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炼中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二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名乡镇中学教师,于九五年十月得法。在师尊的呵护下,闯死关,过险滩,一直走到今天。能够与正法同在,助师正法,我感到无比的殊胜、无比荣耀。值此第六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交流之际,我全面审视自己十年来正法修炼的历程,写出自己的肤浅的体会,圆容大法所要的,交上一份答卷。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一、维护大法无所惧

九九年七二零后,我失去了集体学法的环境,那时形势极其恶劣,空气仿佛凝固了,走路都喘不过气来。当时摆在我面前的问题是:一﹒修炼的路要不要走下去;二﹒如何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魔难。(还谈不上理智清醒的维护大法)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和近四年扎实的个人修炼基础,我毫不犹豫的从内心坚定了修下去的信念,尽管来自家庭、单位、上级部门的压力很大。最烦人的是面对这铺天盖地针对大法的迫害,是躲在家里独自修炼,还是勇敢的站出来?哪个才是大法所要的、师尊所要的?还真不明确。对“忍”的内涵缺乏真正理性的认识。我有一次问一个辅导员同修该怎么办,他告诉我:“一个不动能制万动。”我听的出他所理解的这句话的含义:那就是独自修下去,其它不要管。我不太认可这种对法的偏狭理解,就好象普度众生中,现在有人要毁掉法船,使众生失去救度的机会,要我不管,这能行吗?

还记的二零零零年在乡下过大年,有同修打电话告诉我:本地有几位同修去北京上访去了。当时窗外雪花飞扬。此情此景,想想同修,看看自己,我止不住泪水盈眶,声音都哽咽了,我也萌生了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的念头。二零零零年四月,我与两位同修踏上了北上的列车,一路背着《洪吟》,千里迢迢的来到北京,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好心人用自己的身份证帮我们办了住宿。第二天清早,我们来到了天安门广场,我向换岗警察打听信访办的去处,结果被骗到了前门派出所扣留起来,在假惺惺的做了所谓的“信访”笔录后,被当地驻京机构劫持回原籍。由于我们是当地首批到达北京的大法弟子,对当地邪恶的震动很大,同修中也有两种认识:一种认为加重了整体的压力,使环境更显恶劣;一种持赞成肯定态度。我也认为并没有达到证实法的目地,心里很沮丧,尤其是从拘留所回来的那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去闯死关,关口摆着一副棺材,没有几个人敢闯,我壮着胆,眼看就要跨过去了,岂料躺在棺材里的死人忽然复活,一把抱住我的大腿,我悟到自己所玩弄的文字游戏“不非法上访、聚会”未达到大法的标准。抱着弥补的心理,我给六一零办公室写了一封长信,陈述了大法的美好,迫害的非法,信仰无罪,上访无罪,亲自敲开六一零办公室的大门,将信亲手交到六一零头子手上。当时我感到奇怪的是:六一零的工作人员又倒水,又让座,特别客气,并一再声称要好好读读。后来学法时才明白:大法本身就有镇邪的力量,我们做的事符合大法的标准,就会显现出大法的力量来。其实,当时对于卫护大法的认识还是有待提高,确实抱着一种“我要修好自己”“我要证实法”,我要干什么、干什么的观念,而不是把自己溶于大法当中、就是大法的一个粒子,有一种证实自我的因素在里面。

二零零零年暑假,本市邪恶把全市辅导员骗到一起,搞封闭洗脑。开始用伪善来欺骗,见这一招不行,便露出真面目,用囚车、手铐相威胁,要面对摄像镜头,搞人人表态,威逼大法徒放弃修炼。它们想不到的是,面对威胁,竟有大法弟子坦然无畏的表达了坚信大法到底的信念,邪恶之徒气昏了头。当镜头对着我时,我同样坚定的表白了修炼到底的决心,邪恶震怒的失去了理智,发疯似的咆哮:将他们关進死牢。在看守所经过了二十多天的身心折磨后,单位将我保了出来。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对于证实大法、卫护大法有了進一步认识,特别是师父的新经文《理性》发表后,同修们整体提高很快,认识到证实大法、维护大法是自己的天职。二零零零年底,本地同修纷纷進京上访,邪恶极其恐慌,不惜用各种卑鄙手段疯狂迫害。顶着邪恶的打压,我再一次站到了天安门广场,喊出了压抑在自己心底的心声:“法轮大法好!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那天,喊声此起彼伏,天地为之震撼。邪恶用公交车拉同修。

