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实修 走正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日】

尊敬的师父您好,同修好。

我是第一次用文字形式向师父汇报。我静思了很久,从心底里发出返本归真的渴求。我愚迷在尘世中,是师父找到了我,赐我天机,悟道得法。虽然不知道自己经历了多少世轮回,多少次下走,造了多少业,得罪过哪位神仙。但是我珍惜大法,珍惜和师父的缘份。我愿在这震撼寰宇苍穹的正法时期,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一切;愿在大法中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坚持实修,净化心灵,善解恩怨,救度众生,完成使命。

一、走正做好 证实大法

我是一九九六年末得法。在这十三年中,我非常重视学法,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唤醒了我的良知。从新修善的我,不断的去掉后天养成的变异观念和形成的坏习惯。既然得法了,我就要做好修好,向世人证实法轮大法好,是伟大的正法。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是我的责任。师父说:“坚持实修是对每一位大法弟子的长期考验。”(《精進要旨》〈放下常人心坚持实修〉)

家庭关

如果我没有得大法,我的家庭一定破裂。因为我丈夫是官场上人,有外遇。我和他争斗了多年,他不肯离婚,因为在人这看我的各方面条件都比他好。我得法后知道是有因缘关系,所以稳下心来,还债,对他很好。我的转变使他感到很惊讶。但是多年的怨恨不是一下子能去掉的,思想业力不停的往上返。

一次我当着亲戚面顶了他,亲戚走后他大骂我,并动手狠狠打了我的脸一拳。我知道自己错了,我哭着求师父帮我,我不能乌眼青,第二天还有一个会,不能让人看了给大法抹黑。我一遍一遍的背师父的经文“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业力阻 橫心消业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洪吟》〈因果〉)。脸没有青,人心倒去了很多。在后来又经历了许多修心性的考验。如:他因衣服我没熨烫好,大骂我气他;有几次在外面喝酒,半夜往家里给我打电话,叫我到外面马路上找出租车接他;一次,他刚和我要了二千元钱,然后我给他洗衣服,兜里就拿出来一条金项链,问他时,他一把拿过去,出门走了,我的心很苦,但我忍了,没说什么。有一次晚上,我正在街上贴大法传单,往饭店窗里一看,他和一个女人在吃饭,我進去了,那心,起伏不平。但是我想起师父告诉“欠债要还”的话,我“客气”了几句话离开那里。可是手上沾上浆糊的那张传单粘一起了,废了。我很懊悔,为什么又被人的行为所带动呢。

我第一次打印《明慧周刊》那天,心很紧张,突然又听到外屋有打门窗声,我赶紧过去看,站在窗前的这位男子是我的邻居,他身边还站着两个怒气冲冲的男人,要和我丈夫打仗。他告诉我了原因,他们在争抢一个做足疗的女人。我当时心里很平静,隔着窗和他谈做人的道理。我说:别争了,你是单身,找个好女人生活的安稳。过后他很感激我,深知法轮大法真好,很高兴的“三退”了。

通过学法得知,在这个世上,每一个生命都是有来头的,哪个生命接触了大法都是有缘人,能善解能得救。我丈夫经常和外人讲,大法能改变人,修大法的人真好。给他开车的司机和我说:我们头(指我丈夫)说,你们回家晚了要挨骂,我回家多晚都有饭吃。司机说想让他妻子也和我学大法。我给他们夫妻二人“三退”很顺利。

我丈夫为了能保我不受恶党迫害,他用人的办法拉了很多公安的关系人。有一次他和公安的哥们吃饭,在局长面前说:法轮大法好,这是一群好人。当时正是市里抓捕大法弟子的邪恶时期。

“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精進要旨》〈警言〉)我以前和婆婆有矛盾,不愿理她。学法后,我严格的要求自己对她好,我给她一个金首饰,买些好吃的去看她,并告诉她,到老了我管你,她很高兴。我的善行在亲属中相传,在几次家族聚会时,我给四十多人做了“三退”,大家都知道大法好。

