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心学法 提高心性 关难不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七日】回想过去一年来修炼过程,我的心中充满了对师尊的感恩,也有魔难中心性在学法中升华,向内找、实修自己后过关的诸多体悟。写出此文,同时也希望能给其他同修一点借鉴。

一、在做资料中修炼修正自己设备正常

我们资料点不大,目前主要就是我一个人。但它平稳的走过了五年,这全靠师尊的呵护,在此期间,我也由怕到不怕,去掉了很多执著心,心中有不少的感悟。

(1)做资料不影响修炼,反而是偏得

我认为做资料不会影响学法修炼,反而是个偏得。能不能多学法,能不能学好法,是修炼人对自己怎么要求的问题,我们如果把学法放在第一位,每天要求自己必须达到多少时间、多少页,必须达到什么效果,在学法时正念强一些,时间总会有的。这几年,我很多的人心没去,炼功也做的不好,但就学法这一点,几乎一天不少,并坚持达到自己规定的标准:每天背《转法轮》二十页,晚上学、背师尊新经文、《洪吟》等,特殊时候耽误了,也马上找时间补上。这也是资料点能平稳运行的一个原因吧。

为什么做资料是偏得呢?因为我们能最早读到师尊的讲法与新经文,各种大法书籍、资料从不短缺,而且为了编辑本地信息,我详细阅读每日明慧文章,给被迫害的同修正念加持,给参与迫害的人发出强大的正念制止其行恶。仔细读同修交流文章,觉的溶于大法整体中,一点也不势单力薄,这也加强了我们的正念。另外,为了做好资料,解决设备问题,我们必须不断向内找,去掉各种执著、归正自己,对机子、对资料点也不断的发正念,所以做资料的过程,我们的怕心、各种不好的心能逐渐的去掉。所以我的体会是做资料一般不会影响修炼(也许太大资料点的同修太忙,所以我们要帮助建小的、家庭资料点),也不比做其它大法项目更危险,反而是一种偏得。

(2)做资料是修炼,不是工作

可是,资料点出事的比较多,我想这和我们做资料同修的心态有很大关系。在我身上就不时有显示自己技巧、执著提高技术、欢喜于又得到什么经验的心,也有想赶快完成任务的干事心、想少做一些、怕吃苦的心,机子出现故障时发正念静不下心、总想走常人的办法、执著结果的好转的心等等出现,这些都是我们要修去的东西。

每当出现了显示心,我就想我能由别的专业而奇迹、快速的改行学了电脑、有这一点技术也是师尊的安排,我只能把它用于证实法、救度众生、做不好还不行呢,有什么可显示的呢?有很多设备的问题你也长久不能解决,你技术好在哪儿?有什么值得显示的呢?能用电脑做资料,本来就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和别的年龄大的同修学电脑的用心劲比自己差远去了。这样,显示心就会弱了、淡了,直到去掉它。

每当出现干事心时,到资料点只急着做资料,而不是先发正念,离开时也急急忙忙,而不是先对所去之处发正念,这时我告诉自己:静心发正念威力无比,先归正自己,再对设备及周围环境進行清理,做资料会事半功倍的,不能用常人的观念看问题。这样就能做的比较好一些。做资料遇到本区或全球发正念时间,一定要停下设备,认真、静心发完正念,我有多次这样的教训:想边发正念边打印,结果打出来的资料基本上都有些问题、后悔不已。你不把机器停下,肯定会分心的,让你机子休息一会对设备也很有好处的。

(3)机子有问题,根源在自己

设备出问题时,一般都和自己的心态有关。当你比较懈怠时,机子就经常出问题,当然也有旧势力干扰的因素。前一阶段,我教会了另一个同修刻录光盘,这个同修做的非常精進,我就想新年晚会光盘也做不少了,自己停止了刻录,结果原来好好的刻录机,变的连盘都不认了、彩色打印机也出了问题、打印中还经常掉闸停电。

对于刻录机,我试了好几次也能正常出入、也有读盘动作,就是读不出盘,我准备拆下来去电脑城修理,忽然想起前几次设备拿去了却好好的,炼功人有问题应先找自己,我认识到自己的私心与懈怠,又把刻录机的数据线、电源线从新插了一遍,再试,好了。大法真神奇,师尊告诉我们的句句都是真的呀,只要按照去做就有奇迹出现。

对于彩色打印机,也是要送去修理的时候,我想起上次彩色打印机出了问题我用出租车送去修,往返多次好几天才取回,花了不少不该花的钱,也耽搁了做资料的时间。我们不应该再被旧势力干扰,搬来搬去也不安全,我不能只走常人技术这条路,用正念解决问题。我对所有设备,特别是打印机发正念:“我们都是来助师正法的,都要去掉自己不好的状态,不然众生就要被淘汰了”。有了这一念,再看机子打印头能复位了,仍有其它小问题,我有了信心,我们设备都是法器,它们与炼功人一样都是超常的,出问题了不能只依赖常人的方法,我不断发正念,找出自己许多不好的心,去掉它们。同时坚信自己的正念肯定能起作用,而且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干扰,打印问题一定要马上解决。结果设备越来越好,确实我们的念一正,一切都是师尊在做呀。

