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区国保王波犯罪记录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一日】(明慧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王波,男、三十五岁左右,身高一米七五左右。自中共邪党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迫害法轮功,王波一直就充当其打手,不遗余力参与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非法对通辽市的大法弟子进行绑架,抄家,刑讯逼供,抢劫财物等,其罪行多次在明慧网上曝光。

十年以来,王波参与非法绑架大法弟子八十多人次,其中有四十多人次被非法判刑劳教。至少有二人被迫害致死:一个是双泡子电厂的优秀女工丁丽艳,一个是王淑艳。恶徒们抢劫大法徒家的私人财物估计价值几十万元人民币。被王波亲自绑架的大法弟子中十五人被非法判刑,其中六人被判五-七年重刑,其余的三、四年不等;其中年龄最大的六十九岁,是唐丽文老人,这位老人被非法关押在河西看守所时,曾被绑在死人床上九天,生不如死。还有多人都受到各种酷刑折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内蒙古通辽市大法弟子范晓丽和十几名同修去长春上访,在无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在车站被通辽公安国保大队邵军、薛金玉、王波等人非法抓进行政拘留所关押四十八小时之后,被单位和家人接回。

二零零零年周金鹏只因为散发几张印有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小故事,在派出所附近粘贴“法轮大法好”的标语就被以所谓“扰乱社会治安”罪非法关押、罚款,通辽市六一零警察邵军、崔连成、王波一伙,就连续非法抄了他二次家,而且日夜不停的在周金鹏家及他母亲家门口来回转悠。周金鹏被迫离家出走,警察开始四处通缉追捕他。周金鹏在外面度过了艰难的三个整年。

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五日,恶警邵军、王波等多人在途中劫持田苗,并抢走家中开门钥匙,象土匪一样,直接打开门,肆无忌惮的非法抄家,抢走大法资料,纸张等物品,并将她的姐姐田芳也一同绑架到科区公安分局。在科区公安分局,王波等人对文静的姑娘田苗上绳,把她的双手反绑,然后吊起来,小姑娘的声声惨叫不能唤醒他们良知,田苗差点残废。就是这样经过酷刑的折磨后,他们又把姐妹俩送到河西看守所非法关押。之后田苗被非法判刑六年,送往保安沼女子监狱后,又转至呼市女监,在关押期间受尽酷刑:脚镣、上绳等。

二零零二年,通辽市科尔沁区恶警邵军、王波、刘巴图伙同孔家派出所恶警非法闯入大法弟子兰桂芹家,将她非法抓捕关入河西看守所近十三个月,又将她送到保安沼女子监狱,再转到呼市女监,前后被非法关押近三年。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六日,田芳看望非法关押在呼市女监的妹妹田苗和非法关押在五原劳教所的父亲田福金,在车上田芳讲真相,被一小兵举报,在北京西直门被扣押。次日,王波、邵军将她接回,并以田芳“要进京”为由非法投进河西大狱。二月十八日,王波一伙人就迫不及待对老田家非法抄家,已夜间,田家不开门,他们就从田家的阁楼破窗而入,二十多人入室抢劫,与土匪没什么两样,对家中物品进行破坏性搜查,扰得邻居都不得安宁。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五日早十点多钟,通辽市公安局局长胡××、分局局长张黎明与六一零恶警包吉日木图、王波等,来到大法弟子万秀英家,以查全国通缉犯为名,对万秀英进行骚扰。

