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李阿姨讲述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日】

艰难人生 吃苦等法

李阿姨出生的家庭没有机会供她念书,斗大的字不认一升,但家庭教育很好,传统的伦理观念牢记在心。嫁人后生下两个孩子。李阿姨的丈夫兄弟姐妹五人,小叔子听信大伯哥挑拨喝酒后找二哥闹事,二哥没在家就把二嫂(李阿姨)和孩子痛打一顿。丈夫见妻子和孩子被打就找弟弟说理,却被哥哥弟弟合伙痛打,事后到派出所报警想请派出所给予调解处理。李阿姨和李阿姨的母亲陪他三人一起到派出所,所长让李阿姨和她母亲在门外等候,所长关上门反锁上,所长和警察用坐的板凳把她丈夫痛打,李阿姨和她母亲隔窗户看见并大喊不准打人(弟弟收买了派出所所长)。丈夫回家后安排李阿姨带着孩子暂时回娘家避难。丈夫自感窝囊、没有公道、没有天理,生活再无希望,他一把火烧掉自己的家,跑到公路上撞车自杀了。

李阿姨听到这事悲痛欲绝,她知道丈夫死的冤。她到派出所、公安局、法院、检察院、县委县政府去讨公道,最后公安局一个姓王的说给处理,让李阿姨提出条件。李阿姨的条件是1、修好房子,2、给买张床,3、把孩子抚养到十八岁。房子修好后被大伯哥霸占,李阿姨不能進家,给买床的一百元钱在公安局放着没领,孩子的抚养费没人给。二十多年过去了到今天案子也没结,公道没人给。李阿姨寡妇一人抚养两个孩子大的五岁小的不到两岁,可想生活何等艰苦?嫁给前夫七年婆婆因知道大伯哥做违法的事上吊自杀、小姑子不知什么原因喝农药自杀。

后来改嫁现在的丈夫当了后妈,还有五个小姑子。现在丈夫的前妻因受小姑子们的气喝农药自杀,留下三个孩子十四岁、十二岁、十岁。她们看不起这样一个新嫂子,孩子更是敌视后妈。姑姑常常挑拨孩子们打架。姑嫂关系紧张,火药味浓,小姑子们和姑爷经常打骂李阿姨,以此取乐。有一次他们把李阿姨打的很厉害:头上五个窟窿淌得浑身是血,李阿姨的母亲(怕李阿姨自杀陪看她)也被打的一只眼睛模糊看不到东西,一个胳膊疼的抬不起来,头发被拽下一大把,落下头疼的毛病。婆婆总是挑儿媳妇的毛病,无论怎么样对她好都不说儿媳妇好。丈夫无奈,只有公公说儿媳妇好。那时公公的话是李阿姨的唯一精神支柱。

身体痛苦好忍,精神上的苦没人理解,李阿姨总想有个会“扒心的”,把自己的好心拿给人看人能相信。李阿姨浑身是伤、精神萎靡,身患多种疾病:神经衰弱、气恼伤寒、扁桃体炎、乳腺增生、子宫脱垂,小病不断,夏天穿着棉衣,体重只有七十来斤。家无温暖、生活无望,说不完的不如意,吃药没钱(有一回是正月十五,医生给开了二十块钱的药,丈夫只有十五块钱都买了药)。无奈李阿姨提出离婚,丈夫扬言离婚后自己也自杀。村里干部知道关系复杂无法调解,李阿姨只好上诉法庭,法庭拖着不管。因有前夫的事知道天理难讨,于是穿上寿衣躺在床上等咽那口气,让老天爷接走。

喜得大法 全家受益

李阿姨在痛不欲生之时,等待法院判决无望之际,等老天爷快来接走自己的时候,好心的邻居告诉她:某某家是法轮功的辅导点,是一个对身体改善非常好的功法,很多人都在炼,邀请她一起去学炼法轮功。

李阿姨想这口气还没咽就在母亲陪同下跟着学去了。一走進大法的炼功场,和同修们一起学法炼功,身患多年的各种疾病当时不翼而飞,母亲的眼睛看清了,被打落下的毛病也没了,都感到一身轻,感慨大法真的是神奇,内心的感受真是无以言表。

丈夫回家一看李阿姨正在择菜,就问怎么回事?这样李阿姨走進了大法成了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这是一九九八年麦口(小麦要收割的时候)。通过和同修一起学法明白了人与人之间的矛盾是有因缘关系的,修炼人要找自己的缺点修掉它、要向内修,要还欠下的债。以前对小姑子和姑爷的打骂真的是非常的恨,感到对自己太不公平啦。通过学法,心变宽了,对他们的怨恨没了。从炼功点回去后,去法院要回了诉状。当时法院的人还问怎么不离啦?李阿姨告诉他们:我炼大法啦,大法师父教我遇事向内找,要按真善忍做好人……李阿姨向法院的人洪扬了大法。遇见时李阿姨主动与打过她的小姑子姑爷打招呼。小姑子和姑爷也挺纳闷的:打的她那么厉害,都与男人闹离婚了。怎么友好了?他们仍然对李阿姨很恶,李阿姨再也不跟她们一般见识了。

