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是个修炼之家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七日】我的家庭成员有四人:母亲、妻子、女儿和我。我们都是大法修炼者。

我们家是一个独立运作的家庭资料点,妻子和我制作资料;母亲担任资料的传递,只和协调人保持单线联系;我负责耗材采购和机器的维修。

我们很注意资料点的安全问题。我们都严格要求自己修好口,对关系再好的朋友和同修都不提这件事情。女儿带小朋友来玩,如果知道我们正在制作资料,就会将小朋友带到其它屋子去。所以虽然家里人来人往,至今包括同修在内,无人知道我们这里是个资料点。

在资料点用钱问题上,我们严格保证专款专用,绝不会从中提取什么路费、辛苦费之类的,同修的钱是用来救度众生的,我只有义务向里加钱,没有任何理由从里面拿钱,就算有时候为我们自己的需要用了些打印纸,我们也会自己花钱买纸补上。家人需用的设备,自己出钱购买,不使用资料组的。我们的这朵小花一直平稳的开放着,没有遇到什么波折。

我们家也是一个家庭学法小组。当今社会的风气太坏了,我们工作、学习都在其中,而且师父要求我们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修炼,要想不被污染,就需要我们不断的用大法洗涤自己。师父既然给了我们这个条件,我们每天都会集体学法四十分钟,最少二十分钟,其间只学法,不讨论。因为我们有很多的时间在一起,可以利用其它时间進行交流。特别是,学法中我们会看到自己或同修的不足,我们会在交流中讨论如何改進,包括以前做的事情都可能翻出来用现在提高了的思想境界重新衡量,这对我们保持精進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我们彼此看到谁有执着时会相互指出,最常碰到的一个问题是怎样对待孩子的问题。大人常常没有把她当作小同修去看待,教育方式通常会是家长式的批评,态度生硬,不是站在同修的角度上心平气和的去互相督促。另一个比较普遍的问题就是不愿意接受别人的意见。有的不能被说,一说就炸;有的表面不吭气,点头说的怪好,其实心里不赞同,遇到问题依然还犯。

为解决上述两个问题,我们相互约定:大家都是修炼人,我们都要明白相互的提醒是希望对方好,为对方负责,这里没有报复和借题发挥的因素,虽然很可能会有说的不对的地方或方式不当的时候,都应该相互谅解;如果自己觉得对方指出的问题自己暂时不能接受,可以解释,也可以存疑,或直接告诉对方我再考虑考虑。但不要表面答应,心里嘀咕,口是心非就不是修炼人的做法了。

我自己就时常犯这样的毛病,即表面答应,心里嘀咕。虽然大家没有明确给我指出来,但大家也能感到我的圆滑和世故,我已经意识到自己心性需要提高,并在努力改变自己。

母亲是长辈,被小辈说当然面子上有些下不来,而且以前在常人管理工作中养成了说不得、对事情精益求精的挑剔习惯,现在也在主动的改進中。

我妻子以前别人一说就千般辩护,明知有错也不承认,即使知道自己错了,也得找出对方许多的不是来,这些方面现在也有很大的改观。

母亲三件事一直做的很好,四个整点发正念基本不耽误,尤其在发真相资料上,走遍了我们这一片的大街小巷,从家属楼到市场,从固定摊点到流动小贩,有时还骑车到较远的郊区散发资料,从不嫌辛苦。她还准时参加其它学法点集体学法,除了外面学法点上分发给她的真相资料(其它学法点的同修不知道我们做资料),她自己还要求我们每天做两个小册子给她去发放,因为小册子中的真相说的清楚,系统、全面。有时候顺便和相遇的人讲讲真相,就将小册子直接递到了对方手中,有些人当场就“三退”了。母亲常说:我讲的不太好,就多发吧,给其他大法弟子讲真相劝三退做好铺垫。其实,我母亲这些年劝退的数量也不少,亲戚基本都被她劝退了,来家的一些有缘人也劝退了很多。

母亲虽然三件事做的好,但在修心上做的不足,还有不少执着没有及时修去,不知道向内找,结果被旧势力钻了空子,碰到了相当大的魔难。她现在悟到做好三件事是大法弟子的使命,但做事并不等于修炼。当她老人家决心在提高心性上下功夫后,遇事知道向内找了,状态发生了奇迹的变化。她决心修好自己,跟随师父回家。

妻子走入大法比较晚,零七年才开始真正修炼,并努力做好三件事。她感到很多事情很神奇,進步很快。现在已可以独立操作资料点,经常和我配合做真相资料。虽然我经常出差,她一个人总能保证真相资料的平稳供应。