我和娘家嫂子的关过的很难,反复几次我不能忍耐,导致侄女仇恨我,也反对大法。一次家人外出玩时,侄女当着众多游人的面打了我一嘴巴。一时间,家里的环境更紧张了,全家人更仇视哥家的三口人。面对这些,我不言不语。回家后,学法向内找。我知道自己面对我身边的一切人都要善待、忍让,别无出路。我不管家人怎样想和阻拦,我就是要在家庭集会中,对他们表现出大善大忍,最后还是圆容了所有的家人。他们都赞颂大法好,同意“三退”。嫂子以前见了大法的传单害怕,现在拿到她班上,让顾客传看。

有一次她告诉我,她认识一名派出所的所长,她和他说:你们别老和法轮功人过不去,我小姑子也学,他们是真正的好人。

邻里之间

师父说:“不管怎么样吧,作为修炼的人,你们既然知道自己现在在社会中所做的这一切,甚至于包括你的个人生活,都在修炼范围之内,那大家就更应该严肃的对待你们身边所发生的一切,更严肃的对待你们这种没有形式的这种形式的修炼。”《曼哈顿讲法》)我以前很傲气,不愿和他人多言走近。学法后总是能找到自己不对的言行,不断的驱散不善的观念和习惯。见人微笑,乐于助人,没架子。邻居们再也听不到我和我丈夫的吵架声,有时只听他一人吵。邻里关系很溶洽,他们常说:你看她们别的教也说修佛,也没好到哪,只有你们法轮功是真正修佛,人太好了。

住所的环境变好了,我讲大法真相他们都信。有的提出要帮我们发资料。一个大娘告诉她在公安工作的姑爷说:你别再干那个祸害老百姓(指法轮功)的活了。后来他真的调离了那个岗位。

邻居中我能说上话的,我都尽快的给“三退”了。之后我家所在的大片楼房动迁了,我没留下遗憾,众多生命得救了。

在单位里

在邪恶迫害大法很严重的初期,我调到一个新单位。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做更好的人,辛勤工作。上级看我工作实在,调去不久,给我报了个公司先進,这一下,全体人员都生气了,我感到压力很大。但是每天依然做我的份内工作。我是管两个年轻人的官,我刷洗脏了很久的厕所,她们不看更不干。有一天,外面刮起了大风要下雪,处里来电话让我们派人去取劳保用品,她们异口同声的让我快去取。我去了,但人心上来了,觉得憋气,到了处里别人还给扇风,怎么是你来取,一人能拿了吗?我很费力的把东西拿回去了。嘴没说什么,脸子肯定不好看。当晚做梦,我拿个铁锹狠狠追打她俩,我一下醒了。立即向内找,这也没修善呀,难忍,不忍了吗?不行!必须按照大法的要求做。

在大法被迫害的日子里,我们做起来真的很难,有的人带着仇恨的心理看待我们。那我们也只有做好,“做事先考虑别人,能忍受痛苦。”(《精進要旨》〈佛性与魔性〉)这是佛性。面对大小群体都不能放松修自己。让每一个能接触大法弟子的生命都知道大法好。这就是我们神圣的责任和使命。

我认真工作,善待她们,不久我们的关系就很好了,她们主动抢活干。我每年的先進大家都公认了,上级说我们是免检单位。我在的岗位个人利益很大,前任的主管都捞,到我这,一切归正。在我离开这个岗位时,我把所有的办公用品都留下了。上级知道后,当着很多人大声说:有的人没打招呼,偷着拉走了本不是他明细里的办公用品。看看学大法的某某,自己从机关带来的一切公家的东西都留下。这就是学大法的,法轮功是好人。后来这位上级看到我说,所有归他管的那么多炼法轮功的他都要保护,让某某回家吧,别在外面流浪了。后来同修真的没有再受到干扰。我给他本人和单位里的很多职工“三退”了。

