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呼和浩特劳教所对大法弟子野蛮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日】2008年7月21日,也就是邪党奥运之前,我被从北京紧急转移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劳教。见证了呼和浩特劳教所对大法弟子野蛮迫害, 包括太阳下暴晒、奴役劳动、长期站立、殴打,和生活上虐待等。

一.暴晒

刚到劳教所,邪恶的狱警就以大法弟子站队不整齐为由,让我们在太阳底下暴晒,直晒得我们眼睛发黑、脑袋发胀,而看管的队长却在一边打着伞玩手机。

二.超期、超负荷奴役劳动

劳教所为了从我们身上榨取利润,强迫我们从早7:00到晚8:00干10多个小时的奴工,其间中午有一个小时休息和20分钟吃饭。恶警强迫我们扒胶条,就是把大约一尺长,1.2寸宽的塑料板上正反两面的双面胶条扒干净为合格。一桶装上百根塑料板,每人每天定额8桶。做完之后,由汽车运往电力场。完不成定额,队长随意给加期,没有任何手续。因为干活很累,90%的人手肿、骨头变形。有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出现心脏病、高血压的症状:高压190、200,根本就干不了活。队长就叫最坏的吸毒人员单独看管干不了活的学员,而且可以随便打骂。长期干不了活的大法弟子有的被加期几个月。

三.长期站立

在日常生活中大法弟子只要说一句公道话都会招致各种迫害,有时被关水房罚站,被几个吸毒人员暴打、有时被绑在床架子上只有脚尖着地,脚肿得都穿不上鞋,而队长却说是她自己脚得了病。

有的大法学员因为做了一个炼功动作,就被罚站10多天,白天干活,晚上在筒道里罚站。有的学员因为说大法好,就被押到库房罚站,一站几十天,白天黑夜两个吸毒的包夹看着不许坐、不许睡,大法学员稍有困意,吸毒的包夹就把手伸到学员的裤裆里狠劲拧,非常坏。

因为长期罚站大法学员的脚也肿了、腿也肿了,可那里的队长黄某却说太轻了,不够劲,还没有把她打得写“保证书”呢。有一次在洗碗间,恶警队长唆使几个普犯殴打一名叫余江萍的大法弟子。这位大法弟子被打得胸部、腰部、和胳臂剧烈疼痛,而且整条胳臂都青肿了,就是这样恶警还强迫她干活,而且叫嚣说一天不干活加期一天。

四.暴打

更令人发指的是,有的大法弟子因为坚持不放弃信仰,被恶警指使包夹人员关在一个没人的屋子暴打,然后趁学员没有力气或神志不清的时候,给大法弟子灌一种不知名的药。有些学员在被灌药以后,精神上出现了不正常的表现。

五.生活上虐待

在劳教所那些狱警根本就不把大法学员当人,大法学员吃的是黄红色的硬梆梆的馒头(碱大),菜是长了芽的土豆做的,有时早上给喝一碗过了期的奶粉冲的稀汤,很多在押人员时常闹肚子。劳教所的恶警队长还时常在吃饭时间刁难大法学员,因为拿筷子、搬凳子声音大了,不允许大法学员坐着吃。因为饭前唱歌不齐,就用各种方式体罚大法学员,有时到了饭厅拖拉了40多分钟,还没吃上这顿饭。因为长期伙食不好,又被劳教所当牛当马的使唤干活,很多大法弟子还有一些普犯经常是走走的就晕倒了,掐人中才能醒过来。有的大法弟子喊:“法轮大法好”就被拉走关禁闭,遭毒打,向劳教所的管理层反映情况也没人搭理。队长袁某曾蛮横地说:这里就是黑窝,怎么着!

呼和浩特劳教所对外装出一副文明的样子,从而掩盖肮脏的内幕。为了迎接参观者,劳教所安装了很多娱乐、学习、生活设施,可那些都是摆设,劳教人员没有一样能够使用到。

因为很多大法学员陆续的向恶警直接交了严正声明,声明之前放弃修炼的“保证书”作废,并且拒绝奴役劳动,使得劳教所的恶警惊恐万分。他们现在把交了声明的学员都单独关押,酷刑折磨这些学员,逼迫她们放弃真、善、忍的信仰,并强制她们单独干活,直到出所。我知道有几个大法弟子从去年10月起,就在绝食反迫害,同时遭受劳教所恶警和包夹的野蛮灌食。

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有:王东云、武京、刘彦、王秀兰、钟志荣、彭玉梅、李秀梅、刘慧君、路俊卿、管理科袁科长(女);肖科长 (男)、张中抒、黄旭红、魏选民、阮义义、孔桂花、张宏、郭香芝、侯建军、张恩琴、陈敏、冯黎、常红、 冉灵雪、肖广生、武兢、田纪辉、郭翠英、阮蒙琴、阮玲雪、万建华。

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一大队0471-33392682

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吸毒人员有:袁娜娜、卢丹、高玉梅、樊纪英、陈淑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