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年春天得法以来

在大法中升华 慈悲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五日】

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九九年春天得法的大法弟子。虽然是闭着修的,但总能体会到师尊的呵护和大法的超常。走在师尊安排的修炼路上,我从一个业力满身的常人成为一名肩负救度众生使命的大法徒,感到无比幸运和自豪。下面我把这些年的一些修炼心得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不妥之处,还望同修指正。

一、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九九年春天,我们原单位正门附近有大法弟子每周一次的免费教功活动。因自己从小体弱多病,生孩子后又增添了美尼尔氏综合症、副鼻窦炎等症状,当时孩子又小,年年冬天得肺炎,很累人,心情一直不好。看到有人教功,心想:反正医院也治不好,不如炼炼功试试,就跟着学了几次动作,又看了书。那些天突然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感到内心洒满了阳光,身体轻飘飘的,干什么也不累。我想这功法真是太好了,于是很快找到一个炼功点参加集体晨炼。

可是,才坚持了一个多月,邪恶的镇压就开始了。因那时全天上班,炼完功就走,从来没参加过集体学法,跟谁也不认识,再去炼功点,一个人也没有了。连去几天都是这样,后来才知道是政府不让炼了。可我心里知道,这功是好的。没学大法前我对共产党就没好感,单位发展让入党我就没入,一定是它错了,所以我仍坚持炼功。但因没有打下坚实的学法基础,又找不到同修,一年以后就不怎么炼了。

到二零零二年新年期间,回丈夫老家时,接触到那里的同修,才知道大家都在坚持修炼,并做讲真相、发正念、反迫害之事,感到很惭愧,知道自己落下了。回来后,原来的工作没有了,一开始感到很失落,买房欠的债还没还完呢,赶紧找工作吧,可找了几天也没進展,心想作为一个大法弟子落下这么多,不如先抓紧学学法再慢慢找工作。这样稳下心来学了几天法。突然有一天来电话了,以前的同事给我介绍了一个半天的工作。我一下明白了:原来师父看我落下太多给我安排一个时间充足的工作,好让我赶上来呀!这样一来,我每天利用好这半天时间,坚持学《转法轮》和从老家带回的新经文。后来觉的这么好的大法应该背下来,就每天背几页,遇到整点就发正念。

刚开始知道发正念时,半夜十二点的老发不好,定上闹铃有时也听不到,有时起来了也迷迷糊糊的起不到灭邪效果,于是我就下决心发完这个点的正念再睡。开始很难,十一点以后困的睁不开眼,看书也看不進去。后来十二点前炼动功,这样就不困了,头脑清醒的发完正念,倒头就睡。虽然睡的时间少了,但睡眠质量好,一觉醒来连梦都没有。

有时捡到几张《明慧周报》,就摘抄其中的真相,利用午休时间发到居民楼内。如果有当地迫害大法弟子的劳教所、监狱人员姓名,就手写劝善信寄给他们。有时丈夫出差几天,我就用毛笔写“法轮大法好”等标语,自己熬浆糊,灌到一个空洗发液瓶内,半夜发完十二点的正念就出去贴。因那时孩子很小,家里又没别人,就求师父让她好好睡觉,在我回来前不要醒,结果每次回来她都睡的很香。

一次,我看到《明慧周刊》中介绍系沙包挂条幅的方法,就用一个月时间做了二十多个条幅,从晚上十二点半出去挂到后半夜三点回来。一直感到师尊的加持,上坡象是有人推一样轻松,到家也不累也不困。学大法前,我从来不敢半夜出门的,可出去挂条幅一点也不害怕,心里踏实而又愉快,感到师尊就在我身边。

