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在反迫害掩盖下的执著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四日】由于对不承认这场迫害认识不清,被邪恶钻了空子,二零零三年两次被绑架到洗脑班,两次均正念走脱,一年后正念否定了有家不能回的迫害,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回到了家乡。但在上班的问题上,始终没能认清,一直认为不写保证就不让上班。因此五年来一直没能上班,自己也知道这种状态不对,邪恶不让上班就不上班,是在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指使,但是究竟怎样反迫害始终不懂,自己也一直很苦恼。

直到二零零七年底,因为找工作问题与家人吵起来,家人说我放着正事不干,要我去单位要工作,单位不给解决就逐级上访。当时一听,就感觉是师父点悟,在法上悟着逐级上访也是曝光本单位邪恶、不承认本单位邪恶迫害的一种方法。由于觉的这样做是站在了法上在反迫害,还认为正法必成,自觉的胆壮了,气也粗了,去找领导简直就是怨恨、争斗、愤愤不平的打架去了,完全是常人式的找工作去了,把这场迫害实实在在的当作了人对人的迫害。那时候连学法看书都看不下去,满脑子就是找工作找工作,我得这么做,我得那么找,还想着工作找成了,我怎么样救度班上的同事,欢喜心、显示心、求名的心暴露无遗。

虽然知道修自己,但执著太强烈了,硬是往前戗着解决问题,带着怨恨心给上级正副局长各写一封信,信中根本没讲真相,而是带着怨恨的情绪埋怨本单位领导不给解决问题,逼着我上访。信发出没几天,我就听说单位要给我除名。听到这个消息犹如当头一棒,我想我这是在反迫害呀,做的对呀,这个路怎么能越走越窄呢?一定是我哪块不对劲了。

就在我静下心来向内找时,一段法在脑中出现:“或是把心一放到底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洛杉矶市法会讲法》)。通过这段法我悟到,我的修炼路是师父说了算的,不是另外空间邪恶操控的世人说了算的,我与单位领导包括局领导是救度与被救度的关系,不是迫害与被迫害的关系,我就应该把求结果的心一放到底,给他们讲真相。

恰好此时《明慧周刊》登了两篇同修的信,我认为写的很好,就加上了自己身体的变化,写了一封真相信,给局长寄去了,我是亲自送给单位领导的,随后加强了发正念:清除操控局长和单位领导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我的路不是你们说了算的,我与你们是救度与被救度的关系,同时把求结果的心往下放。十几天后领导告诉我,单位想让我上班,让单位“六一零”人员写写我这几年的情况,让我看看行不行。好家伙,这执著心又出来了,且不说欢喜心、显示心、求名的心有多强,而且又分不清是谁说了算了,又开始指望局长、指望单位书记了。不几天就得知,书记外出学习一个月,觉的别人指望不上,还得指望书记,那就只好等了。

出现这种状况,我也在向内找,我为什么能被常人带动的这么厉害?有一天随手一翻《法轮佛法——在新西兰法会上讲法》一段法映入眼中:“但是你脑子里经常想:我要修成佛,我什么时候修成佛呀?我就要成佛。有着这样强烈的想法,这就是执著。”我一下子明白了,我找工作这段时间,时时总在想:强加的迫害我就是不要,正法必成,我就是要上班,我一定得上班。唉呀,弄了半天,我要上班已经成了非常强烈的执著了,而且在反迫害正法名义的掩盖下还难以发现。

以后通过学法,我悟到执著上班就是执著人世间的得失,执著大法弟子在人中的一面怎么样,以前根本就没有把人世间的事情放下。悟到此,就努力的修,家人让我去学开车,另找工作,我就答应了,我发出正念:是师父安排的,我就去,是强加给我的,坚决不去。在此以前,家人一提找工作,我就以我要上班挡着,每次都是顶几句嘴也不向内找,这次一出来想上班的念头就铲除它,告诉自己,不执著在人世间干什么工作,只要能活着能证实大法做三件事就行,就这样一点一点的去想上班的执著心。

直到零八年六月初,单位通知我去一趟,说让我上班,但让我在说我违反劳动纪律的文件上签字,我坚决不签,并告诉他们非法抓我在先,我出走在后,炼法轮功没有任何错误,你们强行不让上班是你们不对。不过事后,我想起了单位副书记说的一句话:没事,她能签字,因为她想上班。我恍然大悟,想上班的执著还是没有彻底去干净,另外空间的邪恶看的很清楚。接下来的日子继续修这个执著。

六月底的一天,我突然想,这件事情好象又回到了原点,单位领导好象没人管了,如何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指使呢?猛然间想起了,刚找工作时,家人说的逐级上访,我明白了,要继续上访,紧接着给市委书记、市长、市上访办各写了一封信,内容与给局长的差不多。发信之前,我静心问自己,为什么要发信?回答是:我不承认这场强加的迫害,邪恶说了不算,师父说了算,不管上访到哪级领导,都是给他了解真相选择未来的机会,我与所有牵扯到的领导是救度与被救度的关系,不是迫害与被迫害的关系,逐级上访的过程就是在救度那些与此事有关连的世人众生,无论谁看到这封信,就一定要救度他!最后我又问自己,把求上班的执著放下了吗?放下人世间一切得失了吗?回答是放下了,并且确定我应该是一个完全为了别人的人。在这种平静心态下,我发了信。第三天,单位书记就通知我上班了。

写出此事,是想请同修注意,有一些执著在证实法掩盖下不容易被发现。我本人在二零零三年两次从洗脑班走脱,是凭师父说的:“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那时我知道洗脑班不是大法弟子待的地方,我得从洗脑班出去。当然当时心性不正,一看闯不出去,就想离家出走,但是两次都确实是在把求出去的心放下后才有机会出去的。

我知道有一些同修,在被非法关押中,面对酷刑毫不畏惧,应该说是放下了怕心,甚至还惦记着外面的众生要得救度,可还是没从牢笼里出来。我想起《师父在海外电话会议上的讲法》中说:“其实神看到的是:出来揭露迫害是承受不住了啊,求出来的心才是真正放不下的执著呀。”同修们都会说,我们不承认这场迫害,监狱不是我们待的地方,邪恶说了不算,可是同修还是没出来,是不是求出来的心,在不承认迫害的掩盖下没放下呢?

再往里挖一挖,被非法关押的同修为什么会有求出来的心呢?个人所悟是人世间得失没有完全放下,还是执著在监狱里活着,还是在监狱外活着,执著这方面在人世间的得失。师父在《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说:“看上去表面好象是人的表现,实质上不是。是修炼到那一份上了,真正达到那个境界了──抓来了我就没有想到过回去,到这儿来了我就是来证实法来了,那邪恶它就害怕。”我当时学到这,都不理解,这是怎么回事呢?劳教所不是大法弟子待的地方呀?这个同修怎么能被抓来了就没有想到过回去,他怎么能不想着回去呢?直到找完这个工作我才懂了,原来同修当时就已经达到放下世间一切得失,无论在哪里生活都不执著,但是不管在哪里生活,心中就只有证实大法,结果劳教所不敢要他。

以上为个人所悟,难免有偏颇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