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跌撞撞、在法中不断归正

师尊呵护、实修中逐渐成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五日】我于一九九六年元月有幸得法。按时间可以算是个老弟子了,可是在实修过程中却修的不尽人意,坎坷不平。有喜悦、有苦恼、有怨恨、有徘徊。回顾十多年的修炼历程,真是酸甜苦辣,一起来,今天,我就借师尊给大陆学员安排的第六届大陆学员网上交流的机会,借明慧这个交流园地,向师尊做个汇报。因自己层次有限,如有与法不符之处,请同修指正。

我于九六年元月九日走入了修炼大法的门。那时自己身体多病,求医无效,锻炼不灵,脾气暴躁,恶性循环,真有活不下去的感觉。也巧一天早上在公园锻炼,有一朋友向我介绍了法轮功,得知大法对祛病健身有特效,我就抱着为了祛病健身、得到一个健康身体的想法,走進大法修炼中来。那时大家都在炼功点集体学法炼功。因自己从小就受中共无神论的灌输,自己几乎也成了一个无神论者。佛、道、神在我头脑里概念都没有。所以在学法中,只认可学法后做一个好人这能做到,那佛、道、神谁能修成啊?在我的思想中认为那象做梦、是不可能的事情。我记的一次学法后大家谈体会(那是我学法有半个月左右吧)时我曾说过做个好人还行,要修成佛、道、神谁能修成啊?当时我就是这样认识的。

随着不断学法,与同修一起切磋,心性提高的很快,特别是自己多年的多种疾病在短时间内消失的无影无踪了,那沾火就着的火爆脾气变的温顺、平和了。朋友和亲人都在说我学大法后象变了个人一样。十多年来没有去过一次医院,没有吃过一粒药,从一个自己都照顾不了自己的人、一下子变的承担了家里的所有家务,有时还要做些其它关于大法的事。凡认识我的人都在说,你越活越年轻,说我象五十多岁,实际上我已经六十五岁了。我也真的感到无病一身轻,走路生风,干多少活、走多少路都不觉的累,身体真的是轻松极了,舒服极了。可我每每读到《转法轮》师尊讲的“有一个人跟我说:老师,在常人中做个好人就行了,谁能修上去呀?我听了真伤心!什么话都没跟他说。什么样的心性都有,他能悟多高就悟多高,谁悟谁得。”这段法时,我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那种滋味。我在心里说:师尊哪,曾使您伤心过的就是我,您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心里感到非常内疚,脸上觉的发烧、脸红。我暗暗的在自责。几年都过去了,可一读到这段法时就不由自主的想到自己曾让师尊伤过心的那句话。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在法中不断的精進、以及自身的巨大变化,这方面的执著越来越少。而真正的验证了师尊讲过关于人能修成神的法理的内涵。现在虽然在这个问题上认识上来了,我想我还是要借此机会向伟大师尊说声:“师尊,对不起您!使您伤心了。”请师尊放心,我一定在大法中归正自己,走好走正师尊给弟子安排的修炼回归之路。

师尊在《转法轮》中讲:“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我得法修炼后,真正的体会到了这部法的博大精深,验证了师尊领弟子走的这条路是最正的路,真是一块净土。所以,就想让亲人、朋友都能来学这个法。因为我修炼后的变化,家里人看的是最清,我就把这个功法首先介绍给我的丈夫。因为他是那个邪党的干部,长期受着无神论的影响,再加上受中共邪恶思想教育,满脑子灌的都是马列邪恶主义和毛思想。他一看书里有佛、道、神的字样,他就干脆不接受,而且还指责我说:“你身为共产党员、不信共产党,去搞迷信,你们早晚得出事。”我说:“你先把书看一遍,然后再下结论,你认为好你就学,不好你不学就是了。”后来他又拿起书看,他看是选着看,挑着看,而且对着辞海看,越看越难以接受,他也就不看了。因为他看到我自身的巨大变化,他就说:“你学你的吧,我是不相信。”