二零零四三月十五日,王淑艳在外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当地巡警绑架,并劫持到通辽市公安局。王淑艳凭着强大的正念,当晚在市局戴着手铐走脱。在第二天也是三月十六日晚,王淑艳的丈夫李殷杰(原内蒙古通辽市监狱五监区监区长)在家中被通辽市公安局恶警邵军、王波等强行脱下他的警服并给他戴上手铐。他年仅十六岁的女儿因保护大法师父的法像,不配合邪恶之徒的犯罪行为而被几名恶警强扭胳膊戴上手铐,当时十六岁的女孩双手被手铐勒得鲜血淋漓,至今双手还留下两道深深的疤痕。李殷杰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赤峰市监狱。王淑艳被迫流离失所在外地,有家难归,在精神上受到沉重的打击,生活上陷入困境,渐渐出现身体麻木等不适症状,于农历二零零五年正月二十一因救治无效含冤离世。当时其女儿也无人照料,背井离乡。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九日三点左右,大法弟子万秀英与董桂云在法院宿舍内张贴营救田芳的不干胶时,被铁南派出所巡逻人员劫持。早上九点左右,六一零警察王波把她们带出铁南,并非法劫持到警车上带到市公安局。把她们分别关在不同的二个房间,双手铐在椅子上,进行非法审讯。下午四点钟把二个大法弟子送进河西看守所。

二零零四年六月十五日下午,王波带领四五个恶警公然在大法弟子杨风兰没在家,并且无任何“理由”的情况下,私自撬开她家的大门锁,闯入她的家,非法抄家。抢走了《转法轮》、炼功光盘、师父法像等。第二天又将杨凤兰拖上车,进行非法绑架。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日周金鹏,贾艳平,万秀英及其女儿王颖被恶警非法抓捕。周金鹏被非法关押在通辽科区看守所近半年时间。(在此期间,周的三位亲人因此而被抓走,一到逢年过节,他的亲人们无不生活在有警察搜捕的恐惧之中。甚至他老家的猪圈都被翻查过多次……)通辽的恶警对周金鹏的侮辱和殴打有包不和、包吉日木图、马英,在公安非法审问时,王波(警察)一边问、一边威胁说:“我不但能折磨你的肉体,还要强奸你的灵魂。”随即上前猛的抓住周金鹏的右手手指、手腕,利用反关节,使劲用力前后抓手动,致使周金鹏疼痛难忍,失声大叫不止!如此反复的折磨了四次,直至把施暴者王波累得满头大汗,周金鹏一声声凄凄的惨叫,仍不能让施恶者罢手,后来邵军、张黎明(副局长)进来,他才停止行恶。当周金鹏质问张黎明时,“这是不是酷刑折磨!”他却说“这不是”。科区公安分局每次来人非法审问周金鹏时(包括非法提审、照像),王波、邵军都打他耳光,有次邵军把他的耳朵都打肿了。二零零五年六月周金鹏被秘密转移到内蒙古自治区赤峰监狱,已被非法判重刑七年。现还在非法关押中。

二零零四年九月份同时被绑架的大法弟子还有王秀英,通辽市南郊派出所恶警和通辽市科尔沁公安分局国安大队邵军、王波、马英等恶警从家属家强行绑架,被关押在通辽市河西看守所。之后被非法重判七年,现还在呼市女监受迫害。

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日,大法弟子田心被非法绑架,王波,邵军等人去田心家抄家,抢走大量财物,当田心正告邵军不要再犯罪时,王波突然窜上来抡圆了胳膊打了田心一个耳光。

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日,大法弟子李祥宇是被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区国保大队邵军一伙绑架的,被非法关押在通辽市河西看守所受迫害近二十三天。

几天后,邵军一伙又到李祥宇的住处骚扰、强行乱翻,不知在找什么,结果什么也没得到,他的母亲到通辽市科尔沁区公安去要人,还对他的父母扬言:交三千元钱就放人,他的家人拒绝交钱。

二零零七年五月份,新上任的科区公安国保大队队长王波带一伙恶警到兰桂芹家骚扰,闯进了她家院子。兰桂芹严厉的斥责他们,并把屋门从里面闩上了,恶警们才不得不离开。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七日晚,内蒙古通辽市大法弟子韩乃军、阎家良被通辽公安国保大队绑架后,被非法关在了科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王波非法审问他们一夜,阎家良一句话都没说,甚至连姓名都没告诉。二十八日早,他被劫持到河西看守所。三天后,韩乃军也被送到河西看守所。二十八日王波他们一伙人包括通辽市科区公安、国安、铁南派出所,管辖居委会等,在韩乃军家欲非法抄家,但未得逞。下午,在韩家楼下,几名公安、国保、派出所恶警将韩乃军妻子(大法弟子张艳梅)拖入警车,引来大量围观群众。当晚张艳梅被科区公安放回。