现在回想起来,在那么严酷的迫害下,我敢于放下生死,站出来说句公道话,是因为自己有一颗信师信法的心,大法修炼看人心,才给了我智慧和力量,给了我证实大法的勇气。

二、在本职工作中讲清真相

二零零二年上半年,我从邪恶的劳教所正念闯出,身体受到很大的伤害,下肢浮肿,步履艰难,视力急剧下降。我用两个月的时间静心学法,调整自己。通过学法向内找,我对师父所要的和旧势力的安排有了進一步认识。我认识到自己所遭受的魔难,很大成度是自己对大法的认识不足,未能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造成的,比如,第一次被绑架到看守所时,案犯打我,说是我脸上老是挂着笑,那时不但不以为憾,反倒引以为喜,认为证实了法;在洗脑班时,我不是心生否定它的一念,而是在其安排中去反迫害;在劳教所期间,我不配合邪恶的转化,每天背法,在坚定中充实自己,无可奈何的等待苦难结束;在坚定中不知要否定,甚至认为接受旧势力高层的“考验”可以长高功。我完全掉進旧势力安排的陷阱,“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吃了很多不该吃的苦。

为了走好师父安排的路,新学期开始,我主动要求上班。那时靠一百八十元生活费和二百多元每月的量化管理维持一家三口的生活。学校领导怕我在班上讲真相,不准备让我進课堂,我立即正念否定,后来安排我上初一年级的活动课。我决定讲真相分两步走,第一步,把课上好,用善心对待学生,让学生认可自己;第二步,在前一步的铺垫下讲真相。我精心设计教案,从不同角度,用不同形式切入真相主题,画龙点睛。从“三人成虎”、“指鹿为马”、耶稣受难、尼禄纵火焚烧罗马城讲到法轮功是什么、自焚伪案、共产邪党为什么打压法轮功、明白真相有福报等,学生们被我讲的深深吸引了,经常主动要求讲法轮功,有的学生碰到我就喊“法轮大法好”,还将“真、善、忍”刻在课桌上。后来我担任两届初一班的班主任、上六个班的政治课。由于经常与学生接触,我尝试更深入细致的讲真相,吸取前面的经验,我决定讲真相分三步走:A.让学生先认可“真、善、忍好”。B.接下来水到渠成讲“法轮大法好”,讲清为什么好。C.讲迫害真相、自焚伪案。在三步骤的时间安排上也有考虑,以一期为一个时间单元,讲迫害真相放在期末,从常理角度考虑,安全系数相对要大。由于教材上直接就有“自焚伪案”,我开始平铺直叙的分析其疑点,但效果欠佳。稍后我将分析与《古怪歌》结合起来,增加讲真相的生动性,最后还是认定用悬疑互动的方式讲效果好。比如,我先请教学生们一个医学常识:严重烧伤的人要不要绑纱布?一个化学常识:一个拿着装满汽油的塑料瓶的人在大火中焚烧,是衣服先烧完,还是塑料汽油瓶先烧完?然后引发思考,在学生们得出答案后,讲“自焚伪案”疑点剖析出来,谣言不攻自破。

有一段时间,学生告诉我,有人埋怨你出口就是法轮功,都厌倦了。我也发现自己上课时有人扑在课桌上睡觉。我找自己发现自己基点没摆正,只管自己讲,不去考虑学生的感受,讲的过频,也会过犹不足,引起反感,要适可而止,要恰到好处。

