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性在修炼中得以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日】我的修炼之路可以分为几个阶段:

一、接触到法,却未能走入大法(二零零一年)

当我请到《转法轮》且只看完一遍后,师父就给我净化了身体,并下了法轮;初得法的感觉可以用“奇妙”来形容,但只限于身体上的感受,悟性没上去,所以《转法轮》没看上几遍,而唯一认识的老同修因進京证实法被判刑(后来才得知)。

失去了获取师父经文的管道,不知道什么叫证实法,反迫害,也不知道明慧网。发正念、讲真相的概念在头脑中都是一片空白,甚至对电视上播出的“天安门自焚案件”中的所谓“受害者”是不是同修都分不清;炼功没有炼功音乐,也没有教功录像,动作也是模仿《大圆满法》上的图解一个个串连上的,准确性差很多,想起来就比划两下子;静功基本上不炼,因为腿太硬,连散盘都盘不上,再加上根本就没有修炼的环境,也不懂修炼,渐渐的,《转法轮》就被束之高阁,身体也回到多病难受的状态,这一晃就是四年。

二、初得法阶段(二零零四年至二零零七年)

在得知我上文所提到的同修面临第二次被非法劳教想请律师辩护时,和我同时得法的同修伸出了援助之手(那时还是人的想法,只是想为同修做有限的辩护,减轻刑期,效果可想而知)。在她不停的为该同修的案子奔波时,接触到了更多的老同修,就这样在二零零四年五月,我们终于参加了修炼路上的第一个学法小组,开始了我们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修炼之路。

二零零四年九月,师父发表了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作为得法不久学法不深的新学员,我片面的理解成正法即将结束,法正人间即将开始,众生的第一次大淘汰也将到来,于是,我带着“我真幸运,既不用吃太多苦,经受那么多魔难,还能当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颗强烈的人心,迈出了讲真相的第一步。

也许师父为了鼓励我这个新学员,刚开始的讲真相出奇的顺利,有时一天能讲上几十人,讲的自然,世人也不反感。当时主要讲“天安门自焚”,“四·二五事件”等。

随着正法進程的深入,师父于二零零五年一月发表经文《不是搞政治》,二月份发表了《向世间转轮》,明确了传“九评”,劝“三退”的重要意义。而此时,我的思想却出现了困惑和动摇,对信师信法出现了第一次比较大的波动,其实都是学法不深造成的,对什么是修炼,修炼的最终目地,如何修炼,以及为谁而修这些根本问题的答案都模棱两可,对“旧势力”、“在法上认识法”“正念正行”等概念理解也是似是而非。

记的有两次,两名同修先后遇到邪恶骚扰,面临被绑架的危险时,我不顾个人安危,分别于第一时间找到同修并设法告知,使同修免于被迫害。过后有同修说我做的好,象个大法弟子。但我知道,我当时的作为并非正念正行,而是用当常人时的做人准则,如嫉恶如仇,有正义感,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等人的理推着我走出那一步,而内心深处仍心存恐惧,把迫害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在这期间家里有电脑,宽带,却从未想过上明慧网,师父经文、明慧周刊和真相资料都是从别的同修那儿得到,依赖心强,状态时好时坏,可以说不懂什么是真正的修炼。

三、跌跌撞撞过心性关(二零零七年到二零零八年)

在这期间在我的修炼路上有三件事让我记忆深刻:

在没有破网软件,没有干净系统,没有任何安全措施的防护下,我终于自己摸索着上了动态网,并购买了打印机,扫描仪,迈出了成立小型家庭资料点的第一步。过程中上网的连续性、安全性都得不到保障,但由于心态比较正,师父一直看护着,没出什么问题。

母亲有条件的认同师父和大法,书在看,功在炼,身体却出现癌变的症状,并逐渐恶化。为尽孝道,我把她接到家中,照顾她,直至她离世。母亲的到来,不仅打乱了我原有的修炼环境,更是让我在亲情干扰时進行着一次次的艰难选择。

由于我学法不深,再加上亲情的干扰,使我当时的过关之路走的踉踉跄跄的。比如,每次我把师父的新经文递给病榻上的母亲拜读时,她总能从中找出她认为理解不了或她认为与师父以前的讲法有不一致的地方,并要求我解释,而这些恰恰也是我当时苦苦思索却不得其解的问题。师父借母亲的嘴提出来了,本来是让我多学法,让我和母亲共同在法上提高认识的,可我当时并未意识到这一点,反而心生不满,认为母亲对师对法不敬,只是语气生硬的说,“师父说的就是对的,哪来那么多问题。”甚至学《转法轮》也是各学各的,只有同修来时才一起学。在生活上,在她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帮了她,然而在修炼上,我给予她的帮助却少之又少,这成为我修炼路 上的一件憾事。

二零零八年奥运的如期举行,彻底暴露了我对修炼截止时间的执著。那一天,我在医院里,坐在已陷入昏迷的母亲身边,看完了整场转播,内心的感受无以言表。原来我那么的执著于预言的兑现,那么的执著于大淘汰的如期而至,那么的执著于大法在世间早日得以昭雪,那么的想离开这让我倍感格格不入的肮脏人世。我问自己:如果现在法正人间开始,大法弟子归位了,你能去哪里?你够资格成为光焰无际的觉者,成为宇宙正的因素的保卫者吗?回答是,不够,有太多的人心还没修去,对时间的执著是其中之一。那好,痛定思痛,稳下心来,抓紧时间修炼吧。

四、心性得以稳定升华(二零零八年至今)

经过整体的阵痛之后,同修们都冷静下来:正法还未结束,就是修炼的继续。师父一再强调整体配合的重要性,尤其在减轻邪恶对同修的迫害,抑制迫害这方面,更显的整体配合的重要。

在这期间,我在协调人同修的带动下,参与了几次整体配合营救同修的活动:到黑窝近距离发正念,陪同被绑架同修家属到派出所讲真相要人,取得了不错的效果。被绑架同修陆续回家,又投入到证实法活动中来。在和更多同修的配合接触过程中,我发现了几乎每个同修,包括受病业困扰的同修身上都有我所不具备的可贵之处,每个同修都对我心性的提高起到了潜移默化的作用,在此借明慧一角向这些可敬的同修致谢。

在技术同修的无私帮助下,我学会了安装干净版的电脑操作系统,应用软件,刻录,打光盘贴,及一些简单的排除电脑故障的方法,也学会了手机群发真相短语、改串号等技术,并力所能及的为同修们提供技术上的帮助,以减轻技术同修的负担。

前一段时间,我认识的数名同修突遭绑架,其中有一直精進做三件事的同修。同修的被绑架,也暴露出我一直存在却久未察觉到一些人心:学人不学法、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欢喜心、妒嫉心等等,几乎师父讲法中提到的每一颗心都得到了彻底的曝光。

短暂的迷茫后,我更坚定了修炼的决心,那就是用成熟的心态,理性的思维,大法赋予的智慧,扎扎实实的走师父安排的修炼之路,救度世人,做好三件事。

现在我已经从一个愤世嫉俗,与社会格格不入,经不起挫折,敏感多疑,自卑的人,转变成一个凡事都能以大法法理指导自己的修炼人了。当然,我还有许多执著心要去,比如,求安逸心、贪玩心、懒惰心、怕心等等,但我深信,只要不偏离师父给安排的修炼路,只要我有决心,师父一定会帮我拿掉这些不好的东西的。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