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争气的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七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是九八年年末得法的。我是癌症病人,当时看书就觉得身体舒服。因为我修炼前就离婚了,失业没有工作,还要照顾孩子、还要打工维持生活,所以虽有宝书在手,也没有看上几遍,只明白表面的意思,做好人。不过虽然看书时间少,有时我能感觉好象是被打开了从前的记忆。

师父保护我

二零零零年一天,同修(姑姑)给我拿来一本小册子,上边写着一个故事,大概意思是:一修道人拿着酒壶问弟子,敢不敢跟他跳到里面去,于是弟子就跳進去,原来里边也是一个无比广阔的空间。看完后,我就想:这是让我明白什么呢?那我也是师父的弟子呀!我也应该去北京为大法说一句实话。然而又想到了孩子怎么办?当时我看书少,在法上也没有悟到深层法理,好多想法使自己拖了两天时间,后来心一横,就这样在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我去了北京,是爸爸送我上车的。

警察把我拖到车上时,车上已经很多人了,大家都在喊“法轮大法好”,我也跟着喊,一警察拿个短棍子的东西往我身上戳,那东西冒着火花,我觉的心都聚成一团了,就在站不住要倒下时,一老年同修挡了一下,把我扶住才站稳。我当时心想:一定要告诉他们法轮功对人身体都是有益的。于是我的脚就象钉在车上一样,牢牢的站着。那警察再次拿那个东西往我身上戳,突然警察脸色变的非常难看,就坐到前边座位上,嘴里说着:“怎么会跑电呢?”原来是电棍把警察自己电了。警察坐那再也没动。后来车上的同修告诉我,那是电棍,是师父保护我呢。

从北京回来后,我一直在姑姑家住,在那里和同修们在法上交流,和他们一起的那段时间,对我今后的修炼有很大帮助,现在回头看看,悟到都是师父有序的安排,使自己没被落下。

建立资料点

因为爸爸、姐姐及弟妹去北京回来后被迫害,使当地同修看不到《明慧周刊》,没有真相材料,我悟到自己有责任补充上,于是联系到一同修,到她那里去取。没过多长时间,资料点同修被绑架,协调人被非法关押,真相材料又没有了。这时,师父安排一流离失所的同修到了本地,我和他们配合成立了资料点。

我们的资料点一直稳步的运作着,从周刊、真相资料、《九评》,到师父的讲法,资料越做越多。这时,我们学法时心都静不下来,光想着让同修能看到周刊,让众生能看到真相、能得救,这没有错,但是忽略了根本:法学不好,不是人在做事吗?当时的协调人承担着很多地方购买耗材等很多事,发现有警察跟踪,协调人住的地方被敲门,这样,协调人就带着资料点的同修走了。

我决定留下来,我与一同修大姐商量把大资料点的东西抢出来,当时我心跳的呼吸都难,当时就想:这些东西是救人的,邪恶你不能动,这房子是我住的,我是主人,我是师父的弟子,师父在《转法轮》里讲:“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邪恶它算什么?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在搬运的过程中这个怕就没了,就象拉自己家东西一样,很坦然。

当时《九评》只做了一部份,没有装订成书。我俩找到农村同修,打算把两千本《九评》做出来,还是由我印刷、同修帮助装订合成。在当时的情况下,环境非常紧张,虽然我突破了怕心,但同修那里的怕的因素还没有突破,我们把机器拉到他家时,同修的脸都变白了,怕的坐立不安,我们俩和他全家在法上交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是救人的事,师父看着呢,《转法轮》中说了:“我的法身坐一圈,炼功场的上空还有罩,上面有大法轮,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场。”说到这时,看到同修的脸渐渐的红润了,放松了。

我们同时在法上提高,解体了邪恶旧势力的因素,也悟到这是兑现自己的誓约,发愿完成这次配合,形成了坚不可摧的小范围整体,在腊月二十七,完成这两千本《九评》,分散到邻近的村屯,使过年串门的众生得救。