作为一名大法弟子,肩负着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重要使命。没有扎实的修炼基础,没有精進实修、真修的毅力,就做不好大法的事。相反却给大法给师父带来很多麻烦。所以想修想做好,就绝不能忽视实修。《转法轮》书师父的最后一句话:“希望大家回去抓紧时间实修。”其实,我们也只是在人的这层表面做点事,真正救人和更大的法力,是师父在做。

二、担起重任 助师正法

在正法时期修炼,每个人哪个时期干什么都是有安排的,按照大法的要求做,正念正行,理智清醒,就能闯过道道难关。迫害一开始,我出去上访,但是被抓,国家政府不讲理。我想,监狱牢房不是我呆的地方。我不知道怎么做,理念上总是想:谁也破坏不了这个法,眼前的难都是考验。还想,如果是全国的大法弟子都继续修好做好,用自己的真实表现去告诉身边的百姓,证实大法好就能揭穿谎言,这是实在要做的。“七·二零”之后我就开始在我接触的所有环境中全面讲真相。费了好多精力讲明白了那么多人,可邪恶又编造出一个“天安门自焚案”。我一看,这不白费劲了吗。心别提多苦了,我和一些很精進的同修切磋,大家说,最好的良策就是继续讲真相吧。我们想了很多办法,没有资料,拿笔写,用嘴说。我找同修做了上万张手掌大的真相粘贴,发到全市很多同修手中,贴出去效果很好。

看上去我是一个文静的女人,但是为了证实大法,不知道怕。在此期间常人听真相都怕,我在哪都讲真相。给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教养院邮信,在大门口放信件。听同修讲,院长开大会说,他接到我那封信,一看吓了一大跳,信中一寸见方的大字:法轮大法是正法,迫害大法弟子必遭恶报等等。我越做胆子越大,其中存在着不安全因素,是师父的无边法力保护了我。

成立资料点

由于做资料点的同修被抓,我们地区三十名同修只有外地同修远道送来的两份《明慧周刊》,资料更少。以前的负责人都找不到,我想,让我看到这事,该是我承担,那我就做吧。买了电脑打印机设备,找来一个同修家的孩子教我,成立了家庭资料点。工作量很大,饭吃的饥一顿饱一顿的,不但没瘦还白胖。运转了一年后,由于我们地区能长期稳定、准时拿到资料,同修们就陆续的回来在我们这就近取资料,同时也带外地同修的份数。供不应求的问题急待解决。我冷静的思考了几天,组织资料点是个非常严肃而危险的事情,人选太重要了。我选学法早的、心性好、做事稳的同修承担起了几个小型资料点。随之回本地区取经文的同修从三十增加到三百人。从那时的集体给买耗材到现在资料点全面独立运行,我们艰难的度过了六个春秋。

为了本地区资料供应和人员的安全,我很严肃的对待一切不安全的因素,同修互相有事,人到场面谈,座机、手机不能对打,绝对修口。发现问题,出现危难时立即发正念、求师父帮我们,并采取补救措施。我们要求大家都给资料点发正念。常年固定有同修给公安、派出所街道社区人写信讲真相。当我知道我们区的政法委官员是我以前的熟人时,我到他办公室给他讲真相,我告诉他我按照大法要求做好人,和丈夫的关系好了、别人给我送礼我都不收,善待所有人,讲了很多。他听明白了,很认真的说:“和你师父说一声,算我一个行吗?”我说:“行,我师父就要善良人。”他又告诉我,他们将要抓的法轮功人员的名单都定好了。我又给他讲了善恶有报的道理。同修没有被抓。那一时期各地邪恶很疯狂,我们习惯的见了警车、警察、听到警笛就发正念,让警察得救、世人得救,操控他们干坏事的一切邪恶生命全灭。我们这里一直很安稳。是师父教我们走正大法路,就有保障。

