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涞水县恶警迫害东关村大法弟子事实(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三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七日下午五点多,河北涞水县涞水镇派出所一伙男女警察闯入涞水县东关村,对大法弟子夏洪民、夏洪蕊非法抄家,抢劫家中物品。

在此之前的九月十四日,涞水镇派出所警察还上门骚扰、恐吓东关村大法弟子夏树龙、夏树东。以下是大法弟子夏洪蕊等遭迫害经历简述:

*夏洪蕊遭受的迫害罄竹难书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七日下午五点多,一群涞水镇派出所男女警察截住刚要外出的夏洪蕊的母亲,强迫她打开院门,进屋非法抄家,翻了个底朝天,衣柜里的衣物被扔了出来,物品散落满地,大法书籍被抢劫。这种场面,警察在夏洪蕊家不知上演了多少次。

十年来,夏洪蕊与家人打短工,过着漂泊不定的生活,遭受的迫害罄竹难书。

夏洪蕊自幼父亲早逝,在忍辱负重中长大,苦中长大的孩子很懂得体谅人,尊重别人,得到了不少人们的称赞,但身体却显得虚弱。自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得到健康,一心做好人,青春的气息又回到这个年轻人的身上。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夜里一点多,涞水镇副书记苏生带领涞水镇及镇派出所的人,踹开夏洪蕊家的院门,非法搜查,并以言语威胁恐吓,折腾大半天后才离开,早上苏生又到夏洪蕊的理发店里威胁,不许她出门,有东西交出来,东关村的村干部也不断的在她店前来回走动,还不时地向内张望。

在这种情况下,夏洪蕊决定进京上访,后被涞水公安局劫持,关押在涞水县拘留所;当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恶警将夏洪蕊挂牌游街示众。后在涞水县副书记孙贵杰的命令下,夏洪蕊被涞水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二个月。

在看守所里冬天只生十几天的炉火,而且门窗上的塑料布全部撕掉,寒风吹来人们蜷缩着躺在冰凉的大土炕上,天刚亮就开始干活,扎花儿、往铁丝上缠彩色纸条,一天的任务从早到晚连炕都不敢下才完得成。手被冻得握不起来,有的裂口子淌血,每天晚上还要到门前站两小时的岗,冻的浑身哆嗦,连跺跺脚的地方都没有,因为地上躺满了人。而且每到冬天一天才给两顿饭,一碗半生不熟的稀粥,几片咸菜,有时咸菜又苦又臭,经常看到咸菜缸里飘着老鼠的尸体,冻坏的土豆,切切用水一煮又黑又涩,这便是中午的菜。值班警察的残茶剩饭经常被伙夫卖给犯人赚钱。还时不时地被戴上脚镣手铐,脚镣与水泥地面的摩擦声显得极其刺耳。

每当家人送来衣物、钱等东西,都会被看守所的警察侵吞,即便是几双袜子也不放过。出售的生活必用品昂贵得让你难以置信,而且卫生纸还不卖给女大法弟子,致使她们来例假不得不撕碎上衣来代替卫生纸。

零二年,涞水“六一零”人员王福才、王术瑞以每月两千元“转化”费,将夏洪蕊劫持到涿州市南马洗脑班(对外称“保定法制教育基地”)。

在南马洗脑班,夏洪蕊遭到高学飞、杜永禄、张端宝、赵银久、王磊、古建坡、朱建华等的残酷迫害。一次深夜,高学飞等打手把她带进一间密封的房子里,昏暗的灯光下,高学飞狞笑着问她:知不知道来到哪了?说着抓住她的前衣襟就是一通嘴巴子,其他打手一拥而上,踹倒、踩脚的、踩脸的,蹬脖子的,一顿疯狂毒打,高学飞不断的扇嘴巴,夏洪蕊被扇的昏迷不醒,凌乱的头发和嘴角流出的血粘着,直到三、四天后才清醒。

南马洗脑班是人间地狱,这里每天都传出打人声、痛苦的呻吟和凄厉的惨叫声。大法弟子星秀芹就是在这里被迫害致死的。恶警高学飞公开承认:我们这里不是监狱,但是我们可以用监狱不敢用的刑罚,比监狱还监狱。

*夏洪民被绑架到高阳劳教所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夏洪民到涞水红绿灯处散发真相资料,被人恶告,遭涞水胡家庄乡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进涞水县拘留所。

二零零九年一月一日,夏洪民被转到涞水县看守所,因绝食生命出现危险,一月三十一日被家人接回。

二零零九年三月五日,夏洪民下班回家,被等在他家附近的涞水镇恶徒刘金龙等劫持,就在三月五日当天被送往高阳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七日下午,涞水镇派出所警察闯到东关村大法弟子夏洪民家,非法抄家、绑架。夏洪民现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高阳劳教所。

