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常人心 精進实修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回顾十年正法修炼经历,才明白什么叫往高层次上带人。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把我拉上来的,是师父给了我那么多的机缘,让我从常人中跳出来,去掉人的心,人的观念,明白了高层次的理。走上了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

今天讲一些个人经历的修炼故事,与同修交流。

1、讲真相

二零零零年大湖区法会时我刚到美国,放光明电视台想采访我,谈参加“四·二五”大上访的经历,我当时想,上电视,这对我国内的亲人有没有影响?这时,立刻有另一个念头:大法弟子是为他的生命,你出国来干什么的?不是为了讲真相揭露邪恶吗?为什么不抓住机缘去讲呢,这不是私心吗?不是情放不下吗?我的心一震,开始那一念,心不在法上。我立刻说:“我可以讲‘四·二五’上访经历。”后来的采访镜头在真相电视片中使用,广泛传播。我庆幸,是师父的法理使我清醒,闯过情关,抓住了这么好的讲真相机缘。

从二零零二年开始,我与一些老年同修天天去芝加哥中领馆前炼功发资料讲真相。开始每天对去签证处排队的人讲真相,递资料,但是我发现这样做,能听到真相的人太少。后来有了诉江案的光碟,从零四年我就对着领馆放关于法轮功学员起诉江魔头的真相广播。一试效果还很好,签证的人在听,领馆的人也在听,国内来的代表团也在听,过路人也在听。

小喇叭讲真相的震撼力很大。邪恶害怕了,中领馆的人找来当地警察,警察不管。警察说我们不存在问题,他了解我们的情况。我们有不少学员去警察局讲真相。警察看到我们不论寒暑的和平抗议,从内心想保护我们。中领馆人员找来专门负责领馆保安的外事警察。他们不了解情况,想让我们停放广播,我们会外语的学员正好在场,告诉他,当地的警察知道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维护人权的,是应当受到保护的。外事警察与当地警察碰头后也走了。

中领馆找警察碰了钉子,只好亲自出马了,就派来了特务。当时只有我一个人在放广播,他不让我放广播,我就对他讲迫害真相,之后又告诉他,我们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被中共帮凶打了,一年后,打人的坏人还是被警察抓住了,被送上了法庭,受到了法律制裁。这是在美国,抗议迫害是受法律保护的,你要慎重。特务一听脸色变了,借口有事就灰溜溜的走了。

2、正念闯关

二零零三年年底我突然间左半身不得劲,面部肌肉僵化,左手抬不起来,左腿走路不灵便,口水止不住的流,有人说是脑血栓,半身不遂。我一听,不对劲,一个修炼人是没有病的,我的身体是由师父管的,业力上来师父不能管,我在消业的同时要提高心性,心性一提高身体就会有一个大的变化。

我每天坚持四点起床炼功读法发正念,不拿身体的不适当回事,照常给家人料理家务,师尊说:“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精進要旨》〈道法〉)过了大约四个月,一天早上打坐过了一个多小时,突然左腿剧痛,象要把筋抽出来一样痛入心肺,我忍不住想把腿快点拿下来,但是立即想到,是业力团那个灵体呆不住了,要解体了,我要忍啊,痛一点算什么,要消一块大业,这是好事啊,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守不住心性呢。我强忍着闯过了这一关。那一次之后,我僵化的肌肉松开了。我会笑了,我会跑了,我会打手印了,我又能去中领馆证实法了。我悟到:在大难面前,就是四个字——信师信法,什么魔、什么难也挡不了修炼大法学员精進的路。

年纪大了,有时腿突然不灵了,钻心的痛,我不管它,照常向前走,我想我的身体是由师父管的,是为证实法用的,什么生命也别想动我的身体,走不了几步就一切正常了。我常干活,一次不小心用射钉枪把手指钉在木头上,一着急拉下来,把手指拉开一个大口子,血喷出来,我忙按住,把创可贴的药揭下来,垫上纸,贴上,照常干活,三天手就长好了,一点疤痕也没有。着急时也不要动常人心,这一点我是时刻牢记的。

今年二月我突然全身发冷,象重感冒一样,每个细胞都难受,我想这是我的难。我没有求助功友,让功友分心。我在地上不吃不喝躺了四天,整天背《论语》,到打坐时间照常打坐,到发正念时发正念,不管多难,我要把握好机会,闯过这一关。到了第五天早上我有饥饿感觉了,洗了个澡,照镜子一看,我的脸色红润,印堂发亮,我走到师尊的法像前,双手合十,谢谢师尊,又一次帮我净化了身体。修炼人是没有病的。业力上来是心性提高的好机会,一定要守住心性,不能错过。

