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平凡中修炼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日】

尊敬的师父,您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南达科他州的学员。我今天要汇报的题目是:“在平凡中修炼讲真相。”我一直以来总认为自己写不好心得体会,一个是文笔不好,怕写不出来什么。再一个觉的自己修炼一直比较平凡,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也就觉的没有什么好写的。但是,这一次看到同修在不停的鼓励大家写心得和国内学员对待写心得体会的态度,看到自己和其他同修的差距。所以,想一想,觉的自己也应该写一写,因为毕竟从修大法到现在也快十二年了,应该向师父汇报一下自己的修炼情况。

1、得法

我得法的经历有些神奇。从八十年代初我就开始失眠,几乎是天天失眠,很痛苦,所以从那时起就开始尝试各种气功,但是几乎没有什么效果,到八八年的时候,腹部开始发胀,二十四小时的发胀。而且肝部时常痛,医生以为我的肝不好,吃的药一点也不管用。后来,通过B超检查发现肝内胆管有结石。因为在肝里面,所以只能通过吃药。那种药就是让人拉肚子,所以,当时我只能是吃吃停停,是因为如果我不吃,腹部发胀,很难受,但是吃的话,拉肚子我身体受不了。当然,我身体还有其它一些毛病。

来美国后,身体和在国内差不多。所以在九七年底,有人在我们住的学校公寓贴有教免费气功广告的时候,那我想试一试。过去我虽然试了很多气功,但都是自己买书去看。这一次有人教,而且又是免费的,所以就去了。一开始他们让我看师父的讲法,我觉的师父讲的非常好,也挺喜欢的。不过,在这之前,我妻子他们家有一个秘传的,我们当时一直在学。当时只记住了师父讲你修哪一门都行这一句话,因为悟性很差,所以我就非常认真的练我妻子他们家的那个,没有炼法轮功

没有过多久,有一天,天上下的是雨,到地上结的是冰,学校都停课了,我也没有办法出去锻练身体了,所以想起来当地的辅导员教我的那些法轮功动作。大约炼了二十多分钟。那天晚上,我的腹部是从来没有过的舒服。我就对我妻子说,这功我得炼。从那天开始,就走上了修炼道路。所以,不知不觉的身体变好很多,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失眠了。

2、修炼中感受到大法的神奇

有一段时间,那时修炼没多久,有一个同修喜欢说别人,也包括我。我心里面就非常受不了,他还比较喜欢在炼功前说,所以我炼功的时候,脑子里就翻江倒海,想这个人怎么哪儿都不好。因为那时候,还不是很重视学法,不知道怎么修自己。我就和辅导员说,那个同修怎么不好,我简直被他影响的象是在练邪法。辅导员当时告诉我:要找自己。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叫找自己。不过,有一天晚上,我突然想起来我以前做常人时因为性格比较内向,遇到矛盾时常在心里就想这人怎么坏,把那个伤害我的人想的非常坏,一无是处。我想到这就明白了,为什么那个同修那样对我,我内心为什么对那同修那么讨厌的原因了。就在我想明白并和我妻子同修交流完,有人敲我家的门。就是那个同修来给我们送他做的奶酪蛋糕!

还有一次,那是刚刚迫害法轮功的时候,因为走出来的同修不是很多,所以我想尽力多参加一些大的活动。九九年下半年的那个学期,有一次我向我的导师请假。我说我要去纽约,因为那儿法轮功有一个活动。他当时同意我去纽约。同时我导师还告诉我,你一学期只能请一次假。所以,在十二月初西雅图有活动的时候,我就不敢去请假,当时还是有怕心。

一开始一切好象安排比较好,让我妻子和女儿先走,我晚走两天,是因为下周的星期一下午,我和我导师要见一个可以给我研究资助的教授。等我机票买好后,突然我导师发电子邮件说:我们系的老师每星期一下午都有一个例行会议,所以希望那个约会推迟到星期三。我想我星期三还在西雅图呢,但是又不敢告诉他,所以我问能不能星期五和那个老师见面。我导师什么也没有说就同意了。后来因为西雅图的情况有所变化,我们都提前回来了。

就在那周的星期四下午,我导师不知道什么原因到了我的办公室,这还是罕有的一次。就问我:你昨天是不是去圣路易了?因为我是修真善忍的,当然不能说假话,我说我去了西雅图,不是圣路易。我导师马上就对我大发脾气,而且说要把我告到系主任和学院主任那儿,要开除我。我当时内心非常平静。我说:我想做一个好学生,但是在国内发生了那么大镇压,我作为受益者,我要做我能做的。他发完脾气就走了。

