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过的几次“情”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三日】我从小多愁善感,感情细腻、脆弱,身体弱不经风。姐姐们都戏称我是“林黛玉”。由于学习好,一直担任班、队干部。在共产邪党的斗争哲学熏陶下,逐渐成了“女强人”。如今正好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派上用场。当然历史就是这么安排的。

放下对丈夫的情的执著

六年前我经历了第一次情关。我丈夫伟(化名)在上大学时,有一个非常理想的初恋女友萍(化名)。当毕业分配时,正值“文革”时期。伟的父亲只因在当地工资最高,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正在“蹲牛棚”;而萍的父亲是高级军官,且其父只因怜爱独女幼小而丧偶多年未娶。所以当其父说:“我家几代人都没有‘污点’(指政治历史问题,当时看得非常重,即使象这种莫须有的)”后,他们只好忍痛结束这段美好恋情。

生活极具戏剧性。伟在临退休时偶然得知萍只是母女相依(其夫在中越战争中牺牲),于是心情很不平静。

我想到:当年萍失去丈夫时,曾听说伟也因唐山地震失去妻子儿女,去找过伟(我当时正在外地学习)。伟因与我已结婚,并有一子才几个月,而非常理智的送走了萍;且连萍的工作单位和联系方式都没问。但是伟于感情上还是承受不了,回家后便向我和盘托出。我劝慰伟:萍各方面条件都那么出色,很快就会组织起新的家庭,放心吧!这事便放下了。

我想: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们儿子已工作自立,我也毫无牵挂;作为修炼人也得为别人着想。伟虽然认同大法好,但是天生胆小怕事,不敢让我出去讲真相,还曾说过“你要修炼就离婚”的话。虽说是吓唬我,但也能体会出他确实非常害怕。他还很经不住事,一紧张血压就高。如今出现这个问题,可能是我俩的姻缘已尽,他们俩的姻缘将至。更何况如果有一天他一定阻止我修炼的话,我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大法。那么现在不是正好让我随缘吗?伟能有个理想归宿,我走我的修炼之路,岂不两全其美?于是我支持他们相见续前缘,成全了他们这对儿多灾多难的、被社会政治棒打的鸳鸯。

我很理智,但是将近三十年的夫妻感情,真正要马上放下,还真不容易。但我想到我要成就的是什么,于是很快就振作起来。把每天该做的三件事安排得满满的,特别是多学法、学法。大约过了二十多天,感觉总算基本上放下了。几个月过去了,平时与我接触最多的同修都没有发现我还曾经历过这么大的变故。

如今他们的小日子不错,对我也很好。我向儿子讲:我们三人(我、伟、萍)都是好人,一切都是社会造成的,不要对其中任何人有抱怨。后来双方各自的儿、女都分别成家,大家都相处很好。近两年我找机会顺理成章的都讲了真相,有些还办了三退。

一晃儿五、六年过去了,我在修炼的路上感到很充实。

不陷于常人之情

一、大约十年前我曾资助过一名西北的十二岁小学生。后来因当地连年灾害,吃饭都成了问题,我也曾多次资助过口粮款。她在上初中后不久因故退学,外出打工。自寄学费以来多年书信交往也是很有感情的。我还曾顺路看望过他们。女孩儿亭亭玉立,很漂亮,很讨人喜欢。

去年有一天她突然来电话告诉我:她妈不要她了。我很清楚:她家有让她投靠我的想法。但我是修炼人,绝不能动这个“情”,更不能做与修炼没关系的事,何况“人各有命”呢。于是我就开导她,给她指导适合于她的工作之路。不久她告诉我她结婚(丈夫也是当地的打工仔)了。我并不很震惊,只是平淡的嘱咐她——那就好好过日子吧。后来又开导怨恨她及婆家人的父母:放弃怨恨,与亲家和睦相处吧,这都是有因缘关系的,否则对自己、对女儿都会造成伤害。只有真诚信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才会带来命运的转机。

这样我了结了第二次情关。

二、大约在二零零五年,因我要讲真相救人,所以对上门推销的各类人员都热情接待。有一天有几个年轻人将一个刚十八岁就有两次轻生经历的小伙子领来,请我帮帮他。小伙子虎头虎脑的,带着聪明样,但身体很瘦弱,抑郁不快的表情。我想,毕竟是一条生命,怎么能见死不救呢?大法一定能解开他的结。

他很健谈,他父亲是蹬三轮车的,没什么文化;母亲有精神病,经常不清醒;他投奔舅舅来了,可舅舅因受意外丧子的刺激,脾气很大,经常没头没脸的骂他。他没有可容身之地,都不想活了。他虽然看了许多心理学方面的书,还掌握了不少相关理论,但遇到事时就钻牛角尖。

我用法轮大法的法理开导他,告诉他自杀是有罪的,应该关心体谅家人,多找自己的不足,而不是去要求家人应该怎样,更主要的是自己的生活要尽快独立起来。他说终于找到可以沟通的人了,后来一有烦恼就找我或打电话(在老家也是如此)求助,逐渐对我产生了一种精神上的依赖。

