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一念 被抓三天后回家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二日】前不久我坐火车到外地办事。刚上火车不久,我就和旁边一位病重的老人搭上了话,不一会儿我就把主题转到了法轮功真相上。

我告诉她法轮功如何好,去病健身的效果极佳,同时我叫她和她老伴一起学炼,老人听了很高兴,说:“好!”我还叫她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时把这几个字再转告给亲戚朋友,老人也说“好”。

就在这时,车厢内传来乘警的声音说:“检查一下身份证,大家都拿出来。”话音刚落,一名乘警就来到我的铺上坐下说:“把你的身份证和所有的包都拿出来给我们看一下。”他从我的包里翻出了大法书和护身符。接着就把我随身带着的所有东西(包括衣服、钱、食品、手机、mp4)扣押,跟我说:“你宣传法轮功,跟我走。”我不走,他就连拉带推的把我拽到了乘警办公的车厢,那车厢里满满当当的坐了二十多个人,包括乘警和列车员,当时他们正在吃饭。我什么怕心也没有,定下一念:一切都交给师父,我就是来这里救人来了,不准许谁动我一根汗毛。

我就给在座的人讲真相,有的围过来看护身符,有些拿起护身符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一会儿那名抓我的乘警清点完我所有的物品叫我签字,我不签。他问我为什么,我说:“我签了你就造大业了,就失去了得救的机会了。”我的善使他的态度变好了,他笑着问我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等等。我都不说,我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就将我说的话写上了。

这时他要交班了,忙着叫旁边的人给证明签字,他用手机给他的领导发短信。当时我心想:让他的手机失灵。就见他自言自语的说:“短信被屏闭了,发不出去了。”过了一会儿,他叫来当地铁路派出所的一大群警察,叫我下车,我不下,其中几个警察就将我拖下了火车。下车后,我对着火车和周围的人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警察将我带到了当地铁路派出所里,派出所的所长来了,叫我配合他。我说:“我什么都不会做,只会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你刚才下车的时候喊的什么?”其实他们都听的很清楚,我知道他是想要录口供,但我想这是救人,于是我又重复了一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刚说完,他就叫做笔录的警察赶快记上,而周围的警察也随着我小声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过了几个小时,警察说:“你一点都不配合,拘留你。”我心想: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我自己说了算,我三天就要回到家,去救度众生。

当晚,警察叫我吃饭,我想我这一晚上要发正念,要背法,我得吃饭,于是我答应了。吃饭的时候,我想,被乘警搜去的手机和电话本我必须得扔掉。我求师父加持,不一会儿,警察就都出去了。我迅速将手机和电话本扔到了水塘里,几秒钟后警察回来了问我刚才出去干什么,我不说话,他就清点我的东西,发现两件不在了,警察和所长都慌了,让所有的警察都去找。一个警察从水塘里摸出了手机和电话本。这时我求师父加持让任何人都不看那里面的内容。东西找到了,值班的警察和所长就打我耳光,并将我的头往墙上撞。保安还拿出警棍想来打我,还威胁我说:“你再这样,就要对你用刑了!”

这时我发出一念:求师父加持,不准许任何邪恶再使众生对大法犯罪,我要救他们。念一出,保安就把警棍放下了,打我的警察也坐到座位上去了。我就开始给他们讲真相,讲大法如何美好,讲完后,原先打我的警察一脸歉意的望着我,保安也和我说:“我以前不知道法轮功这么好,我是修佛教的,修法轮功肯定比佛教好。”我说:“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为修炼原则,通过修炼,身心健康,道德提升,修炼者会宽容善待他人。比如你们刚才打我,我不但没有恨你们,还担心你们造业,给将来得救造成困难。我告诉你迫害法轮功学员会遭恶报,善待大法弟子会得福报。”我还告诉保安:“叫你们全家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福报的,大难来时能保命。”那保安笑着直向我点头。这时已经夜深了,我看大家都明白了真相,我就闭上眼睛背《论语》,然后发正念。

第二天早上,警察将我送回我所在地的铁路国保支队,从派出所到我们当地要好几个小时车程,我刚上车派出所所长就说现在国家如何强大,对宗教的政策如何好。我就说:××党好,怎么世界上就没有一个新的××党国出现呢?苏联还解体了;中共造谣说法轮功不好,可现在世界上有一百多个国家的人都在学炼法轮功。好不好让大家说,中共大炼钢铁之后饿死几千万,五七年反右害死无辜的老百姓,文化大革命时骂知识份子是“臭老九”,破坏传统文化,砸毁宗教寺庙和佛像,有的还把佛像扔進河里,八九年六四血洗天安门;现在很多工厂倒闭,工人失业,××党尽干坏事,好在哪里?

当我说到这,车里坐着的其他警察全都笑了,只有所长情绪很激动,说我无可救药。我想是他受邪党毒害太深,于是我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

到了我们当地的铁路国保支队,警察把我带到一间屋子里,叫一个人看着我。国保支队的领导在一起开会,不一会儿支队十多个警察,还有支队的队长、副队长、政委、副政委,开着三辆车,要去我家搜家,叫我带路。我说不知道。其实他们早就通过身份证查到了我家的住址,到了我家附近,警察又找来当地派出所的警察,直奔我家。抢走了我的大法书和师父经文几十本。

警察叫我说出书从哪来的,我说:“我不会告诉你们。”国保的队长问我为什么,我说:“我一旦说出来,你们就又要去迫害别人,你们这一大伙人造了那么大的业,我们怎么救你们?”

当天做完了笔录,第三天又重复了头一天的笔录。在大家都在等着吃午饭的时间,我就给警察讲中共秘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事。起初警察不相信,队长说:“怎么可能呢?你来这里,谁对你怎么啦?”我就将在铁路派出所警察打我的事告诉他。他说:“你将你被打的经过写出来,我一定处理他。”我说:“早知你要处理他,我就不告诉你了,他好不容易当上警察,我是来救度众生的,他有他的难处,当时他还不知道法轮功的真相,我给他们讲了真相后,他就改正了,再也没打我了。”队长什么也没再说,笑着出去了。

下午,警察把我送回了家,到家后,一个警察向我宣布他们所谓的判决:取保候审一年,我依然不承认,全盘否定了它。

在这法正乾坤的伟大时刻,大法对我们每个修炼弟子的要求都是很严肃的。回想我上火车的那天早上就有漏,心里慌慌的,心想过了安检就安全了,于是早早的跑到候车室,其实那所谓的安全就已经不安全了,心慌就是有怕心。修炼是最严肃的,任何时候、任何情况都保持正念才是最安全的。

这一次我能够三天就闯出来,都是因为师父的慈悲呵护以及同修们的正念加持。我回家后,家里人告诉我,在我被抓的第二天,同修就来家里安慰家属,说没事,大家会集中发正念,过两天就回来了。同修们的正念,极大的抑制了邪恶对我的迫害。在此,我深深的感谢所有的同修们。

在邪恶的黑窝中,正念非常重要。我刚到派出所时,邪恶向我的体内加坏物,使我全身冷的发抖,我发正念解体一切迫害我的邪恶烂鬼,好一阵了身体才没抖。第二天在去铁路国保支队的路上,我坐在车里又是浑身发冷,我再次请求师父加持,同时发出强大的正念,不许邪恶干扰我给警察讲真相,过了一会儿身体也不抖了。

在正法的最后阶段,邪恶还会垂死挣扎,歇斯底里,只要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时刻保持正念,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没有闯不过去的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