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跟师父回家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底接触大法的,当时的心情是非常的激动,每天到炼功点听师父的讲法、集体炼功。从得法那天起,我一天也舍不得耽误,随后又请了《转法轮》,翻开书,看到师父的照片,师父是那么的慈悲祥和。师父书中讲的法,每一句都溶入我的心里。多少年来解不开的迷,现在一下子全明白了。

我当时捧着宝书:我可找到师父了,我可看上天书了,这是我多少年的愿望。我如饥似渴的读完这本书,这是教人向善、人心归正、走向返本归真之路的天书。我不知道对师父有多么的感激,我的眼泪流下来了。当时我发誓: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要一修到底,跟师父回家。

我在炼功点炼了半年,“七•二零”邪恶开始疯狂迫害大法,我们当地大法弟子也被乡里上了“黑名单”,乡邪党干部又是对我们谩骂,又是对大法侮辱,看到他们被邪党欺骗而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的犯罪,感到很痛心。由于我学法不深,怕心重,写了“不炼功的保证”,给大法抹了黑,也给自己修炼路上留下了污点。在消沉了一年后,我又从新走入大法,从新开始学法、炼功,证实法。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使我对证实法所做的三件事有了更坚定的正念。

在几年的讲真相、救度世人中,我看到我们当地的资料拿取不方便,我就想,我要能自己做资料,也“开一朵花”多好啊。既解决当地同修用资料的方便,又能减轻大资料点的负担。不久,同修给我送来一台复印机,一个小的资料点之花就这样开了,我身边的同修资料又得到了充足的供应。

做了两年多后,我和同修商量想买台电脑,因为这样才是资料点真正的独立。于是同修又给我送来了电脑、打印机。面对陌生、从未碰过的法器,自己真不知从哪学起。同修耐心的教我上网、下载资料,我用心的学,很快也能自己上网、下载了。这真是大法的超常体现!

可是资料现在不缺了,同修们却出现了不愿意看,更别提去散发了,以致积攒了一大堆。我开始向内找,有显示心:自己的这一份很快就散发了,你们的资料都压着呢!还有争斗心,怕心、执着自我,认为同修对自己不关心,我有些愤愤不平。这时,同修在其他一些事情上也出现了分歧,都向外找,矛盾越来越激化,搞的不可收拾。同修们就这样被旧势力分散了。

2008年邪奥前,邪恶疯狂迫害。在7月14日,县公安恶警闯進我家,非法抄家,把家里所有的东西都翻了个底朝天,把我的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都抢走了。老伴虽没有修炼,但只因不让他们抢东西,也被绑架了。我当时在女儿家,恶警又去女儿家把我绑架。

后来恶警非法审问我,让我说出电脑是谁帮安装的。我当时就想:我决不配合邪恶,决不出卖同修,天塌下来,我一个人顶着。(现在悟到,有师在,天也塌不下来,我也不能承认迫害。)我给这些人讲真相,告诉他们做好人没错。他们恐吓我,不让我讲。我想起师父《洪吟二》〈无阻〉中的法“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想到了法,面对眼前的情景,我没有害怕的感觉。

当晚,我被非法关進了看守所。那里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非常严重,每天超负荷的干奴工,还被打骂。每个监室里都非法关着四、五个大法弟子。我们给这里的刑事犯人讲真相,告诉她们法轮功是教人向善,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好功法。她们也都想听,而且都退出了邪党组织。我给不明真相的警察讲真相,他们不接受。

我们每天晚上一起背法、炼功,时间非常紧迫,睡眠时间只有二、三个小时,我有点承受不了。这时我的情也上来了,想亲人了。我知道我在情这方面修的不好,还挺重的,同修也这样说我,我觉的这是师父点化我,我的“情”这个执着心是该放下了。

我开始向内找,想起师父的话:“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洪吟》〈无存〉)。法的威力展现出来,这时我一下觉的这些执着什么也不是了。师父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中说:“天塌下来修炼人的正念都不动,这才是修炼,这样才是了不起的,(鼓掌)修炼人不执著世间所有的一切。”我决心一定要走出这个不配关大法弟子的牢笼,出去证实法。

第二天我开始绝食。在绝食期间,邪恶号长还是让我干活、骂我,我不动心,想起师父教我的“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绝食半个月后,直到我不能干活躺在床上,邪号长又向恶警反映。恶警叫来医生强迫我输液、吃药,我不配合。

第二天又找来四个男犯人把我抬到地下室输液,我又给他们讲真相。我喊“法轮大法好,师父救救我,我不输液”,恶警恶狠狠的打了我三个耳光,我不觉的疼,师父在为我承受。

后来,还要到医院检查,当时心里一念,你叫我去医院,我就喊“法轮大法好”,结果也没去医院。这事就这样过去了。

我在吃的方面还是有欲望,不想吃馒头,只想喝点稀饭。狱警怕出事,端来一盆稀饭。我流下了眼泪,这都是师父的看护和安排。师父看护着、引领着我向前走。

有一天中午十二点发正念,感到看守所黑乎乎的,我一下看见五颜六色的彩云,真是无法形容的神圣,又看见师父来了,师父把看守所的铁牢门一下打开了,我心里说不出的甜蜜,师父救我们大法弟子来了。有一天我正在干活,听到对讲机说让我回家,我太激动,我收拾好衣物走出那个不配关大法弟子的监室。恶警把我叫到外边,还想威逼我放弃修炼,我坚定的回答,法轮功是我的信仰,我要继续做好人。就这样,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看守所,老伴也在一个月前回到了家。师父慈悲,又让我回到了证实大法的洪流中。

回家后,我多多的学法。通过学法,我认识到,邪恶不配迫害大法弟子。我向内找,找到了很多自己不在法上的地方,也看到了我们整体的许多不足。我不会消沉了,我一定好好的多学法,实修自己,配合同修,圆容整体,继续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不辜负众生的期望!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