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之后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六日】师父好,同修们好,我是四川省大法弟子,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学大法的,在九九年迫害初,带着人心也和同修到了天安门,由于在证实法中掺杂着求圆满的心,由于初期在证实法的掩盖下,证实自己的心迟迟未找到,在初期也不知向内找,表面上从师父的讲法中也明白了这场迫害不是人对人的迫害,由于带着人心看问题,带着对迫害者的仇敌心不去,在救度众生中深藏的是求迫害结束之心,所以生不出对众生的慈悲之心,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面下,深藏的是私心——为了迫害的早日结束,为了自己不受苦。

外表的辉煌是给别人看的,发自内心的改变才是真修。我也是在写此交流心得时,向内找找到自己的此心,平时还是觉的自己不错,也明白自己在迫害初期由于人心而生干事心,被邪恶钻空子绑架到看守所、劳教所迫害,近期在强调注意安全的意识中没有真正的把大法弟子视为一个整体,在和同修发生不同认识时不向内找,由于证实自己之心不去和同修在认识上发生冲突时不是和同修在法理上认真交流,而是简单的否定同修的行为,没有看到同修初期的救度众人之心,虽然在过程中有证实自己的心,但同修也是在其过程中会认识到而修去。在冲突中,证实自己之心不去,没有真正做到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在二姐那次多个同修被绑架中和此次电脑城同修被绑架事件,没能从法理上和他们交流清楚,只是一味的强调自己的正确,指责他们不为法负责、不为同修负责,没能真正消除不符合法的行为。至今,仍有人想在全省范围内给资料点供耗材,而同样有很多资料点想从同修那购耗材,没有真正的按资料点遍地开花去做。虽然师父的法讲的很明,但同修有执著而一意孤行。没有博大的胸怀,没有真正的善和忍,仅强调自己的安全并不是真正的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下面我就如何通过学法明白大局和自己的历史责任、如何向内找、如何在法理中提高心性和同修作个交流。

一、为了讲真相,我找了工作

二零零三年,我从劳教所正念闯出,回到家里,我闭门学法一个多月,吸取第一次从劳教所闯出后,师父的讲法还未学完一遍,仅仅在家学了三天法,在同修的一再催促下,投入到正法中,可是,由于不能在法上证实法,是在证实自己,在同修把我视为英雄,我也把自己视为英雄,在怕心和强制自己表面的不怕来证实自己修的高,以做事的重要性、多少和影响大小来证实自己修的高,结果仅仅四个月时,造成多位同修和我一同被绑架。这次,回家后哪也不去,只和少量的同修接触、交流,基本在家学法,整点就发正念,整整半个月,几乎连吃水果的时间也不愿意有。后来得知,邪恶原准备将我再绑架到洗脑班,由于多人反对作罢。

在家学了一个多月,从家里出来后,有同修希望我不要工作,带领大家干个轰轰烈烈,也有同修希望我再次做协调工作;由于这次学好了法,能立即知道干个轰轰烈烈不符法的要求,可是工作不工作,还做不做协调工作可让我为难。我曾经有个好工作,因上北京上访而被单位开除,邪恶之徒到处宣扬我因修炼法轮功把工作都丢了,这下连工作都找不到了。(我第一次从劳教所闯出来后,没有去找工作,专做大法的事。)我反复学法,又和多个同修交流,我们是来干什么的?我们需不需要工作?

通过学法,我认为我应该工作,还应该有份好工作,因为大法是在常人社会中修的,我们需要和常人接触,我们才能修,工作不是修炼,但我们的心性会在工作中体现,常人就会知道由于修大法,我们变的更好更好了,会认同大法的好,由于我们工作的好,自然我们会有高于一般人的工作岗位和收入,不能让常人对我们只有远远的同情而没有正念,而且,只有与常人多接触才有利于创造讲真相的机会,而我们的正常生活也是真相,也能破除邪恶的谎言。同时,找工作也是讲真相的机会,平时找到你讲,有的还不听。