《九评》发表后,有一段时间我被人心羁绊,不敢在班上整班劝“三退”,而是利用各种机缘一个一个的退,但是一个年级五六个百学生,劝下来谈何容易。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心,在学法中开启了我的智慧,我便利用活动课的形式,智慧的進行“三退”。我先跟学生强调:思想无疆,言论无罪,千万不得搞“因言获罪”(我的用意在于告诉学生不要受中共邪党欺骗,背后告人、被坏人利用)。接下来我提出要求,每人拿出一张小纸,写上自己的名字或化名,我们来搞一个“逃离灾难,选择平安”的活动。我告诉学生三魂七魄中有一魄叫“信”,它能辨吉凶、趋平安,我要举三件事例,看同学们如何选择,考考这种“信”的成度。然后讲古时一个真事,如耶稣受难前所说“人类会有难”,信的举手,再告诉这种选择得到的是“平安”;讲现在发生的一件事,南亚大海啸,有一学生喊“逃”,你逃还是不逃,再举手看选择,并恭贺那些“逃跑”的学生选择了平安;最后讲即将发生的事:远离红魔,三退保命。为了引导学生作出正确选择,前两件事意在特意铺垫。再从预言、《圣经》、藏字石讲即将发生的真实,而且告诉学生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举手之劳,可得未来平安,一念可定未来。然后请学生入过团的写“二”,入过队的写“一”,最后愿意选择三退保平安的、相信的在纸上打“√”,结果每一届“三退”的学生达三四百人,在我的记忆中,有四届学生作了“三退”。当然也不固定用此方法,有两届我直接结合预言、藏字石讲“三退”,效果也很好。

我也不知道具体给多少学生讲过多少真相,从零二年下半年开始,除了一届没直接面对面在班上讲真相外,师父呵护着弟子,总能用各种机缘到班上讲真相。我今年又选择了初一、初二年级的教务工作,八九百学生等待大法弟子去救度。

在面对同事讲真相的过程中,经历了三个阶段的变化:一.开始对大法弟子敬而远之;二.若即若离;三.尊敬大法弟子,相处融洽。这都是正法進程推進和同修努力救度的结果。每当讲真相遇到困难、灰心丧气时,我便从法中纯净自己,坚信众生都可救,哪怕在邪恶压力下出卖良心做过对不起大法弟子的事的领导也在救度之中,只要正法没有结束,救度就不停止。能讲的讲,固执的便发信,走的近的发光碟、资料。零九年神韵晚会光碟制作出来后,我与同修配合,在初三同事中人人发一份,只有一个人未接。以前总担心学校行政人员会如何如何,今年发神韵以来,除校长和一个行政外,人人都发了一份光盘。看后有行政告诉我:太好了。现在学校大为改观,好多同事对讲真相习以为常,百来个老师除这一期新调来的外,人人都不止一次的听过真相,只有极个别人未接资料、真相光碟,有四十来人作了“三退”。

这些年面对学生在课堂讲真相,能收到很好的效果,得益于以下几点:

一.学好法是根本。我每每有一个救度众生的好想法,师父总是恰到好处的作了巧妙安排,我搞教务查堂工作时,進课堂相对较难,马上就有人请假,让我去看课。正念不足,没有智慧时,大法总能给我力量,“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只有在实修中才能体会到大法的博大精深。

二.常年不懈的发正念。每天用几个整点针对学校发正念,具体到哪天到哪班讲真相时特别加强发正念,在课堂上讲之前利用学生阅读时间清场。

三.整体配合力量大。我校有三个大法弟子,除正念协调清除邪恶外,自觉形成配合机制,在竞聘工作时,尽量分开,保证讲真相的面能扩大,实在不行,用其它手法去弥补、圆容。

四.大法的需要就是自己的选择。常人讲: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同事在选聘工作时,都愿意选在初三,报酬相对要好,中考达标有奖。我却常常带学生到初二,便要求下到初一,目地就在于面对新生讲真相。