对于做资料的钱,我严格和自己的钱分开,买东西时,一些自己家人也用的东西,如:纸张、碳粉,用自己的钱买。但买纸时,我发现一包20元的纸(500页)比18元的质量就好的多,我想我们用量也不大,就买好一点的,这样资料做出来好,也利于保护设备。可能因为我做的资料量不大,做资料钱老有积存,同修给钱就尽量不要,但有的由别人间接送来退不回去,这是一个问题,我以后要尽量多做一些,把这些珍贵的资金全部用在救人上。

二、为亲人真正负责,家里、社会一样的实修

在工作单位或社会上,我基本能把自己当作一个大法弟子,份内份外工作都会主动去做,也不认为做什么事有失身份,能善意的指出别人的不足、对别人多看其长处、宽容别人。可是在家里,我却做的不够好,对孩子讲真相,他们有时能听的進去,有时虽不反驳但不愿听,尤其孩子爱看电视、听流行歌曲,我给他们讲流行爱情歌曲、武打片给人的不好影响、新闻中的造假,但说时总带着情绪,口气比较生硬,孩子也许认为我比较极端,不能理解他们,结果效果就不好。要求自己孩子必须怎么样,做不到就因执著心反复说,没有全面看孩子,只把其短处放大,没有了善和忍。在家里我做大部份家务,想让孩子帮忙,一来想锻练他们,二来能做的快一些,可他们不愿意,更热心看电视,心中就有不平,这其实就是私。

在家里,我很多时候达不到大法弟子的标准,光顾自己学法,不想让别人打扰,怕丈夫干涉,许多事做的不够堂堂正正,也给孩子造成了不好影响。我对丈夫真相讲不通,他一般情况不干涉我学法,但电视一喊什么就害怕,有时不让我早起,不准打印资料。有一次我打印周刊时他看见了,就打我,还踢坏了机子。我当时反而没有了平时的怕心,发正念不让其魔性起作用,清除他身后的共产邪灵、黑手烂鬼,就想平时自己老躲避矛盾,不给他讲,这次必须给他讲清,不能让他老误解、仇视大法,不能再对大法犯罪。我发正念,就要给他讲,结果我告诉他打人是不对的,欠大法弟子的一切都要偿还的。希望他记住“大法好”才能保平安、得健康。不要信电视上所说的,它们在虚张声势,很少人再去配合它们的迫害。六千万人都看清它的本质退出了。他一开始骂,最后就不说话了。

若没有了怕、没有了只保自己的私心,只有救人这一念,表面很难解决的事就会发生转机。我要坚持做下去,去掉自己的怕心、求安逸之心、对情的执著,真心为他负责,用各种方式给他讲。同时应该更堂堂正正的讲真相,生活、事业上多为他着想,不能应付了事,光考虑自己。这些天,丈夫态度有了很大变化,以前对我说的不是骂、就是不屑一顾,现在能听進去了。身边的人可能是最有缘的人,他与我结缘,也许就是为了大法来的,我对他负责任了么?达到了什么效果呢?怎么能看着他被党文化毒害而不管呢?到外面讲真相,也有很多表面很难讲通的,我的心能很坚定的去做,结果效果很好。其实“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啊,我还没有信心吗?家庭环境非常重要,只有圆容这个环境,三件事才能做的更好,更好的讲真相。

我还有一种状态,本来学法、发正念一切都做的很好,可是他一回来我往往马上改变了计划,几乎变成常人,老有一种怕心,说话、做事简直不象个大法弟子。有时还没出去就想着怎么早点回来,不要让他说啥,回来晚了在路上总在编理由,往往证明的是自己没做大法事。早上起早时炼功就怕他干涉,心存怕心。有这样的心,他就在我起床前总说起那么早干什么?我就背师父的诗《洪吟二》〈怕啥〉,同时找自己的怕心和一切不好的思想,努力去掉它。就象一个同修所说,常人在修炼者面前是很弱的,只要我们念一正,做事在法上,他们是不会干涉的。关键就在自己,看自己是否坚定的要做什么,你的念一坚定,他自然就不会阻拦了。

在夫妻生活上,我有应付、无可奈何之心,心中明白法的要求,却没有做好。还是自己的念不够正,把它当作维护家庭稳固的因素,心中还有多年看小说杂书的色的因素影响。明白这些就要彻底排除它,不把它看作自己,多学法,去掉这些不好的因素。真正用自己正的能量场把家庭环境正过来。

