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大学毕业了还在做初中试题

有感于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交流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日】今年第六届大陆大法弟子交流会,觉的实在没什么可写的,想混过去算了,省的费心走脑子。几天下来觉的不对劲,问别的同修也都说没什么可写的,精神状态明显不好。我想起去年第五届交流会,我负责了一部份同修的整理稿件工作。因为最后稿件堆积,日夜打字竟全部如期发出。在往常是不会有这样的打字效率,也不会有这么高的境界为同修们无私的付出。因为整理稿件过程中深深感受师父不断加持弟子,不忍心丢掉一份稿件。

睡觉以后做了一个梦,梦到在一间初中的满是灰尘的教室里,我和几个同学考完试听老师总结。老师指着中间一列的同学说:“你们这几个还算是比较精進的。”然后就放学了。回家路上每个同学都在拾地上的白色的棉花,当时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悟出这是指我们每个人在正法修炼中建立的威德(因为是白色的)。其中有一个同修抱的棉花最多,这位同修确实证实法的事做的很多。在回家的路上,忽然有人说:“快看师父!”我们回头一看,师父穿着一身西服一样的衣裳,风尘仆仆,手里还提着一个小包,慈悲的微笑着在远处向我们挥手。然后,我们和师父洒泪而别,师父义无反顾、忙忙的继续向深处走去(后来悟到还有比我们不精進的弟子,师父还在救度着,往深处捞),师父那样劳累而又坚毅的身影至今难忘。

其实,每次大法弟子交流会都是师父在总结弟子的修炼成果,是弟子证实法中的一部份,只要拿起笔来,“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不管文章发表不发表师父都一一过目,都会对弟子有个公正的评价、慈悲的勉励。师父对每一位弟子的修炼都是负责的,师父比你还要珍惜你自己。那我们回报于师父的对的起师父吗?

梦中那间教室还是初中的教室,教室中空位子很多。今天师父已经把法理讲到了最高层,已经把我们送到了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的层次,也就是大觉者救度世人的位置,而我们还在做着初中的考试题,而且还有不少人不在位。这说明我们整体远远落后于正法進程。

今年本地区迫害非常严重,绑架了三十多人,损失很大,而且邪恶至今没有消减。我们每个人真得审视自己的内心,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三件事做的怎么样,和师父的要求和法的要求相差多少,学法、发正念、证实法的事情,是不是走表面形式,是不是用心在做。师父正法到今天,邪恶消减到这种成度,环境越来越好,并不代表我们修炼的多高,多么了不起。看看今天我们因为长期放松修炼滋养起来的邪恶,多么猖獗。该醒醒了。

走入大法十来年了,我们饱尝大法给我们带来的福份,见证了大法的神圣,感受了师父对我们的百般呵护。我们每个人也都以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自居,可这不是光口头上表示表示,形式上应付应付,一个肩负着神圣使命的大法徒,长期混同于常人,多么危险。再这样昏昏沉沉在等待什么?一个正法时期弟子如果不能清醒的修好自己,怎么完成救度世人的大任,完不成任务如何面对苦苦救度我们的师尊和寄予无限希望的众生。如果将来我们地区灾难深重,我们将来成就的世界残缺不全,那么我们生命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本来想鼓励同修们好好在这段时间写交流稿,却引出一段牢骚话。我本人也是很不精進,愧对师尊,希望和我一样不精進的同修,珍惜这次师父给我们开创的修炼提高的机会,多学法向内找出自己的不足,写出自己的修炼体会,归正自己,“修内而安外”(《精進要旨》),消除同修之间的间隔,形成圆容不破的整体,灭尽本地邪恶因素,营救出我们的同修,共同完成好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