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对待少数民族态度中的党文化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一日】虽然生活在内地,但是因为工作的关系,我能够经常接触到很多少数民族人士。他们多来自偏远的少数民族地区,可以算是本民族的精英和佼佼者。除了个别民族无法改变的样貌和口音,我觉的他们中绝大多数人,无论生活方式还是思维方式,已经汉化得与汉人没有什么区别了。

直到有一天,和一些很熟悉的少数民族朋友说笑话。他们说,你们汉人哄孩子,妈妈们都说,“别哭别哭,再哭,狼就来了”,可是我们老家的人哄孩子,妈妈会说,“别哭别哭,再哭,汉人就来了。”

这段话引起的是一片哄堂大笑,而对我却不啻响雷轰顶:我是个血统纯正的汉人,六十年代出生,从上幼儿园开始,我们这一代人就知道中国有五十六朵花一般的五十六个民族,亲如一家、平等快乐的生活在一个“大花园” 里。未曾料到少数民族对汉人郁结着这样深的恐惧与仇恨!面对这份敌意,涌上心头的是我以前从未认真审视过的、作为汉民族的怨恨与不平:你们少数民族贫穷、落后、野蛮、愚昧,从四九年以来就靠我们的经济支援和特殊的“民族政策”过上吃饱穿暖的好日子,按常理,实在应该千恩万谢、感激涕零才对。

我突然发现,所谓的“民族平等”是一个绝对的谎言,自己对少数民族的偏见、歧视、厌恶、恐惧,和少数民族对汉民族的一样,都如刀刻一般渗透骨髓。尽管我有为数不少的少数民族的好朋友,尽管我比一般人更多的了解他们素朴耿直的性格,多彩绚丽的民族文化,独特的生活方式,虔诚的宗教信仰,鲜艳美丽的民族服饰,也多少了解一些少数民族四九年以后所经历的苦难,他们被剥夺殆尽的宗教信仰、语言文字、风俗习惯、饮食服饰等等。但是,我发现自己潜意识中还和大多数汉人一样,对少数民族怀有挥之不去的偏见。这偏见使我对少数民族遭受的迫害、对于他们被强行剥夺的宗教、文字、语言、生活方式的痛苦鲜有同情,更多时候是视而不见。

双方的怨恨仿佛被一种奇怪的力量打了一个死结,只有弥深,无法化解,这就是中国人的“民族情结”。

读了《九评共产党》,我明白了这种奇怪而邪恶的力量来自中共邪党。它从出现的那一天起,为建立和巩固其邪恶的政权而导致了八千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这八千万中国人,不仅包括汉族人,也包括中国境内的各少数民族。不同的是,邪党用它们魔鬼般的杀戮、掠夺和“强制改造”,成功的建立了少数民族对汉民族的恐惧和仇恨,通过虚假宣传把自己和自己依靠暴力和谎言维持的邪恶政权,妆扮成各民族的大救星;对汉民族,邪党将少数民族的形象妖魔化,也通过虚假的、不平等的民族政策制造汉民族对少数民族的轻蔑与敌视。是中共邪党利用“挑动群众斗群众”的惯用手段,使得民族矛盾日益尖锐,不可调和,那种建立在对国民权利普遍尊重的民族和谐在邪党治下已不可能出现。

这是中国社会在民族问题上的一个普遍心态。

作为大法弟子,我发现自己对待少数民族的态度中也存在着很深的党文化烙印,比如分别心。分别心是因为对方与自己某些方面不同而体现出来的排斥之心。面对大千世界的芸芸众生,大法弟子不能像常人那样因性别、年龄、社会阶层、受教育水平等方面的差异排斥他人,更不能因对方的种族与自己不同而产生“非我族类”的不认同感。

多年以来,我自觉不自觉的按照邪党价值观,以经济是否发达,生活方式是否够现代来衡量一个人或一个地区、一个民族的素质水平,在少数民族面前自认为高人一等,不尊重他人,把自己的衡量标准强加别人,没有大法弟子慈悲宽厚的心态,而是以“大汉族主义”的傲慢之心歧视少数民族。

每年神韵,都有相当的篇幅来展现各少数民族的独特文化和风采,因为这些民族都是神的子民,都是对正法充满希望的众生,我们没有理由不珍惜他们。

大法弟子一定要清除党文化和变异观念,修好自己,救度所有在世众生。
不对之处,敬请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