二、建立家庭资料点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给一位上门做保险的邻居讲大法真相,她说,咱这就有炼法轮功的。我真是喜出望外,从此与本地同修取得连系,能及时看到师父新经文、拿到周刊和真相资料了。后来觉的我会点电脑,我也应该做资料。在同修们的帮助下也建立了家庭资料点,给附近同修提供资料。在做资料的过程中,修去了很多不好的心,如遇事爱着急、做事毛手毛脚、马里马虎、怕麻烦等,现在已比较有耐心,也比较细心沉稳了。心能定下来,干什么都不费劲,原先学法时,单盘腿学一讲都坚持不下来,中间还得拿下来一两回,现在最长的第六讲也能轻轻松松双盘学下来了。

维持一个资料点需要不少资金,我这里的机器、耗材都是自己出钱,有时同修给我钱我就转交协调人,给资金困难的资料点用。我没有缺过钱,而是越用越有,因为丈夫的月工资已从九九年我刚修炼时的五、六百元涨到现在的五、六千元,我由原来全天工作挣二、三百元到工作半天每月八百元,后来又换成不用去上班,在家用电脑作图,有活就干点,干点就挣不少,没有压力。现在把主要精力用于学法、讲真相上,经常和同修搭伴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坚持一年多了。

三、面对面讲真相

刚开始和一同修大姐出去讲真相,不知如何与陌生人搭话,往往骑车转悠半天也劝不了几人,感到很难。整整半天时间劝退三、五个人就很满足了,有时连劝几个都不退,心里很别扭。感觉不对就向内找,发现是自己怨对方不知好歹,好面子的心也起来了。后来想起一海外同修的文章中说,有一次她打电话劝退时,被人骂不要脸,但这位同修却心平气和的说:“是我的脸面重要还是你的命重要?”同修是用多大的慈悲心在救人啊,而自己只顾自己的面子,这是多大的差距呀!找到不足就去掉它,真心为众生好,劝退人数就不断增多了。

我俩配合劝退人数较多的一次是一个下午,正赶上那天车检,我们看到一排排的大大小小车辆停在路边,就过去挨个送资料、劝退。我俩一个发正念、递资料,一个劝说,再加上回来路上劝退的,那天下午劝退整整三十人。但第二天就连连碰壁,原来是欢喜心出来了。赶紧调整心态,就又较顺利了。

四、劝信教者三退

一开始,我遇见信教的就不知如何劝退了。后来与同修大姐交流时,正好前两天她刚劝退了两名卖羊肉串的伊斯兰教徒。大姐买羊肉串时问他们哪里人,答新疆人。问知道三退不?答不知道。大姐告诉他们退出党团队,天灾人祸来时可保命,他们说自己信伊斯兰教。大姐说那更得退了,信神的怎么还入无神论组织?这是真信吗?只要是信神就得专一,就用小新、小疆退出来吧!二人点头同意。我一听,觉的这个方法很好,因为信教的人往往先入为主,你跟他说现在的宗教已没有神管了,他听不進去,但告诉他信神佛就要专一,不能入无神论的党团队组织,一般都能接受。我用这个办法也劝退了几人。

有时也遇到无神论者,可用大法破迷。一天,路上看到一个年轻人,就向他讲真相劝退,他说自己不信老天爷,是无神论者,谁见过老天爷?我说看不见的可不一定不存在,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现在咱们站在太阳光下,大家都知道太阳光中有红外线、紫外线、伽玛射线,可是谁的眼睛能看见?肉眼看不见的可不能一概否认呀。他一听,笑了:是这么个理。于是痛痛快快退了团队。

五、给孩子的同学讲真相

向亲朋好友和陌生人讲真相没什么顾虑,可给女儿的同学讲就有些犹豫:如果她们理解不了怎么办?要是有人告到学校去,会不会给女儿带来不利?如果大家不接受真相都孤立她怎么办?如果……,几次机会错过后我终于下定决心一定要放下情,救人是第一位的。于是和女儿商量先把和她最要好的同学带来,我求师父加持,很快就劝退了,后来又劝退几个。