机缘使我走進协调

那段时间,在明慧网上看到资料点同修被绑架,我悟到应该走正路,《明慧周刊》交流文章也提到了资料点遍地开花。机缘使我走進协调人的角色。

这时有很多同修要资料、耗材、机器、电脑,还有要学上网的,等等,我整天進货、取货,做资料、送资料,找技术同修维修机器,有时一天只吃一顿饭,就是忙成这样,还有同修说我这不行、那没做好,我也觉的自己不会协调,学法跟不上,就是人做事,也忘了自己是修炼人了,心里想:不干了,谁愿协调谁协调。也有怨同修的心。

一次晚上,我从农村送资料回来,已是夜里十一点多了,零点还要发正念,我坐在床上,就觉的很累,心里想:自己业力怎么这么大呢?总是这个说,那个吵?我流着泪就睡着了,看见一条宽阔的大路,一个人领着我往前走,心里美滋滋的,非常幸福,我使劲抬头看是谁,可是费了好大劲才能看见他的腿,他的脚步迈的很大,我跟不上,他就把我拉起来,使我在半空中走了好几步,我想看这是谁呢?于是我使劲的抬头看,才能看到他的腰,这时我才发现自己怎么变的这么小了啊?再使劲抬头看,啊,原来是师父,真是师父!我叫着:“师父,师父。”我坐在床上就醒了,好象根本没睡觉,我还边叫着师父边看着师父握着我手的地方,还热呼呼的,持续了好长时间。我心里愧疚的想:自己太不争气了,有师在,有法在,还怕难吗?

精神起来学法。我拿起一本大法书,是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打开就看到:“路得自己走啊,不然的话,你真的上天了,人家说你咋上来的?哪个是你悟到的?那么大的问题你都没过去,师父给你去掉你才过来的,你这不是修啊,你没修上来呀,是不是?咱们在上边也不舒服啊,下去吧。(笑)下去还能再来修啊?别失去这个机缘哪。有什么难的?想一想,还是对自己修炼的机缘不够重视,对法不够重视,对自己的生命重视不够。”我在看法时真的听见了师尊慈悲的声音,就好象是在一个空间(用文字真的表达不出来),我静静的坐着,想:我一定做个争气的弟子。这时思路就来了,第一步:找回“七·二零”以前的辅导员;第二步:和来找我的同修们一起学这段法,都得走出自己的路,有一个整体意识,现在已经会上网的,去教农村同修,互相圆容,这样我就有时间学法了。

修炼真的是严肃的。刚有头绪,一位一起配合的同修大姐提醒我说话生硬,有时让人很难接受,我没在意。一次去同修那取东西,我们在法上交流了几句,突然来一位男同修,進来就说:“谁是协调人,让她来协调协调我看看,别说我打她一顿。”这突如其来的情况,使我不知所措,就感觉噎住了,冷静一下,想起大姐和我说的话,于是我平稳的说:“同修,咱俩算这次见面才两次,是不是我的什么心或语言上不善,促成了你的这些话呀?”因为我自己意识到了,同修马上笑着说:“姐,我是直性子,告诉你,我能买耗材,我能找到技术同修教我们那边的同修,我也能做很多事。”

通过这件事,我才意识到,自己长时间毛病修不下去,争斗心不去,在和同修接触时带有党文化的东西。我把时间调整一下,在不占学法时间的基础上,还要看《九评》、《解体党文化》,通过这件事使我对资料点遍地开花的概念就清晰多了,每个小资料点都应该是买耗材、打印、上网全行,这才是真正的遍地开花。师父说:“表面的改变那是给别人看的,你能不能得度是自心的改变与升华,那里不变就提高不了,什么也得不到。”(《精進要旨》〈大法不可被利用〉)