五.符合常人状态理智讲真相。在教学过程中润物无声的讲真相,能感受到学生内在的心灵,往往效果较好。在方法选择上、时间安排上、讲的频率、成度上都要考虑常人的状态。

如今,大部份学生被谎言欺骗,等待着大法弟子加大力量去救度。我希望教师同修放下人心,讲清真相,兑现我们的史前大愿。

三、无处不及讲真相

我除了在本职工作中讲好真相外,还时常利用寒暑假回家乡讲真相。在亲人同修的协助下,亲戚全部“三退”了,乡邻也被劝退了绝大部份。一走一过中,也尽量不放弃有缘人。

在对广大农村众生的救度上,考虑时间有限和救度数量巨大的因素,多利用周末或寒暑假深入到村庄发放资料。在这过程中,实际上也是放下自我、去人心、去执着的过程。

最初发放资料多是独立行动,范围小,数量少,过程短,资料的包装也不很讲究。由于周末才有时间,只能周末進行,但人生地不熟,难度也大。

后来,便与本地几个农村同修配合起来做,根据生活的地理优势,来个大致分工,不重发滥发,事前做好准备,正念清场。即使这样,也只能划定在本乡镇或邻近乡镇的少数村庄发放,还有没有大法弟子的偏远地方无力顾及。

师父的经文《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发表后,同修们从理性上认识到救度众生的紧迫性,纷纷投入到救度众生的洪流中。从整体的角度,同修们认识到要救度一百多万广大的农村众生,只有整体协调起来才能做到。

一.小面积协调发资料

在同修共同努力下,本乡镇能到达的地方基本上发了一轮资料,但同片的其它三个乡镇,却鞭长莫及。师父最了解弟子的心,机缘凑合,我与三个年轻的男同修走到了一起,考虑到年轻,又是男性,独自深入乡村相对较为便利,我们就尽量走偏远地区,到没有大法弟子的地方发资料。这其中经历了很多艰辛。有一次,我与同修甲去历程百里之遥的地方发资料。我们选定在人口相对集中的集市发放资料,晚上发放,第二天集市时资料便传向四面八方。我们坐车到了该地,考虑到时间尚早,天还未黑,便临时决定先深入到地势最高的山区做起,再半夜时分赶到集市,这样发放范围大,同时较为安全。我们用近两个小时才赶到山顶,这里也居住了十几户人家。发完资料往回赶,却摸不到路径,由于天黑路窄,地势陡峭,我和甲同修只好每人拄一根树枝,边探边走,稍有不慎,就可能跌進山壑。过木桥时,同修甲用树枝拉着我,因为我双脚灵便性尚未完全恢复,几次差点摔下去,走了四、五个小时才赶到集市,赶紧用黎明前的一个多小时发资料,贴不干胶,做完东方泛白了。

配合一起发资料,力量大,对彼此的心性要求也高。有一次,我与甲、乙同修发资料,甲总把不干胶贴在人家门上。考虑到众生的接受成度,不让其撕毁资料犯罪,我劝同修甲不宜贴在门上,他却很坚持,我便有了怒、怨之心,结果同修甲继续做时,被人家发现,一条恶狗追了出来,幸亏同修乙立掌发正念,马上便安静了。还有一次,甲、乙、丙和我四个人打摩托去一个矿区发资料,甲临时改变原定计划,独自進了一个居住区,我们等了好久,也未见他回来。我边发正念边往回找,发现一个人拽着他的包正拉拉扯扯,我情急之下带着埋怨之心,想用常人的方式去解救,结果俩人被绑架。尽管我一个月正念闯出,无罪释放,而甲却被非法劳教一年,给整体带来损失。这也充份说明自己在心性上还有待提高。

二.聚之成形救众生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各学法点加强了集体学法交流的力度。本地同修整体升华上来了。在协调同修的努力下,各片定人负责,城乡同修配合,老少互助,分组深入农村发资料。一同修是出租司机,便经常拉着四、五个同修,大、小包的资料走东闯西的发放资料。《九评》出来后,全市乡村发了两遍资料,真相标语遍布了全市每个角落。在做完本片的发放资料后,为了配合整体,多次深入其它片区发放。由于自己在做真相过程中,学法时间减少,质量不能保证,久而又生出了欢喜心、显示心、证实自我之心。在组织同修做原定的最后一次大规模发放中,被邪恶钻了空子,司机同修被绑架,几名同修被诱骗,我也在其中。在师尊无量的慈悲、同修正念加持下,我走脱了,同修也相继出来。

