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师父安排的路 修好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七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的老弟子,今年六十八岁,在这些年风风雨雨的日子里,我从未动摇过对师对法的坚信。九九年“七·二零”后,三次被国安非法抓捕迫害,在师尊的呵护下正念闯出,直至今日平稳的走在师父安排的正法路上。

持之以恒抓紧救人

二零零零年我利用自家药品门市部销售药品的有利条件,在药品瓶上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上门买药的顾客当面讲真相,发资料,把大法的美好讲给世人听。坐公汽时,在公汽上贴小型真相不干胶;后来又用纸币传真相一直到现在坚持了几年了。

我白天工作,深夜去楼层发资料,在路边贴不干胶,挂条幅。二零零七年大雪灾时期我和同修下午五点钟出发,到边远的地区发资料一做一整夜,由于雪天地滑左一跤右一跤的一点都不痛,我心里明白,都是师父给化解了魔难。二零零四年九月师父“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的经文发表后,我用寄信的方式,找电信电话本上的通讯地址给不认识的人,老伴的战友,总之只要知道地址的,亲戚、朋友、同事,还有与我儿子离了婚的儿媳妇,我都给他们寄真相资料写信救他们。

师父说:“因为大法弟子的个人修炼已经不是第一位的,正法中救度众生、从组大穹才是目地。”(《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学习师父这段法使我明白了大法弟子的责任,于是我和几位同修结伴而行,加大力度持之以恒讲真相救人。我们学法组是每周利用两个下午集体学法,这两天的上午我们就各自讲真相。我们夏天早六点三十分、冬天早七点三十分出门,风雨雪天都一样。我们到社区住宅,建筑工地、田间地头,小溪江边,超市、站口、码头,方圆十多里一日不落面对面的讲真相,没有怕心,只管救人。《九评》发表后,我们又按照师父的教导“迫害不结束大法弟子就发《九评》,到最后中共邪党解体、迫害停止为止”(《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此时此刻我就存一念,听师父的话,多发《九评》多讲真相,让世人觉醒明白,多救人。我出门前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把有缘人给我们安排来,清晨去市场利用买菜的机会讲真相,看准有缘人,也不计较菜的贵贱,把救人放在第一位,使很多世人都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党。

有时也采用另外一种方式,有一次外地有个厂家来我地推销商品,他们搭着台宣传他们的商品,在台上介绍完商品后就开始往台下投撒礼品。观众都争着接礼品,因礼品数量有限,有的得到了,有的没得到。我看准没得到礼品的观众,立马上前对他们说:我这里来补偿大家,这可是值千金,值万金哪,边说边乐呵呵的从包里取资料给这些观众,还告诉他们共产党要解体了,这是天意,究竟为什么呢?这资料里都有,当时有好几个人都接了小册子,《九评》,护身符,还办了三退,我走时还与我连声道谢谢。

在早餐店里吃早餐时,我就坐在人多的桌上主动与同桌的食客说话以拉近距离,我说:常言道同船过渡,五百年修,那我们同坐一张桌子吃早餐可能也是很大的缘份吧?这时食客就友好的点头表示赞同并与我交谈。我说:既然是缘,那我得把我知道的天机告诉善良的有缘人哦!听说共产党要解体了你们信不信?有的说信,有的说它太坏了。这时我就把真相资料顺势递给他们,一边递资料一边劝三退,有加入过邪党组织的就在一种没有任何压力的氛围中退了,一般都很顺利。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给弟子安排的有缘人。

走到哪里真相讲到哪里

我居住在一个江边县城,江堤上常有坐在堤上休息的,于堤上等候过路车的,匆匆行走的,拾废品的,放牛的,外地大小车辆停那办事找货主的,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也是我们讲真相看好的地方,因此我常到江堤上去救人。我会根据不同的人群称呼他们大哥、大姐,小兄弟、大妹子等,上前热情的和他们打招呼送资料劝三退,世人大多都乐意接受也同意退。我还再三叮嘱他们说:看完后将资料传给你最在意的人看,这样你也是在做好事,在救人。世人多数都很善良,表示会传给亲朋好友看。

一次我和同修结伴走在江堤上,看见一个小伙子正在那里等车,就主动上前打招呼:小兄弟,在等车哪,说你是等车也许是在等我们来告诉你们真相是吧?来,送给你一份资料看看,看明白了你会得大福哦。这样顺着世人想过幸福日子的执著讲,世人很高兴,小伙子喜滋滋的接过真相。刚一接资料车就来了,还没来的及劝三退小伙子就上车了,我就在心里正念加持他尽快看真相,照资料上面讲的方法快快声明三退。