从此以后,李阿姨什么事都为他们着想,可是不象以前那样想让他们说好了,用大法要求的善对他们。渐渐的他们对李阿姨也不那么恶了,孩子也渐渐的喜欢上了这个后妈。李阿姨的病没了,身体好了,以前都是丈夫下地干活,现在她也能帮丈夫干活了,这样丈夫也能打工挣钱了。

李阿姨身心的净化,让全家人亲戚邻人村里干部见证了大法的美好,做丈夫的更是对大法发自内心的赞叹与感谢。当时李阿姨还不能通读《转法轮》,丈夫就读给她听(现在新经文也差不多能自己读了)。通过修炼李阿姨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不断提高自己的心性,一家人从此和睦了。

证实大法 就说真话

李阿姨得法一年后中共就开始了对大法進行迫害。“七·二零”以后警察、宣传、村干部一帮人提着录像机進入李阿姨家:威胁利诱,要她说是修大法才几乎导致家破人亡,是党和政府救了他们一家,妄图抹黑大法。李阿姨不配合他们,就对他们讲真相:自己一身病都快不行的人,因修大法好了,法轮大法是正法;自己到法院要回离婚诉状,家庭和睦了,法轮大法好,感谢师父感谢大法!××党怎么来教俺说假话?不是说实事求是吗?(当时李阿姨讲真相全部录了像)中共想抹黑大法的阴谋没得逞,气急败坏的把家翻了个底朝天,虽然阿姨和丈夫把大法书都藏起来了,还是被他们翻出一本《转法轮》,当时李阿姨与他们抢夺,警察用电棍吓唬李阿姨,书被他们强行带走。从此他们不断到李阿姨家進行骚扰。

几天后李阿姨被警察绑架到洗脑班,当时洗脑班绑架了许多大法学员。企图转化大法弟子的恶徒不断恐吓大法学员,电视上反复放诬蔑大法的录像。李阿姨问警察:在俺家里录的像怎么不放?也得放!警察强迫大法学员写转化书、悔过书、保证书所谓三书,说不写的就劳教。有的不写被劳教了。有的学法不深,写了回家了。弟子们都知道大法与师父的好,虽然坚信大法,但毕竟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很多人有了怕心,慢慢的坚持了几天坚持不住了,很多人违心的写了保证书被放回家。李阿姨什么都没写,过了第六天没写保证书的只剩李阿姨一个人了。李阿姨被关在洗脑班她丈夫在家里遭受洗脑,替李阿姨写了不炼的保证。这时警察叫来村干部和她丈夫,威逼利诱他们做李阿姨的所谓的“转化”工作。

李阿姨的丈夫说:你们上级领导不知道,俺村里干部老少爷们都知道俺家的事,孩子的妈整天有病什么活也不能干,跟俺娘俺妹妹妹夫整天打架闹乱子生气,离婚状子都送法院去了,俺这个家眼看就没了,村里干部前前后后没少跑腿也没调解好,她炼大法后都好了。我不能劝她不炼,我得要这个家。李阿姨还不断帮腔:俺炼功不危害社会、不危害别人,你们当官的不办坏人的学习班却办好人的学习班,俺原先的男人死了没人管,俺这炼功做好人怎么不行了?××党不是说让老百姓过好日子吗?恶人就背中央电视台的话……村干部骂她凶娘们,不让她说话。后来他们把李阿姨单独关在一个屋里。过了小半天李阿姨被丈夫和村干部领回家。

到家后李阿姨和丈夫互相说说这六七天的事,丈夫告诉她村干部某某叫我替你写了个不练了的保证,我送他们出门看见他一头栽在南边的大坑里现世现报了。知道丈夫做了错事替写了保证。第二天早上李阿姨到村里说:××党尽干骗人的事,让他替写的保证不算,我还得修炼,我告你们去!说完就回家了。

第二天一早市委书记领着一帮子人来到李阿姨家。李阿姨给市委书记讲了自己得法的前前后后,她最后说:他们叫孩他爸替我写的保证不算,他们不办真事,他们骗领导骗上级,你是市委书记得给我改过来,往上级报告李某某(阿姨的名)炼法轮功,你要骗上级我就上北京去说!市委书记表示实事求是的向上级汇报,你自己不用去北京,自己觉得好就在家炼。

