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提高 整体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日】

师父好
同修们好!

经历了十几年的修炼过程,我们都有亲身感受:当迷茫时,最想聆听的就是师父的教诲;当遇到困境时,最想接近的人就是同修;当我们由于执著去不掉而苦恼时,最想得到同修诚心善意的帮助。当我们一起走过了暴风骤雨时,也就是大法弟子形成了牢不可破的整体。这是法的威力,这是整体的力量。

师尊在《转法轮》中讲:“心性是什么?心性包括德(德是一种物质);包括忍;包括悟;包括舍,舍去常人中的各种欲望、各种执著心;还得能吃苦等等,包括许多方面的东西。人的心性方方面面都要得到提高,这样你才能真正提高上来”。从法中悟到:对于我们个人修炼来讲,要想心性得到提高,各方面都要得到提高你才真正能提高。对于我们整体来讲,每个修炼人都要得到提高,整体才能提高上来。我们个人做的好只是一个方面,大家都做好才能整体升华。因此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救度众生才最有力。几年来我们这个小整体从進京证实法到广泛洪法、讲清真相,到传《九评》劝三退,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过程中有同修间心性上的磨擦、家庭中的干扰、邪恶的破坏等许许多多,都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大法中熔化了,在整体中提高了。下面就说说我们这个小整体的二三事

一、一次整体否定旧势力邪恶安排的经历

二零零八年末,突然有一天街道社区的工作人员敲开了同修A的家门。说是有关法轮功的事。事情的出现很突然,来不及多思考,既然来了那就進屋好好唠唠。于是同修A一边发正念,一边说:“那進屋来吧。”经过详细了解后知道事情是这样:上面开会布置任务,并下发各街道社区的炼功人名单,要求按名单逐个找这些人写保证并签字不炼功,说以后就不再找你们了,就是现在不在此处居住的(有的同修已流离失所),我们也要找到他的去向并上报,要是写了保证不炼了,我们就给你们解脱了。还说“你们是在某局挂号人物”等等。师父讲过“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的法理。此时同修A已经认清了这是邪恶指使不明真相的人在干,是旧势力在干,必须全盘否定它。一定是我们有什么执著心使邪恶钻了空子,但我们有执著也不应该受到迫害,是要在法中归正的,想到这,同修A说:“我们都是遵纪守法的公民,没有做任何违法乱纪的事,现在媒体一再讲和谐,讲稳定,那你们这样做不仅仅是针对一个人,因为每一个人都有家庭、亲朋好友,那就不是一个人的问题了,是针对一个很大的群体,对这些人的骚扰,怎么能稳定呢,是谁在扰乱社会安定?共产邪党说话从来没有兑现过,而且我们从来没有向任何人保证过什么,所以我们今后也不会向任何人保证什么。”来的人说:“我知道你们是好人,但我为完成任务也得把这个消息告诉你们,怎么做是你们自己的事。”然后就走了。邪恶指使不明真相的人在很短时间内找遍了所有炼功人和在“七·二零”以后放弃学法的人,针对这些人心来了一次所谓的邪恶“考验”。

对同修B说:“这是最后一次找你了,写了保证,就不再找了。”同修B说:“这是在骚扰,你们几次来我家里,搅得家里人不得安宁,不要再做这样的事了。不能写这个保证。”

对同修C说:“如果不写保证,不签字,派出所就来抓你。”同修C说:“现在公安派出所放着杀人犯抢劫犯、卖淫嫖娼不管,却抓好人。我看他敢抓我们好人!我不能签字。”

对同修D说:“你如果不签字,将来影响你的孩子升学、参军、出国等。”同修D从不同角度向其洪法,讲清真相。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拒绝签字。紧接着同修们又静下心来在一起互相切磋,大家都向内找,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大的漏洞让邪恶钻了空子?到底是有什么人心执着造成的?冷静的分析还真是吓了一跳,同修们一致认为:(一)我们整体出现懈怠,不精進;(二)同修间存在间隔;(三)整体意识较弱;(四)缺少沟通及学法交流;(五)炼功人思想中还存在一定的邪党文化,表现在与人争斗,说话语气不善;(六)真相讲的不到位等等很多问题。通过交流,认清这些后,大家的思路逐渐清晰起来,心性也在提高,同修们讲我们一定要信师信法,坚定正念,不为任何干扰所动,街道社区的人也是被救度之人,虽然以前也给她讲过真相,明白一些,但她迫于压力干着邪恶想干的坏事,不管怎么样我们还要与其讲真相救她,使她彻底明白,也是在挽救她。而且大家要加大力度坚持发正念。第三天两位同修又分别送去真相材料。另一方面有能力的同修马上把这件事上网曝光,有力的震慑了邪恶。同时大家还悟到:不但我们修炼人要否定这一切,还要让常人(““七·二零”后不炼功的人)也拒绝签字,于是大家尽量分头通知这些人不要签字。使之形成强大的正念之场,这也是在救度世人。

