭带去灾难。提议向世人说明这个道理,相信法轮大法好,退出党、团、队才是最好的选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