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的威力来自信师信法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七日】我是在大陆某地区的窗口单位工作。在十多年的修炼中,我深深的体悟到正念正行靠的是信师信法,大法弟子的正念来自法,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符合了大法才是正念,所以,信师信法的程度决定正念的威力大小。

今年八月信师信法使我又一次显示了正念的威力,解体了邪恶,制止了迫害。八月初的一天上午,单位领导找我,让我到领导办公室,到那儿一看原来来了一帮人,除了他们(下面都指610、国保大队的)还有我单位主管局的副局长。当时我想到,邪恶既然来了我一定要解体它,一定能解体它。因为有师父法身在,有护法神在,我修好的一面在。

有一个好象负责人模样的人让我坐下,然后问我:你知道610这个机构吗?
我:那不是黑社会组织吗?
他们:你说什么?
我:中国的司法机构里只有公、检、法、司,没有610这个机构,它只是最邪恶的人用手中权力建立起来的黑社会组织,一个国家的法律机制被它控制,这不是国耻吗?你们到底有什么事?直截了当的说吧!
他们:你要参加学习班。
我:你们不要妄想,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
他们:这不是你来决定的,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马上跟我们走。
我:你们别做梦了,你们谁也动不了我。我的身体、我的命运是你们说了算的吗?该洗脑的是你们,你们现在是在犯罪,谁动了我是谁的罪,谁就得遭恶报。

他们:只是十来天的学习班,到时候就回来。
单位领导:叫你来之前我们替你说了很多好话,没想到你这种态度,你也不可能不去,他们是一定要带你走的。单位出钱承担费用,出人陪你,不就是十来天的学习班吗?
我:这不是学习班,是非法拘禁,是犯罪。我没有触犯任何法律,而且做好人,为什么要受这种迫害?况且,你们领导也不要相信他们的话。相信共产党、相信他们的人是最愚蠢的人。
他们:啊!你在共产党国家反对共产党?
我:共产党无恶不做,迫害死那么多中国人,迫害死那么多修真、善、忍的人,犯下了滔天罪行,我不反对它,难道支持它吗?光是我认识的法轮功弟子被迫害死的有十来名,其中有你们的罪过,因为你们都是邪恶迫害组织的一员,也不要把法轮功修炼者的善良看成是软弱,我们修炼的人是生死都可以放下,你们以为怕你们吗?我们决不放过迫害法轮功的人,一定会一追到底的。
他们:你吃共产党的饭,受它的恩惠还反对它,没有共产党你能有这么好的工作吗?
我:你们的思维水平也太低了吧?按照你们的说法,台湾不是共产党掌权,台湾人是不是都饿死了?全世界有几个共产党国家?全世界人是不是都饿死了?我也从没吃共产党的饭。我是正常通过我的努力考上大学,得到分配,通过自己的劳动得到报酬。没有一个是共产党给的。况且共产党支配的也是老百姓的血汗钱,它自己哪有钱?

他们:对错是非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不是我们论的事,是政府的事。你到学习班后怎么告、怎么上诉都可以,但必须跟我们走。
我:这是什么道理?先把你们判个无期徒刑,送到监狱后再论有罪无罪如何?你们讲的是不是这个道理?对错是非人人都应该讲,你们不讲我讲。一个政府也好,共产党也好都不是标准,只有符合真、善、忍这个特性才是真理。再说法轮功在全世界114个国家中洪传,全世界都说好,只有中共迫害它,难道全世界都分不清是非吗?
他们:你怎么知道?我们怎么没听说?
我:你们的耳朵、眼睛不好使吗?别的不说,我们地区出国回来的人有多少?亲眼目睹的人还少吗?
他们:那你告诉我们听谁说的?
我:我告诉你们听谁说的,你们再去迫害他?这种低档的游戏赶紧收起来,在我这儿不好使。
他们:你不配合我们,我们就把你铐住,强行带走。那么多人面前你的面子不是丢尽了吗?最好是给面子的时候赶紧配合。
我:我说我有什么丢面子的?怕丢面子、怕曝光的是你们。
你们不知道迫害法轮功的下场是什么,你们要是知道的话共产党逼迫你们迫害法轮功,若不听把你们放到油锅里你们都不敢迫害法轮功。因为迫害法轮大法要遭到宇宙中最可怕的下场,人的死也不象现代科学认识的那么简单。
他们:法轮功也说这么恶毒的话?
我:一个生命犯多大的罪就得受多大的惩罚,这是天理。迫害法轮功的罪在地狱里何只是油锅?罪大了你们的亲人都受牵连。我再告诉你们,谁也动不了我。

