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狱十年 英魂何在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一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导)黑龙江省北安市长水河农场大法弟子李云彪,多次被邪党恶警绑架、关押,遭各种折磨。二零零五年李云彪被邪党法院非法判刑八年,被非法关押在北安监狱。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八日含冤离世。

大法弟子李云彪,今年五十岁。生前是黑龙江北安市长水河农场四分场的职工。一九九七年得法修炼

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李云彪进京护法,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时被恶警绑架回户口所在地——北安长水河农场非法关押。2000年4月,又被邪党人员绑架到黑龙江花园农场非法劳教一年。在那里,因为不放弃信仰,除了被严管、“包夹”之外,李云彪还遭受过邪恶的体罚“开飞机”:两腿分开,头部低过膝盖,双臂向后往上伸直撅着,常常一蹶就是一个多小时。恶警还指使“牢头”殴打他。一次,牢头无故让他把头插进床底下,腿伸开,胳膊往上举。牢头用一米长的床板子打他,本来用床板子平着打都很痛,牢头却把板子立起来,用板尖往他身上砍,砍的他钻心的痛。又一次,牢头问他法轮功的事,当着几个刑事犯人的面,他如实讲了大法好。事后牢头却因此在他洗澡时用床板子对他一顿猛砍乱打,他身上顿时被砍起了一片片锄杠一样粗的血檩子。

除了被牢头殴打外,恶警还经常对李云彪拳打脚踢。仅同修见证的两个恶警一起毒打他就达十多次。李云彪在花园农场遭到三中队队长恶警李春伟的毒打次数最多,也最邪恶。李春伟身高一米九,身体结实粗壮的象狗熊,因为打人凶狠而臭名远扬,刑事犯人因此都惧怕他。

一天,李春伟把李云彪叫到办公室,问他“到底转不‘转化’(放弃信仰)?”李云彪坚定的说“我就坚信法轮功,因为法轮功教人向善,让人做好人”!李春伟听了二话没说,上来就是一顿毒打。他用力把李云彪的头往墙上撞,将其脸部打肿,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又逼他面墙撅着“开飞机”,一蹶就是很长时间。几天后,李春伟又问李云彪“你到底放不放弃法轮功?”李云彪依然回答说“坚决不放弃!”李春伟气急败坏,伙同另一个李姓警察用小白龙(白色硬塑料管)毒打李云彪一个多小时。李云彪被打的连连倒地,前门牙被打掉,鼻口流血。俩恶警边打边吼叫“到底放不放弃?”李云彪强忍着剧痛一次次从地上爬起来,正视着恶警决然的回答说“坚决不放弃!”李春伟犹如暴怒的野兽,更加疯狂拼命的毒打李云彪。李云彪的脸部已被打的肿大变形,左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了,鼻口流出的血浸湿了衣衫,滴落在地面砖上。即使这样,李春伟仍不罢休。直到把李云彪打的后脑血流不止,直到这两个恶警打累了才肯放手。

李云彪被放回监号时,同室的人都认不出是他了。他们说大家听到李云彪一次次被打倒在地上的声音了,也挺揪心就是敢怒不敢言哪。当晚李云彪只觉得脑袋里面痛的象被劈开了似的,痛的他一宿没合眼。次日,头部变形肿大了一倍多,脸部眼睛肿大青紫,浑身上下到处是淤血,到处是黑紫色。李云彪被打的每走一步都痛苦不堪的情况下,李春伟仍强迫他参加重体力劳动,可见其豺狼本性与主子中共邪党如出一辙,一脉相承。

毒打后没多久,李云彪就被转押到黑龙江绥化劳教所。然而暴徒李春伟这次毒打却给李云彪的身体造成了摧残性的伤害。李云彪时而说胡话,时而神志不清;一条腿失去知觉;大小便失禁。经绥化市医院确诊为脑出血,有生命危险,需立即手术治疗。术后一个多月才出院,当时李云彪身体仍然很虚弱。

因为李云彪不“转化”,绥化市劳教所超期关押他四个月,又把他直接转交长水河农场公安局继续关押迫害。他被非法关押在四分场的一个打更房里。一个大雪天的夜晚,李云彪趁看守人熟睡之时走脱。他身穿单衣,深一脚浅一脚的不知摔了多少跟头,连夜赶往家住大庆的弟弟家。不料恶警又追到大庆将其绑架回当地,把他关押在冰冷的小号里,恶警还故意打开门窗来冻他。几经折磨,李云彪已是骨瘦如柴,不能进食,胸部、腹部肿的象盆一样大。怕担责任,恶警将其送进医院里。治疗未果的情况下,又将其转到北安农场局医院。最终被确诊为肺结核、胸膜炎、肝腹水,从体内抽出的已是绿色的脓水,医生通知家人准备后事吧。

