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以法为大,修去执著,勇猛精進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八日】今日,惊闻大连的一位大法弟子被邪恶迫害致死。听到此消息,我的那颗懈怠的心被深深的触痛,我的眼睛湿润了,心里有一种同根割舍的难受。我知道我是在愧疚。同修在被邪恶肆无忌惮迫害的时候,我为同修做了什么?没有做。因为自己一直处于消沉的状态:零点发正念几乎起不来;晚上大连地区四个整点发正念也没有做到用心去发,经常是不能坚持;对同修的被绑架、关押、迫害,显的非常麻木。我不但没有做好整体中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相反自己应该承担的、应该负责的空间自己都没有清理干净。由于自己的懈怠,无形之中也加重了魔窟中同修的痛苦。对于同修的被迫害致死,作为大法弟子整体中的一个粒子,自己是有责任的。

我平静下来,开始严肃的反思自己,自省存在的问题,找到了阻碍自己在法中精進的人心。

一、保护自己的心

自己曾遭受过邪恶的迫害,在黑窝中艰难的走了出来。回到家之后,保护自己、不想再遭受迫害的心不断的滋长、膨胀,致使自己做事谨小慎微,凡事都有意无意的以自我为出发点,先让自己不受伤害,让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失,再衡量着去做与否。所以在做证实法上的事情时,尽量挑选没有什么危险的事情去做,面对风险比较大的事情,往往有所保留,并以注意安全为借口,掩盖自己那颗保护自己的心。比如尽量面对面去讲,不去发材料,以免被邪恶发现作为迫害的证据;做协调有危险,还是让别人去做吧。种种保护自己的心,使自己在正法修炼的路上退步不前。虽然三件事一直在做,但自己的状态一直不好,总感觉精進不起来,松松垮垮的,总觉的有一种因素在阻挡着自己在法中前行。其实就是这种保护自我的心挡住了自己前進的路。

二、求安逸心

没有在法中清醒的意识到这颗保护自己的心,也没有修掉这颗心的情况下,逐渐的滋养了自己的求安逸的心。自己开始执著于常人的生活,执著于自己家庭的生活,如何生活的更好,如何让家人过的好一些,享受生活。自己也开始设计构造自己的生活蓝图。把精力逐渐的开始转移,更多的用心于自己的事业和家庭生活,开始品味人生,从中也加强了自己的名利心、色欲心和妒嫉心。自己学法、炼功也不是很用心,不能够静下心来学。发正念也只是走走过场,不能够稳下心来真正的起到正念的作用。对于讲真相,也只是泛泛而讲,好象是应付差事。对于同修的被迫害,已不能打动自己不精進、麻木的心,也更谈不上正念解体邪恶,营救同修。自己和法之间已被这些人心间隔开。

三、怕心

有了这种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心,求安逸的心,自然就放不下眼前的一切。不愿意再遭受迫害,承受痛苦,不愿意放弃眼前的安逸。怕吃苦,怕失去的心加重了自己的怕心。每天上班都左顾右看,看看有没有恶人跟踪;一段时间以来,时常在梦中出现恶警将自己绑架和自己在黑窝中被迫害的情景。这都加重了自己的怕心。人心真的会招鬼上门,心不正就会招邪。有一次,恶警将我绑架,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自己才脱离险境。也是给不精進的我、偏离法的我一次棒喝。

四、没有以法为大、信师信法、真修自己

对于自己所出现的状态,师父常点化,同修常提醒,自己也常常在找自己。在找自己的过程中也发现了自己的基点偏了,也发现了自己的一大堆执著。在法中知道自己应该放下自我,应该无私无我,应该证实法救众生。但总觉的自己和法之间被间隔着,冲不破,自己也时常苦恼,但一筹莫展。自己也常在扪心自问,为什么自己对生命缺乏慈悲心,为什么在讲真相中不能打动人的心?为什么我不能让人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善,真正感受到大法的美好?

慈悲的师父一直在看护我们,甚至是不精進,不争气的弟子,只要我们还有返本归真的愿望,还有一颗想要真修的心,师父就在不断的点化,不断的开启我们的智慧,让我们认识到存在问题的根本。通过学法,师父让我意识到自己的心性问题:我没有真正的坚信师父,坚定大法,没有真正的以法为大,把大法放在首位,而是以自我为中心,以己为大。长期以来,我一直是在自我当中修执著,也一直是在围着自我做三件事。还有一点就是,面对旧宇宙中的为私为我,面对自己的人心,我没有用坚强的意志,特别是没能横下一条心,一切困难都挡不住的心去面对它,抑制它,从而在法中修去它。

同修的逝去,让我向内找,让我在法中清醒。同时我也想到了我们的整体。

在师父的慈悲导航和呵护下,我们的整体,经受住了风风雨雨的考验,在逐渐的走向成熟。从中我也想到了那些在这些年来,一直奔波于同修之间、为了大连大法弟子能够协调在一起、能够更好的配合去证实法救人的协调人。在邪恶疯狂的迫害中,在整体出现损失时,一批又一批的协调人站了出来,顶了上来。在近几个月来,邪恶因素疯狂迫害大法弟子与世人,我们整体再一次经历风雨。我想,所发生的这么多的迫害,与我们整体存在的问题应该是有关系的。那么我们的整体存在什么问题?我和同修接触面并不是很广,我只是写出我所接触到的同修,在局部整体协调配合中所意识到的问题,不全面,也不一定确切,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希望能对同修,对整体有所帮助。