师父说:“功修有路心为径 大法无边苦作舟”(《洪吟》〈法轮大法〉)。去年一月我的老伴去世了,生老病死都是魔。处理丧事时我想,一个修炼者,修到哪一步要离开,修到哪个境界那是由神去管的,人是放不下情的,一个大法学员就是要守住心性,不动心,不动情,按大法的理、超常的理去认识。我和儿子商量尽量低调处理丧事,不设灵堂,不搞追悼会,不挂遗像,放下常人心,放下情才是慈悲。

平静的处理完丧事,我的思路突然开阔,想到有的功友一个人工作要养活六口人,并且证实法的事不耽误,带动全家参加;有的功友白天要打三份工,晚上还要作希望之声;芝加哥来了几位在国内受到迫害的学员,他们初到芝加哥,人生地不熟,怎么生活;有的功友夫妻失去工作,要离开芝加哥;芝加哥三大媒体是靠学员资助营运的,怎么延续发展;这么多我该关心的事,我怎么去为他们分忧,大法弟子是为他的生命,一想到这些我就止不住的流泪。我是个老年学员,应当为他们分忧。

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为收入少的学员义务修房子,我为无暇做饭的学员做了饭送给他们,我为从国内初来芝加哥的学员提供食宿,我为要离开的学员办家庭聚会,开交流会。尽力使他们早日能把心定下来,投入到证实法的活动中。在接触中,我也从他们的修炼中看到了他们精進的那一面,激励我更加精進。随着容量的扩大,境界的提高,我看到的都是功友的长处,而不是功友的执着,这使自己的心态平和,在整体修炼中圆容。

心一开阔,充满了修炼的乐趣。我一天只睡四个多小时,干起事来有使不完的劲,是师父,是大法给了我无穷的精力和智慧。

那年功友画了一个宫灯图形,做游行花车,比一层楼还要高。我从构思到制作过程半个多月做出来了,每当遇到不好处理的难点时,那个办法就从头脑中跳出来,我就觉得是大法、是师父给了我智慧。

3、推广神韵

神韵晚会是师父亲自做的,每到一处成千上万的众生得救了,怎么为神韵出力,是我头脑中第一要做的。

今年以来我三次去到南方三个城市帮助推票。

第一个是去亨什维尔,那里有一位功友一个人要办一场晚会,我被震动了。他救人的心多强啊。我要去帮助他。他为这次晚会付出了很多,让出自己的家供功友住,管吃管住,拉赞助,找媒体,讲真相,在三大商场摆柜台,摆电视,发资料,发特刊,卖票。在付费很少或者免费的情况下,路边有十几个大广告牌,有三个电视台播广告片,回到家要组织学法炼功,交流分票,要去市政府,州政府讲,那无限的精力和智慧真是了不起。晚会办的非常成功。过了三个月,他在那个城市又在二十天的推票时间里办了第二次晚会,演出两场,又很成功。我第二次去帮他推票。

办神韵是个修炼者的大舞台,有在台上演的,有在台下演的,各自在摆放自己的位置。是师父在领着,带着,拉着我们做神韵,让我们神起来,救更多的人。

第三次是今年八月在阿拉巴马州伯明翰市办神韵晚会,当地没有学员,全部去办的人都是支援者,发起的大法弟子因为在那个城市读过博士,想救那一方的众生。我一听真叫人振奋,我一定要去支援,办成这么神圣的大事。就这样我第三次去了南方。这一次去吃的苦很多,得到的也很多。

苦是指一天要在大商场里站十一个小时,一天吃两顿饭。晚上睡觉几个人住一个房间,有打呼噜的。过去我怕打呼噜的,因为有放不下的人心。这次去我不怕了,我想大家都是来抢救人来了,他打呼噜也不是偶然的,他把我叫醒,他不就是个闹钟吗?是叫我起床炼功了,三点醒,就三点炼,四点醒,就四点炼。过的高高兴兴,无忧无虑,不再怨天尤人,白天出去照样精神。开始头三天是站的腿酸,脚底板疼。这时我想我放下一切是来救人来了,我怎么能去体会身上的感觉呢?这不对呀,越想累越累,我为什么不发正念呢?马上调正心态发正念。这时一股热流从小腹开始涌遍全身。谢谢师父。我的这一念对了,师父为我加持。心性一提高,立刻就变,有人过来第一句话就是TICKET,要买票,一下子就卖出去五张。三个小时卖了十五张票。一个修炼者的心正,那个场才能正,才能更好的救人。师尊告诉我们。“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一定要切记:要想正人,要先正自己的心。

每当想到师父,我就止不住的流泪,等到常人都明白时,不需要推票时,到“真相大显天下茫”的那一天,我们就再也没有机会修炼了。修炼到最后的一步了,一定要精進,决不要松懈。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抓住机缘,勇猛精進。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二零零九年美中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