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的小弟子依然走在回家路上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的,当时十四岁,走过了十二年的修炼路程。

初二的时候走入修炼,那个时候是最轻松快乐的时候,每天早上天没亮就和爸妈一起去离家不远的炼功点炼功,炼完五套功法后去上学,晚上放学回来做完作业有时间就去炼功点上一起学法。小时候,医生诊断我未老先衰,我从一开始修炼就体会到了身体没有病的美妙,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每天都很充实,生活中充满阳光。

有段时间我很喜欢看动画片,甚至是边吃饭边看,妈妈说了好多次我就是改不了。修炼是要去执着心的,小弟子也不例外。师父看我明知故犯,执着心一直不去,就利用动画片来点醒我。一次,放学回来,我就打开电视看动画片《圣斗士星矢》,节目里描述了六道轮回。六道轮回的六道是那么的恐怖,描叙那么的深刻形象,当时想到人死后就是六道轮回,不免浑身冷颤,马上跑到厨房告诉妈妈六道轮回的情况。妈妈说这是有意给你看的,看你是留恋三界还是和师父回家。我偷偷跑到师父法像前流泪发誓,要跟师父回家。

虽然小弟子的修炼状态和成年弟子有所区别,但是去执着心是一样的。有次假期结束去学校后,我很难受。吵吵嚷嚷的教室,让我觉的很不舒服,因为假期里学法静修了一段时间,突然接触复杂的环境,对比很大。放学回到家里,头绪很乱,好不容易做完功课,拿起《转法轮》也看不進去,晚上打坐状态也大不如前。

爸妈都是同修,每次指出我的不足时,我都找借口,这件事是因为什么什么,那件事因为什么,说来说去都是找外因,往外推。后来才悟到,修炼的过程就是去执着心的过程,在家里静修,那是法理上提高了,能不能过这个关,能不能长功,用心性来衡量。面对复杂的环境,我状态越来越差,这其实就是心性没跟上来造成的。调整好心态后,看周围的环境,就变成一个修炼的场所了,一切都随和了。

在和老师同学的交往过程中,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记得有次考试的时候,我左边的同学暗示我递小纸条给右边的同学,我没有搭理他。考完后,我听到他两人在身后说我的坏话,当时我马上想起《转法轮》中的那个修炼人过关的情节,书中写的那个修炼人回头看说他坏话的人是恶狠狠的样子,不知道我这两个同学是什么样呢?我也偷偷回头看了一眼,哎, 他们面目表情也是恶狠狠的,当然,我没有和他们干,一笑了之。我以前觉的这种事情只会出现在大人的生活中,这次经历,让我认识到,修炼的过程中,小弟子要提高心性,付出是一样的 ,在常人这个大染缸中修,复杂的环境出高人。作为修炼人就得时时刻刻修自己的心,这样才能突飞猛進。

高考后,我面对人生的选择。爸爸妈妈在本地被“六一零”视为迫害重点,“六一零”知道要转化我爸爸妈妈是不可能的了,就想把我脱离开,从而转化我。家里亲戚们虽然明白真相,但是对他们来说,觉的共产党这么邪恶,会对我的未来产生不好的作用,于是也强烈要求送我去读大学。当时我爸妈经营的店已经关门了,多次的非法关押,我爸妈已经不能营业了,几年下来家里的积蓄也所剩无几。姑姑为了让我读大学,承诺学费都由她承担。

现在的学校对学生教育是很失败的,学校里基本没有真正传统道德的教育了, 提高素质的那个“素质”的概念已经畸形了。高中阶段我就看到自己所学的都是党文化的东西,历史书上都是假的,政治书上都是套话,那时连政治老师都说书本上的这些政治内容都是没用的东西,与现实相差太远,要我们拿高分就行了,别想那么多。学这些东西不只是浪费时间,更多的是一种被毒害。

我选择了继续我爸爸的这个行业,亲朋好友极力反对,说这个社会没有大学文凭很难生存。爸妈让我自己选择,因为他们觉的我也不小了,该自己走自己的路了。

师父说:“环境是你们自己创造的,也是提高的关键哪。”(《精進要旨》〈环境〉)又说"一定不可失去这个环境,因为你们在社会上所接触的都是常人,而且是人类道德急速滑下来后的常人,这个大染缸只能使人随波逐流。"(《精進要旨》〈环境〉)我想我现在自身的情况,真的不适合读大学,大学的教育学习对我来说根本没有用,全是理论学习,没有实践。更重要的是,我想和爸妈一起修炼,有爸妈的督促,对我的修炼有很大的帮助,这个环境不能破坏。我把录取通知书撕掉了,亲戚们看我这么坚决,都唉声叹气也就随我了。

