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事情都是针对执着心来的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八日】在我任教的学校解散时,我很想去一个修炼环境相对宽松的A校,因为那里有几位修炼不错的同修,离家又近。恰在这时,我以前教过的学生聚会,其中有一个较有能力的学生对我说:“老师,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说。”我就说了自己的想法,他大包大揽的说:“没问题,我和刘局长很熟。”我对这事充满了希望,对他充满了感激。填报工作分配申请表后,我及时的告诉了他情况,着急等待分配结果。

教委研究分配方案的时候,我给学生打了三遍电话,他都没有接,我马上悟到:我不该找他,这是我的执着,我怎么能指望一个常人呢?我的修炼路是师父安排的,自己只要随其自然走就是最好的。第二天我被分到了一个离家较远,不是很中意的B校,我心里一点怨恨也没有,愉快的接受了。

到了新学校后,意想不到事的发生了。我在德育处工作,却被安排在卫生室办公。校医和我是多年的老同事,这本来是好事,可她对我非常排斥,自己霸占两张写字台,给我放了一张小学生桌让我用。工作二十几年来,走过了几个学校,到处得到领导信任、同事的尊敬,哪里受过这种气?但我分明的看到了自己那颗强烈的争斗心想蠢蠢欲动,于是,作为修炼人,我毫无怨言的忍了。这时有个同事打抱不平:“她怎么对你这样,我们还都是老同事呢?”想放大我的争斗心,因为我悟到了这事发生的原因,于是平静的对她说:“办公室就是办公的地方,大桌小桌无所谓,我不想闹得不愉快。”那可真是一笑了之,安心工作起来。直到有一天,校长发现了这一情况,我才有了一张办公桌。

冬天来了,感冒的学生渐渐多起来,哪天都有几个甚至十几个发烧的学生来卫生室,我也经常流鼻涕、咳嗽,心里开始埋怨起来:为什么把我安在这儿,全学校就这地方病菌最多,我小时候是敏感体质,容易被传染……所以每当有感冒的学生来时,我就躲得远远的。通过学法和交流,我明白了我来卫生室工作的原因,正是针对我敏感多疑的这颗心来,我又想起了师父讲过的玻璃片做实验的故事,彻底把心放下了,从此不再害怕,也敢帮着医生给学生量体温,由于执着心放下了,再也没有不良反应了。在卫生室工作一年,磨掉了我许多执着心:争斗心、怕传染的心、怕脏怕累的心(经常给学生打扫呕吐物,甚至给学生倒过粪便)、斤斤计较的不平衡心(学生太多,医生自己根本忙不过来,我除做好自己的工作外,经常帮她照顾学生)。

今年,学校安排我教学,我非常不乐意:工作忙了,我没有多余时间学法了;办公室大了,人员杂了,我不方便学法了;头绪多了,心不静,我不能安心学法了……我心里愤愤不平,这时我又想起了向内找的法理,我静下心来,满脑子都是“我、我、我,”我鼓励自己:修炼人,放下吧。说实在话,在二线,可以神清气爽,学法时间多,但没有多少触及心灵的事,很象在深山老林里修炼,如果能在复杂的环境里保持平心静气,那不是更高的境界吗?同时也悟到卫生室的环境我已经不需要了。

可是我一打听办公室的情况又动摇了。因为那里有一个我以前的同事,那是一个非常讨厌的人,为人自私,说话胡吹乱聊,打击别人不留余地,我为了避开她,找校长要求调换年级。校长说:“已经定了不能再动了。”我想起了师父讲的住店的法理,是呀,小住几日有必要选择邻居吗?还是放下观念吧,我又后退了一步。现在我已经在新办公室工作了一个月了。一月来,她说话的声音时时刺激着我的心,我真应该感谢她给了我提高心性的机会,但我知道我的执着心还没有放下,当做到“充耳不闻”的时候,就是我的更高境界。

回顾一年多来的修炼,我真切的感受到:我们的修炼路是师父安排的,师父就是要求我们在常人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心性摩擦当中修炼自己;所以我们遇到的任何事都是针对自己的执着心来的。只要我们不忘向内找,顺应师父的安排,因为师父最知道我们该修什么,我们的心性就会不断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