二零零八年一月四日晚,法轮功学员唐丽文在散发真相资料中,被绑架。当晚八点左右,以通辽市、科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王波为首,五~六个恶警伙同科区施介派出所警察,对唐丽文非法抄家,抄走其家中几万元财产,其中电脑、打印机全部抄走。

二零零八奥运期间,通辽警察对大法弟子们进行了有预谋的迫害.其中包括外地来通辽打工的大法弟子,二零零八年五月七日上午,通辽市公安局、国保恶警及“六一零”不法人员采取盯梢、跟踪等手段,将正在包活干的大法弟子谢宏图、边洪祥、刘春杰绑架,与此同时,又绑架了正在看家的谢宏图之女谢立辉(小燕)和八岁的小宝,把他们老少五人送往通辽市河西看守所非法关押。这群特务把八岁的孩子送往公安局进行威逼、恐吓,致使孩子至今听到大声说话就吓得直哆嗦。

而从五月到七月份,通辽市及所属县城的大法弟子至少十八名遭通辽公安非法绑架,抢劫他们的大法书籍、资料及个人财产,估计金额达数万元。

这期间,大法弟子张凤琴(女,五十八岁)遭恶党打手、通辽市科尔沁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王波和包吉日木图两恶警伙同派出所警察及北苑社区居委会的联手迫害。五月二十八日,王波、包吉日木图和派出所警察及北苑社区居委会一行几十人开十多辆警车到张凤琴的楼下。张凤琴拒不开门。王波扬言要用电锯锯开;又声称找开锁工,之后又冒充张风琴的儿子单位的领导企图蒙骗张凤琴开门,均未达到目的。最终张凤琴和家人只允许王波一人进屋。王波作恶心虚,拿烟的手都在发抖。王波还对他的同事说:“我上半宿抓人(指大法弟子),下半宿就做恶梦。”

张凤琴和家人被恶警包围二十八个小时之久。期间,她家的楼道里挤满了警察。恶警的恶行让小区的百姓见证了通辽市恶警对炼法轮功的好人的迫害。他们不管小区百姓是否休息,深更半夜敲门,让老百姓看到,恶警真是人性全无,他们才是扰乱社会治安的罪魁祸首。最后,恶警将张风琴和她不修炼的儿子、两个女儿及儿子的朋友一起拉到公安局并抄走了两台电脑(其中一台是张凤琴儿子的),一台打印机等私人物品。半夜将张的女儿及家人放回,把张凤琴扣下。最后,王波让张的儿子拿出五千元钱押在国保大队。王说:“你妈在一年之内不再犯事这钱就拿回去,否则钱就充公。”张凤琴在下半夜两点回家。

二零零八年六月四日王波等人对通辽大法弟子进行了大规模的抓捕。其中有范晓丽,田福金,田福金的妻子刘秀荣和女儿田芳,刘景和还有他的妻子肖永华 ,刘影娜,李祥宇,张岩,杨凤兰,还有两位六七十岁的老太太。他们大多数人被非法关押到河西看守所,半年多后,也就是二零零九年一月中下旬,又被非法判以重刑。范晓丽,田芳,肖永华,刘秀荣,杨凤兰,张岩,刘影娜,田福金被非法判五年至三年,现仍在被迫害中。

二零零九年十月,八十三岁的老人郑守和被绑架、抄家,并被科尔沁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王波勒索三千元人民币(所谓的保证金)。

王波在十年中作为第一迫害人使得很多人连锁犯罪,使得几十个家庭受到严重的伤害,大法弟子的亲人们为此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也使得很多不明真相的父老乡亲因此而不相信大法、失去被救度的机缘。在此我们希望王波的亲朋好能帮助王波弃恶从善、摆脱中共邪党的操控、停止犯罪,找回真正人的良知。曝光其恶行意在让其醒悟,不要再做迫害真善忍的天理难容的事。恶报不是善良的大法弟子希望看到的,每一个生命都给其机会,但选择什么,由自己决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