一直到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无事生非,编造谎言,利用手中权力,操控着电台、电视台、各种报纸、刊物等制造谎言铺天盖地的造假,欺骗了所有的中国人。这下我丈夫有话说了,他自豪的对我说,我说你们早晚得出事吧,怎么样?你不能再炼了,你知道再炼下去意味着什么吗?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会牵扯到全家的!我说,我修炼后的变化你们不是不知道、不是没看到,我不能放弃,我做个好人没有错,我绝不再回到病魔中去,我决心已下,谁也动不了我。他看到我这么坚定,他也确实看到了法在我身上的体现,他就说,那你就在家偷着炼,对外谁也不要说。我想,我是修炼人,应该怎么说、应该怎么做,我是明白的,只要现在同意我炼就行。

随着正法不断推進,弟子们就要走出来证实法、维护法,证实师父和大法是清白的,揭露江氏集团对法和师父的造假诬陷。我就用笔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等标语,贴上双面胶到外边去张贴,有时还买来红色和黄色的尼龙绸布写成小条幅到外边挂,还买硬纸板和色笔自己做护身符去送人。后来有了资料点,能拿到真相资料了,我就带上资料到各楼道去发放、到公共场所去发放、有时乘公共汽车到其它地区去发放。为了符合常人社会状态,晚上丈夫吃完饭到外边走步遛弯,我就身上带好资料和他一同下楼,边走我边对他说,你走的快、我走的慢,咱俩走不到一起,各走各的吧,于是我就去发我的资料。到他遛弯回来,我也发完回来了,既符合常人状态,又不影响我做事。智慧的去做。

在二零零零年夏天一个早上,同修们要集体炼功、证实大法,我与周围的几位同修也参加了。当走到半路时,天下起瓢泼大雨,可是同修们没有因为下大雨而退缩,人越聚越多,先是几个,后来到几十个,几百个,雨还在下着,同修们在雨中,那么的平稳,那么的祥和,听着优美动听的炼功音乐,缓慢圆的做着炼功动作。警车来了,警察来了,同修们谁也不动,真是体现出了大法弟子的伟大,震撼了警察,他们一个个不作声的站着,布满了炼功场的四周。炼功与集体背《洪吟》大约从早四点到七点。这时,有同修说,咱们法也背了,功也炼了,该回去给家人做早饭了,在这瞬间,四周围满的警察全都集中在最前边来了,好象在给同修们让开似的,就这样我们几个同修堂堂正正的从各方不同的路回自己家了。刚一進屋丈夫气呼呼的大声喝问,你还回来干啥?我说晨炼完了就回来呗。我边说边去洗漱,完后准备去做早饭,谁知丈夫在我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就伸手在我的右脸部位狠狠的打了一耳光,当时右脸被打的通红、发热、但不觉疼,这时他嘴里还在骂着,我并没有感到委屈、气恨,脑子里打出的却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和这不是提高心性的好机会吗?”这是师父在点化我,帮助和支持我。我没有动心,也没有动气,而且还问他吃什么我去做,他气恨的说,还吃什么饭,都气死我了。这时我往客厅走,看到派出所的片警都被他叫来了,我想可能是为了洗清他自己吧。片警看到我是自己回来的,就对我丈夫说,主任,我回去了,告诉我们所长说,阿姨没有去就行了。我平静的对他说:我是修炼人,我修的就是真、善、忍,我不能说谎,再说在那里都一排排的录了像,至于你对所长怎么说那是你个人的事,片警没说啥就走了。走后我丈夫就把他的妹妹、妹夫、女儿都叫来,当着他们的面提出要和我离婚。我没有动心,我只是说,我是个修炼的人,如果我在家里哪里没做好,你们给我指出来,我可以做好,我要归正的就是不好的地方,去掉的就是不好的东西。如果就为我修炼而要离婚那我同意。他一看我这个坚信不动的心,他就松了气了,也不说啥到别的屋去了,这场魔难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大约在二零零四年的九月份,因一个同修被抓而牵扯到了我,(当时我出远门不在家)警察就到了我家说一下情况,当时丈夫就炸了,可我不在家也没有办法,而他就把我所有的大法书、师父的讲法录音、录像全都收拾干净,给我毁了一部份,剩下的全都让警察拿走了。然后就在电话里和我大发雷霆。几天后我回来一看,大法书、讲法录音、录像全都没了,当时我真的要哭了,心里头难受极了。就在我失去大法经书,心如火烧时,丈夫又一次向我提出离婚,并让我写离婚申请书。我还是按师父教诲的心不动,我只是说:这个申请我不能写,因为不是我提出要离婚的。修炼人,原来有家庭不和的,修炼后都和好了,我们家庭是和睦的、为什么要离婚呢?他说,你不写我写,他就顺手拿起笔写了离婚申请书。上边他是这样写的:“某某某炼法轮功,国家制止她不听,经过多次说服教育、死不改悔,没有共同语言,特提出离婚。”他让我签字,我说我签字可以,我得先问一下,除了上边写的之外还有没有别的原因?他说没有,其实他也找不到我在其它方面所做一切的差错。我说那好,我就签上了我的名字。他一看我真的签了,气的到别的屋去了,在那屋里又给他的妹妹、妹夫、女儿打电话让他们来,要一起来说服我。