他们:我们是警察,我们不带你走就无法交差。
我:二战时德国纳粹集中营的女护士都被国际法庭判绞刑,她们是被迫的,但谁做的谁的罪,谁就得承担。你们迫害法轮功,到时候你们跑到天涯海角也不会放过你们,你们最好现在考虑好后果。

最后他们无计可施,说:“让你们领导跟你谈吧,再不行就强行带走。”主管副局长对我说了好多话,让我配合他们,说我不可能不被带走。不然,强行被带走的话会影响到单位的名声,也会影响个人的声誉,去年奥运时因我不配合,单位差点被通报等。
我:作为一个人也好,一个单位也好,就因为有了点压力就失去正义,做出违背良心的事或做不应该做的事,那才是耻辱,坚持正义没什么丢脸的。
副局:给我个人面子行不行?
我:其他方面十个二十个面子也可以。但在法轮功的问题上没有任何条件。
副局:那你还要不要这个工作?
我:一个人要生活工作很重要,但比起生命就什么也不是,而法轮大法比我的生命不知重要多少,怎么能用它来做交换条件呢?任何条件都不可能。
副局:那我们也实在没有办法阻止他们强行带你走,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不是什么事情都是他们说了算,他们动不了我。现在早就到中午了,我得吃饭。

这时他们突然出现,挡住门口说:我们还没吃饭呢,你吃什么饭?
我:我也不是吃你们的饭,我吃我的饭关你们什么事?你们谁有权力阻止我吃饭?
这样他们出去到单位门口等我。意思就是我只要出去就绑架我。我不管那一套,到单位饭厅吃我的饭。不一会副局长过来说:“他们走了,结束了。你该上班就上班,该干什么工作就干什么工作。我们也不希望你被强行带走。”

吃完饭我马上去找同修通知邪恶阴谋办洗脑班的事。同修马上通知各学法点和同修们整体发正念,结果办洗脑班的阴谋解体。下午我从单位主任那儿听说,他们一帮刚到主任室就问你们单位有没有×××这个人,主任说有,他们就不顾一切说把我带走。主任就问他们你们有没有什么手续,他们说不需要任何手续,人必须带走。主任说你们等二分钟,然后马上给主管局长去电话,局长说你一定要拖住他们,不能让他们带走人,我马上派副局。主任就告诉他们主管局副局马上就到。副局很快就到了。二位领导就跟他们讲我如何工作认真,业务水平高,单位正缺人,如果没有我给单位工作如何带来困难等。还有为人如何好等。但终于被他们的嚣张气焰吓住,认为我不可能顶得住他们,单位也无法阻止,所以劝了我配合他们。

在上午的较量过程中我的思想中没有任何杂念,思维高度集中,只有一个念头,解体邪恶,结束迫害。想到大法弟子有师父法身看护,有护法神在,有自己修好的一面在,不用说几个小丑,就是千军万马也没什么可怕的。所以一直带着必胜的决心和信心做的。我说话时虽然不是特意大声说的,但感觉上整个楼都在震动。开始他们气焰非常嚣张,随着我的话,他们一帮人陆陆续续都从屋里出去到走廊里待着,最后只剩一个人。最后一句问我:“你是不是文凭很高?哪个大学毕业的?”我告诉他我是某大学法律系毕业的。在此过程中我问过他们的姓,只有二人说出自己的姓,其他人都不敢说。整个过程经过了二个来小时。他们施尽了威胁、欺骗、挑拨我与领导的关系等各种招数,都没起作用,反而被驳的面目皆非。邪恶被解体,被利用的人也走了。

在我的修炼过程中有过多次类似的经历,除了这次,时间都很短,不过几分钟就解体掉。真切的体悟到师父讲的法:
“只要正念正行,就没有过不去的关。”(回复秘鲁大法弟子 2005年12月17日经文)
“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2005年2月26日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