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政治不讲法律”

闻几句中共官腔有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五日】今年,网络上连续曝出几句中共官员的“官腔”。我们先一起来听两句。

第一句:“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这是今年6月,大陆媒体记者就郑州市须水镇经济适用房用地建别墅一事,采访郑州市规划局副局长逯军的时候,逯军发出的劈头一问。言外之意,“替党说话”,就要损害老百姓的利益;“替老百姓说话”,就要损害党的利益,两者是水火不相容的。这句“官腔”作为中共官员自我曝光的标志,在全国迅速传播。

第二句:“你是不是共产党员?”这一句的来历是:11月4日,郑州一都市报刊登一篇调查稿《“养犬办”被指只管收钱不管事》,文中记者质疑1200万元的养犬管理费的去向,在采访预算外资金管理局城建处处长王冠旗时,王冠旗质问记者:“你是不是党员?如果你要采访这笔费用的开支,就必须获得我们局党委和新闻发言人的批准!办公室让你直接采访我是违反规定的!”报导一经推出,“你是不是党员”这句简单的问话,在网上立刻传开。有头脑清醒的网友指出:“记者采访权是法律赋予的,难道你们党委和新闻发言人的权力比法律更大?”

在短短六十年的极权统治中,中共不管干了多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总还是要想方设法找一块遮羞布遮掩遮掩的,就是在1989年“六四”出动坦克把请愿的学生碾成肉饼的时候,也还高举着一面“稳定”的大旗。如今中共旗下的有些视百姓如草芥的官员,被中共教唆的越来越猖狂,连遮羞布也懒得围一块了。

其实,以上两句“官腔”还不是最露骨的。毕竟,两名中共官员使用的都是问句。这里还有一句更露骨的“官腔”,被律师指为“耍流氓”。

吉林省农安县法轮功学员韩希祥、李凤鸣等七人在家中被中共警察抓走,他们的家属请维权律师为亲人做二审的无罪辩护。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一日下午,家属得到消息说二十三日下午二点进行非法宣判:不开庭,直接宣判。(一审也是秘密审理和宣判的)律师闻讯赶到农安,到看守所去会见当事人。可是看守所在农安县政法委和“六一零”的施压下,就是不让见。律师又重来到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争取辩护权利,并询问为什么不让见?这时,农安“六一零”的马主任出语惊人:“我们为了农安的稳定就是不能见,哪说的也不好使,在这我们说了算,我们讲政治不讲法律,你们愿上哪告就去上哪告。”律师气愤地说:“这就是在耍流氓,简直连脸面都不要了!”

“讲政治不讲法律!”马主任说话道出了中共和法律的关系,一语中的。中共邪党魁首毛泽东说过:“我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是啊,当刘少奇被打成“叛徒、工贼、内奸”的时候,没人给这国家主席讲法律。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大地上,连国家主席都不能够通过宪法来保护自己的生命,那么普通的老百姓也就更不用说了。所以,江泽民就敢以一人之意,凌驾于宪法之上,公然迫害广大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

“政治”,是中共高高举起的一把魔刀,有了它,中共就能够为所欲为的搞运动,整治人、迫害人。中共的“政治”是什么?中共的“政治”就是不惜一切代价维护它的统治地位。它要的政治上“稳定”,是它的强权统治的“稳定”,不是老百姓生活的稳定。而法律,从来都被中共当作一块遮羞布,在这块遮羞布下,它践踏人权,强奸民意,草菅人命,恶事干绝。现在,它连这块遮羞布也不要了。近年来,它对高智晟、王永航等著名维权律师的残酷迫害,就证明了这一点。农安县“六一零”的马主任,不过是自暴其丑罢了。

中国人讲:“六十年一个甲子,六十年一个轮回。”中共统治华夏六十年,在中华民族悠久的历史中不过是短短一瞬。可是,对于现在苦难的中国人来讲,却是大半生的光阴。更可悲的是年轻人们,一出生就处在中共邪党的集权统治之下,不知道一个没有共产党的自然社会是多么的美好。中共官员连连曝出的丑恶狂言,是在给人们以预示:快了,中共邪党灭亡在即。善良的百姓们,赶快脱离这个邪恶的组织吧,在天灭中共的大潮中,不要做它的陪葬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