家住上海、大连的姐姐都来了。想到一个好端端的人只因为信仰“真善忍”却被迫害的命在旦夕,亲戚朋友无不痛心悲愤,可是中共邪党执政的天下哪有说理的地方啊?亲人们唯一能做的也只有在他生命弥留之际给予悉心的照顾和护理了。

然而李云彪坚信大法和师父,奄奄一息的他居然又奇迹般的活过来了,眼看着他身体一天天好起来。这对许多与他接触过的病人、医生和护士都是一个不小的震动。他开始向医院里来来往往的人讲真相,以自己死而复生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的美好与超常。好多人愿意听他讲,有人还向他索要大法书。看守的警察为此把他锁在病房里,他就打开窗户对着窗外的人们讲。也有护士、医生来在窗前听他讲,有时还会提问题。一个下雨天,有人站在窗前打着雨伞顶雨听,这令他很感动,也更增强了他讲真相的勇气和信心。

而邪恶之徒却为之恼火,该医院新上任的邪党书记打骂他,并把他关进医院后院儿一个脏乱潮湿的库房里,窗外的杂草足有一人高。房门白天黑夜总锁着,再也无法与人讲真相了。李云彪想到要出去,于是几天后的一个夜晚,他搬开铁窗,又一次闯出了魔窟。他漫无目的的走着,为了躲避邪恶的追捕,他白天藏起来,夜晚走大道。后来的一个夜晚,几乎是下了一夜的雨,他浑身湿透,衣服粘在身上很难受,从医院里带出的干粮早已吃没了。他又冷又饿,感觉一步都走不动了,他想起了师父,求师父保佑,求师父给予力量。走了一天零两个夜晚的他终于走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

零二年秋天,为了躲避邪恶,也因为没有钱,他在北安郊区的野外找了一个几乎要倒塌的低矮潮湿的窝棚当作临时栖身处。他把珍藏的师父法像供起来,不料被窝棚的主人发现了。随后他又被北安市北岗派出所的恶警绑架了。在北安看守所关押一段时间后,又被当地公安局带回去非法关押。他绝食反迫害,直到生命垂危才得以“保外就医”,他被大连的姐姐接走了。身体康复后,他又去北京等地讲真相。

零三年,他一回到北安就开始大面积散发真相资料和《九评》,他几乎走遍了北安郊外的每一个村庄,常常发资料一直发放到后半夜。天黑找不到回来的路,他就钻进农家的柴垛里面睡。有一次,他用自行车驮了半麻袋《九评》去发放。刚发完,就被村里两个骑摩托车的人追上来。他正骑车往前冲,突然发现面前的路从中间横断了,下面是深坑,一块翘板搭在断面上。来不及多想,他一下冲过去。没想到用力过猛,连人带车被翘板弹起老高,重重的摔在路面上,他当场昏过去。醒来时才发现翘板下是深不见底的大坑,里面是很深的水。他说是师父救了他,否则掉进坑里可就没命了。

他就这样不停的发放着真相资料。北安周围的几个农场,他几乎一个不落的去发放。零五年五月份,李云彪骑自行车带上一百多斤的真相资料和《九评》,准备回长水河农场救度家乡的人,不料被长水河二分场的恶警拦截绑架了。零五年八月份,李云彪被中共邪党人员非法判重刑八年,非法关押在北安监狱的第九大队。

在狱中,严管的同时,每天还要被迫做奴工。伙食条件太恶劣,常年吃不到新鲜蔬菜,吃的是发霉的黑窝头,所谓的白菜汤连一点油星儿见不到,见到的只有碗底的泥巴和汤上漂浮的小白虫。一年后,李云彪已被迫害的瘦骨嶙峋了。不堪忍受无尽的折磨,他又开始绝食。狱警灌食折磨他也没能使他屈服,他们把他关进北安监狱医院去迫害。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八日,大法弟子李云彪历经中共邪党十年的摧残和折磨,在北安监狱医院里以“双肺结核”的病症而含冤离世。至此,一个原本健康、善良的好人成为中共杀人史上又一个血的见证。

中共邪党疯狂迫害大法十年,李云彪遭受冤狱、毒打、流浪、病魔十年,从没过上一天安稳的日子。李云彪的母亲因受巨大的打击和惊吓,得了高血压、脑血栓而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李云彪的妻子和儿子也受到中共邪党人员的威胁和骚扰,现已不知去向。又一个好端端的家庭被中共邪党迫害的七零八落,家破人亡。

中共邪党一日不亡,国无一日太平安宁!中共邪党一日不灭,人神共愤苍宇难容!

迫害李云彪相关部门电话:

黑龙江北安监狱:
狱长办(外线)0456-6860808 九大队:0456-6428559
(内线)0456-6428301 大队长:吴春波
狱长:范玉祥 副队长:吴加江

黑龙江花园农场:
0456-6345010
北安长水河农场:
0456-6419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