还有一次,“六一零”的恶人在村里把大法学员集中起来签字,李阿姨不看也不签,剩到最后一个,村干部说李某某(阿姨名字)回家明天写个保证来!李阿姨回去真下了功夫从书上一个字一个字的誊下了:大法治好了我的病,我的家庭和睦了,我坚决修炼大法到底!李阿姨第二天交到村里,村干部看后非常震惊。

正法修炼 否定迫害

李阿姨没有上过学,修炼前的艰难岁月加上修炼大法炼就了她坚强的意志,不知道什么叫怕,讲真相随时随地,讲自己的悲惨和幸福;讲天安门自焚伪案;……以报道为名到村里、派出所、镇政府、公安局讲真相。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到二零零四年邪党国庆节,李阿姨被邪恶多次骚扰遭受八次非法抄家,大法书、大法真相资料被抄走。

二零零四年邪党国庆节,李阿姨与同修配合喷贴真相标语,被绑架非法劳教两年半。后来知道:二零零四年邪党国庆节江魔头窜过我市某明星村参观,我们当地几个同修贴了几百份真相标语,用漆喷了无数份。第二天一早江魔头还没到,我市和附近县市区的警察保安首先拜读了真相标语。恶人大为恼火,后来他们认为是上边走漏了风声。其实我们人的一面也不知道,只是顺应师父的安排做了。邪恶疯狂的采取地毯式排查,两个月以后在甲同修家里发现了自喷漆灌(甲同修想卖破烂没舍得扔掉,又没及时卖),抄家发现了用坏的不能再用的喷字模板。甲同修被绑架、威胁利诱、受刑、承受不住说出了她知道的一切,李阿姨和另外两个同修被绑架。

李阿姨当时没有任何感觉要被迫害,就呆在家里,恶警突然来抄家翻到一本《转法轮》,李阿姨心想宝书绝对不能落在邪恶手里,上去就抢。这时一个恶徒拿手铐铐住她一只手,另一恶徒用棉袄捂住她的头,她被恶徒们架到车上带走了,绑架到当地矿区的联防队。恶徒们从地市领导到一般小兵对她轮番审讯,不让吃饭喝水、不让睡觉,主要审讯护身符卡片的来历(恶人想破坏大法真相资料点)。

恶徒们把先绑架的甲同修与李阿姨当面对质,甲同修说护身符是李阿姨给的,其余是另一个同修给的。李阿姨有点受不了,说是花钱在常人的复印部做的,恶徒们用车拉着她到街上找复印部,找了半天她都说不是,自己掉向了。恶徒们骂她凶娘们是猪,就知道吃,就知道睡!恶徒把她拉回矿区联防队三楼,她在这里遭到恶警们的毒打:自称地市级“六一零”的恶人用鞋底打她的脸,并扬言把她从三楼扔出去算自杀;当地国保警察宋新昌用巴掌打她的脸。李阿姨心里没有一点怕,背着正法口诀,求着师父保护,李阿姨什么感觉也没有,恶徒们却累得不行。

当地恶徒使尽了招也没达到目地,把她送到邻近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她在邻近市看守所遭受了坐铁椅子等各种酷刑,邪恶都没有达到目地。恶徒说你说不说都无所谓了,反正人家某某(指甲同修)什么都说了就把她放回家了,只是想给你个早回家的机会让你也立功赎罪,你却不知好歹,你写个保证不炼了,也放你回家,还不耽误你吃喜面(当时李阿姨的女儿就生孩子三天)。这时李阿姨惦记着女儿,怕自己被劳教了没人照顾,家里的事没人管,说不炼了掉下去就白修了,这么好的法,修大法没有错,坚决不写(这时没想到:一切是师父说了算,师父给安排最好的)。恶徒问:你敢说大法好不?李阿姨就说大法好、法轮大法好!随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半,非法关押在济南女子劳教所。

到了济南女子劳教所那样的邪恶环境里,恶警不让睡觉、不让洗刷、不让上厕所、不让喝水、邪悟的人包夹,二十多天后,一个邪悟的人自主替李阿姨写了个不炼的保证书,拿李阿姨的手按了手印。接着就解除了所有“不让”,同时感到身上就没了功没了师父的加持。但她用大法衡量着一切人和一切事。这时她明白自己上当了,自己决不能背叛师父背叛大法,要堂堂正正做人,坚修大法到底。第三天李阿姨找到队长严正声明“保证书”不算!这时队长提起皮带就要打,李阿姨心如止水、语气平静而又声音洪亮的说:××党就教你会骂人打人?你是当官的,你的知识文化修养上哪去了?话一出口队长就不骂也不动了,呆呆的站了好大一会儿,从此这个队长再没对同修恶过。

现在李阿姨整天乐呵呵的,溶入了正法洪流之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