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初期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六日】

  • 修炼大法初期的故事

  • 幸得大法 摆脱附体

  • 修炼大法初期的故事

    文/葫芦岛大法弟子

    师父说:“欠债要还,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但是出现这类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害怕,也不会让你真正的出现危险。”(《转法轮》)

    这个事发生在十三年前的1996年。家住辽宁兴城某村的吴老汉,那年在华山镇打工。有一天他在工地干活,一不小心滑了一跤,正好掉到脏水井里,脏水井的井口是铁的,吴老汉的肋骨正好硌在井口上,造成三根肋骨骨折。

    吴老汉卧在炕上起不来,痛的觉也睡不好,翻身都困难,儿女们让他住院治疗。他想起法轮功师父说:“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第四讲 〉)他明白这一法理,就说:“没事,你们该上班上班,该干什么干什么,不要惦记着我。”并且叫他老伴给他放师父讲法录音。说也奇怪,一听师父讲法录音,吴老汉就觉得不那么痛了。就这样他天天听录音。

    有一天晚上,吴老汉听着师父讲法录音睡着了,朦胧之中,好象有人推他的肋骨,就听骨头“咔咔”响了几下。吴老汉一愣就醒了,他自言自语地说:“不是梦吧?”用手一摸,支出的包没有了,平复了。再叫老伴看,真的平复了!二人不约而同地说:“大法太神奇了!”吴老汉激动地流出了眼泪,是师父救了他。


    幸得大法 摆脱附体

    文/大陆大法弟子 张三清

    得法前,我是一个象《转法轮》中写到的被动物附体的人。

    大概是1994年,那时我突然会晕倒,有时走在路上也会晕倒,人有一种害怕的感觉,晚上睡觉常常被什么东西压在身上一样,人不停的打哈欠。我到处寻医问药也不见好转。一天一个熟人说“佛”要传我,要我在家里安个牌位,那时我根本不懂什么神佛的事,也不相信有神佛,因为受共产党多年无神论的洗脑,但为了好病,我天天烧香,可安了牌位以后。我人更难受了,一会儿说东,一会儿说西,象失控的人,直想哭。这种状态大约持续了二、三年。

    1999年4月份,我的同事把法轮功介绍给我,起先我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他说借本《转法轮》给我看,如果我想炼以后就教我动作,我从同事那拿过书,打开看到师父的像片时,觉的好象在哪里见过的感觉,很熟悉,我开始读《转法轮》,越看越觉的好看,我脑中的疑问好象在这里都有答案。

    我如饥似渴的看完了《转法轮》,以前那种难过的症状完全消失了,从此我象换了一个人似的。后来我把家里的牌位扔了,开始走上了修炼大法的路。

    是大法给我新生,是师父救了我!没有大法,我也许已不在人世了。我不知道怎样表达心中的感恩,只有修好自己,不辜负老师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