我妻子有个确实认为邪党好而没有“三退”的朋友。此人在常人中是个相当不错的人,却不幸遇到事故身亡了,而做了“三退”的人在这次事故中都没有受到伤害。妻子感到很内疚,觉得自己没有尽力去救这个朋友。妻以前很少串门,现在她会利用各种机会去找自己的朋友、同事劝三退。因为是朋友,真相说的比较透,大家都可以从谈话中感受到她的善心,所以基本上劝一个退一个。现在,她也能在各种场合对陌生人讲真相了,比如在出租车上等地方,虽然还是不很习惯,不过她心里总想着让他们能有一个平安的未来,而且好象很多有缘人会主动来和她搭话,甚至还会主动聊到这个话题。这让她觉得修炼是很奇妙的事情,感到自己的容量和境界和以前是截然不同的。她对这个世间的看法也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感到自己生活的充实和从容多了,觉得很多很难解开的思想问题,不知不觉中都消失了。因为是新学员,看到自己有了快速進步同时也知道自己还有很多没有意识到的执着需要发现和修去。

女儿是个小天使,师父经常在她淘气的时候点化她,让她栽跟头,比如说谎呀,爱打扮呀,娇气呀。在她身上也出现了不少神奇事,她也能悟到是师父让她做的更好。现在她每天可以坚持炼功打坐,也参加集体学法。她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和小朋友友善相处,小朋友们都很喜欢她。入校学习时间不长,但成绩还不错,老师也喜欢她。

以前女儿是个小药篓子,经常吃中药,现在身体好多了,不需要吃药了,个子长高了。偶有病业反映出来,但时间都比较短,而且一般都在休息时间,比如放假呀,周末呀,不影响她的学习。

我比较注重面对面讲真相和劝三退,朋友、同事、同学都劝退了不少。讲真相讲的比较细,基本上能破除对方被邪党误导的观念。对陌生人讲真相基本能达到“三退”的效果。今后在讲真相中也要注重讲大法的美好和被迫害的真相。发正念我做的不好,不但时常打瞌睡,有时夜晚十二点或早上六点起不来。我要修去怕吃苦和懒惰心,提高对发正念的认识,真正把发正念重视起来。

这些年我在引导有缘人得法、拉动没有走出的同修和挽回昔日的同修等方面做了些努力。我经常向一些我认为有善根的人推荐大法,有些人因此看了大法书。我经常找一些没有走出来的同修交流,将师父的新经文给他们,其中包括一位引导我得法的同修,可惜效果还是不好,他们都愿意看师父的讲法,自己也愿意三退,但还没有愿望去救度众生。其实还是一个怕,怕被迫害,怕家人不理解。我还会继续努力。

我发现,那些一直在看《明慧周刊》的同修,劝其走出来救众生就容易的多。某同修一直在外围讲真相,主要讲共产邪党的谎言和发动历次运动整人,就是没有开口劝三退。他说《明慧周刊》每期不落的看了,知道劝三退这个法理,但开口劝退的障碍还是比较大,主要怕别人认为自己在搞什么政治,怕人误解。就此我们相互進行了交流。前些日子他告诉我,已开始劝三退了,可是别人没有理解他说的话,还发短信质疑他。于是我与他就对什么人如何讲進行了讨论,分析。后来他告诉我,已经劝退了一个,这给他增加了信心,相信以后会做的更好。我真为他感到高兴。

修炼这么久了,我的情还是没有修掉,有时候还会被它牵扯引起情绪波动;惰性的心比较强;事业上的名利心还有,色心也还比较大。这些都是亟待我认真对待的。为了众生的救度和资料点的稳健运行,这些都是隐患,是该决心修掉它们的时候了。

我们家是一个修炼之家,但家庭成员之间也不是一团和气的,也有心性的考验和碰撞,但我们事后都会向内找自己的不足,总可以找到自己要提高的地方,所以坏事也就变成好事了。正因为如此,即使有碰撞但关系还是很融洽的,常人说婆媳难处,邻里却都知道我妻子对我母亲和亲生母亲一样。女儿时有逆反心理,有时候会受到社会上的一些不良的习气的影响,我们不急不躁,用大法的法理开导她,使她在一个一个的问题出现后,又一个一个的得到解决,每次解决后她的心性都会在原有的基础上提高一步。夫妻之间也不象别人看到的那么夫唱妇随,各自都有自己对事情的看法,但都能坦然说出,从不掖着藏着增加间隔,而是通过在法理上的讨论得到比较一致的看法。

感谢师父给我们安排了这个修炼的环境,我们会珍惜这万古机缘,互相扶持和鼓励,稳健的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对的起对我们无限期盼的众生,不辜负师尊对我们的期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