几年过去,他人也成熟多了,办了个关于“心理咨询”方面的公益事业,得到社会的支持。但是由于社会道德的下滑,“好事”也遭遇到猜疑、挑衅甚至攻击。加之他本人的不够成熟、争斗心、名利心等作祟,导致各种矛盾接踵而来,搞得心力交瘁,不得已于今年四月上旬又投奔他舅舅来。他舅舅托付我帮他。

我虽然当时只一人在家,住房很宽敞,年龄比他父母都大。但我考虑自己是修炼人,只能按师父的要求抓紧做好三件事,不能花费很多精力去管常人的事。于是我帮他在我家附近租了间房子,又送他单位食堂饭卡,让他一日三餐在食堂吃饭,看什么好就可以吃什么。我自己做饭很简单,这样也不算亏待他。嘱他每天早饭后到我家一起学一讲《转法轮》。我告诉他,以前开导他的话都是这本书上讲的,现在我们一起学过这本书后,你就知道应该怎样做人以及遇到问题如何处理了。他答应了。

可是没两天他就不再遵守时间,造出一些事端,如:钥匙锁房间里了,赖在我家不走(约房东晚上来,其实可以中午来的);甚至故意开着窗户睡觉,造成感冒症状以让我关心。我心里早明白了:他是想在我这里得到从小没有享受到的“母爱”。我能给他吗?我给他关心、爱护不难,但是他本来就怨天怨地的烦他的父母、舅舅等家人,我给他这些他命中不该有的,一是增加了他的“业债”;二是我同样造了业:从表面上看他肯定会对我更亲近,那么必将造成他对家人更疏远。这样我反而无意中充当了“挑拨离间”的角色;三是我的这种关爱将会是长久的、无止境的、最终会深陷其中不能自拔,那还怎么修炼呢?!所以我很谦虚的对他说:“我只会做雪中送炭的事,不会锦上添花。”我可以送他枕头、被子、饭卡等帮他解决一切具体问题,但是只要来我家,就是一起学法悟道,不听他扯那些他所经历的是是非非。

他经常因睡懒觉吃不上早饭,到我家我也不惯他的毛病。一天又是早上十点多才到我家,说真饿了。我也没有现成的,就说:十一点就开饭了,先喝点水。咱们还是学习吧,时间还过得快些。这时,他说了一句话,我一听就打心眼里笑了。他说:还是家好,多晚起来都有早饭。我说:可不是,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啊。看来我做对了。

后来他因家中的琐事提前回去了,从此再也没有打扰过我。我再一次突破了情的干扰。

恰当处理好对儿子的情

今年七月中的一天,儿子突然来电话说:他踢足球时脚筋断了,需要手术。我当时脑子嗡一下,但在询问情况时,就想到对于修炼人来讲,没有“偶然”,这是儿子“还业”,是好事;同时也是对我“情”的考验,我要过好这个“情”关。

我了解到:做手术住院期间医院统一安排护理,不允许家属陪住。术后要打整腿的石膏一个月;再打半腿的石膏一个月;再鞋跟垫高走路恢复一个月。我想:儿子的伤虽重,但没有危险;又不是疑难病;媳妇和亲家都在附近,也不一定非得我去不可。我去有诸多不便不说,根本短时间内都回不来。石膏不拆能回来吗?现在“救人”的事这么急,我怎么能只为照顾儿子而耽搁两、三个月的时间呢!我想最好我不去,事情也能处理好。求师父帮助吧。

手术后我打电话询问,手术很顺利。怎么安排的?儿子说都商量好了,出院就暂住岳父母家,这里离医院近些,复查方便。以后再看情况。

根本没打我的谱,多好。我赶紧询问:需要什么?答什么也不需要。那我就寄点钱去吧。我还表示:如果真需要我的话,我就去,想到我这来休养也欢迎,我给你买机票。儿子也挺满意。

一个月后,一切正常,儿子便搬回自己家住。到家还没过一个星期,不小心又摔了一跤,将刚接好的脚筋又摔断了!

我听说后,马上想到师父的一段法:“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转法轮》)那我就彻底放下情。不修炼的常人的一生早就安排好了,我着急也没用。另外要把此事变为好事,用来证实法,也许还会成就了儿子修炼的机缘呢。于是马上非常坚定的对儿子说:现在就是大法能帮你了,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时马上将脚筋复位,固定好,虔诚的请求大法师父帮你,不要有求结果之心,也不要有埋怨之心。

儿子原先受媳妇家的影响,只知道法轮大法好,对其它不信。如今在不想再从新做手术的情况下也愿意接受了。

一个月很快又过去了,前天儿子告诉我:走路倒是不疼了,就是伤处显得比原来细,好象只接上一根筋。我说:不要有这些想法,大法帮你的只能比伤前更好、更结实!现在我又想到:儿子不敢将摔伤的事实告诉媳妇,怕惹麻烦,而我也没坚持。正说明在我的心灵深处还有不够信师信法的根子,想等完全正常了再说,所以儿子的脚上就留了点“麻烦”。修炼是非常严肃的,来不得半点虚伪和欺骗。我坚信只要儿子诚信法轮大法好一切都会更好。

如今我儿子的脚已经恢复正常,断处比原来还粗,都上班一个多月了。大法无所不能。只要深信不疑,什么奇迹都会创造出来的!

我总结的一点是:随时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当务之急是师父要求的做好三件事,不去贪恋常人的任何人或事,那么所有执著就都好放,关也好过。

不妥之处请指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