在这个过程中,我有很深的体会。我看到很多大法弟子都把自己家的小弟子往名牌学校里送,后来都送了去上大学,然而很多曾经精進的小弟子后来都赶不上正法形势了,为什么会这样?当然有很多大学生同修做的很好,其实这个还得根据自己的情况看。家长们都会不遗余力的送自己孩子去上大学,读本科什么的。常人这样做,无可厚非,作为大法弟子,就应该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走出自己的路来。

师父说:“人类社会中的名人、学者、各类专家,人觉的很伟大,其实都很渺小,因为他们是常人。他们的知识也只是常人社会现代科学所认识的那么一点点而已。”(《精進要旨》〈何为智〉)读不读大学不是什么问题,这个是常人社会的一种形式,一种工作。回头看我的选择,我是正确的,我也用自己的行动证实了我的选择是正确的。和我一起毕业的很多同学,都是本科毕业,有几个成绩相当好的朋友,这几年都在苦苦的找工作,都不顺利,有几个选择了工资很低的工作,还有几个选择了继续去考研究生,他们根本看不到未来会是怎样,他们也没有能力去创业,学校里学的东西都用不上。而我呢?几年的实践和打拼,掌握了实用的技术,已经把店子生意做大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如果认为不读大学就没有出息,那就大错特错了。环境是自己开创的,每个大法弟子的情况都不一样,但我们不管做什么,都要保证自己的修炼环境不被破坏。想起很多流离失所的弟子,相比之下,自己能有好的环境修炼,真是太幸福了。

自从邪恶迫害开始后,资料点遍地开花,我们一家也是其中的一朵。做真相资料也是一个修炼的过程。从买设备和耗材,到做资料,再到送资料、发资料,回忆自己走过的路,也是磕磕碰碰的。

第一次去买设备耗材,和一个同修一起去,什么都不懂,到了商店里,售货员问我们是做什么用,我含糊其辞,加上怕心,哎呀,那个苦啊。资料点运作起来了,爸爸妈妈不怎么懂电脑,其实我也没学过,边做边学,靠的是互相配合。之间也遇到过魔难,受过挫折,在师父的呵护下,走了过来。

一次去外地的资料点交换资料,当时我们两地资料点不多,项目互补。我搭班车去的,中途要转公交车。没到站,司机要我下车,说这阵子班车改了路线,要我直接在路边等直达目地地的私人面包车。下车后不久就等来了那辆,当时我就觉的这车好象就是为我准备的一样。经过那个中转的公交车站的时候,我看到站台边上停了两辆警车。到了资料点,门敞开着,衣服纸屑一地,当时我还没反应过来,一進门,同修不在了,设备也没了,柜子被翻的乱七八糟。我当时头就大了:资料点被破坏了!我立刻掉头就走。资料点设在出租民房的楼上,我发着正念从楼上下来,楼梯间有人活动,我当时也没有怕,怎么出来的,我头脑里也没什么概念,发着正念,眼泪不自觉的流下来。

为了防止暴露自己,我坐城内公交车在城里转了一个大圈,搭上了回家的班车。在车上,旁边后座坐了个男子在打电话,听他的对话,我发现他就是我地的便衣公安。车到站了,我下车就招手叫了的士,刚坐上副驾驶,司机准备开车,这个公安从后座上来,一问,去的方向和我一样。后来他比我先下车,我看到他去的那个地方就是“六一零”人员经常聚餐的地方,有惊无险!

回来后我把情况告诉爸妈,爸妈都为我捏了一把汗,连声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当时真是险象环生,现在回想起来我都止不住眼泪,师父帮我化解了这个魔难。如果我去了那个公交站台,如果当时资料点有邪恶蹲坑,如果在车上和的士上这个公安认出了我,后果我难以想象。

现在资料点很多了,我们做起来也更加完善了,想起师父为弟子承担了那么多,我吃的苦根本不算什么。有健康的身体,有轻松的修炼环境,有师父的看护,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做好呢?

回想起一九九九年以前那些温馨充实的时光,回想起曾经一起学法炼功的兄弟姐妹叔叔阿姨爷爷奶奶,感慨良多。回顾我这十几年的修炼过程,基本没吃过什么身体上的苦,和爸爸妈妈等那些遭受魔难的坚定的同修比,我真的很惭愧。

借这次机会,把我自己修炼中一阶段的心得体会写出来,和同修们一起切磋。师父一直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我们,把大法摆在第一位走正自己的路,我们是不会失去什么的。按照师父的教导去做个真正的修炼人,做好自己的工作,圆容好法,不辜负师父的期望!

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