不久,学校让大家准备节目,中午一下来了七、八个孩子到我家排练。我想机会不能错过,问她们想不想听故事,她们都围过来说想听,我就给她们讲了《红眼石狮》的故事,问她们如果故事中的老奶奶告诉你们要来洪水了,让你们跟她去安全的地方,你们会相信她吗?都说会的。我又问:你们说老奶奶是不是很真诚、很善良?孩子们都说是。我说那你们是喜欢“真善忍”还是“假恶斗”?一个孩子问什么是假恶斗,我说就是说假话、遇事不忍让,互相使坏、争斗。孩子们争相回答喜欢“真善忍”。我又告诉她们法轮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而共产党是让人搞假恶斗那一套的,老是搞运动整好人,表面提倡廉洁奉公,实际上贪污腐败,可坏了。你们愿意和它们一伙吗?齐答:不愿意!我又说,戴上红领巾就已经是它的一份子了,就归它管了。它那么坏,老天爷会惩治它的,你们想不想退出少先队组织,脱离它?都说:想退。我发给她们每人一张纸,告诉他们只要写上一句话声明退出少先队,再给自己起个好听的名字,老天爷就知道你们都是好孩子,将来就不会跟它倒楣了。孩子们纷纷认真写声明,其中有一个孩子还写上了“我要炼法轮功!”后来又有几个孩子听说我会讲故事,主动来听,也退出了少先队。

讲真相不但没给女儿带来麻烦,还使她又多交了几个好朋友。可见,当初的顾虑是多么可笑。只要按照师父说的去做,根本就没有“如果……,要是……”。过后偶尔在市场上看到我,孩子们都老远就热情的向我打招呼,还有三、四个孩子都先后跟我说了同一句话:“阿姨,你要是我妈妈该多好啊!”这让我深深感到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是多么幸福!

六、老俩口得救

有一天,我和同修大姨骑自行车经过一农户,见院里有一个老大爷和一个老大妈正费力的往一个小推车上搬东西,我们赶紧停下来过去帮忙。大爷、大妈很高兴,我们趁机送他们真相护身符。老大妈一看,说:“你们是法轮功吧!我家收到过很多你们的报纸、小册子还有光盘,都是塞到门缝,也不知是谁送的,你们为什么不堂堂正正给我们送呢?”同修大姨笑着说:“我们这不就堂堂正正送来了!”说着又掏出真相资料来,老俩口都笑了。我们又讲了些大法洪传情况,并劝老俩口三退,他们高高兴兴同意退了。

这使我想起有一次我去买米线,给卖米线的年轻女老板讲真相,她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啊。她快人快语:“姐,我就佩服你这样的,说话不绕弯,直来直去的。以前有几人也跟我说过这些事,我一听就知是炼法轮功的,但她们绕来绕去的真让人烦。”我这里不是要表白我们做的好,而是想说,大多数老百姓对大法并无恶意,也能接受真相,我们讲真相不必遮遮掩掩,尽量堂堂正正给大家讲清楚,从内心摆正与众生的关系。明慧网上有个同修说的好:我们与众生的关系是救度与被救度的关系,而不是被迫害与迫害的关系。

我们走出来一年零几个月了,一直告诉对方我们就是炼法轮功的,从未遇到有人举报。当然也有不听的或态度不好的,我们也从不与其争吵,本着善念对待。每次出去我都不认为有危险,因为救人是我们应该且必须做的,是我们的神圣使命。只有一次被抓的经历,也不是被人举报的,而是我与一同修在零八年底给几个便衣警察讲真相时被绑架,進去后我们不报姓名,不把自己当罪犯,警察问话就讲真相,不让说就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不足半小时就被放出来了。我发正念时感到内心很平静,能量很强,大冷天到家后仍然感到浑身热呼呼的,知道是师父的加持。师父在《转法轮》中说:“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