三、去掉利益之心归正工作环境

在单位中,我经常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在99年至2006年间,单位负责人大都知道大法好,工作上对我也很信任。但后来单位节日大唱邪党歌曲,我想对负责人讲真相让他改歌曲,但有怕心没讲清楚,自己不想参加唱歌,在那个场中不断发正念,希望众多的人不要受毒害。可能还有其它旧势力干扰因素,他们找我谈话,让我放弃修炼,我没有妥协。他们知道说服不了,就有了想让我离开的打算,设法找理由,我也意识到这一点,可是还是没勇气对他们讲清真相,没把环境正过来。最后发展到在大气候影响下要把工龄长于七年的解聘,给我下了解聘通知。但他们都心虚,明知道这么做不对,谁也不愿把这个通知给我。

我觉的不能承认这个通知,不能配合着让这些众生做成坏事,也不能失去这个正法环境。我就逐个找负责人,陈述自己的理由,同时理智的讲真相,让他们明白这样对待一个只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是不对的,会对自己和家人带来麻烦,盲目执行“上面政策”对自己很不利。他们知道邪党的残暴,却害怕我出什么事影响到他们,我没有离开单位,但问题并没有根本解决。我找自己,主要是自己讲真相时缺乏信心,为自己的处境、工资考虑的多,没有把救度这些众生放在第一位,没有对全单位上千人负责。

可是,我一直没有放弃对单位及负责人发正念,同时多个同修也在发正念加持我,我感觉自己发正念时能静下来了,效果特别好。我把师尊《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读了多遍,从中得到很多启示。

人心确实要放下了,怕什么呢?他们也明白大法好,却在邪党恐吓下对大法弟子施以不公正待遇,其实就是经济上、名誉上迫害,这也是对大法犯罪呀,我怎能退缩,避开矛盾,到其它地方另找工作呢?这里众生等着救度,这里的环境等着我去归正,遇到矛盾怎么能躲着走呢?我仔细分析自己以前找负责人的基点,觉的不太正,方式也不太正,有时依赖常人的方法,在乎拿礼品拉近关系,还是为自己想的多,为对方想的少,再加上怕心,没有真正讲清楚。于是我放下求利益之心,但也不承认旧势力经济上的迫害,就是要救对方,让他们明白真相,不要再在大会上说什么对大法不敬的言辞,不要再被所谓“上级命令”左右干不好的事,结果好几个我觉得不可能讲通的领导,话语、态度都发生了变化。

出现这一关是自己长期执著不去造成的,走过这一关也是在自己从法中得到提高后正念正行走过来的。同时我感到大法弟子整体协调的力量,所以我们要对所有的同修加持,特别是邪悟的同修要多发正念加持,去掉他们后面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各种干扰后,他们也许会走回来的。

四、想好就去做,开口就讲,改掉做事拖沓、丢三落四的执著

(1)做事不能拖沓、不能丢三落四

我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做事容易丢三落四,收拾的东西过后老找不到,结果对于大法的物品、常人的东西常常记不清放哪儿了,很多时候都是在慌慌张张找东西。仔细向内找,深层原因还是做事不够理智,当有人来时,把大法的东西赶快放起来,而不仔细记住放哪儿了,这还是怕心在作怪;对常人物品整理时,有一种执著,老嫌不干净,老嫌干得慢,收拾时不用心看是什么,应该放在哪儿合适,也没有一定的管理办法。等到用时,首先一念就是怕找不到,这本身就是一种执著,造成越慌张越找不到,若能冷静、理性想一下,一般是容易找到的。这主要还是自己的怕心在起作用。

为了去掉此执著,我向内找,去除自己的放东西时的怕心,提前计划什么应该放在哪儿,不能随意放。找东西时,理智的想一下,不要想难找到。再有采用一些管理方法,如:可适当记一下什么东西放在哪块。

每天,我们都有很多事要做,要做好三件事、还有常人的工作与不少的家务事,事多时就有点慌乱,我就把几天内要做的事都简单写出来(用拼音或缩写),然后在每件事后面标明星期几上午或下午去做,这样能提前准备物品,到时候啥也不想,就去做,也不会因为惰性、怕心往后推。当然我们不能陷于常人处理事务的状态中,每天都要以学好法、发正念为前提。

(2)讲真相想好就做,开口就讲

在讲真相中,有时我准备了好久,从那几方面讲、用那些例子,可是见面后,却因怕心有畏难情绪,不知从何说起,没有应有智慧,就心中想以后再说吧,这是旧势力的干扰。

我就告诉自己:众生就象课堂上无数的学生,等着老师讲课,上课铃都响了,你能因为没准备好不开口吗?想好了就去做,不要以任何理由拖延,该说时就开口,边讲师尊就会给你智慧。

当然我们讲真相前要学好法,对周围环境、自身及对方都要清除一些干扰因素,同时别忘了请师父加持,这样效果就会好的。还有说不通也不要心灰意冷,一切都不会白做,连我们学法都有个从不信到坚信的过程,这次效果不好,说不定下次就能接受了。

师父告诉我们:“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我就想这理智从何而来?是因为我们多学法、明法理、信师信法才会有的,智慧也是学好法师父给我们的,而慈悲是我们修去自己不好的心才生出来的。我们唯有学好法,对照法实修自己,才能更好讲真相。

以上是自己修炼中的一些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