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于“知天命”(二)

写给女儿的话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八日】(接前文)

(二)

那么,到底有没有比人类高级的智慧生命存在呢?

我儿时常想:这冰天雪地的严冬,是否有时会长此下去,而春天不再回来了?人每天都是生活在侥幸之中吧?可能是老天爷在掌管此事!不然怎么年年岁岁花相似呢?

此生苦苦地上下求索,不倦地寻找答案。原来人类社会就是个迷的境地。我们的传统文化,都是和神佛有关的文化,也称半神文化,华夏大地称之为神州。中华五千年的文明历史,“无神论”的统治才几十年,五十年代之前,有谁不信神?试想:天就此一层吗?只知人类是万物之灵,岂不知:人上有人,天外有天!人类能驯养动物,就会有更高级的生命主宰着人。人的大脑被控制是很容易的事,没听闻过低级的动物能附于人体的事吗?我曾亲眼见过。那么,高级生命操控人不是轻而易举的吗?不都是感觉“鬼使神差”,而多是在人不知不觉中的驱使。

只要是博览群书、善观察、勤思考;而不熟视无睹,人云亦云,抱有偏见,都会从种种事实和迹象中,得出结论:“有高级生命的存在。”比如:濒死体验,另外时空,轮回转世,特异功能,海市蜃楼,飞碟之行;有感知的水,有灵性的植物,西非加蓬20亿年前的核反应堆,海底几千万年前的古建筑,高僧圆寂肉身不腐;关于灵魂(元神)附体,不但古书中有记载,就是当今大陆的书报中也偶有刊载。如《白鹿原》小说中,就有儿媳的元神附在公爹身上之事。诸如此类现象,在广大农村司空见惯。还有史前文明,如:周易、太极、洛书、河图、金字塔等。只是受变异观念的束缚,没有人去研究整理,固执的偏见使这些客观上存在的东西,成了实证科学的禁区。

有的人说什么:“愚昧迷信,违背科学”。还有一套陈词滥调:什么“由于生产力不发达,人们解释不了一些自然现象,才产生了迷信”。美国的科学比中国发达,据调查,有百分之八十四的人,认为有神佛存在。可是在中国大陆,尚有若干者迷于唯物主义,却不知“唯物论”基础的“进化论”早已坍塌,还认可猴子是自己的祖先。也有的人觉得自己有点学问,其实是知识面狭窄,本来只有半瓶子,却自恃清高,倒显得无知。中国古来先贤老子、孔子、苏东坡等;西方牛顿、爱因斯坦等,哪个不是大智慧之人?可他们都走上了修炼或信神之路。

“返本归真”,人们都知道这一句话,然而真正明了其涵义的不多。原来人都是天上的神仙,掉到低层迷的空间来,应在尘世修炼返回。在这末劫之中,都得自己选择将来的位置。可人世又是个大染缸,凡人都迷于灯红酒绿、风花雪月中。“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还有多少个“忘不了”!

对于富者,大都表现出“有钱腰粗”,说话站上风头。他们是既得的利益者,想享受“小康”,怕失去“安乐窝”。有人说:“我就讲现实的,房子、车子、票子、孩子,今日有酒今日醉,享乐一天是一天!”

可是,这些人有个最大的缺陷:怕各种灾难,怕得病,最怕死!若谁人告诉他:“耶稣讲大审判时期,人类将会有一场大灾难!”他一定会摇头晃脑,最为不相信了。

一般的人往往都有人的第四大弱点:“自以为是、固执己见”。大多数人都是先天的本能所致——“看自己是一朵花”。这里说的不是什么大人物,而是个不得势的小人物。一个是被老头(你认识的某叔)遗弃的老太太,看着令人可怜,我们去看她,你说啥她根本就不在意,而是反复高谈什么麦芽粉保健品的功效。可是不久便得了较重的病,只得去外地女儿家调养。另一个是年轻的下岗工人(我表妹的儿子),当时每月只给160元补助,他还大谈一套理论:“二舅,我算看明白了:谁也整不过共产党!……”后来打听,他还是没有找到工作。

关在魔窟里被迫害时,我还遇到一个被关进来的小商贩,他说:“我就讲实打实的,有二十元钱就吃个烧鸡;没钱,信啥也不好使!”这样的人,虽然已经尝到了被淘汰的滋味,可还是像“有学问”的人一样固执。

人是有头脑的,都应动脑想一想:“开天辟地以来,就此一个地球吗?这个地球是否会发生劫难?人类社会道德败坏到如此地步,地球的污染已无法逆转,这不是到了很危险的时候了吗?如果有神在管,还能让其继续下去吗?!”——这可是关系到每一个人生死存亡的大问题。

当前,种种迹象表明:地球、人类乃至整个宇宙都将经历前所未有的巨变!中外不同的民族,在不同的地域,世代流传继承下来一些最惊人的预言,都不约而同地指出:人类现在正在面临着一场大劫难,因为有宿命通功能的人,能看到过去与未来。霍比预言、《格庵遗录》、《圣经》、《禅师诗》、《百字铭》、《道藏》等等,都预言到当今人类的历史已走入生死抉择的最后一页。

古代玛雅人预言:从1992年到2012年,人类走入一个特别的“净化”时期。明朝国师刘伯温在《金陵塔碑文》中预言:“繁华市,变汪洋。高楼阁,变泥岗。”“父母死,难埋葬。万物同遭劫,虫蚁亦遭殃。”

传世预言之所以建立了信誉,是通过这千百年走过的历史反复验证了。历史上的预言家们,几乎都是先知或者境界高深的修道人。他们按照上天安排留下了准确的文字,给善良的有缘人以重要警示,提醒人在历史的关键时刻做出正确的选择,并给人类指出了生存的希望。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