真正形成整体

一位协调农村那片的同修被绑架到劳教所两个月,回来八天后就含冤离世;另一位同修被非法关押两年;虽然我们组织同修去劳教所发正念、要人,否定旧势力的这场安排,结果,一个去世、一个没回来。我们几个协调人在一起学法交流,总结教训,向内找,自己存不存在离世同修身上出现的问题,然后再看整体。个人认为,忙的学不上法的时候,路就是没走正,不是师父安排的路,再从整体上看,协调人就是得放下自我,去默默的配合别人,多看同修好的一面,努力调动和发挥每个同修的自身潜力,使其主动去做自己该做的,有整体的意识,共同成熟,形成整体,在今天的助师正法中,我们都应具有的素质,遇到突发事时,果断能分辨轻重缓急。

零九年神韵光碟来了,协调安装新唐人电视节目接收器(大锅)的同修悟到,我们应该把农村协调同修找来交流,让同修们认识到安装接收器和推广神韵光盘的重要。在开交流会的头一天晚上,接到同修被人诬告、被国保大队警察绑架的消息,我的认识是,推广神韵光盘、安装大锅、营救同修同时交流,一位“七·二零”前的协调人说我得法晚、法理不清,主持交流的同修也认为是干扰推广神韵光盘和安装大锅。在会上我插话提了营救同修的事,同修们一点反应没有,我想是我错了吗?真是旧势力干扰?当时也真的有点法理不清了,后来想同修有漏被迫害,我们有师有法,邪恶你也不配呀!因有前边离世同修的教训,开完交流会,我找到主持交流会的同修,本来想去交流,可见到她我就象打仗一样,大声跟她吵说:作为协调人应该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不让离世同修的悲剧再发生了。话说完了才意识到我又错了,为什么不坐下来祥和的说呢,我又忘了在这个过程中同时修好自己,于是我把心放下,往家走,想起师父在《道法》中说:“注意:我不是叫你们人为的做什么,只是叫你们明白法理,这方面的认识要清楚。”想到这才明白,我们就这个样子本身不就是干扰吗?发正念不让邪恶利用我们还没有修去的心,搞间隔,我回家还没坐稳,就有几个同修找我在法上交流怎样营救同修而不去看被迫害同修的漏,我们也都认识到,不看别人,就看自己在法上怎样认识,然后把同修的不足补充上,吸取被迫害离世同修的教训,还认识到同修被迫害不就是让众生犯罪,从而淘汰众生吗?

清醒了怎样真正的走出自己的路,达到共识后,我们分头做,有去国保大队找“六一零”的;有写曝光材料上网曝光的;有去农村各片在法理上交流的;有去跟被绑架同修家属讲真相使他们能配合要人;去派出所讲真相时,值班的年轻警察告诉我们,领头抓同修的副所长第二天就住院了;得知他遭报了,我们又去找副所长的家属告诉她:我们不希望妈妈失去儿子,孩子失去爸爸,妻子失去丈夫,我们做的是大善事,大难来时明白真相能保命,可别干某某乡镇领导班子集体遭报三死两伤的傻事,不要给邪党当替罪羊,根据她们接受能力讲;因为跟踪曝光、上网、下载都及时,从城里到农村散发也及时,没有邪恶喘息的机会。

一天,一群人围着看墙上贴的曝光真相,上面有派出所副所长的照片,一个老太太问围着看的人们:“这是什么呀?”其中一人说:“法轮功真厉害,把所长照片都放上了,这是法轮功的小报。”老太太走出人群自语道:“法轮功你还敢动,动一个人,全世界都知道。”

整体运作起来的同时,主持交流会的同修也认识到了,整个过程从城里到农村,在这件事上在法上认识了,形成了坚不可摧的整体。同修救出来了,推广神韵光盘、安装大锅也都没有落下,真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在这里要说一句:谢谢明慧网同修!你们真的辛苦了,要说的话很多,在我修炼协调的路上,农村同修给了我无私的帮助,在法理上交流,虽然有时心性过不去,和同修们在一起做事是那样神圣,使我感到每天都在大法的能量场里。感谢师尊的慈悲呵护,我才能风雨无阻走到今天。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