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向内找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五日】前几天,我搭车去一同修单位,中途上来一位女士说:要到某单位,我一听,与我去的地方得绕一大圈。可司机说:不差五分钟。我刚想急,马上意识到,心想:五分钟,那就五分钟。正好这段路我已有很多年没有往那边去了,顺便看看。途中望着窗外,有些走神,我赶紧提醒自己:发正念,清除所到之处一切对正法犯罪,阻碍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可思想中总是静不下来,一会儿想此单位有我的同学,目前谁当了领导等等,不自觉的回忆着往事。我不断的排斥这些不好的念头,时刻提醒着自己,向内找、向内找,为什么能干扰了你?说是向内找,可总是感觉有一股劲儿一下又拽回来,一股无形的东西阻挡着,摸不着边际。

出现什么事,向内找,似乎形成了自然,可能否在向内找中真正找到自己的执着(其实也就是能否都做到真正的向内找),心里总是不踏实,就象刚出土的小苗,根没有扎扎实实的在土壤中向纵深蔓延,深埋于土壤之中,虽然长出了枝叶,看似茂盛,可一有风吹草动,就摇摇欲坠。我不知问过自己多少遍为什么?答案是向内找,一定向内找。可我又不自觉的想:我一直在向内找啊(可有个声音在疑问:不就向内找吗?知道了)!其实在向内找中,也不自觉的形成了一种“形式”,却没有从根本上真正的找到自己执着、去掉它。

前一阶段,接一同学电话:说有几个同学想聚聚。以往一听说同学相聚,很兴奋,终于有机会给他们讲真相了,要不哪有机会见他们哪?可一到饭店,闹闹哄哄的,根本无法开口,也只是谁挨着我说几句,心想:下次吧,或以后有机会再说。这次放下电话想了想,不自觉的说:不想去了。我问自己:为什么?说不清。我静静的站了一会儿,一下子感到他们那个场非常不好,不去对了。我拿起书想看,可好象看到他们一个个在那里挣扎,眼巴巴的望着我。而我却怕污染自己,在岸上看着他们。我反复的强调:这是假相,别被带动。可心静不下来。我不断提醒着自己,要静下来,向内心深处问自己,为什么?静静的我感到了那个自私的我,怕自己一不留神陷進去。看到这一点时,我突然觉的好笑了,心也一下放松下来。我怎么能陷進去呢?我的目地很明确,是当今邪党把一切都糟蹋的不象样了,本来朋友相聚很正常的,说说心里话,放松一下情绪。 可现在却只是喝、调侃等等。其实每个人明白的那面是多么渴望见到大法弟子啊!去,我决定了。静下心来,学法,发正念。走之前,我请师父加持弟子,这一次,我的目地非常明确:就是讲真相。

到了饭店,我一直不停的发正念。刚开始,他们还如以往说这儿、说那的,我只是微笑着,默默的发正念。渐渐的他们似乎喝也喝不起来、唠也唠不下去,还都不想走。我知道他们在等我讲啊!这时,一同学说:你们知道为什么选这个饭店吗?这是个四川老板开的,服务员都是四川过来的。我想该我说了,我默默的求师父加持。说:今天大家相聚,我很高兴,每见到你们就感到亲,做梦常常梦见你们,真的很想你们。见一次面不容易,我想了很久,也有些顾虑,但我还是决定给你们讲一个四川地震的真实事件,如果你不信,就当故事听。

我的一个朋友的侄女,家在都江堰做买卖,她的姑姑是炼法轮功的,告诉她遇到危险时,一定要记住喊:法轮大法好!求李老师救你,你一定会逢凶化吉的。并告诉她天灭中共,退党团队的事,她说不信。可一想也不影响啥,退就退了吧。巧的是,她做买卖租的房子的房主 ,也是一位炼法轮功的,给他一个护身符。她虽不信,可一想护身符还是别扔了。地震那天,她正在家里,根本跑不了。她手抓着门框想起了护身符上的话,她不停的大声喊起来:李老师救救我,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结果她的房子没倒,墙裂缝了。她跑出去时,因倒塌的房屋落下的灰尘使她看不清,不一会儿,又下雨了,她躲到一棵大树下,连吓带饿。等雨停之后,那地震的惨景使她吓的发抖。她想:我不能在这呆,我得回重庆,我要回家,求李老师救救我,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不停的念,也不知怎么上的楼,把身份证、钱、证件票据等拿好,也不知往哪走。这时身后来了一辆出租车,一直把她送到重庆,也没和她要钱(咱们都知道,地震后的余震不断,可这出租车愣是晃晃悠悠不倒,从都江堰一直开到重庆)由于地震给她心里造成巨大恐慌,家里人让她回这边休养,她见人就说这事。