七、挖河沟的民工渴望真相

有一天,我们四个同修一起出去讲真相。因为人多,就俩人一组,分头讲。我和同修大姐一组,走着走着,看到很多挖河沟的民工,沟底一帮,对面高高的沟沿上还有一大帮。我俩看到马路边有一处延伸至沟底的土路,就顺这条路下去,向那些民工打招呼。听说免费送护身符,大家都围过来要。我们又送他们周报、小册子,问他们家里能否看光盘,大多都能看,就送他们神韵晚会光盘。

时值盛夏,看他们汗流浃背的,就叫他们到背阴处说话,他们一字排开,坐在沟边晒不到的地方。我俩分开一边一个,蹲下来劝他们三退。我说,咱老百姓都是凭劳动挣钱的,贪污腐败跟咱不沾边,搞运动整人也不是咱的事,六四镇压大学生也不是咱们干的,咱们老百姓啥坏事也没干,但是如果入过党团队组织的就是共产党的一份子,他干的坏事就有咱们一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人不治天治,将来老天惩治它,咱也会遭殃的,所以凡是入过党团队的现在都要退出来,不与邪恶为伍才会有好的未来。你们都入过党团队吗?有人说入过,但现在不是了。我说咱不是要找组织退,而是把入时发的誓取消。加入时不都对天发誓为它的事业奋斗终生吗?把一生都交给它了,那可真是毒誓啊,咱退出是把那个毒誓取消,让老天知道就行,不用找组织,也不管是否超龄,用化名都行。这回他们都说退,我就挨个问他们入过啥,用什么名,这边几个全退了。回头一看,那俩同修不知什么时候也过来了正和我们一起劝退呢。不一会这一帮民工都做了三退。

我们刚要走,听到那边沟岸上有人冲我们喊话。本来我们看沟岸又高又陡,根本上不去,人又那么多,想在沟底讲完就离开的,可看到他们那急切期盼的样子,我们立即走过去,我们只能仰着头大声喊着劝退,否则就听不清。他们要资料,我们就把包好的资料往上扔,但有的扔不到位。民工着急了,他们把自己干活的铁锹顺下来,让我们把资料放上面,然后收回铁锹,这样就能拿到资料了。我们每个人都把包掏空了也没够用,心想今天要是多带点真相资料就好了。回来的路上虽然又热又渴,却比吃了雪糕还舒心。

八、血旗不起作用了

“十一”前夕,我们照旧出去讲真相。我和同修大姨骑车到一售楼处门前,因未到营业时间,看到俩老人在那闲聊。在他们头前上方有两面较大的邪党血旗。我们打招呼,问二老是否要护身符,他们还以为说的是户型图呢,一人指着售楼处说那儿有户型图。我们正解释着,又过来一个老人,沉着脸开口就说:还是共产党好。我趁大姨正笑着和他们说话时,心里发正念解体他们背后的共产邪灵。然后我问他们是否想看全世界巡演的免费歌舞晚会光盘,一人说想看,我们马上拿光盘给他们,老人们态度马上变了,连声道谢,沉着脸的那位也有了笑容。我简单介绍了光盘内容和大法在世界洪传盛况,大姨就劝他们三退,除一人没入过,其余都同意退了。

九、“李老师好!”

现在邪恶越来越少,已挡不住世人得救了,明真相的越来越多了。一次我们正给几个修路工讲真相,对面过来一辆货车,因路不好走,开的很慢。我们送给司机一个护身符,他收下后大声说:“李老师好!”现在常人都敢在大马路上向师尊问好了,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去兑现誓约呢?

十、结语

修炼近十年来,我只是捡着做的好的说了这些,还有不少执着没去掉,比如安逸心一直没能根除,但我相信我一定能在大法中归正,最后一定能做好,因为我有最伟大、最慈悲的师父,我就只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在此我也由衷的感谢和我一同走过这些年风风雨雨、给予我许许多多无私帮助的同修们,我们是一个整体,让我们都来圆容好这个整体,更好的完成师父交给的三件事。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