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十三年证实法的点滴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二日】

伟大的师尊好!同修们好!

大陆大法心得交流会已办了六期了,这是我第一次提笔。十三年的风风雨雨,我从一个胆小怕事的山村老太婆锻炼成熟了。我虽没念几年书,但我也要和师父做个汇报,把我这些年修炼的点滴事写出来。我要写的很多,今天主要从以下几方面交流一下自己的点滴体会。

走進大法

生我那年,家中被斗,母亲一病不起,父亲抱着我讨百家奶,总算没饿死。三岁时母亲过世,父亲为温饱,常年在外干活,家中只有一个比我大五岁的残疾哥哥与我为伴。五岁时大爷把我接到他家。九岁,父亲又成了家,继母带来个比我大二岁的姐姐。从小我就吃尽了人世间的苦、甜、酸、辣,什么打骂、白眼、挨饿、受冻,我都经历过。为此,从小我就得了一身的病,学业、工作等一切都耽误了。得法前,我是被大夫判了死刑的人,大夫也说我从里到外,从上到下没有没病的地方,我自己也被病魔折磨的不想活了。

就在我活的生不如死的时候,我有幸得了大法,使我这个就快進地狱的人得救了,是伟大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是伟大的师父从地狱中把我捞起洗净,使我这个业力满身的人成为一名身体健康、精神充沛的一名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我就象失散了多年的孩子,终于找到了母亲。

丈夫的过世 更坚定了我的信念

丈夫是一个有特异功能的人,他能用另外空间的手把人的病抓出来,有的当时就好了,有的过后还犯。学法后,我明白那是摄魂大法,他能看到师父的法身,能看到另外空间的很多生命体,而且还能和他们沟通。他能看到大法弟子学法时,另外空间有跪着的、有站着的、有坐着的在听法。还经常元神离体去另外空间。回来后,经常讲看到另外空间的殊胜景象,还能到地狱看到人做坏事所遭的报应。他还说人太坏了,得有难了,人得过筛子,好的留下,坏的都得筛下去,他还在去世那年说我们俩得一起走。

就在那年冬天,我俩煤烟中毒。我十五个小时醒了过来,他三天后,才醒过来。醒来后,他说你幸亏学了大法,还跟孩子说,都跟你妈学法吧,这法好,能救人。从发病到过世,正好一个月,他走了,可我却完好无损,谁看到我都说我越来越年轻了。有的后生们看到我说,比他们年轻人还精神呢。有的搞美容的问我用的是什么化妆品,皮肤这么好;有的多年不见的老邻居看到我说,哎呀姐妹,你吃的什么灵丹妙药呀,满面红光的。我告诉他们我什么药也没吃,什么化妆品也没抹,我就是炼法轮功炼的,我现在真是无病一身轻。从迫害到现在无论多艰难,我都没松懈过,因为我知道我的生命是师父给我延续来的,因为法是超常的,法是最正的,我一定要珍惜,坚定实修,才能对得起师父的慈悲苦度。

两次建资料点

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份,我又一次从看守所出来后,我地区的资料点也又一次被迫害,好多比较精進的同修被抓了進去,有的流离失所,家里的同修多数起了怕心,不敢动了,本地区资料经文都接不到。开始,有外地的同修找到我给送了两次资料,我当时怕心也很重,放到别处,不敢去取。

有天晚上,在梦中师父点化我,要我去怕心。第二天,我打车把东西拿了回来,来去那么的顺利,而且做资料也是那么的顺利。从那时起,我的怕心少多了,从此我挑起了这个担子,到外地取经文、资料,然后再送到各乡下和各小组,这样运作了近两年,我也没有想到建资料点。

