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在我心中 师父永远呵护着我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得法、洪法、证实法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得法前下肢瘫痪,脑血栓、心脏病、肾炎、乳腺增生、左臂肌肉萎缩,颈椎2-7增生没间隙,左手不能动,右手拿不起一根针,手脚麻木生活不能自理。由于病魔折磨因而产生轻生的念头,整日以泪洗面。正在我彷徨之中象有人指示我,一步步挪到小区一家制衣店,進门一眼看到桌上放着一套天蓝色袖珍《转法轮》,还没开封桌面上的法轮就转起来了,我不相信,擦擦眼睛还是如此。心想怎么象我前天做的梦一样啊?满天的法轮,一个最大的法轮落在我的头顶上。站在一旁的侄女高兴的说:二婶你看这本书吧!听说看这本书就精神,当时我微微一笑,什么书有这么大的威力?于是我翻开《转法轮卷二》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师父盘坐在莲花上的法像,身后是五光十色的光环,师父面带着慈祥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我捧着书爱不释手象得了宝贝,揣回家一路轻松忘了自己病体。当我看到《真修》一文时眼前一亮心里的烦闷顿时化解了。师父的话句句照亮我的心,此时我的大脑我的心都空了什么都没了。全身心的溶在这部法里,一口气读完心里有说不出的痛快,第二天早上感到浑身轻松。顽疾不翼而飞。从此我捧着书不厌其烦的看。

我第一次去炼功点炼功听到师父说第一套功法口诀,我心里一震这个功法太高太大了。不知怎么我落泪了,心中明白这不是一般的功法。第二天师父把我的天目打开了天耳也通了,能看到另外空间许多景象,我明白这是师父鼓励我让我坚定信心。一个星期后,师父法身来我家,而且将我的房间用罩罩上。由于自己得法后身心巨变,我用我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走到哪讲到哪。得法后第一次回娘家,邻居看我身体好了他们让我教他们,我给他们放师父的讲法录像。从此无论刮风下雨无论在什么地方我牢记师父的话“那么作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洪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证实》。所以我用我的一切有利条件洪法证实法。

九八年三月师父点化我去南方的一个城市去洪法,梦境中师父告诉我:“时间是宝贵的我们要珍惜时间。”于是我们一家三口来到南方,在那里建了炼功点。

四•二五晚上站长打电话告诉我天津抓人,好多同修都去中南海上访,我说咱们也去,修炼环境都没了还等什么。同修说,去了可是九死一生啊!我坚定的说,死有什么可怕的,不就是死吗?我的命都是师父给的。就这样我们夜间启程了。来到北京同修很多,站的很整齐。旁边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都是年轻警察。中午他们也吃馒头黄瓜,我把我的食物都给他们吃,他们都很感谢。借此机会,我向他们洪法,把真相讲给他们。他们听后说,这法这么好我回去后我们全家也修。一天多的时间师父一直加持我,不渴,不饿也不去厕所。

“七•二零”这天我和同修去市政府讲真相,我们俩来到派出所找所长问为什么抓站长并把四•二五邪党答应大法几项要求告诉他。跟他们讲我修炼大法身心巨大的变化,从这以后,单位、街道办事处、公安、居委会都来看着我,我心中有大法心中有师父。我没有一点怕,心想来了就让你们明白真相。办事处的书记主任长期看着我,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打压期间我一直没间断炼功。

建资料点

二零零零年正是邪党打压大法最猖獗的时候,多数学员处在迷茫之中,好多学员把书都交给邪党了,有的把大法书毁掉了。看到这种情况我心里一酸落泪了,心里喊师父这么好的法他们把书都弄没了。于是我和一位同修下定决心买了复印机。只要同修们需要资料我就给他们送去,在这个红色恐怖下,干这个险中有险。我们俩立下誓约要守口如瓶。后来由于数量大,添置了中型机最后添置了一台油墨一体机。从制版打印都是自己来做。我和打印机交流,咱们都是为法而来,你也是功德无量的。我们一定要做好不浪费一张纸,这都是大法弟子的血汗。这样无论做书做资料一张也不浪费。

那时我们承担各县区北京天津大法弟子的需求,光经文就是六七百份,在做资料期间有苦有乐。乐的是为大法付出再苦也甜,苦的是没时间学法。经常一天吃不上饭,在暗室里不通风,夏天汗流浃背,冬天手冻的拿不起一张纸,印完资料后,左手一箱右手一箱,上下楼不费劲,想起来太神奇了。有时一天就睡两个小时的觉,现在好了我们的资料点遍地开花负担也减轻了。我们默默无声的干了十来年,没有被邪恶干扰,主要是单线联系心态稳,信师信法正念强,不让邪恶钻空子。