后来,有一私人老板聘用了我,说:不会,可以学,但人品难学。在我没有身份证的情况下,让我当经理,给了我超出其他本专业员工更高的工资,因为我从法中明白了,为了更好的讲真相,我们应该有一个稳定的工作,有一个稳定的收入,当我们做好我们该做的后,我们是没有生活危机的。(注:不能为了解决生活而去做大法的事,几年前这里有同修听了我的交流后曾这样想并做,后悟到改正。)

由于我是经理,在我带同事外出办事时,为我的讲真相带来了很大的便利,当时我带的业务员基本都知道了真相。

二、遍地开花,大道无形

刚到某市上班时,当时还基本是大资料点的运作方式,当时明慧提出了资料点遍地开花,我们在积极推动遍地开花时认识到,这也是在正法时期的修炼方式之一,不等不靠,深入细致的讲清真相,都要以同修的整体提高,整体升华为基础,遍地开花是要求我们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有利于深入细致的讲清真相。单纯给同修配上电脑、打字机,如果同修心性不提高上来,会成为人在干事,容易被旧势力钻空子,给大法、给同修带来损失,如发生迫害,还会给一些众生得救带来障碍,当时也发生了有协调人劝说同修配上电脑、打印机,但一听到点风吹草动,有跑人的,有把设备赶紧抱给协调人的。我们根据这些情况,定下了两点,1、电脑城里应该有同修進去上班,熟悉电脑耗材及配件的商家情况,指导今后同修分散在不同的商家配电脑及购耗材,真正做到资料点独立运作,只在前期带一下;2、先帮助同修从法理上提高上来,人家里有电脑,能看每日明慧,过一段时间再交流,让同修认识到遍地开花是法对我们的要求,同时让同修觉的自己再配个打印机或刻录机?满足自己的需求并不是难事,反而更有利于自己讲清真相,由于自己有了这些法器,可以针对不同的人给不同的真相资料,做到深入细致的讲清真相,也减小了资料点同修的工作量,让资料点的同修的学法时间得到保证。让同修明白,一台电脑,一个刻录机或打印机在现在是一个普通家庭也经常配备的工具,并不是法轮功的资料点专用工具,大家分散购买耗材是最安全的,现在购买一辆电瓶车或汽车对一个家庭来说你不能说他是专用工具,只能单位或公司有,家庭代步不很正常吗?何况电脑是由国家来普及推广的,法轮功家有电脑、打印机也正常。半年后,有一同修发现,很多同修家有电脑了,个别同修开始上打印机等设备了。

在此过程中,很多同修刚能做资料时,往往很兴奋,易起干事心,忽略学法,这时特别需要提醒学法,学好法才能做好三件事,效率才高,不然,很容易落入人在做事,这时,电脑、打印机等不是这就是那出问题。

三、证实自己的心不去,不能向内找,未能阻挡住邪恶对整体的迫害

由于一些同修觉的我在法理上悟的较清楚,在帮助一些未能及时跟上正法進程的同修时爱找我,大家在一起交流时自己的认识往往易得到大家的认同,这时,自己也觉的自己修的好,忘记了师父讲的“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修者自在其中》)

由于在乐滋滋中不能向内找,不能找出证实自己的心,其实,当时网上也在讨论,我认识到我指责同修无非就是党文化下打压对方是为了抬高自己,并不是为整体负责,而真正为对方好,为对方负责是善意的指出对方的不足,作为法中的一个粒子,应该是圆容整体,帮助同修,不是只是指责。

所以,当我听一同修说我们所在的某某市有一总负责人,东南西北中又有五个片区负责人,下面又设……现在他争取進入其中,言语中就是他進入其中就等于上了很高的层次,就是在干一般人干不了的大事……