第二天,要和那个教授见面。在去之前,我还是问问我导师我们要不要去,他马上就和我一起去了。在谈的过程中,那个教授要我给她每周工作二十小时。我导师就问:是不是每天要工作四小时?那个教授说不要,只要有二十小时把她给我的任务完成就行。我导师就接着说,这个对他(指我)很合适,因为他时常要出去参加一些活动。我当时都非常吃惊。好象昨天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而且那意思我以后可以随便出去了,没有任何限制。真的是师父只看我们那个心是不是达到标准了。一旦达到,一切都非常好。

还有,我找工作的过程,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师父为我们每一个弟子操心。当时,我不太想毕业,主要因为那时候迫害时间不长,觉的做学生时间比较灵活一些,可以参加各种活动,如果一旦工作了,就觉的比较麻烦,这是我自己想出来的,后来真正工作的时候,不是那样。一般来说,导师不会催学生毕业的,总是希望学生多做一些研究,发表文章,甚至总是让学生晚一些时候毕业。

我记的二零零零年的八月份,那是我读博士的第四年刚开始的时候,我导师说我明年可以毕业了,应该开始找工作了。我当时没有把他说的话当回事。到了十一月底,他又问我,是否开始找工作了。我说没有。他着急了,要我赶快写一份陈述信,他要帮我修改,而且让我找一些要招新教授的学校,他要过目看看是不是适合我。因为我们是中国人,口语不是那么好,如果找那些把教学看的重的学校,申请成的希望比较小。我当时不知道这些,这些都是我导师后来告诉我的。申请的时候,应该包括哪些材料等等。整个过程,好象是他在找工作,而不是我。这样,到十二月底把所有的申请材料递出去了。当然,我在下一年找到了我现在的工作。

我体会到,在自己内心那个执著没有去的时候,麻烦事就会比较多。我记的刚刚工作的时候,很清闲,因为我大部份时间做咨询。没有太多的人需要咨询,实际上这是一个正常的状态。但是,我当时觉的心里不踏实。越是那样,越出问题。我来这个学校,是因为原来的一个老师退休了,我顶替他的位置,但是他还是时常来他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离我的办公室很近。有一次,我看到了好几个学生都去问他,而不是我,心里就非常难受。我在想,我这工作能保住吗?后来也遇到过几次类似的情况。不管怎样,作为修炼的人就是克制自己那些不好的想法。加上坚持学法修自己,渐渐的我内心有所改变。直到我心放下的时候,好象突然有一天不是原来的那个感觉了,也没有什么人问他了。

我个人的认识是,只要我们按师父说的去做,结果就是好的。所以,我自从认识到学法非常重要后,我基本上能做到每天花大约两个小时学法。这也是我自己在修炼的过程中,摔摔打打能走过来的根本保证。

3、当地洪法的一些经历

我们来这个州的时候,可以说当地没有什么学员。这个州的人口少,面积大。平时就是到公园里炼功,公园里人很少,也基本上没有什么人看。为了洪法,我们就到网络上找当地和附近城市有什么活动适合参加。在开始时遇到了一些阻力,但通过讲真相一个个突破了。

我所工作的大学每年都有一个返校节游行。我们就决定申请。第一次申请时,申请递出去有一段时间了,但没有任何回音。有一天晚上,我学法的时候,突然脑子里有一个声音告诉我,我们能申请成。但在游行的一周前还没有收到答复,因为我坚信我们能参加游行,没有任何忧虑,就直接去找那个负责游行的。原来那人对大法有些误解,他问了我两个问题,就是我们是不是搞政治和法轮功是不是宗教。我心情很平静的告诉他,我们不是搞政治,但江××正是希望人们这样想,给它镇压法轮功找借口。同时,我们也不是宗教,没有宗教的任何形式,而宗教是有其自己的仪式等等。他说要过两天告诉我他们的决定。而实际上,第二天他就告诉我,可以参加!

我所在城市附近的一个大城市,是本州最大的城市,那里适合的活动我们都想参加。记的第一次申请当地的多元文化节时,也是因为对我们不了解,担心我们是宗教而没有马上批。同时因为我们申请的时候已经过了截止日期。但当时自己的念很正,相信一定能申请成。就在文化节举办的前不久,主办的负责人主动给我打电话,我就和她讲真相,明显能感觉到消除了她的误解。很快就给了我们一个摊位。以后每年我们都参加这个活动,有很多有缘人来了解真相,许多人学了法轮功的五套功法,有的走進了大法修炼。而且我们收到过几次她给我们来的表扬信,说很多人对我们摊位很感兴趣,也做的非常好。

在大学里工作,每过六年可以有一段时间出去做研究,实际上和休假差不多。我对这个没有太多的兴趣。可是我以前的导师却不停的鼓励我申请。我想我就顺其自然的去做。他希望我到北卡三角研究中心去做研究。一开始,我们都在想,好象那儿的大法弟子没有什么大的活动需要我们支持,去那儿觉的没有什么意义。但是,已经决定了,那就去吧。

