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珍贵的《大纪元时报》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五日】今年五月,身在中国大陆的我,有幸看到了一份《大纪元时报》。

一天,我去一个同修家,谈完事情后,同修递给我一份报纸:“你看看这个。”我接过一看,是一份《大纪元时报》,很惊奇,就问道:“这是从哪里来的?”

同修告诉我,不久前她的一位亲戚去欧洲旅游,在一个退党点遇到了几位欧洲大法弟子,当得知他是从中国大陆来的,就劝他退党。他说:“我早就退了。我妹妹就是炼法轮功的,我也看过李老师的书,我知道大法好。”欧洲同修一听非常高兴,象见到亲人一般,围着他问长问短,又给了他一份《大纪元时报》。他一直把这份报纸小心的保管着,带回了国内,当作一份极其珍贵的礼物,在亲友中间传阅。

这是一份珍贵的报纸,从遥远的欧洲来到中国大陆内地,又是多么的不容易。同修的这位亲戚是随邪党组织的一个旅游团去欧洲的,能够把这份报纸带回来,要避开众人的耳目,要防备通关的检查,也要担一些风险。作为一个常人,能够作这件好事,也不简单,我真为他高兴。

我把这份报纸带回去,仔仔细细的阅读。报纸的印刷虽然比较朴素,没有套彩,但内容十分丰富,有十几个版面。迄今已经过去半年了,我还记得里面的一些文章:有评论,还有大纪元记者关于某国校园枪击案的追踪报道,还登载了一些散文、诗歌。我连报纸的广告都没有放过,挨个看了好几遍。广告还登了不少,我知道,这一份份广告里面包含着大法弟子的辛勤付出,也代表着社会对于大法的理解和支持,我一边看一边祝愿这些商家好运。

报纸办得真的很不错,讲真相的分寸也掌握的恰到好处,深入浅出,以理服人,平和亲切,没有邪党那种批判和斗争的蛮横风格,确实给人有开卷有益之感。

看完后,我按照同修的嘱咐,把这份报纸还了回去。后来这份报纸不知又被多少人传阅,但迄今仍保存完好。

海外的大法弟子能够把《大纪元时报》办到这个水平,确实太伟大了。不知要克服多少困难,要排除多少邪恶的干扰,要付出多大的努力和心血,完全是从荆棘中开辟出了一条道路。《大纪元时报》的诞生,打破了中共邪恶对海外媒体的渗透、控制、封锁,揭示了真相,传播了真理和正义的声音,也让世界人民看到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和流氓嘴脸,看到了大法的神圣和美好,对于讲真相救度众生确实发挥了不可替代的巨大作用。那一篇篇檄文,都是讨伐邪恶的利剑;一个个字符,都是一颗颗射向邪恶的子弹。因此,中共邪恶对《大纪元时报》才如此恐惧害怕,使尽一切流氓手段破坏捣乱。但是,《大纪元时报》是邪恶们破坏不了的,经济封锁、流氓捣乱,一切手段都将无济于事。在这伟大的时代,《大纪元时报》肯定会越办越好,为解体邪恶、救度众生发挥更大的作用。

师父《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中对《大纪元时报》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在管理上走上正轨,真正立足于社会,实现良性循环。我理解这是正法进程的需要,也是救度众生的需要。立足于社会,我理解这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问题,更是一个修炼问题。

能够立足于社会,达到经济上自立,标志着《大纪元时报》已经成熟,标志着得到了社会上的广泛承认,标志着《大纪元时报》树立了更高的声誉,也自然能够救度更多的众生。做到这一点,说明这条证实法的路已经完全走通,也能够更好的留给未来。

师父已经指明了方向和目标,神也协助开创了条件,剩下的路就得靠大家齐心协力走出来。《大纪元时报》能够办好,能够立足于社会,实现良性循环,不就是大纪元同修们整体配合、整体升华上去的结果吗?不说明方方面面的工作,包括经营、管理、版式、内容、发行、广告都达到很高水平了吗?

师父讲“相由心生”,大陆的大法弟子也在时时关注着大纪元,时时在祝愿他越办越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