二零零三年,春姐(化名)从看守所出来说,这样不行呀,咱们自己建个资料点吧。当时找了几个同修筹了点钱,买回个复印机。当时几个同修包括我在内,谁都不敢放这个机器,春姐主动提出放她家,这样在外地取来模版,我们自己能复印了。因当时我们不明白电脑下载打印这方面的事。再后来,在外地的同修帮助下,我们买了打印机、电脑。这样我们当地有了自己的资料点,我一直负责传送资料、买耗材。因当时我们的安全意识差,认为正念足就不会出问题。资料点、学法组都在春姐家,结果,资料点被迫害,春姐和她儿媳(大法弟子)被抓。

春姐在修炼前患有乳腺癌、胃癌等多种疾病,修炼后,所有的病症全无。因春姐一次次的被抓,邪恶对她惨无人道的迫害,蹲小号、灌食、上大挂等,使她旧病复发,保外就医没多久,就扔下肉身走了。

春姐被抓后,机器设备都被邪恶抢走了,我处资料点又处于瘫痪状态。怎么办,不能这样等下去。找外地同修帮忙又买了电脑、打印机,可都不会用。外地同修简单的告诉一下,就走了,过后还是不行。我拿出儿女给的钱,让女儿(大法弟子)去学了点粗浅知识,又用儿女给的钱,买了电脑、打印机,这样又一个资料点建成了。因女儿也是大法弟子,在师父的慈悲启悟下,女儿也比较用心,很快从排版、制作、下载、打印、刻录等都会制作了,这样她在家忙,我在外跑,晚间还得和女儿忙到很晚。学法时,犯困,发正念,手立不起来,就没有悟到让资料点遍地开花。有同修问我:“你为什么这么忙,别人怎么不忙,你不找找自己。”我也不悟。

两次正念闯出魔窟

修炼人的每一关每一难都是对自己的考验,有执著有漏,那邪恶就有空子可钻。

这些年当中由于自己光忙忙碌碌的做事,法学的少,人心过重。零八年七月份,我们学法小组正在学法,被当地公安和派出所用万能钥匙把房门打开,把我们六个正学法的同修都带到派出所。当天晚间六点多钟发正念,我就堂堂正正的走了出来,因为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看护着我哪,邪恶不会看到我的。所以那么多警察,在天还不太黑的情况下,就看不到我。当时跟前有两个警察,二楼还有好几个警察,我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堂堂正正的走了,当时警察也觉得好笑,和同修们说:“老太太踩着轮走了。”

我从派出所出来后,因当时有了怕心,想走流离失所的路,通过外地的朋友找好了住处,可本地的资料点从我们出事后,一直没有运作,我也没着急走。后来同修出钱为我租了房子,我也就不走了,我就在这房子内开朵小花吧。

我文化浅,拼音也认不了几个,都是女儿给我存在U盘上我再做。现在拼音,我也学的差不多了,有些基本也能自己做了,我要在短时间内把该学的都学会。同时,同修甲又帮忙开了几个小花,这样,我们就都有了点时间学法、背法了。

有一天,同修乙和我说,咱们当地太邪恶,抓人不断,我们应该揭露恶人。当我们着手准备做时,另外空间的魔虎视眈眈的看着呢,它就钻学员的漏,干扰迫害,利用人心重的同修在同修间制造间隔,使少数同修对我和我女儿产生了一些误解,无端的指责、造谣。当时没有悟到是执著的心,特别是争斗心造成的,没有遵照师父教导的那样,向内找,而是委屈,怨恨,不满,完全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就事论事了,做了让邪恶高兴的事。结果打印机也老出故障,使揭露当地的小册子拖到年跟前才做出来。师父看我误在这儿出不来,有天晚上,师父点悟我,推个自行车钻到死胡同里出不来了,后来自己推着自行车退了出来,退出来一看,那么宽的水泥路四通八达,梦里还想这么好的路不走,怎么非钻死胡同呢?