我当时吓一跳,师父讲的是大道无形,是在修炼中修去人心,可还有人这么执著于权力,还要搞一个有形的组织来,立即指出同修这样做是执著权力,执著于名,这样做是对法不负责,是在破坏法,是对同修的安全不负责。这同修立刻就不高兴了(虽然我们是合租一套房,平时关系也很好),表现出的意思是由于我们关系好,给你一个机会知道这事你还妒忌他,就不再告诉我什么。我后来也仅仅认为只是我太着急,并没有认识到我证实自己的心太强,一开始就给别人扣帽子;只是认为还未搞清楚是哪些人这样干就发火,太着急了点,但我是为法负责,他不应执著我的态度嘛,这是他心性太差,他们这样是自己害自己,会给当地证实法带来不好的影响。我只是有点气愤他们不争气,但不会对我的安全带来直接影响,只是要求这位同修,你要参与進去,我们就分开各住各的,互不影响。

同修很生气,但因种种原因,没法搬走,当时没有认识到是师父在给我们机会;由于还住在一起,后来又知道一些事,使我觉的,必须找到他们,阻止他们,因为他们在全省范围内要把同修都串在一起,由他们统一指挥、安排,以表示我们这里形成一个整体了,这不是给邪恶迫害我们创造条件吗?这不整个的形成了一个大资料点了。

当我起了这个心后,“二姐”找到了我,因为她觉的我和我周围的同修协调的很好,希望我把好的经验介绍出来,好让我们地区真正的协调起来,形成一个整体。因为她觉的现在大家象散沙一样,没有形成整体,没有全省或全市的一次整体行动,大型法会也少等等。我谈了我对整体的看法,师父给我们留下的是大道无形的修炼形式,我们的修炼是和正法联在了一起,是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提高自己的心性,修去自己的执著,并不是人中的一种组织形式,大法弟子聚之成形,散之成粒,我们都在想着救度众生的事,而且我们人人都是协调人,当我们觉的救度众生中我个人力量不够,但我有这个好想法,或我这里揭露邪恶、救度众生中希望同修出个主意或配合协助一下,就是在协调,就是在配合,小范围小配合,大范围在配合,大家都在做,从不同的角度,用不同的方法都在做,这就是一个整体,当我们配合的好时,当一个同修这样想时,别的同修也会有相应的想法或做法,相互间很有默契,这是我们配合的好时的感觉,而全面恢复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形式是我们修炼的保证,集体学法、集体炼功,法会,当然是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下,利用各自的便利条件,不拘泥某种形式,因为这是师父留给我们修炼的形式,是我们提高的保障,我们不能放弃这个修炼环境。

其实,开始“二姐”觉的很好,但“二姐”执著于当总协调人的心很强,同时,部份同修执著于权力的心放的较慢,有两三个同修在争要当这个总协调人,总想组织一次全省或全市的统一活动。在第一次组织全市统一在某某时间全城发放真相资料时,邪恶已作了准备在同一时间在全市進行抓捕发真相资料的人,因有同修及时发现,大家及时全面通知(当时要求不能越级通知,已经把协调人当成了权力,不然不会争协调人、总协调人),才未造成大的损失。

这样,我越来越急,直接对他们的行为進行否定,指责他们是为了证实自己,是为了权力而不按师父的大道无形的要求做,是在搞一套有形的东西,集体学法和法会不能搞成形式,更不能以此多少来证实自己的能力,结果,越急效果越差,这时不能内找,如果我不是证实自己的心很强,不是在证实我比你修得好,我的就是对,就不会只是指责,而是去圆容,由于怕迫害的心才会着急阻止其行为而不是善解,由于怕心和自己的主意未得到重视、执行,在“二姐”要求我离开时,我仅仅从自己的安全角度和自己的脸面考虑,立刻离开了,从人中我安全了,但几个月后,“二姐”等二十多人被绑架。

在其后,我加强学法,向内找,因为如果我没有执著就不会让我遇到这件事,这里一定有我修的东西,离开整体一定是我的错,从表面看,也许是我对的,但当我们在人中、在和同修争对与错时,这不已经是执著了吗?而我们修炼就是在去自己的执著心,其实,在写此文时,还能察觉到自己想证实自己对的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