一、同修对协调人存在依赖和崇拜;协调人执著自我,证实自己。

据我了解,该位逝去的同修有其自身修炼中的问题,而对该同修依赖和崇拜的同修我想是需要反思一下的。这种执著心,对整体的协调配合影响很大。许多同修都对某位同修的依赖和崇拜,会被旧势力抓住把柄,会把同修置于危险之中。同修对资料点的过份依赖,同修对协调人的依赖和崇拜,都是在害同修。我想这种依赖心也是一颗保护自己的私心,怕麻烦,怕劳累,怕出危险,把麻烦留给协调人,这也是一颗对大法、对同修不负责任的心。想起自己的一段经历:自己周围的两个同修被绑架,自己首先想到是协调人在哪里,有没有去协调营救,当得知协调人在忙于其它事情的时候,自己又开始对协调人产生抱怨,把营救同修当作是协调人的事情。面对同修的被绑架,我把自己当作了旁观者,置身事外。而不是身为大法弟子,此时大法需要我去做什么,同修需要我去做什么,(自己)能够走出来,去维护法,营救同修,利用此事讲真相救人。

另处,同修对协调人的崇拜也是在学人不学法,也是偏离法,不能以法为师的一种表现。近几年来,因这种心而促成的迫害给同修造成损失的也有几例,特别是近几个月来所发生的几起迫害也有此原因。我想,协调人做的好,是因为他符合了法,法的威力在他身上展现出来,真正起作用是法。所以,需要我们真正去学的是法。

近年来,有一个小整体遭受了比较大的损失,在经历了损失之后,同修们意识到一个突出的问题,就是协调人在协调过程中逐渐偏离了法,不是在证实大法而是在证实自己,甚至自我膨胀,有意无意的认为这一片是我协调起来的,我说了算,我在把持……协调人执著于协调的这种形式,而不是把心用在让大家共同提高、共同证实法,能够更好、更多的救人。而同修的依赖和崇拜也在加强协调人的这种证实自己的心。有的同修大事小事都要问协调人,听听协调人的想法,让协调人拿主意,自己不愿走出自己的路。据悉在大连某片区域,同修对协调人很是依赖,协调人也包办了很多事情,许多事情都得协调人拿主意,然后同修才去做或由协调人去做,协调人整日忙于事情,学法受到很大影响。在此建议有这种情况的同修和协调人能以法为师,向内找,找出自己与法的偏差,走好自己修炼的路。

二、流于做事,没有在证实法中实修自己。

我看到身边精進的大法弟子都非常忙,在整体协调配合中许多事情都需要去做。但是我也看到一个问题,就是有的同修流于做事,把做事看成了修炼,出现了人做事的状态,整天忙于事情之中,学法、发正念受到干扰,没有注重在事情当中实修自己,不断提高自己的心性。因为此原因也出现了许多损失。我知道有这样一片同修,大家在一起协调配合,证实法的事情非常多,大家也在忙这些事情。过程中,同修知道要学好法、发好正念、做好证实法讲真相的事情,开始的时候,大家有一定的心性基础,在一起配合的挺好,随着事情的增多,难度的加大,同修的心性却没有跟上来。大家开始忙碌起来,心态不好,有时焦躁,甚至争执不休,别人的问题看的清清楚楚,向内找自己的问题却总是浮于表面,后来出现了损失。事情过后,大家静下心来,在学法中认识到一个问题:大家在协调配合中,在事情当中,在问题当中没能真正的扎扎实实的向内找,修自己,在法中提高自己的心性。没有用在实修中升华上来之后,大法所赋予的智慧和能力去证实法,而是在用人心,人的能力在做事。

在这个小整体出现损失之后,大家也意识到另外一个问题,在协调配合证实法事情中,大家做事的基点出现了偏差。我们看重的是事情的成功与否,还是注重在事情当中救度了多少生命;是在做事,还是在救人;是在为自己,还是在救众生。比如,在整体协调配合发正念中,是为了害怕自己被迫害保护自己而发正念,还是为了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慈悲救度众生而发正念。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我们看重的是用自己的办法把同修救出来,看重的是结果,还是在过程中把该讲的真相讲到位,救度与之有缘、与之相关的众生,同时营救同修。只注重事情的结果,注重自己的想法是在证实自我,是为私的,而关注生命,为生命得救而用心是为他的,是在救度生命。

我们是大法弟子,同时也是大法修炼者,我想这需要我们在证实法的过程中不断的实修自己,修正自己与法中心性标准要求的偏差,我们才能以纯净的心,以在法中修出的慈悲与威严去证实法,救度众生。