救人

师父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理性》)我悟到:大法弟子无论是日常生活、工作、讲真相必须理智不要给大法给师父抹黑。要知道自己的使命。得法以来,在恩师的呵护下,不管什么阶层的人,只要有机会,就用我身心的巨大变化把大法的美好讲给他们听。我时刻记住师父的话“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坐车时,上车前第一件事就是发正念。一次去外县送师父经文和大法资料,等半天车也不来,我坐上一辆出租车,车上有五个人。我想:师父把有缘人带到我身边,我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给他们讲我炼功前后的身心变化。天安门自焚真相和大法弟子遭到的迫害,活摘器官,四•二五上访,贵州的亡共石,婆罗花开一直到大法弟子省吃俭用冒着生命危险讲真相救人,三退。一路上在师父的加持下,智慧的讲清真相。他们听的聚精会神,讲到高潮时我落泪了他们也跟着落泪听得津津有味,说讲得真好。他们主动说:你的师父有这样的弟子真高兴啊!真了不起。我们全退了,把电话留给我,也想学大法。到站了,我把大法光盘和护身符给他们每人一份,他们握住我的手说谢谢。回来时我上了一辆面包车,车上坐满了人。太好了,师父又把有缘人送来了。我发正念,以唠家常的形式讲当前的形势,问他们对大法有什么看法,对他们提出的问题我都一一回答,我把护身符送给了他们,叮嘱他们一定要记住大法好。善待大法弟子有福报,有的还说回去后也找书看看。

去年高中同学聚会,我准备了许多神韵和其它真相光盘、真相资料。同学见到我高兴的说你吃了唐僧肉了,怎么都六十岁了还不老呢?看看我们没法跟你比。我就把我九六年差点命归西天,得法后的巨大变化讲给他们,并告诉他们,再忙也得知道大法好,“法轮大法好”要记牢。真相、护身符每人一份。他们中有几个党员余下全是团员全退了。

无论走到哪里我都把真相讲给善良人,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他们。我从得法到现在我对师父对大法没有疑问、没有犹豫、没有彷徨,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大法神奇

大法神奇的事在我这里出现许多,这里只举几个例子。得法初期正是夏天,高压锅里煮了满满一锅玉米,正要揭锅,突然高压锅从楼顶掉下来,发出“砰”的一响,连楼底下乘凉的人都惊呆了,整个一锅水从头到脚一点没剩喷到我身上,当时我没害怕,只觉得一股凉嗖嗖的水从头到脚一点没剩喷到我身上,很舒服的感觉,当时我心里明白是师父在保护我。

我知道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我的老家对大法打压超过其它县市,我们是有名的“先進村”,被邪党毒害的更深。村里人知道炼功点是我组织的,大法书和平时的真相资料都是我带来的,“六一零”的人整天整夜的看着我,我早出晚归发资料出门前先发正念。打压最严重时我也没间断送资料。

前年在资料点突然流鼻血,象水龙头一样向外淌,同修们给我发正念,我坚定的说没事。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就没事了。过一个多月我的双手麻木不能回弯什么也拿不起来,我跟师父说,是师父给净化身体还是邪恶干扰?如果是邪恶干扰我立即解体它,刚躺下就看见一缸血还有一盆过滤的脏东西。师父说,你看给你高度净化已经给你换了两次血了。我立即坐起,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我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全好了,我落泪了,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激,在我身上大法神奇事例很多,進一步体现师父的圣德。

找回昔日同修

九九年“七•二零”后,有的同修由于怕心走不出来,有的干脆不炼了,有的没书了。有的不敢接触同修,看着同修低头绕着走。于是,我先找我原来一组学法的。通过交流,找到了他们的心结。有的同修说,我一直没出来,师父早就不管我了。我说,你错怪师父了,师父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一文中说:“所有的大法弟子我都不能丢下,每一个人都是我的亲人。”她听后落泪了。她说,我什么都没了。我告诉她坚定信心,没问题,只要你好好修,按照师父要求做,什么都不是问题,我想办法给你解决困难。这样,有不少昔日同修又走入大法中来。我帮她们组成学法小组,经常一起切磋,做好三件事,非常精進。

在修炼的路上,与同修们比我相差很远。我一定走好自己的路,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

请师父放心。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