协调中

我在当时的环境中自然成了当地的主要协调人,依然承担着大量的做资料工作。家里家外、白天晚上的忙,打印资料、刻光盘、做《转法轮》书。有时正在做打印活,敲门了,同修机器出毛病了,我去应急。又敲门了,来的同修说:今晚公安大搜捕。在忙中、压力下,我和同修们就是学好法、发正念,求师父帮我们。我和另外空间的生命说,我不求功德,只愿助师正法,救下一个个生命,邪恶生命你不配迫害我们。我也在不断的总结自己的不足。

师父在《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说: “你自己一个人能起多大作用呢?整体上都能起作用,那才是负责人做的好。负责人自己做的挺好,你做的挺好只是一个学员做好,那就做一个普通学员好了。关键是负责人的责任哪,得起到这个作用啊。”我到各个资料点不仅协调资料数量、质量,还要看一看同修学法修炼情况。因为我悟到,真修实修才是神做好大法的事,师父和护法神就能帮我们成事。可贵的是多数同修真修的好,走的稳。几年来,我们地区保证了资料供应。

但是,我还是很后悔自己没做好的时候,在同修跟前没守住心性的地方太多了。忙中顺利了还好,苦我也高兴。一旦有麻烦或谁没做好,我就不能容忍了,不能按师父要求的语气、善心做了。特别是盯住资料点的同修,比如:她的打印机老坏,磁头、墨盒在别人那好使,到她那就不行,我让她找自己,她说:找了,没有。我生气的指出她和某同修的矛盾还没化解,所以有漏会被干扰。她笑了,满不在乎的说:我就不愿理她。其实我当时也应该向内找,我也不愿理这位同修,也会麻烦不断,只干事,忘了修心性。

有一个同修告诉我,某一个做资料的女同修和班上的一男人差一点出现婚外性关系。我立即去找她问情况,她和我说了经过,我开始还善言善语,说着话就重了:在此之前我听说你有这样一回事了,你差点被他骗了。她说不是这个人。我急了说:你还有几个外遇情人。她说:哪有,我知道我不对,我能改。看她哭咧咧的样,我认识到自己又没守心性,马上又用和善的语气和她在法上交谈了。

我们帮一个被迫害流离在外的同修找住处,安稳住下后,大家给她维持生活的钱和衣物。后来我们发现给的钱够用了,她还在收,还到同修那常去诉苦,我和同修在法上帮她。我当时说了些过激的话,那时她一定会很难过。我现在仍然后悔这事,可这位同修一点也不记恨我。后来,她放下了怕心,又回到正法中来,还了大家的钱。大家都在学法,都在修正自己,所以,我们地区同修之间矛盾经常有,但是没有间隔。

中国大陆党文化人的恶习是我们一定要修去的,它干扰我们修炼人的思想,在左右我们的行为,有时直接或间接的破坏大法,在修炼中它削弱我们整体的力量。这种不好的表现是,这个人不让说、妒恨心很强。他做的事不符合法被指出,或他的建议没被认同,他心里生气。然后就在多个环境、多位同修面前非得说上几句某同修或协调人的坏话,把自己不符合修炼人的观念加给别人。长期下去在整体中,造成同修间互相不信任或产生矛盾,危害性很大。几年中,我们多次遇到这样的人和事。我在分析,也在向内找。我悟到,能解决的办法和能减少矛盾,稳定整体的只有用法的高标准要求自己,修善实修自己,在任何环境场所,任何人面前总是保持平和心态,不恶语伤人,环境就一定能变好。“你们是修炼者,一切的变化都在你们的修炼与正法中产生;你们自己所证悟的一切,你们要得到的一切,都在你们自己走的这条路中产生。”(《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师父和众生寄予我们很大的希望。在大法修炼路上,我相信自己能修好,能精進实修,自然升华,去掉所有人心的执着,在这个浊世中把自己洗净,做师父所要的合格的大法徒。

层次、悟性有限,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