醒来后,我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我静下心来向内找,找到自己很多漏,干事心、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妒忌心、特别是那种不让人说的心,一说就炸,还有证实自我的心,还有人的情,有这么多不好的心,邪恶能不钻空子吗?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从中我又想起几年前的一件事,有甲、乙两同修在我家切磋,关键是背法和不背法的问题,因二位同修都有一定文化,都想说服对方,结果二人犟了很长时间,突然甲同修转向我说,她倒能背了,在看守所光听她背了,她能悟出个啥。我当时一愣,心想我啥也没说,怎么冲我来了,当时还很委屈。有一天背法中,我一下子悟到了,因当时她俩犟的时候,我心想(甲同修)这回可有人犟过你了,因甲同修很犟,什么事必须犟到自己对才算完。所以我的这种不好的思想被师父看的清清楚楚,就利用甲同修来点悟我,可我当时就是不悟。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修炼人的每一关每一难都存在修上去和掉下来的问题”,每一关每一难都是挡在修炼路上的一座山,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呀,弟子错了,弟子今后一定要做好。

情关

我修炼后家中的事没断过,丈夫过世了,我又没工资,又没房子,接着相依为命的哥嫂不到一年也都走了,女儿又离了婚,又没工作,又没房子,还带个孩子。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我心中默默发誓,就是天塌地陷我也要紧跟师父修炼到底,再难我也能挺得住。

因没房子,住在儿女家,先后被抄家五次,二女儿家二次,三女儿家二次,儿子家一次,为此姑爷们不理我,和女儿们打架,我全当没听到,没看到。我用修炼人的那颗善心去做,花钱抢着花,干活抢着干,吃让着吃。人家不理我,我也全当没看到,大法的事还照做不误,因为一切都做好了,姑爷们也慢慢的就好了。

有同修对我说,看你多好,没那么多事,好修。当我把家中的情况和他说了后,他说,真看不出,你家中有那么多事。现在除了两个女儿修炼外,其他的人也都认同大法,有的还帮做大法的事呢。

正念足 邪不压正

前些日子,我与同修丁去农村送资料,到同修家,同修没敢让進屋,并告诉我们,快走吧。她说她接到电话了,告诉她现在风声紧,不要动,把东西都藏起来。她说她已通知当地的同修了。我当时想,邪恶想干扰我们,不让救人,办不到,来了,我们就得救。我和她说,本来想让你们自己建威德,你们不做,我们就做了。我们又找到另一同修,她看到资料非常高兴,不但做了本村,还把同边的几个小村也都做了。邪不压正,只要大法弟子正念足,邪恶是奈何不了的。

在皇历七月十五那天,我去一个我原来住过的村子送资料,和同修没联系上,找了另一个不太熟的同修,想把资料放在她那。她不要,只留一小部份。这时外边下着雨,又是雷,又是闪电的。我想我去这同修家时,天是晴的,怎么这么一会下这么大的雨呢?我悟到又是邪恶干扰,因为这个村子很大,有七百多户,但很少接到资料,所以邪恶特别猖狂。我当时就一念,我回来就是救人的,谁也别想干扰我,我不怕,因为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我顶着雨出去了,做了有一半,雨越来越小,最后不下了。我刚出去时,雷特响,闪特亮,好象劈什么东西。过后我听当地同修说,他的电视那天晚间都震坏了。当我把资料都做完,回到朋友家脱衣时,才发现衣服、裤子都是干的,头发都是干的,那么大的雨没浇着我,我悟到是师父在保护我呢。

回顾这些年当中,表面上忙忙碌碌的,好象做了不少事,其实很多时候都是陷入一种常人做事的状态中,有些事做起来并不神圣,特别在讲真相这方面做的不好。虽然也退了一些,但都是有针对性的,特别是人多了我不敢讲,地位高的、学位高的不敢讲,总是有一种怕,怕讲不好起负作用,怕人家提出问题我回答不好,一次次失去讲真相救人的机会,失去升华提高的机会。

在修炼中还有许多不如意的地方,但是有大法的指导,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我会做好,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无论还有多远的修炼路,我都会更加努力,在法中归正自己,做好三件事,不辜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圆满随师还。

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