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提问式讲真相效果好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刚开始时,我只知道自己坚持炼功,并告诉自己坚决不放弃!直到2001年看到了师父的讲法才知道应该向世人讲清真相。与那些一开始就悟到作为大法弟子应去北京讲真相护法的同修相比真是天壤之别之别!至今我好象都觉的无颜面对师父!

当初在给熟人讲真相时,总觉得很难把人说服、很费劲。我的亲家公患“牛皮癣”二十多年了,我给他讲了三次“自焚是假的、杀人是栽赃,围攻中南海是圈套”等,他却说:“功,我炼,但是我不搞政治”。我开玩笑说:“亲家公,我要是不搞政治你就不会知道法轮功好!”他笑了。结果他病好了。

我给一个好朋友讲真相时,第一次,他光笑什么都没说;第二次给他讲,他说他半信半疑;第三次讲,他问我:“功好就在家炼,为什么要搞政治?”可见,我讲的他根本不信,而且还存有很大误解。另有一个四十年的老朋友,她相信我讲的并想炼功,知道我们这功好,但当“法拉盛事件”出来之后,她说:“你们这功怎么老搞政治呀!孩子们又不敢让我炼了。”她的女婿在市政府工作,听信了共产党的诬陷宣传。

从这些反应,我知道这不仅是反映我学法不够,讲真相不到位,同时也有个讲真相的方法问题。于是我从新再看《解体党文化》、《九评共产党》、注意看《明慧周刊》上同修讲真相的经验介绍。

调整自己的思路之后,我给一个中校军官讲真相时,我问:“你说烧伤是不是应该裸露治疗?”他说:“当然。”我接着说:可是那些躺在医院的“自焚”的人身上为什么裹得很厚,他一愣,“你的意思是没烧?”我又问:“杀死两人、杀伤一人,该不该枪毙或者死缓?”他说:“那是一定的。”我说:遗憾的是到现在我们都没听到那个杀死了父母又杀伤了妻子的傅怡彬被判了什么刑。那是因为他是自九三年就患了精神病的病人。我又问:“你是军人,中南海你能不能随便進去?‘六四’时,学生们冲中华门时,解放军组成多层‘人墙’拦着不让学生進。99年报道说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围攻中南海’,警察都哪里去了?怎么不拦着呢……?”他说:“我全明白了,谢谢您!可是我们绝大多数军人都还蒙在鼓里呢!”

这让我体会到,利用提问题的方式讲真相是个好方法。而且从自己讲真相的过程中知道我们救度众生的任务还非常艰巨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