有一位同修看到大家从不同角度讲真相抵制邪恶,正念正行。心里非常后悔自己没做好,那真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惭愧的说出了在其丈夫的逼迫下,由她丈夫代替写了保证书并代替签字一事。我们是一个整体,不能看她这样下去,不仅给自己、家人造业,还给大法、整体抹黑。我们是大法的一粒子,她的事就是我们的事,于是鼓励她去把保证书要回来,我们发正念加持,你去要。这位同修心性也渐渐提高上来,正念足了,去办事人员家里向她洪法,讲自己通过修炼大法如何使身体健康,我们都是好人,为人处事你也知道,再说那保证书不是我写的,我要拿回来。那人明白真相后说:“那你明天来取,我把这些已交给某某人了,我现在不管这事了,我去给你要回来。”虽然其间有些波折,但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同修们的强大正念加持下,把保证书要回来并马上烧掉了。通过这件事此同修认识到今后一定要主意识强,正念足,不被情所困扰。我们这个整体正念正行彻底否定了邪恶安排。我们这个小整体,从“七·二零”之后的窒息邪恶开始一直到现在的发正念,基本上是天天坚持发正念铲除本地派出所、街道社区背后操控的邪恶因素,开创出了学法炼功的环境。现在网上时常就有报道当地邪恶上门骚扰的事情发生,如果每个修炼人都能否定它,邪恶就自灭了。

二、以各种形式讲真相救度众生

我们这个整体现在都能根据自己的特点、能力做着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劝三退的事。有一位同修,擅长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她不仅在居民社区内劝退很多人,也劝退许多在职的人。因为师父看到她有这个心,也有这方面的能力,就把许多人引领到她的面前。每次出门讲真相劝三退时,她都在心里说:“我是神,是走在神的路上,是按神的路子走。”就这坚定的一念,每次外出都能把该救度的人救下来,越是遇到不退的,反感的,不愿意接受真相的,她越能与其讲真相劝三退,其间的辛苦可想而知。每次在大型博览会上都能劝退许多人。去之前自己在家里做好干粮,带上一瓶水,穿上平底鞋,揣一张卡片,一支笔开始上路,还要发好正念。一去就是一天。在参观者排队入场时也能给前后的人讲真相劝三退,坐下休息时与左右边的人也能搭话,从而劝退,观看新产品时也能借助话题劝三退。

在劝退过程中也会出现奇迹。有一次,一时来的人多,一个被劝退后又来一个,人一多了,就记不住,她就在想:“师父啊,这姓也太多了,一会姓黄,一会姓张,我也记不住呀。”师父看到她的心,她的难处,就把同姓的人引领到她面前,所以劝退就是一拨一拨的,要是姓黄的,就都是姓黄的,这样她只要在卡片上写几个数字就行了,这可解决大问题了。现已成功劝退几千人。

还有的同修虽然退休了,用她家人的话讲:“比上班还忙”。她们每天做着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事情。特别是有的同修同时做着几个大法的项目非常辛苦。想到国外学员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提问说:几年来向中国大陆打电话讲真相就我们二、三个人?我们是不是太依靠国外大法弟子了,大法弟子的主体在中国,为什么我们自己不能做呢?我们有这个心,当正法進程推到这时就出现了利用手机发短信讲真相。我们有的同修专门做向大众发讲真相短信的,有的同修专门做向国内公、检、法等恶人劝善、讲真相、震慑邪恶的。从每日明慧中摘取手机电话筛选出我们需要的信息,编好短信内容、到整理成发送的备用文件。同修们做的得心应手,每天都能发出几百条短信,当然反馈回来的短信有好有坏,虽然有骂人的、有恐吓的,还有感谢的。她们也不为所动。但我们牢记遇事一定要向内找自己:是否短信内容不善、语言过激、有没有争斗之心、有没有党文化的因素在里边。还有的同修利用Email讲真相劝三退,有的回复:谢谢,我会认真阅读。大家都能在技术上、心性上互相交流,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就是做好各自的项目,谁哪里做的不完善,大家互相补充,有搜集电邮的,有提供电话号的,有上网的,还有提供真相资料的。还有的同修,擅长发真相资料,克服了许多家庭困难,(因家属不能自理)仍然做着讲真相劝三退的事。

