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思想中的党文化烙印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八日】我是从大陆来到海外的。在大陆生活,人们受邪党文化影响,人们之间说话、做事的思维模式很复杂,从小到大的熏染、潜移默化的灌输,思维模式已经成型,一思、一念、一举、一动、一个表情都会很自然的走那根“复杂的神经”,假如从中出现一个相比思想简单的人,就会被周围的人认为很幼稚、容易吃亏、甚至被人们所耻笑。当自己从大陆走出来后,才感受到国外的人普遍思想很简单,生活很随意,人们之间的关系也很平和。

*构成复杂思想的因素

一次我与大陆来的A同修去本地的B同修家交流证实法的一个项目,去之前就听说B同修对这个项目有不同意见,(这已经触动了A同修心里已经成型的观念,遇到意见相左时,思想中就产生了抵触的心),虽然与他交流:要放下执着结果的心,神注重过程,结果也许已经定好了,就看我们在做事过程中心态是怎样摆正的。他也认识到这个问题,不过还是没有把心放到底。到了同修家,A同修刚打开话题,B同修就指出其讲出的话太过复杂。最后交谈中我们了解到,B同修对这个项目是想听听我们的想法,大家互相交流后了解到,事情根本不象我们想象的有多么复杂。

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我们从大陆走出来的同修,很多人都认为修炼多年,思想中复杂的观念与常人相比修的已经很简单了。但从上述事例中看,离真正思想简单、纯净相差很远,那是修炼境界,纯正的思想做起事来会源源不断的产生大智慧,而不象常人所说的幼稚会吃亏,常人是为了维护私利,从而产生了容易伤害对方的思想,逐渐在头脑中不断加强,形成了思想业力,如遇到触及私利时,这套复杂的“程序”就起了作用,就会从中产生怎样应付对方、使自己不受伤害的应对办法,如所做事情的结果恰好跟自己的算计相吻合,就更加相信自己的思想了。

*思想复杂对周围环境的影响

从上述事例可以看出,复杂的思想可以影响周围的事物。很多时候对方反映出的人心都与修炼人有直接关系,虽然对方没有看到自己心境的表现,但自己的心性确实能影响到对方,因为每个人都有明白的一面,那边是看的到的。

在景点讲真相时,如果自己动了复杂的人心,想对方会不会有这样那样不好的想法时,此时会有个别大陆游客牢骚满腹、口无遮拦,如果此时自己心无杂念、无为做事时,自己周围空间场也纯净,那种强大的无为之念压制着常人的一切,周围环境也显的非常简单。

复杂的思想还会给整体造成间隔,给旧势力因素提供“市场”。有个别同修在这方面的法理还认识不清楚,知道自己思想很复杂,不敢把此心摆到桌面上亮一亮掩盖着抱着不撒手,归根结底还是养成的习惯思维认为:尖,不吃亏,利益不受损失,最终还是一个利益在作怪。在整体环境中,有些人不但自己想问题复杂,而且还认为周围的人、周围环境也复杂,这与邪党在历次运动中所搞的人人自保、互相戒备、争名夺利的党文化有关。在这方面修炼人如果不主动修去它,其所思、所言、所行就会给整体环境造成间隔,看似无意,但会给另外空间的旧势力因素找到空子,它会不断加强其变异的思想,随心而化,在有意无意中给整体环境带来隔阂。

有些受党文化影响很深的常人,他想要达到一个目地,比如他想说出一个想法,他不直接说,他会先探听对方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是不是跟自己相同,如果一致,自觉更聪明者会把自己的想法露一点,以防对方知道自己的真正意图。看似这么一件很简单的小事,在思想复杂的人看来,这样做能更好的保护自己利益不受损失。但在真正修炼者面前什么也不是,就象小儿科,修炼人知道常人的一生神已经安排好了,你再绕来绕去结果也是一样,常人想问题做事情,想的再周全,甚至滴水不漏,他也没超出常人层面;真正的修炼者已经达到了很高层次,已经不受世间法理制约,所以修炼人在正念很足时,常人表现的再如何也会被抑制住。

在修这方面时,大陆同修最好多看一看《解体党文化》一书,里面能够把大陆人受党文化影响的思维结构剖析的很清楚,在那种环境下生活,有些不好的人心与观念自己很难意识到。多向内找,主动剖析、去除自身残存的败坏物质,更加纯净的做好“三件事”。

以上认识很肤浅,还望同修给予斧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