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神通证实法点滴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五日】看了《真眼观大千 神通渐苏醒》和关于此文的两篇体会文章后,想把这些年自己运用神通证实法的神迹拿出一部份来和同修交流、探讨,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从师尊讲法中知道,其实我们什么神通都有,就是不会用。其实就是被人的观念障碍住了,说白了还是深层对师对法的不坚信。我们是修佛的,当佛性出来时,就是佛法神通在那一层能力的体现。当我们符合那一层次的时候,神通想怎么用就怎么用,这真是带着如意的真理。用纯净的心态一想就好使,关键是要从骨子里发出纯正之念,认为就是那样,结果和想的就是一样。

一、大法不离身,正念显神威

在二零零一年,有两次我带着大法的书到北京证实法,达到了证实法的目地,又把书带了回来。当在天安门打出条幅“真、善、忍”和“法正人间”时,警察两次把我送到房山公安分局和看守所。一次把大法书翻走了。我给他洪法,他把书还给了我。我求师尊帮忙,用轻功越墙而归,两天到家。有一次他们搜我三次身,我发出强大的一念,我是神,谁也看不见,结果他们手都碰到书上了,也没发现,我绝食十七天回家。

二、几次呼风唤雨,请雷神帮我助师正法

在二零零五年,我在外地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时,晚上六点,我对着窗户立掌发出强大的一念:请风神、雨神、雷神帮我助师正法,把这个地区迫害大法的另外空间的邪恶立即炸光。念一出,马上一个大火光球从窗闪進,在屋里转了一圈。当时几个刑事犯和两个大法弟子“妈呀”一声倒在炕上。大火光球从他们头顶飞出窗外,只听“咔嚓”一声爆炸了,紧接着电闪雷鸣下起了瓢泼大雨,那时,那个看守所所有的电视天线全炸坏了。

还有一次在外县,我和一个协调人从早上六点至七点一直发正念,我当时发出强大的一念,风雨雷神助我,把这个地区迫害大法的邪恶炸光,念一出,从六点到七点一直不停的在天空中打着炸雷。我感恩师尊的泪水湿透了前胸。在这强大场的作用下,那个同修也不停的流泪。

三、神威震法警,他们成为活传媒

记得二零零一年,我被非法开庭时,我大声的对邪恶说:我修“真、善、忍”没有罪,你们这样对待我是不公的,老天都会为此落泪的。话一出,本来晴朗的天空,顿时闪电雷鸣,围着法院大楼的上空下了两个多小时的大雨。雨水有半尺多深,而离法院几米以外的地方都是干干的,哪也没有雨。

当法警要把我送到看守所时,我想那个地方不是我呆的地方呀,念一出,警车在一家汽车修理部门口“叭”的一声就坏了。车同时坏了六处,四个车轮全坏了,电路板烧了,排气管断了,两个法警下来气势汹汹的对我说:你说是不是你发功整的?北京的大墙你都能飞走,这肯定是你整的。我笑着说:如果你们不再迫害大法,将来能留下来的时候,你们会在茶余饭后把这个真实的大法弟子的神话故事讲给你们的子孙后代。两个警察略有所思,车周围围满了人,人们都在说法轮功发功把车给整坏了。这个消息传到了看守所,三班倒的警察们,他们每班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到我的房间问我此事,犯人们无比的相信大法,对大法弟子无比的尊敬。有的和我背起了《洪吟》,有的说出去就学大法。

四、正念一出任何刑具不起作用

这些年在证实法时,无论我被非法关在哪里,他们看我炼功,就强行给我戴上手铐、脚镣或用绳子绑上,对我来说都不起作用。一念打出去,就是开。特别是一次被关在北京房山看守所南七号,当时我们全屋十几人全绝食戴手铐、脚镣,十九人全开了。警察不信,说是我们手有钉子或头卡子什么的,刑事犯解释,他们也不听,反而把我们锁的更紧了,手铐都扣到肉里了。警察叫嚣,如果我们当他面再开一次,他就信。我们双手使劲往两边用力,结果我和另一个大法弟子的手铐全开了,警察深信无疑,然后把我们十七人全部无条件放了。

五、在正念作用下,看守所的所有开门钥匙全坏了

一次在看守所警察找我谈话,往号里面送我时,我看着她拿着一个大铁圈,上面串满了钥匙,我心想,叫她开不开门。结果几十把钥匙全齐刷刷的在钥匙脖的地方裂纹了,要折了。警察看着我,问是怎么回事,刚才还好好的呢?我说就是不该关我们!她惊奇的看着我……。