三、帮助同修闯出严重“病业”的生死关

一名老年同修在个人修炼时期较扎实,时时按法的标准要求自己,从大字不识,到能通读大法书籍,白发也有部份变成黑发,出现很多奇迹。由于“七·二零”之后与同修失去联系,直到其后几年才在师父的精心安排下找到同修。此时与正法進程已拉开一定距离。谈论的是个人如何修炼,我如何过心性关,我如何提高等等。因此在正法时期修炼的法理不清楚,对什么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什么是正法时期修炼、怎么样讲真相救众生不知道。因此有许多自己意识到的和意识不到的执著心没有去,虽然能走出来参加集体学法,逐渐提高认识,知道了应该讲真相救度众生劝三退,但由于执著,特别是怕心,使邪恶抓住此心和没有跳出个人修炼为私为我的修炼状态,让邪恶钻了空子,身体遭到严重迫害。一段时间脸色不好,胳膊不能上抬,行动较慢。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她说:“没事,都是好事。只要信师信法,什么都能过去。”大家几次想与她交流,都是这些话,还真是把我们挡回去了。别人不再好说什么了。信师信法的话是这样说,但情况没有好转,同修不断的问,有一天她说我看你们总来问,那我今天就把它曝光,让你们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看不知道,一看到她的身体被迫害的样子大家都惊呆了:乳腺肿胀部位黑紫色,流脓淌水。

此后,虽然大家发正念铲除迫害她的一切邪恶,帮助她在法上悟,但效果不大。再后来她不能参加集体学法了。大家很着急,怎么办?于是同修们针对这个问题進行切磋:认识到对同修个人的迫害,就是对我们整体的迫害,对大法的迫害,也是对世人的迫害。既然与整体有关那我们就要向内找。基本找到了我们存在的问题:我们没有完全把她的事看成是自己的事;有的功友认为她听力较弱,与其沟通起来费劲,所以在法上交流太少;还有的功友执著于她的所谓的“病”,总问她好点没有。也可能由于我们太执著于那个“病”,而使她的状态一直很难改变,因为要去我们的心;还有的功友认为她不与我们敞开心扉没法交流。这些都构成了间隔。这样她的身体状况一直持续一年多。当然这名同修自己的执著心也是造成的迫害的主要一方面。同修处于难中,需要我们的帮助,不管怎样,我们大家仍然坚持发正念铲除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大家商量今天一定要与她面对面把隐藏在心里的话讲出来,不能再拖下去了。同时又让另一同修去她家里把她找来到学法点,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同修的正念正行中她终于来到学法点。在整体发出强大的正念之后,这位同修被震撼了,非常感慨,祥和慈悲的场使她感受到同修的诚心善意,于是终于敞开心扉说出了自己的执著心:我主要是怕心。这时大家一起在法上和她切磋交流:其实有执著不可怕,关键是不要抱着执著不放。谁也不能抱着执著心去圆满,自己修不好,将有多少生命被淘汰掉!你该救度的生命没有救,将来怎么面对众生?今天大法弟子担负的使命和责任不是个人如何修圆满,而是救度众生,同时在这过程中修炼自己,这就是正法时期修炼,最后这位同修说:“有师在有法在,我一定能走出来。”后来学法的同修主动去她家里与她一起学法,心性提高很快,身体改变很大,面色泛红,原来黑紫色部位已经变成皮肤颜色了。现在又能参加集体学法了,而且还做着证实法的事。可以说走出了生死大关。另外被迫害的同修在身体处在极其艰难的情况下仍然信师信法、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也是否定邪恶迫害很关键的一点。在这么多年的修炼中大家逐渐认识到整体的力量,特别是讲真相救度众生中相互配合、相互协调更重要。

师父一再强调整体的作用,“就象这个拳头出去,大家攥在一起才有劲。”(《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学讲法》)一个手指没力量,一个拳头才有力量,让我们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精進实修,让师父放心,救度更多的众生。
文中不对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