这样下来,我们所带的资料有时还不够用呢,因为考虑安全问题,我们所带的包不是太大,一般可以装六本《九评》,十本小册子,加上一些单张。零八年开始就以神韵晚会光盘和小册子为主,世人大多都很愿意接受。期间也遇到不好讲通的,有说我们搞政治的;有骂我们是骗子、吃饱了没事干的;还有说的更难听的;也有婉言拒绝的:给他资料他说不识字,给他光盘他说没碟机;也有接过资料一看有法轮功三个字就直接退给我,说法轮功是政府反对的不能看的。师父告诉我们:“问题的出现就是讲真相的机会。”(《各地讲法七》<美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遇到这种情况,我们也不回避,先分析世人心结在哪里,多数都是惧于中共邪党的淫威,我们就一个发正念,一个讲,帮助世人树立正念。

一次遇到一个说不看的中年男子,我就平和的对他说:咋不看看呢?多看多听也不冤呢,是不是?我又说:其实您想走哪条路,您想要什么,您想得什么,谁也不干涉您,我们只是把事实的真相告诉善良的人,也是看对象凭缘份不是人人都给的,那么多人我拉一车也不够呀是不是?对方一听我们这是看重他心里就高兴了。我又進一步说:大哥,我们分文不取,您也不会损失什么,就看一看吧,这里面讲的可是天机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哟。那男子连忙说:“我看,快给我吧。”我说这就对了,就递给他一份较完整的资料,他高兴的接过资料走了。

还遇到一些说“政府反对的我不看”的人,我就堂堂正正的说:您认为谁是政府?您看我们县里的一、二把手全是贪官,我还直接点了这些贪官的名字,我说他们把老百姓的血都喝光了,现在都在遭“双规”,象这样的政府,它说法轮功不好您就相信了?就跟着说去了?这不是害人吗?法轮功是什么您知道吗?法轮功可是按“真、善、忍”做好人,一方面修心性,在日常生活中真诚待人,与人为善,宽容忍让;一方面炼功净化身体,渐渐达到祛病健身,成为身体健康,道德高尚的人。这有哪点不好?有什么看不得的呢?多数人这个时候都说“我看我看”,有的当时就办了三退,根据对方接受情况有的就让他先看资料,暂时不谈三退的事,心里求师父再给他机会三退。

二零零五年外孙女在一个乡镇重点中学就读时,我去照顾她,也是日复一日的利用买菜等机会讲真相,发《九评》,劝三退。孙女放假回县城,我就留在乡镇走村串户劝退了很多人。今年上半年三个多月在深圳包括来去的车上也是一日不落面对面讲真相发资料劝退,都收到好的效果。平时随身都带有资料,走到哪真相讲到哪,正如老伴给我总结的:三句话不离本行。因为这是师父让我做的,给我建立威德的机会,我当然要珍惜呀!

圆容大法平衡好家庭关系

随着不断学法,我越来越深刻的认识到,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必须平衡好家庭关系。多年来我注重实修,珍惜家庭的修炼环境,把亲人当众生,向亲人洪法讲真相,我老伴和儿女还有两个孙女都支持大法并声明三退了。

尤其我老伴的变化极大,当地同修们也都知道。老伴是邪党的老干部,深知邪党的阴狠毒辣,“七·二零”由于恐惧邪党的淫威,怕我遭迫害就用一种变异的方式保护我,同修去我家时他连赶带骂,发现家里有资料就藏起来不让我出去发。刚开始我也不知该怎么办,处于一种无可奈何的状态。随着不断学法我悟到了,这不明摆着是干扰我救人吗?这可不行,我不能消极承受,得面对现实跟老伴理论。我就尽量心平气和的对老伴说:老伴,你看凡是你的朋友来了我都是美酒佳肴热情招待,如今我是修大法的,大法弟子就是我的朋友,他们又没吃没喝我的,就只来会一下都不行吗?那照我没修炼前我会依了你吗?你这样待我朋友我也没吱声,是因为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可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这样那怎么行呢?我一方面与老伴理论,一方面注重修好自己,尽量做到家务一人承担,把老伴的生活安排好,让他感到轻松没有家庭生活的压力,事事处处关心体贴他,渐渐的环境也就发生了变化,老伴就不再干扰我了。

现在发正念到点了老伴就提醒我快去做正事(发正念),还给我透露信息,说哪天哪天邪恶找他了,让我注意安全,还帮我把资料藏好。过去同修来家他又赶又骂,如今他笑脸相迎,在街上遇见了都主动打招呼。发现我带回大量资料他不是指责,而是小心叮嘱我,要理智,不要让他们(公安警察)发现。老伴还常跟他的朋友讲炼法轮功身体确实好。我悟到要想让家人认同大法好,光嘴上给他们讲真相是不够的,还要事事做到位,让他们实实在在看到大法弟子的风貌,感受到大法的威德,才有说服力。

我知道我做的还很不够,比起做的好的同修与师父的要求还相差很远,没去的心还很多。今后我要更加努力,勇猛精進,听师父的话救更多的人。

向尊敬的师尊合十
向同修们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