事后整体从法中作了深刻的交流,我也想:精進为什么会遭迫害呢?我认识到最根本的原因正是忽视了静心学法,把“修炼”“救人”当作常人的做事,抱着不纯净的心,做的顺时便有显示心,证实自我,这恰恰是邪恶迫害的借口。

四、在协调中修自己

由于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一直协调本校同修的学法活动,迫害之后,有些协调的事也势必落在我身上,下面我想从以下方面简略谈谈自己在协调过程中的修炼情况。

一.从新组建学法点

从劳教所回到单位,我开始把主要精力放在救度师生员工上,随着讲真相局面的打开,我感受到了个人力量的不足。当时城里同修纷纷尝试组建学法点,我也经常利用周末时间去学法,从中我感受到了集体学法对整体提高的帮助,便想找回昔日同修,重组学法点。本片有四个农村同修,在邪恶的迫害下,受到不同成度的迫害。联系上他(她)后,他们都很认同这种想法。还有一个同修,因迫害而放弃了修炼,原来康健的身体又回到常人疾病缠身的状态。我跟他交流了许多问题,消除了他很多迷误,他最后又走回到大法中,稳定的做着“三件事”。当时要出来组织学法点,要放下许多人心、怕心,要慈悲对待迷失的同修,最难的是找一个稳定的学法地点。由于有的同修家人不支持,只能利用赶集的时间一个月聚一次面,一开始在我家,后来环境越来越宽松,便半个月一次,一个礼拜一次,地点也不固定,看情况变换,这其中时常也因各种因素而打断。渐渐同修除个别因客观条件限制外,其他几个经常主动去城里学法,能够独立走各自的修炼之路,“三件事”做的很好。我也从中明白,只有抱着一颗无私的心,才能圆容大法所要的。

二.在讲真相中协调成形

在本市协调人交流会上,有同修曾建议将全市乡村划成八大块,指定一人负责,协调城乡同修配合,组成五至六人的发放资料组,查漏补缺,不漏掉任何能到达的地方。协调过程中需要正念与慈悲。有一次协调五、六个人到偏远地区发资料,从城里出发,提醒司机同修加足汽油,一同修说:不用在城里加,直接往某地去,路上某处有加油站。并不顾其他同修劝告,坚持己见。结果路上加油站不工作,没办法,只好往近处做起。同时不对同修有怨尤之心。还有一次,去一个地区发《九评》,当天好象有重感冒状,我不承认这种“迫害”,驱车找到约定的同修,然后装好资料,六个同修分两组,一路上克服了迷路等干扰,硬是顶着头痛到达该地。发完资料,天已亮了,头也不痛了。在我协调的过程中,还有些项目,比如电话讲真相,做的不到位,有待更進一步提高。

三.让整体在正法修炼中快速成熟起来

在这十年的正法历程中,许多同修各自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路。但是,本地协调同修也看到,存在几个方面的不足:城乡同修之间还是有差别;有的学法点与学法点之间差别很大;同一个学法点之间,同修有一定差别;还有许多同修走不出来,造成正法一拖再拖。为此,经过切磋,本地总协调确定:城里同修帮助乡下同修组建学法点,定期到城里学法,然后由点带面,共同提高;同时学法点与学法点适时换点学法,互相交流,取长补短;同一学法点的同修帮助那些走不出的同修走出一条自己的路,做好“三件事”。我被分配到一个较多老年同修的学法点,一起学法,在法上交流,做好救度众生的事。这一段时间来,我确实也感到整体的提高,同修之间,尤其一些协调人之间存在的间隔,我也学会了宽容,尽量不坚持己见,对于不符合大法的就提出自己的看法,请同修在法上看问题。这其中也照出了自己许多人心、执着,这是我在日后修炼中、协调中要修下去的。

路还未走完,要写的也很多,我会记住师父所讲的:“修炼如初,必成正果。”(《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尽力做好自己该做的,整体提高,共同圆满。再一次感谢师尊及明慧同修、以及默默付出的同修的辛劳付出!

谢谢大家!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