三、有保护自我的心、怕心,不能形成一个有效的整体。

由于邪恶的迫害,给有的同修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在心里留下了阴影。有的同修形成了自我保护的心,以免遭受迫害。这种自我保护的心,这种怕心人为的在同修之间形成了间隔,使我们不能形成一个有效的整体。在证实法需要时,也不能形成一个有形的整体。有的同修在遭受迫害回到家之后,没能在法上正悟这一切,相反看到家人的承受,亲人的付出,以及自己的痛苦经历,有不想再承受,再面对的心,从而产生了自我保护的心。在这种自我保护心的驱使下,有的同修把主要精力用在了生意上,用在了家庭上,用在了家人不要再因自己的受迫害而受伤害上(当然这本身有承认迫害,认可迫害的心),等等,也有一些同修,一直处于没有走出来的状态,这颗自我保护的心,怕心也是阻挡的原因。因为怕心,有的同修不能组成学法小组,不能在安全允许的情况下進行小范围的切磋交流,不能在一起商量证实法的事情等等,严重间隔了同修。我想,这种自我保护的心,这种对整体证实法不用心的心,是不是也是在对法,对众生不负责任呢,这种心是不是也在促成邪恶对魔难中同修的加重迫害呢?

师父在法中讲到了大法弟子的整体,讲到了大法弟子的协调配合,我想,这是正法進程对我们的要求,证实法救人需要我们形成整体,需要我们能协调配合好。那么这就需要我们在正法修炼中,能够真正放下自己的执著,冲破自己的束缚,真正的汇入整体中来。

写到这里,我想起一件事情,对我很有启发。在大连周边地区有一片同修,在迫害之前有大约近百人修炼大法,迫害发生后,只有几个人跟上了师父的正法進程。协调人在经过了解之后知道,主要是因为怕心使这些昔日的同修没有走出来。协调人与当地走出来的同修配合,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根据这片同修的情况组织了几次学法交流会,对同修的触动非常大。在法会中,同修们真正的感受到师父的慈悲苦度和对弟子们的期盼。法会之后,有的同修一夜睡不着觉,觉的非常兴奋,又从新找出珍藏已久的大法书,开始学法。协调人根据情况,又帮助这片同修成立了学法小组和资料点,并时常关心这片同修的状况,使更多的同修走了出来,溶到整体当中证实法救人。我想,大法弟子是个整体,有些同修存在不同的心结,阻碍了他们溶入整体当中。那么确实需要有条件有能力的同修去关心他们,同情他们,理解他们,帮助他们,甚至是唤醒他们,因为我们同是师父珍惜的弟子。

四、对整体证实法持观望,指责同修的不足,向外要求别人做好。

对于近期大连地区出现的迫害,我曾与同修交流,有的同修认为,这是出事的同修没有做好,被抓進去的都是没修好自己造成的。在营救同修上他好象不是太关心。也有的同修希望别的同修能出来做一做,改变一下那一片的状况。我也曾有过抱怨的想法,怎么发生这么多迫害,这是怎么了,怎么协调配合的。对于大连目前出现的迫害,我个人认为与每位大法弟子都是相关的,每位大法弟子都是有责任的。因为这一地区的状况应该就是这一地区同修整体修炼状态的体现。当然出现了问题我们不要找是谁的责任,要看自己是如何做的,是如何按照法去做好的。师父讲“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哪做的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虑别人。那么人类社会也就变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变好了,治安状况也就变好了,说不定还没有警察了呢。”(《转法轮》)作为师父的弟子,需要我们按照师父说的去做,我们不应该向外去看,向整体中去求,依赖整体,面对出现的问题,要在法中看看自己是如何做的,自己存在什么问题,自己要如何做好。我们每个个体顺应了这种整体协调配合中向内修的机制,那么我们的整体就会不断的圆容,不断的提高,不断的跟上正法進程,就会做好大法弟子在整体上证实法,救众生的事情。

我想,师父在正法,在救度整个宇宙的众生,大法弟子配合师父正法,完成我们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使命。作为大法弟子,需要我们摆正自己与大法,自己与整体,自己与同修,自己与众生的关系。对于大法,需要我们以法为大,以法为师;对于整体,需要我们圆容整体,尽到一个粒子在整体中应承担的责任,为整体负责;对于同修,需要我们考虑同修,想自己的不足;对于众生,需要我们慈悲救度。

我想,无论是个人出现问题,还是整体出现问题,应该说是我们的执著心促成的,问题都是我们修炼状态的表现。这都需要我们摆正关系,以法为大,以法为师,修去执著,勇猛精進,我们才能证实了法,才能证实好法,才能完成我们救度众生的誓愿。

在此我也有一点想法:
一、建议同修排除目前环境和人心的干扰,静心学法,坚持炼功,有条件的尽量参加集体学法。
二、建议同修重视发正念:全球四个整点和大连地区每晚七、八、九、十,四个整点,真正静下心来,真正能起到正念的作用。
三、建议我们能以此同修被迫害致死为素材,向大连百姓揭露大连邪恶,救度这一方世人。

以上仅为个人观点,因个人的层次和自己目前的状态,肯定有不妥、片面和掺杂人心不纯净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