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修炼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五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所有的同修好!

我今年六十岁了,以前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满身业力、浑身是病、在常人中徘徊挣扎。全凭师尊伟大慈悲和无微不至的呵护,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这条路上,我风风雨雨走过了十二年多的历程。在师尊要求做好的三件事中,我逐步懂的了什么是修炼,逐步学会了向内找,渐渐走向成熟。在证实法救度众生这条路上,每个大法弟子的故事都很多,今天我把自己的部份经历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共同精進。

反迫害 集体闯关

得法后,我从一个病病歪歪的人、离不开药物的人、变成一个走路生风、上楼一身轻、骑自行车六、七十里路也不觉的累、健康、超常的人。从我自身的经历,见证了大法的美好、超常与神奇。从此,我坚定的走在大法修炼这条路上,并下决心走到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邪党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也没动摇我这颗坚定的心。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晚上,我和同修在一起开小型法会时,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举报,我们被绑架。一路上,我不断向警察讲真相,到了派出所后,我继续讲,一个警察对我说:“我看你能讲出来,咱俩聊聊。”我就向他讲我修炼后的身心变化和大法的美好。天亮后,警察叫我们滚手印。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不配合他们,两个恶警对我拳打脚踢。做笔录时,我告诉他们打人犯法,我说:我们在家切磋如何按“真善忍”做好人,我们没有犯法。是你们私闯民宅,侵犯人权。最后,他们让我签字时,我说:你们在上面先写上我们是合法的。

被非法关進看守所后,我静下心来找自己,发现自己这段时间学法少,走形式,把做事、参加法会当成了修炼。每次出去前先把大法的东西藏起来,以防万一(潜意识中承认了迫害)。师尊点化我也不悟,没有踏踏实实的修自己,被邪恶钻了空子。

在看守所期间,有机会我就讲真相,每天发正念:我不能在这里待,一定得尽快出去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一个月后,我们被送回了派出所,由于我们没有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又被关押,恶警还恐吓说要劳教我们。这时我们有些人心浮动,有的产生了请客花钱出去的心。一天,我也突然冒出了一句:“花钱能出去也行”。这时甲同修说不能这样想。话一出口我就认识到错了,马上抑制和排除这个坏念头。后来还悟到如果花钱出去,不但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而且是给旧势力充血,增加了能量,并且埋下了邪恶继续迫害大法弟子的隐患。这是支持迫害(虽然不是有意的)。写到这里,我对师尊说的“因此一些学员在被迫害的痛苦中承受不住,干了作为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也绝对不能干的事。这是对大法的侮辱。”(《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有了新的认识。

师尊都告诉了我们,大法弟子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我们还能依靠谁呢?就靠大法弟子正念正行的走出自己的路来。在师尊的点化下,我发出了强大的一念:决不能被劳教,一定要我们几个同修整体闯出去。但对出去后去哪里?怎么办?我还正念不足,我就和乙同修切磋,乙同修说:出去了就好办。乙同修的话更加强了我的正念。

晚上,我们向看守我们的警察讲真相,这个警察以前对我们很凶,通过讲真相,他对我们态度好了。他还告诉我们,今天在外面也有人告诉他不要对法轮功不好。

有了正念,师尊就帮了我们。师尊给我们创造了条件,这天晚上,我们就在警察的眼皮底下集体闯出来了。后来我悟到,我们这次能够集体闯出来是发挥了整体的正念,及时抑制了人念,才使邪恶的迫害没有继续下去。

和同修携手救众生

经过三个月的流离失所后,在师尊的呵护下,于二零零二年九月我们都安全的回了家。回家后,我静下心来多学法,在学法的基础上,积极和同修沟通,一刻也不停的做救度众生的事。

师尊说:“而那些最坏的邪恶之徒将被利用到最后一步,是因为还有大法弟子不断走出来,邪恶的旧势力需要利用其继续考验大法弟子。这就是为什么那些最邪恶的坏人还在逞凶行恶的原因。”(《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

从师尊的这段法中我悟到:大法弟子都尽快走出来,也是结束迫害的一方面。我就在法会上和同修切磋这个问题,使同修们都认识上来,去找回昔日的同修。我积极和“七•二零”以后不出来的同修联系,给他们送师尊的讲法及其它资料。凡是我认识的,能够联系上的我都去,和他们从法理上切磋。有的不敢出来,我就带着他们贴资料、挂条幅;有时带这个,有时带那个。一开始的时候,贴的资料大部份是用浆糊粘。为了安全、方便、快,我们就用矿泉水瓶子盛浆糊,用手当刷子(不用带工具)。一次拿上几瓶子,往裤袋里一装也不显眼。不管是炎热的夏天,还是寒冷的冬天,我们都这样做。有时一晚上贴好几个村庄。夏天不觉的热,冬天也不觉的冻手。后来有些同修自己就出去做了。

《九评》一问世,有的同修认识不上来,我就和他们一起学法切磋,从法理上提高,共同精進。那时《九评》书很多,传递资料时,我的自行车上前面、后面都得放资料,根本不能骑,我就推着走,几里山路走下来也不觉的累。

