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同修们,不要忘记我们为法而来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八日】我是一名零九级高一新生。刚刚经历过初三这一年艰难的生活,颇有感触,在此想与众多生活在中高考重压下的小弟子们交流。

初二那年的后半年,我很不精進,成绩也比之前的水平相差甚远。升入初三,作为一名大法小弟子,我知道我将要走的路是早就安排好的,师父都会给我安排,可那种知道早已有结果却不知结果的滋味确实不好受,但比起同龄常人,我已算得上是最镇定的了。初三的一年,我知道师父不会让我去乱七八糟的学校,可也不能因此就心里放松,自己怎么做都行了。于是我每天不松懈的学法炼功,心想自己应对的起师父的安排。

一开始,我的成绩一直在领先位置,可随着时间推移,初三生活越来越紧张,一星期中没有一天不上课,作业成堆,每天都是做题、做题、再做题,面临中考的孩子们被当作做题机器,每天都生活在这样的重压下。这样超负荷的脑力劳动会使这些孩子们身心俱疲,而又得不到充份的休息。那时的我在重压下,几乎挤不出时间学法炼功,休息时间更少了,由此造成白天上课,做题没效果,做过几遍的题都要错,渐渐的体力透支,心里也有些担心,但我心里是有底的,我知道师父一直都管着我,尽管成绩有些下滑,我依然并不象其它同学那样心急如焚,但我知道这不是正确状态,我应该自己找出时间做正事。

在此期间,我第一次独自向一位同学讲了真相,因为是第一次,所以有些问题处理得不太好,但她表示同意“真、善、忍”好,只是依然不相信法轮功,对此我深表惋惜。

到了距离期末考试约一星期时,我的状况好象更糟,数学题基本没有做对的,每天被班主任盯着做题,让我很痛苦。这样一来,我放在学法的时间就更少了。如此恶性循环,我知道是时候该改变一下了。

这时候,妈妈的同事看我成绩不错,建议我去考新加坡公费留学,我想应该以救人为目标去那里经历一番,感受国外真实的情况,讲真相时才能为人所信服。同时我想改变一下我现在的学习模式,改变后我能做的更好。于是我便为能有资格去考试而努力。第二天一大早,我与班主任進行一次谈话,我提出我不想再写那些重复机械的作业,想获得作业自主权,而余下的时间应针对我自己的情况自己安排。老师答应让我试运行一段时间看效果。

我很高兴,终于有时间学法炼功了,我把功课处理清楚后,不再埋头题海,而是利用这充裕的时间做正事,期末考试,我考了全班第一,这久违的第一让我更感动于师父慈悲伟大的力量,我不能让师父失望,要做好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无愧于此称号。

发表成绩那天晚上,我与同班女同学结伴而行,向她讲了真相,有了上次的经验,我格外小心,但我发现她接受的很快,她认识一位健康快乐的老年大法弟子,所以对大法没有敌意,于是我马上劝退了她,并动员她说服她父母,很成功,我第一次成功劝退三人。

在开学的第一次月考,我名列全班第二,班主任很满意,对我放心了,于是我基本不再受限制。可两次考试都没达到我的目标。能够参加报考新加坡留学考试,总成绩必须是校男女生各前五名才行。而我一次校十一名、一次校十五名,我知道此为师父对我的恩赐,可经不住名利心的诱惑,开始骄傲起来,我知道应去掉名利心以及傲慢之心,可疲惫让我无暇抽身,更加怠慢起来。月考之后,我开始状态下滑,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我清楚的知道我应做什么,可懒魔让我懈怠。

我很着急,那时我的人性已暴露出来,担心我成绩下滑,不能去考新加坡怎么办?担心老师会批评我,会认为我做事没毅力,担心这,担心那,于是区一模考试前我紧张得呼吸困难,那时,人心过重的我为了让自己多考几分,想到了劝退同学讲真相,那时为了一己私利,将此等大事视作儿戏,当作考好成绩的条件,没下课就对人讲,讲了两天劝退九人,不管我为私的目地是什么,九人中有几人马上得了福报,有的几次模拟考试超常发挥与理想高中签约進了实验班、有的中考中超常发挥、有的考了全班第一、有的考出了前所未有的高分,几乎都進了理想学校。

而我,那时的自私的人心哪,区一模中退到了校五十八名,下一次的市一模更惨不忍睹,校二百名。上初中这几年我还从未惨到如此地步,这是否意味着我与新加坡考试无缘了?我知道,错既已铸成,就勇于面对,勇于改正,在此我用自己痛苦的教训提醒那些处于困境中的大法弟子,不要带着有求之心,希望法带你脱离困境,不要以与法有关的一切为工具去获得常人中的空虚事物,要以纯净的心去对待法,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才是对得起法对得起师父对得起众生。

在痛苦中,我除去了有求之心,为弥补我对法的不敬之错,我加倍努力学法,犯罪感已让我不再奢求师父为我安排什么了,只让我有资格继续做一名大法弟子就满足了。

区二模成绩发下来,我名列全班第三,过几天,果然要报新加坡考试了,我没有资格。晚上回家,心里如何也平静不了,这一年中如火的渴望与我擦肩而过。我真的想大哭一场。但转念一想,师父的安排我留下,是不是应去国内的好高中里解救那些同学呢?那么,我应稳下心来中考,去救那些等着被救的学生。

怀揣这种想法,我静心开始一天的学习。哪知事态发生转变,有资格考试的人都不想去,轮着轮着就轮到我了,我不知我该不该去,但我想自有定数,去与不去师父有安排。我报了名。

现在发现当时还是很执着于此次留学,心想师父一定会让我去的,而公费留学很是让人羡慕,还是为了私。

面试完回家,心里很执着,再加上中考这一年憋着的苦水,我大哭了一场,新加坡最好的女中我没考上,完全是因为我太执着了。我想逃避,逃避中国的这种教育,逃避被动痛苦地听政史老师讲的那些假东西,逃避这些动不动就口吐脏字,昏庸低俗的人们。我执着逃避,于是必须要留下来面对。我对中考已无执着,做好心理准备接受任何分数,结果我考進了省内最好高中。

最后,希望那些在“学海”里挣扎的同修小弟子们,不要忘记我们为法而来,法才是我们应该倾尽全力去维护的,只有作为大法弟子,我们的前途才是最光明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