夏洪民,涞水县东关村人,建筑工人。夏洪民父母早逝,他一个人承担着一家四口人的生活,还要供两个孩子上学。他的大半生尝尽了人间艰辛与困苦,人到中年各种病痛都就找到他身上,致使他经常因病不能上班。一天他又因腰痛到诊所就医,在那里听到法轮大法真相,自此他走入大法修炼中。得大法后他身心变化巨大,经常紧锁的眉头舒展了,脸上有了笑容,整天摸砖拿瓦的手,皮肤变细了,也不再被病痛折磨。修炼过程中,他严格要求自己,事事忍让。由于他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善待他人,得到左邻右舍的好评,工地老板也都愿意雇佣他。而十年中,涞水邪党政府却屡屡迫害这个好人。

*夏树龙遭迫害经历

夏树龙是东关村小有名气的医师,邪党人员因他修炼大法,非法吊销他的执照,不许他再从医。夏树龙的妻子曹小玲长期受涞水县、涞水镇、涞水镇派出所的监控、恐吓、上门骚扰。

修炼法轮大法前,曹小玲重病缠身,最严重的一种病是脉管炎,人称二号癌症。她的丈夫夏树龙多年从医,医术在当地的也小有名气,但对妻子的疾病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在病痛中煎熬。

曹小玲修炼法轮大法后,整个人象脱胎换骨一样,身体白白胖胖的,整个人神采奕奕。她的变化也给这个家带来了变化,家人们变的轻松了、有说有笑,大法给了这个家幸福,大法给了这个家快乐。

迫害后,丈夫夏树龙与十岁的儿子、女儿都被非法关押,弟弟、弟妹、侄子都身陷囹圄,极大的精神压力致使曹小玲身体每况愈下,直至二零零七年五月在迫害中去世。

现如今,家中只剩下夏树龙一人孤苦伶仃,孩子们被迫远走他乡,庭院中再也听不到往日的欢声笑语。孩子都被迫害成这样了,邪党人员还不罢休,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四日,涞水镇派出所警察再次上门,对夏树龙进行骚扰、威胁。

*夏树东家遭受的迫害

夏树东人很和善,修炼后真正体会到大法的超常。在中共的疯狂迫害下,夏树东曾被绑架到涞水镇职中迫害,残酷的迫害下不敢炼功了。夏树东的妻子夏树芹坚持在家炼功。

二零零七年,夏树芹散发真相资料被南关村一村民构陷,被绑架到涞水公安局,遭非法审讯一夜。后夏树芹被转到涞水镇派出所,自那起派出所警察便三天两头到她家中非法搜查,时不时就把她叫到派出所问话、照相。

夏树芹原本胆小怕事,平时不多言不多语,长期恐怖高压下致使这个老实巴交的人精神萎靡不振,最后瘫痪在床,靠家人伺候。当她病入膏肓时,没见涞水镇派出所警察去看过她;而她修大法身心健康时,涞水镇派出所恶警却总是去威胁恐吓她。二零零九年的正月初六,年轻的夏树芹离世了。

参与此次迫害的涞水镇派出所一名女警叫周丽娜,其丈夫于沛遇(音)在涞水县公安局。


涞水镇派出所地址:涞水县涞水镇派出所 邮编:074100
县看守所电话:0312-4523534
涞水县委办电话 0312--4522001
涞水县政法委办电话 0312--4522038
涞水县人民政府办电话 0312--4522102
涞水县公安局办电话 0312--4522219
涞水县司法局办 0312--4522245
县广播电视局办 0312--4523349
涞水县法院办 0312--4522227
涞水县检察院办 0312--4522226-51100
涞水县公安局地址:涞水县泰安路  涞水县公安局总机:4522219   4533110

石亭派出所电话: 4596135    4598024
宋各庄派出所电话: 4676153   4676166
涞水县公安局总机:4522219   4533110
涞水县政法委办公室电话:4522028
涞水县检察院办公室电话 :  4522226—51100  4530097--51100
涞水县纪律检查委员会办公室电话:4522038  效能监察110投诉中心电话:
4523110   信访室:4524436
涞水县政府办公室电话:4522102   4523406   法制科:4522042
涞水县法院办公室电话:4522227
涞水县电话区号:0312    邮编:074100
涞水县委书记 孙金博0312-4527588 手13503228995
锁宝贵 4530536 家2323726 13803262256
涞水县长:田庆柱 办0312-4522880 宅0312-5028038 手13313028988
公安局长陈水 4522052 家4523666 13903369236
胡玉祥 4522055 家4522535 13931218598
政保股 戴春杰 手机13930218895
看守所电话:4523534
涞水县城关派出所电话:4522225
公安局 4522220
法院 4522227
检察院 4522226
永阳镇 孟小春 4589901 家4523679 13703284391
涞水镇电话:0312-4522430
涞水镇南关居委会电话:0312-4532230
涞水西关居委会电话:0312-4531474
涞水广播电视局:办公室电话0312-4523394
宣传股电话:0312-4522213
广告部电话:0312-4522936
有线电视台电话:0312-4524663
涞水县城关镇财政所:0312-4523579
涞水镇电话:0312-4522430
涞水镇派出所电话:0312--4522225
涞水镇派出所副所长李双翼手机:13230645666
涞水镇刘金龙手机:13582053269
涞水瓦寨村支书张志军手机:13703327506
涞水瓦寨村支委闫秀兰住宅电话:0312--4510666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