我望着他们,接着说:当你心灵孤寂时,当你遇到困境、危险时;当乌云密布、风暴来临时,请你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一定会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这也是我无数次的实践过来的。

沉寂了片刻,一同学说:你说的我信。看的出这是你的肺腑之言,谢谢。我经常上网,很多解释不了的现象太多了,前两天,我看了一个鬼附体的事,连视频都有,太不可思议了。这些年一直很想大家,时常想起儿时的那种纯真与善良,尤其是看到你们,更感到亲切,这份感情就象家里亲人一样。在社会上感不到这些了,一天忙的没时间感受了。

接着几个同学分别说:你说的我信,我也信。还有的说:你已实践了,我还没实践呢,将来我也和你一起去实践,只有一人撇嘴(她丈夫是公安局的副局长)。我想:任何生命都不能对正法犯罪,不然就是解体。分别时,给了他们每人一个护身符,那位女同学也收下了。真相资料带的不多,只给了几个人。

可回家后,不自觉的总是想当时谁说什么了,尤其一同学曾多次打听我。连我受到的迫害,他都了解到了。他说他知道时真的很心疼。当他说这话时,我真的感到了一种感动。我的内心深处是渴望有人关怀的,还不止这些,我提醒着自己,向内找,别受干扰,可找了一圈又转回来了,就象打水漂,漂过去了,没落到底。我默默的静下来,清醒的告诉自己:不论是什么,一定做到真正的找自己,要在法中归正一切不正的,决不保留。并请师父加持。

当出租车快开到某单位时,眼前的景象使我一下找到了想找的根源:我的根本执着。此单位是我地区人人羡慕,也是我一直向往的地方,曾经做梦调回此单位,让我高兴的不得了。而我的那位同学现在是此单位的领导。那一瞬间,我本能的请求师父加持,发出强大的一念,一定解体它。车开到路旁时,那位女士说:你给开到大门吧,我要迟到了。车沿着一条笔直的大道往大门开去,路两旁很气势,但我明显的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摧毁着一切不正的因素,我自身的空间场和周围的环境整个象脱了一层壳。当时的感受使我深深体会到:慈悲的师父为了我等不知悟的弟子意识到自己的心,得费多少心血安排一件事情!可很多时候没有深挖自己,使提高的机会白白错过了,多可惜呀!

几年来,一直是在等、靠、要中依赖同修。还想:这样我每周都能见到同修,交流交流。要不然就是找出借口没有时间参与等。最近,我有时间在家休息。心想:这下可好了,终于有时间好好学法、准备干什么等。可呆了一段日子,觉的不是那么回事。这一天没干什么就过去了,还不如上班呢,有两天还看上了电视。以前同修一说往前走,我就想:每个人的情况不同,你们退休在家有时间,我各方面都不具备那个条件,可现在并不觉的时间宽裕。我明白了,修炼的路是平等的,谁都在这有限的时间里、在这个环境中修炼,没有一个是特殊的。修炼是根本没有任何捷径可走的。那么,我就在现在的环境中修炼,该提高的是心性,而不是向外求。

静静的,我看到了“私”,那根深蒂固的、旧宇宙为私为我的属性,它在无形中把我包的严严的,使我不自觉的消极、沉迷。表面上虽然在做三件事,但其中掺杂着许多不纯的东西,连自己帮助别人都不由自主的想,将来还想得到回报。在家里每次给家人洗衣服,总是先洗我的,然后再洗他们的,心里想的是我的干净些,他俩的脏。而我的那个根本执着妄图借助正法修炼来实现我曾经向往的所谓美好生活,我却把它当作自己生命的一部份,死死的守护不肯割舍。在求安逸中使自己精進不起来。我应该提高心性,往前走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