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学校周围的传单高度看我们的第一念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一日】几年来,经常有机会路过几所中、小学校。每次都能看到校园周围有大法弟子张贴的真相材料,心中很感慨:同修们做的真好!多年来,这几所学校的真相材料一直不断,大法弟子们心中真的没有任何“敏感日”,一年四季三百六十五天,真相材料一直不断的变换着位置,高高的张贴在附近的电线杆、墙上、路标上,邪恶清不尽、擦不完,从开始的气急败坏到现在的无可奈何、听之任之,大法传单已经成了中、小学校周围必不可少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不过每当有学生经过时,我总觉的有点遗憾,因为真相传单的高度使得学生阅读起来有些困难,尤其是对小学生来说,根本无法阅读。当初大家把真相资料张贴较高,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资料,这在其它地方本来很正常,而且高处也很醒目。但在学校周围,就不太合适了。常常见到每天早上父母们带着孩子匆匆赶往学校,那些真相材料只有家长会一扫而过,而对于孩子,尤其是小学生来说,那个高度根本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这里想展开来和大法弟子交流一下,我觉的这看起来是个“小事”,可却在很大程度上反应了我们做事的心态,很多时候,我们真的是为了做事而做事,机械的把事情做了,可从没从对方的角度想想:我这次救度的是什么类型的人,我可以用那几种方法救度他,以他现在的心态会更适合接受那种方法?

明慧网有一篇心得交流《看“请律师基点要纯正”的感想》,举了这样一个例子:有一次我利用公司要聘请法律顾问的机会,拿着邪党给我的判决书,到律师事务所去,找律师说,我认为自己被冤枉了,请您(律师)看看,我能不能请求国家赔偿?结果当然是可想而知,没有哪个律师敢接这个案子,却也没有哪个律师认为我有罪;不管怎么说,那个律师事务所的几位律师对我的案例特别感兴趣,认真的听我讲真相,并认同了大法好。我觉的非常值得。我的意思是想说,我们请律师的目地是为了讲真相,救人。

我觉的这个同修切入点非常好,结合对方律师的身份,利用自己要求咨询的方式非常自然的就把真相讲了,让对方了解到了邪恶对大法的迫害而对方却甚至没感觉到是在对他们讲真相。如果我们每次讲真相都能根据对方的实际情况,找到这样合适的切入点效果肯定是非常好的。

学法、发正念、讲真相,三件事情每个人都知道是我们必须做的。可常常有的时候,如果我们不能切身的从被救度对像角度考虑,就会陷入为了完成任务而讲,这样的效果有的时候就会不理想。举个简单的例子:面对一个农民和一个知识份子,你能用一样的语言去讲吗?当然,正念是最主要的因素,可这并不是说讲的形式和内容就无足轻重了。

在学校周围的传单位置,这些年来一直“居高”不下,反应了我们张贴的同修从来没有想一想,我们这次救度对像的特殊性。对于其它地方的真相传单,高一些醒目一些可能更适合,但在学校周围,尤其是小学周围,在其它地方根本不合适的从膝盖至小腹的高度反而才是真正适合的高度。这还是仅仅从传单高度考虑,那传单的内容,张贴在学校周围的传单内容,是不是也应该经过专门挑选的适合小学生阅读的内容哪?

这里,我觉的还是和我们做事的第一念密切相关。如果我们只是为了完成表面的助师正法,那很可能就是直接拿来人家做好的资料,然后贴到中、小学校周围,至于资料内容是否合适,是否能起到救度学生的作用可能就根本不去理会。可当我们是发自内心的认识到,这些孩子是代表着他们对应的庞大天体的众生冒着天胆而来,如果真没有得度,会有无量的众生为之而销毁,那不用别人说,我们自己就知道挑选适合孩子看的为什么要退队、退团,小弟子看到的另外空间真相的内容,主动的张贴在小腹以下的高度了。而且当真有学龄前儿童和小学生拒绝看真相传单离去的时候,我们会看着他们的背景从心底里为这次没能救度了他而难过。

个人感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