这些年,我从不为常人的事耽误传递师尊的讲法和真相资料。遇到矛盾向内找,修正自己,在矛盾中提高上来。在这十年正法修炼的路上,感到师尊每时每刻都在身边点悟着我、呵护着我。一次,晚上出去发资料连人带车摔入深沟里,爬起来后,人和车都没事,骑上自行车继续去救度众生。这样化险为夷、转危为安的事数不胜数。

为了制止迫害,我把“法轮大法学会的公告”贴在派出所门口的宣传栏里,把《致“六一零”、公、检、法、司人员的信》除寄给相关单位和个人外,还贴在公、检、法、司、派出所的大门口,有时也放在警车上,还不定时的根据实际情况给本单位各级领导的家里送。如果知道其他领导地址的,我也去送,并和同修切磋给各自单位保卫处的人员讲真相,使自己单位减轻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保卫处的人明白真相后,把搜去的师父讲法带偷偷还给了大法弟子。

突破观念 知难而上

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也走進了“万花”丛中,在家里开一朵“小花”。没做之前,我觉的有一定的难度,主要是家人不修炼。虽然我也随时向他讲真相,还是怕他不理解,特别是在经济上,我自己没有工资,家里的钱从来都是老伴一人掌管。

师尊说:“你走好正法的这条路,修炼中你能够闯过你自己的束缚,能够放下你的执著,能够在正念中救度众生,你能够正念对待你所面临的一切,这就是威德。”(《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大法的法理点悟着我,我想只要站在救度众生的基点上,理智的解决好这些问题,都能过的去。考虑到老伴的承受能力,我决定不让他知道。我发出这一念后,事情也发生了变化,他工作的厂子也搬家了,离我们家远了,中午他不回家吃饭,这为我做资料救度众生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没做资料之前,我确实觉的难,但我认为最难的是对陌生人面对面讲真相。我这个人不善交际、内向,我也知道要突破常人的观念,很多次试着出去讲真相,不是开不了口,就是谈了半天扯不到正题上。心里很是着急,向内找,发现很多心在障碍着:虚荣心、顾虑心、怕心,归根到底是一个私心。

师尊说:“众生都等着得救,这一点我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大家,大法弟子们不去救他们,不管他们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里,你们不去救他,他们就没有希望。”(《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作为大法弟子,我们不能见死不救,这是心性问题,也是大法弟子的誓约,我下决心必须知难而上,走出这一步。于是我经常骑自行车满市转,早市、夜市、集市、劳务市场等轮流转。麦收、秋收时,就到公路两边(有晒麦子的)田间、地头找有缘人讲真相、劝三退。

面对面讲真相的过程就是修炼的过程,去执着心的过程,提高的过程。开始时,我只讲真相劝三退,不带资料(因为有怕心,讲真相就光讲真相,发资料就光发资料)。后来我想,听真相的人有的很忙,时间有限,明白的也有限。于是,讲真相劝三退后,我就根据了解到的情况,再送上真相小册子、光盘或《九评》等。有的很想看,很高兴。有的不想看,我就告诉他,你看一看就明白为什么要三退了,他也就乐意的收下了。

一次给一个经理讲真相,他们夫妻不但都用真名做了三退,还把他的名片给了我,拿着我送给他的真相资料,他高兴的说:“法轮功光盘质量很好的,晚上回家就看。”我问他:“你看过《九评共产党》吗?”他说:“没看过,你给我一本吧。”我后悔今天忘记带了,就说:我今天没带,以后一定送你一本。临走时,他又和我要了一份真相资料和真相光盘,说拿给他的妹妹看。看的出世人得救后内心的喜悦。

为了节省时间,我整个夏天也不做中午饭,讲真相回来发完十二点正念,随便吃点剩饭,就抓紧时间学法,然后做家务。

我认为我们这个地区,《九评》不能再随便乱发了,因为以前发的不少了,据说有的家里就有好几本,有的可能毁坏或卖废品了。我的做法是:外出时带上两本,碰上有缘人问一下你看过《九评》了吗?或讲完真相问一下,再根据情况给,这样做效果比较好,又不浪费大法资源。

通过面对面讲真相,我亲身体会到众生在盼得救,不是世人听不听的问题,而是我们敢不敢讲的问题,不听也不能被带动。师尊说:“人要想成神、走出人的状态,那就得放下这种心,得用慈悲来解决问题。”(《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就写到这里吧,我所做的离师尊的要求,与其他精進的同修相比差的很远。有时悟不到,有时悟到了也不一定做的好,以后要努力修好自己,多救众生。其实讲真相也好啊,救度众生也好啊,我觉的就象是云游,是磨炼、锻炼成熟的过程。何况我们有师尊导引、呵护。让我们所有的同修都走出来互相配合,圆满随师还,我们做的再多也无法报答师尊的浩荡洪恩。

写的很粗浅,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