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我与盲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七日】我的母亲因脑瘤和脑瘀血瘫痪在床已经六年多了,当初发病到医院抢救后大夫讲:“回家想吃啥就吃啥吧,最多也只能活半年。”看着病痛中的母亲,我想:我是炼功人,家庭环境是我修炼的环境,我要圆容好法,尽自己的最大努力照顾好母亲。看到兄弟姐妹有的上班不能来照顾母亲,自己就主动辞去在外边干的两份工作,谁不来我就替谁的班。想法没有错,但不全在法上,结果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我整天有干不完的活,老人不是哭就是闹,要么是不吃饭,父亲看到母亲这样,也随着哭闹。我都忍着,认为自己是在修去名、利、情,常挂在嘴边的话是:我要不修大法我能身体这么好吗?能放弃一千元的月收入照顾老娘吗?可内心总希望别人表扬自己并认同大法,虽然也坚持做三件事,但总是心静不下来,学法发正念象必须完成的任务一样,效果可想而知。

直到有一天忙到头昏脑胀,一头撞到玻璃门上,破碎的一片玻璃刺入我的大腿根内侧。当我把尖刀一样的玻璃从腿中拔出后,血立即涌了出来,我赶紧盘腿发正念,想求师父救我。一坐下,血又从腿上的大口子往出冒。我动了人念:“先止住血吧”,就叫我丈夫找云南白药,结果没找到,当丈夫让我去医院时,我又想师父不是说“拉一刀还会出血”吗,那我就把它缝上吧,结果去医院缝了十六针。这时我想到了向内找。这一找找到了许多的执著心并意识到我这是在旧势力的安排下修炼,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我立即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要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我让丈夫回家拿MP4和《转法轮》,白天就听老师讲法,晚上别人睡后我就读法。通过静心学法我意识到自己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论语》),结果自然会出现常人的状态,还是没有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我下决心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真正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手术第三天晚上我就下地了,第十四天出院了,不到二十天就能跟正常人一样了,可大夫当时讲“你要恢复正常人的状态最起码也要半年”。一个月后我能参加学法小组的学法,并能把我母亲从床上抱到轮椅上,推着老娘出去讲真相了。

我值班照顾母亲时就用MP4放“普度”、“济世”音乐,放神韵演出、并放老师讲法和母亲一起听。这样两年下来,不知不觉中,母亲血压不高了,血糖尿糖也正常了,心脏病也好了,连个感冒都没得。全家人都做了“三退”,在师父的慈悲救度下,全家幸福快乐的生活。

今年六月的一天,我推着母亲在路边走,看到不远处有一个盲人,我便过去跟他打招呼。母亲手里拿着MP4放着普度音乐,他便问我:“你放的什么音乐呀,这么好听?”我告诉他是佛家的音乐叫‘普度’。我的一个同事是炼法轮功的,知道我母亲偏瘫,就给我录了这段音乐让我给母亲放着听。现在我母亲的糖尿病,血压高,心脏病都好了,什么药也不吃了,除了还不会走以外,越来越精神。

他一听法轮功,就说九九年之前也接触过,还信过基督教,学过中医,并向我提出许多问题,我都一一解答并向他讲了天安门自焚真相。临走时他提出能不能听一听我的MP4?我说可以呀,你拿回家听吧,明天这时再还我。当转天再见到他时,他高兴的说听完普度济世后听师父的讲法了,听呀听呀,一直听了九讲,直听到炼功音乐,一会就没声音了,这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九点多钟了。我知道我这MP4只能放十个小时左右,可他却听了十八个小时!是师父加持了他,他真是有缘呀。当看到他说还我MP4却不给我时,我知道他的心思,就对他说:“这小机器没电了,我得拿回家给你充电,充好电明天你再拿去听可以吗?”他说:“那太感谢了!”就这样我慢慢教会了他怎么充电,怎么使用MP4,还给他买了盲人手表,使他每天早晨能在三点五十分与全球大法弟子一起炼功。老师给他净化了身体。他消业的过程也是我修炼的过程,这就不多说。可惜的是,直到现在由于看不见,他还是无法很好的掌握MP4,都要等着我们见面时我给他选好项目,按下键,他才能学。

就这样整整一个夏天,我推着母亲几乎天天都与这位盲人学员见面、交流。这位走回大法的盲人状态也一天比一天好。

就在昨天我们还在一起交流着,可今天早晨九点我母亲没有告别,自己就安详的走了,走完了她的七十八年的人生历程。母亲没有一丝痛苦,睡着了,走了。我知道是师父救了她,使她从旧势力安排用亲情来干扰我做三件事,到在师父的救度下,看着神韵听着老师的广州讲法、济南讲法,听着普度和我一起天天外出证实法,摆正了自己的位置,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