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岁小弟子的修炼体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三日】我是一名得法两年多的大法弟子,我今年十二岁了。在这两年中,我有许多修炼体悟,在这里与同修们分享。

二零零六年九月初,在妈妈的介绍下,我走入了大法。刚修了五天的一个周末,师父就给我清理身体。那时我异常的难受,妈妈说:“周一就会好的,师父会让你准时去上学的,不用担心!”于是,刚开始的半天,我真是半信半疑,还在想:“师父到底有没有帮我消业?”到了周六下午,我真正放下了这颗疑心。果然,我好过了许多。周日上午,我全身出汗躺在床上很热,妈妈还叫我坚持看书学法,我非常坚定,也觉的这样躺着不行,应该坐起来,好好学法,我坐了起来,认认真真的读《转法轮》。周日下午,我开始呕吐,吐出了很多不好的东西,周一早晨,我就能够正常去上学了。

开始修炼后的第一个学期,我的同桌与我的关系非常的不好,他经常无缘无故的打骂。开始我觉的非常委屈,回家就一个劲儿的哭。经过学法,牢记师父讲法:“在遇到矛盾时,可能就会表现在人与人之间心性魔炼当中,你能忍的住,你的业力也消了,你的心性也提高上来了,你的功也长上去了”(《转法轮》)看完《转法轮》第四讲“业力的转化”后,他再打骂我,我只当是他在帮我消业,帮我提高心性,提高层次呢。后来他打骂我,我回家对妈妈说:“我一句话都没说,他把德给我,我接个正着!”把妈妈逗乐了。

第二个学期,爸爸(不明真相的常人)送给我一个“奥运吉祥物”和一顶画有“橙色吉祥物”的帽子。开始我特别高兴,后来妈妈知道这是邪党的坏东西,要我把它们烧掉,我因为贪心,守着它们不让烧。过一阵我就开始咳嗽,且持续一星期不好,经过学法我明白后同意把那些物品烧掉,烧它们的时候,发出一股腐尸的味道,我悟到,我放不下它们,因为执著给我带来了业力。我和妈妈将家里所有的书、物品都检查一遍,凡是带邪党因素的东西都烧掉,包括我爸爸看的邪党的书和收集的部份高价邮票。我们发正念让他想不起那些毒害他的书和物品,他后来真的没提起过它们。

第二个学期,学校发了一本攻击大法和师父的邪书,当时我觉的因为我正念不强,经常想到它,做什么事情都不能集中,发书当天一拿回家,妈妈和我就把那本书烧了,我们一起发正念,清除这本书背后的邪恶生命与因素,不能让其他同学们受毒害,果然,其他同学都没有看此书。

因为我以前跳了一级,后来,妈妈让我又重读了五年级,让我有更多的时间修炼,但我不但没精進,还退步了许多,三件事做的很少,执著心暴露的很严重,作业越来越多,三件事我也越做越少,期末考试我的成绩一落千丈,有一门的成绩居然只考了六十三分。爸爸因此说了许多攻击大法的话。我非常后悔,伤心自己为大法抹黑了。我以后一定要精進,把学习成绩提高上来,把大法的名誉挽回来。

我三件事不停的做,收集了许多电话、传真、网址,放假时一天小部份时间做作业,大部份时间学法、炼功、发正念。在旅游景点,我把不相干的常人领到别的地方,让妈妈有更多的时间来给未明真相的有缘人讲真相。我心中发正念:一定要让他们得救!那次我们救了二十多个人。

放暑假了,我非常精進。有一次去郊外玩,录像了,回家之后一看,我的头上居然出现了一根五颜六色的功柱,我去哪儿,功柱就去哪儿。我爸爸平时不相信大法,这次他看了录像,看见了功柱问:“你的头上怎么有根柱子?”于是我就说:“这是我的功柱。”他不相信问:“乐乐姐姐头上是不是也有?”(乐乐姐姐是和我们一起去旅游的常人)“她没有。”录像上乐乐姐姐头上确实没有功柱,这次爸爸心服口服了。他以前总是说:“我没看见,我不相信。”这次真相就摆在他面前,他无话可说了。

我执著去坐缆车,妈妈不让我坐,说是应该把钱节约下来做大法的事。我特别生气,认为她小气,就坐在太阳下耍脾气,脸很快就晒的很黑,后来脱了层皮。这时我妈妈还是在找机会救度有缘人,和别人聊天讲真相,我也凑过去。一会儿我就过关了,认识到是师父在帮我去掉贪玩的执著,是我自己错了,我脸上露出了笑容,告诉妈妈我远离那个玩耍的执著了。后来我把那层脱掉的皮当作去掉了的执著。我还有很多“皮”要脱,比如做事马虎、求安逸心、不太负责任、怕心等等。

这个寒假,我和妈妈早早的就放下书本回老家,去和当地的同修交流和做三件事(我们在现在生活的地方不认识其他同修)。他们没把我当小孩,除晚上出去发资料我没参与外,其它事我都和大人们一起做。

现在我读六年级,功课特别紧,担子压的快喘不过气来,开学后很少有时间做三件事。由于学法少,我的学习和生活中老是出错,生出很多执著心来,老是和妈妈发生冲突。我们会尽量挤出时间学法和做我们该做的事。上周末爸爸去郊游要带我去,我拒绝了,我的贪玩的执著减少了许多。

个人体悟层次有限,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