六、给警察的熟(红)西瓜,到他们手变成了生(白)西瓜

使她们更不可思议的事是我在警察办公室给大法弟子打电话,叫她们给我们送大法书来。因为我们当时在门外路边干活。我在打电话时,先求师父帮忙,经警察允许,我打电话要大法书。在旁边坐的警察就是听不到我大声说的内容,看着近在咫尺,可是不在一个时间场,他根本听不见。同修送来十几本大法书和切好的西瓜,包着塑料袋还有一些卫生纸,走到大门口,看门的警察要翻查我的身体和我手里的袋子,我顺手把一个直淌红汁的大西瓜送给警察说:“你们辛苦了,吃吧。我们已经吃完了。”在他接西瓜时,我拎着装大法书的纸袋子往里走,他也没拦。可是当他们要吃那西瓜时,那个熟西瓜却变成了生西瓜,不能吃,他们扔了。一个狱警问这是怎么回事。我说这就是佛法神通给你们的展现。

七、黑暗中能读大法书,掌声示神奇

一次在看守所里,我读大法书,几个大法弟子和刑事犯围着听,那是冬天晚上五点多,突然停电了。可我没觉着天黑,还在大声的读着。大家使劲鼓掌,我说:“你们不听法,干什么呢?”她们说:“已经停电了,你还能看见?”我说:“没黑呀!”旁边的刑事犯都很惊讶。她们亲眼目睹了大法弟子的神奇。我们鼓励她们说:你们真有福气,这不是谁都能碰得到的。她们就和我们一起学大法了。

八、让小字变成大字,一念即成

在监狱被非法关押时,一次一个同修用卫生纸抄的十一页《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送给我看,晚上在被窝里又黑,字又小,什么也看不见。我就在心里和师父说:“师父,请把字放大放大,变亮变亮。”结果被窝里通亮,字变的象手指头一样大。师尊加持我,一夜没困,反复看了几遍。

九、在监狱里常停水,可是在我的念中没有这个障碍

当我洗手、洗衣、洗碗、洗菜时,停水了我就把手放在水龙头下,做着接水的动作,心想请水神帮帮我,马上就来水。这样的事经常有。一次,一个刑事犯从头看到尾,她很惊奇的把此事告诉了大家。大家深信有神在。一次一个刑事犯要我再给她们试一试,我笑着说:“你的心念不纯,不敬,我不会满足你的欲望,放大你的执著,那就等于是做坏事,不敬神。”

十、在被迫害的日子里,佛法神通伴我走过艰难的岁月

这些年中,在被非法关押的日子里,因为喊“法轮大法好”,因为学法炼功,我没少挨警察的毒打。每当他们打我时,我就立刻想到“金钟罩,铁布衫”,就不疼了。有时被吊着,或整日整夜“开飞机”撅着,有时撅着、吊着能睡着,好象身体没有了。

一次绝食,他们把我吊起来,胃里插着管子,头上用胶布缠了很多圈,只露两只眼睛和嘴,把我一个人锁在禁闭室里,我感觉舒舒服服的睡了一夜,感觉好象在席梦思上睡一样。犯人早上打开锁着的门,用脚踢我一下,以为我死了呢。我说你干什么呀,我睡的正香呢。她说我真是滚刀肉,没治了。我闭着眼,背着法,好象双盘,双手在前面结印一样。可睁开眼看看不是,但是那些业力哪去了?总得有人承受吧,那都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给我承受了。我对师尊的感恩无以言表。

在禁闭室里,那里吃的很差,每天两顿玉米糊,我一动念:大法弟子不该受这迫害,应该吃饱,这一念一出,看我的犯人在两个月内给我弄了五十多样好吃的。新年我从禁闭室出去时,我们大法弟子都在走廊或监室摆上桌子,买来罐头、水果、点心,刑事犯给我们找来最好的贡桌,一齐遥祝远隔重洋的师父新年快乐,并接受弟子一拜。

在禁闭室里看我的刑事犯,她是别的监区的,她特意买了葡萄和猕猴桃敬献给伟大的师尊。新年的几天里,每天吃完饭后,刑事犯和大法弟子都排着队,等着发圣品。我们把贡的圣品每人分一口,有的警察把贡尖拿走,给家人或自己吃。在这人间最艰难的环境中,大法弟子,刑事犯还有部份警察共同沐浴着师尊的佛恩浩荡,吃着、笑着共享佛光普照。

在证实法的日日夜夜里,处处时时念念都离不开佛法神通,真是写也写不完,说也说不尽。只拿出来一小部份和大家一起探讨。在大法修炼中,我深知自己修的不好,叫师尊为我多操了许多心,多承受了很多。

写到这,我想说一下,同修运用佛法神通并不难,就是要养成运用神通的习惯,习惯成自然就好了。不要封闭自己,不要说自己不行。要有底气:我是师父的弟子,佛法无边,我是大法中的粒子,我的智慧也是无量的,应该打开自己的思维,发出纯正的一念,一思,一想,试一试吧!“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精進要旨》〈警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