他们来了以后,丈夫把他要说的先说了,说的意思是,他是干部,上边已经定性的了,不能再炼了,要再炼下去他的这官职都难保。孩子们的档案中都会有记载他的母亲炼某某教,你会毁了这个家的等等。接着有顺着他的意图说的:有的说,对外边说不炼了,自己在家偷着炼;有的说:炼就炼吧,别出去闹事;还有的说;自己在家偷着炼可别跟任何一个炼功人接触等等。我不管他们怎么说,我还是坚定我的信念,从来都没有过我不炼这个想法。他们看我很坚定,没有丝毫动摇的心就又来另一招,那个妹妹就伏在我耳朵边轻轻的说:嫂子,我哥刚退休,心情也不太好,为了他的身体你就成全他吧。你当他面说不炼了,等他出去后,你再炼,就偷着炼呗。

我想,这不又是用亲情的一面来考验我吗?当时我就想起了师父在《精進要旨》〈修者忌〉中讲,“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我说老妹,我们修炼是堂堂正正,所作所为都是最正的,所学的也都是公开的,没有丝毫隐讳的,我没有必要偷着炼,我就是要走堂堂正正的路,我这样做,不是和你们犟,是在维护真理。如果你们不了解我可以告诉你们,但是要我按你们说的做,我做不到。也许是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坚定的心,瞬间就把形势扭转过来了。女儿就出了口长气说:唉,我们谁也不管你了,我们也管不了你,各人有各人的信仰,回过头来就对她爸说:我妈炼功以来,确实变化很大,不管是身体上还是脾气上,真象换了个人,我们也都受她的益,再说,信仰不同不至于离婚吧?为了给她爸一个台阶下就说,再给我妈一次机会。就这样又结束了这次魔难。回顾起来,每次的过关中都是师父在点悟着,呵护着,鼓励着走过来的。真的是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们身边。