在去北卡的前三个月。我以前导师的一个学生有一个理论问题不知道怎么做,就问我。实际上,那个问题我们几年前试过,当时也没有做出来。这一次,我就想再试一试。结果,我有了一些想法,而且,就在去之前的那三个月,我居然做了三篇理论部份的文章,这是以前都不敢想的。在这过程中,有好几次,有些定理或者结论,当天或几天花了很多时间想不出来怎么做。可是,在第二天炼功的时候,我脑子里突然有了怎么做的想法,整个做的步骤都很清晰,每一次都是对的。

结果一到北卡那儿,他们正在讨论办神韵晚会。大部份学员住在三角地区,但是却没有剧场可以办晚会,只有附近一个城市和一个比较远的大城市有可用的剧场。后来我们决定办三场。在那个大城市办两场,附近的城市办一场。因为是第一次办,大家都没有经验。而且去一趟比较远的那个城市,来回开车就要六个小时左右,一天就没有了。对正常工作的学员来说,就不太可能做到。而我的情况就不一样,没有时间限制,都是自己做研究,所以就可以做这些。到这时,我们才知道来北卡的目地。因为我拿了人家的钱,最后得给人一个交待。我那几篇文章就派上用场了。

4、网络讲真相救度众生

在网络上讲真相,我做了好几年了。一开始,因为修的不好,不会讲,做起来比较难。但是,我就坚持,发现讲真相的过程也是一个修炼的过程。正如师父在《曼哈顿讲法》里面说的:“过去我告诉大家,我说要做好三件事,发正念、学好法、讲真相救度众生。讲真相大家积极的、努力的在做,当然也有一部份学员表现的比较松懈一些、比较不太精進,总觉的好象是在做事。其实不是,这是修炼的形式不同。”

开始的时候,时常在网上遇到一些人骂的非常难听。在这个时候,我努力把自己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按师父的要求去做。开始做起来很难,内心难受,甚至有时候没守住心性和别人争起来。渐渐的做的比较好些。直到最近,我发现自己还有一个大的漏洞,那就是对那些听不進去真相的人,心里不平静,甚至抱怨,等等。当然效果就不好。等我意识到并决定放下这个不好的心后,讲真相的效果就变的不一样了,更多人能听進真相,有的人第一次听真相后当场就退了。同时我也痛心的认识到,因为自己修的不好,旧势力为了所谓的考验我,却把众生来了解真相的机会剥夺了。在我意识到那个大的漏洞后,遇到过两次,在我什么都没有说的情况下,网友就说非常难听的话,当然也不可能讲真相了。我明显的感觉到这是旧势力在所谓的检验我是否真的修扎实了。

在这几年的讲真相过程中,自己发现,不管多难,只要我坚持走下去,大法就给我力量,并开启我的智慧,比如有时觉的每天都是重复讲一些话,会冒出这样做很无聊的想法,我知道这是干扰和人心,突破了就没有这种感觉了,也渐渐的形成了一套适合自己讲真相的办法。

在网上聊天遇到的人,大部份是有一定知识的,这些人相对来说,受邪党毒害的比较深。有的人一发觉你是讲真相,马上就会跳起来或者删除你。怎么样让他们有机会听真相,接受真相,认清邪党,确实是需要理智,智慧的做,所以基本上我就采取了不直接讲的方式。我做的办法是在很短的时间内,让对方相信我,比如,讲一个启迪人善心的故事,一般人都容易听,并能认识到我是个好人。然后,从不同的角度入手,根据不同的情况启发对方思考。

比如,我有时从六四学生运动讲起,那是我亲身经历过的。因为邪党一直在掩盖这个,对二十多岁的人来说,基本上不知道,他们会好奇的。有时候,我会从教育的角度入手,因为我自己就是从事教育工作的。而且,很多是大学生,或者有的人自己有小孩在读书,很多人也非常讨厌国内的教育。我就和他们讲国内的这个教育,它不是教育人,而是在害人。有时候,我会从我家被共产党迫害说起。对文化比较感兴趣的人,我会从中国传统文化讲起,会讲到中国传统文化是神传文化,邪党是在有意的破坏,目地是毁我们民族。在这个过程中,逐渐的一步步的让人知道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和共产党的邪恶。日复一日的这样坚持下来,有不少人退出了邪党组织,有些人开始修炼大法,有的人虽然没有修炼,但是也在和身边的人讲真相。

当然,我做的与师父要求的还是差的很远。今后,我还要努力在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上怎么样做的更好。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零九年美中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