二零零七年的十一月份,丈夫突然得了不治之症,到医院拍片一看,确定已是晚期,也就是三到六个月吧。我听到这个消息后,女儿怕我有压力,承受不住,我告诉女儿说,你放心吧,我不会不理智的去做什么,我知道人得病的道理,我心想也许是他该得法了吧!我要救他。有了这一念,就在决定去上海治疗时。我陪他去了上海,晚上休息时,他问我,我一辈子也没有干过坏事,怎么给我折寿了呢?就随着他的这一问,我就给他讲了他一生确实很善良、同情弱者、乐于助人、又不贪不占,是一个清正廉洁的好干部,但有一点,就是你对大法有过于不敬,曾毁过大法书、还说过对师对法不敬的话。但我师父不会对你怎么样,师父认为你是无辜的,是在谎言的欺骗下所为的,了解了真相同样是被救度的对像。但是你过去所说所作对师对法不敬的言行你要在网上声明的,那样会免去你的罪过,在这基础上又给他讲了大法的美好,全世界洪传情况,他有了初步认识。半个月回家后,他就开始学法学功,并在网上声明悔过以前对法对师不敬之事。通过一段学炼,身体确实有了较大变化,开始疼痛,后来不疼了,饮食也增加了,脸上也有红润了,他自己也很高兴,紧接着又给他看了封莉莉教授从科学角度来讲对真、善、忍法理的验证,他就更相信了。可是在学炼的过程中,他有他放不下的人心,我也有我放不下的执著。他认为边炼功边吃药会更好。他还是要坚持定期去上海复查、化疗。也就是放不下那个心,放不下那个病。说句实话,还是对法不坚信。我呢,一看有好转,心里高兴,起了欢喜心,同时心里还在想,他要好了,这下可有说服力了,都能把他们单位的人都救了。过后想一想,这不是在和大法讨价还价吗?这不是向大法索求吗?这不和大法要求的相反吗?多么肮脏的一颗心哪!多么可怕呀!我们俩一起学法时,一般都我念,他边看着书边听。我总是一会偷看他一眼,看他看没看着书啊,入没入心哪;这不是情的带动下所为吗?这不也是强大的执著吗?我是修炼人,通过学法可以抓到执著心,去掉它。可他本人刚刚得法,他悟不到,你就是引导他,他还是放不下,到了十一个月的时候他还是走了。正如师父在《欧洲法会讲法》中讲的“他还是不改变他的观念,他还在担心着他的病”“就说你不能够真正的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对待,你不能够这样做,年岁大的人就得走。”我把这段体会写出来,也是让有类似我这样的做个借鉴吧。以我的实例为教训,救人千万不要带着执著去做,一定要在法理上引导他,帮助他,使他在法上逐步提高,升华才能真正救了他。否则,那就是适得其反。随着正法的不断推進,法对弟子们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同时,大法弟子也越来越知道怎么修,怎么做了,也就是越来越成熟了。师父在《致美中法会》的致词中讲:“学好法、做好讲真相的事,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正念足就能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在实修过程中,我确实体会到这一法理的内涵了。我们学法小组共六人,除一名五十多岁的外,都是六十五岁往上的,但是我们始终坚持半天学法、半天做救度众生的事。有事时大家一起切磋,都提高很快。特别是师父提出资料点要遍地开花后,我们组先后就有三人成立了家庭资料点,成为遍地开花中的一朵小花。我自己买了笔记本电脑,主要是刻录各种真相光盘,不但供给我们自己小组用,还供给其它地区没有资料点和没有刻录条件的大法弟子用。我们都是用强大的正念加持,智慧的去做,几年来效果都非常好。除此之外,还采用发放资料、邮信件,面对面讲、贴标语、挂条幅等方式去讲真相,救度众生,证实着法。我没有做什么轰轰烈烈的事,就是按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去做,在做好三件事中修好归正自己,在自己提高的过程中做好三件事。我能在正法路上走过这十三个年头,能够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首先感谢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和这部宇宙大法对我的启迪,才使我这个无知的、弱智的孩子不断的提高、升华、成为师父的弟子。同时感谢明慧能为我们创造这个交流园地,及时看到同修的体会文章,帮助我的提高;感谢同修们在法上的较高认识、较好体会和正法中的感人事例激励着我的提高。请师父放心,请同修们放心,我一定在这正法的最后一段走好、走正最后的路,圆满的完成历史使命,随师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