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把自己溶于法中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
全世界的同修们大家好!

师尊从地狱里把我们捞起,又把满身业力的我们洗净,师尊用巨大的承受,平衡着我们在不同境界中欠下的债,还要把我们度成神,还赋予我们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让我们在救度众生中铸就我们的威德与辉煌。我们无法回报师尊的救度之恩,只有按照师尊的要求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在救度众生,证实法中修好自己,以谢师恩。

第五届法会交流,由于自己当时准备的仓促,所以只写自己证实法十年来心路历程的一半,现在我继续写证实法十年的心路历程,向师尊交上我的答卷。

一、整体配合下发资料救度众生

二零零五年为了让当地的众生都能看到真相资料,还以免资料发重复了,我们地区的同修把当地的各区各胡同都详细的分工承包。因我家和另一同修家有三轮出租车,所以我们主动承包离街里最远的地方,没有路灯,街道还不好走,特别是下过雨后的几天里,街道都是泥泞或是很深的车辙。我们应该承包的范围做完后,就去邻近的乡村发放,因为我家每天晚上都集体学法,学完法就开始下去发放真相资料,很自然的参加去的人越来越多,一般都是一台三轮出租车超载坐六至七人,两台车再加上司机就是十五至十六人。当时正是挨家挨户发《九评》,一夜能发放一千多本《九评》书和二千多份真相资料,一夜一般都能做七八个村屯,有时十多个村屯。

特别是我们邻近的乡村一一发完后,又到邻县的各乡镇、村屯去做(邻县的同修很少,几乎都没做)。去时开自家车。有时心理压力很大,特别是自九九年以来我们夫妻也是当地“重点中之重点”,而且多次经受迫害,心中时常是佛性和魔性在激烈的争斗着。因为在二零零二年我们去这个县发真相时,当时就有一个同修被绑架,所以只好连夜又回来了。

但一想到救度众生,我就觉得的责任是不能推托的。而且如果我不组织下屯、找车,从表面上看别人是组织不起来的,(当然了是因为自己负有师尊赋予的重托,其实师尊是让我在这过程中成熟起来,兑现史前的誓约)。所以我只能毫不犹豫的决定去,有时只能象是用人的勇气给自己壮胆气,强迫自己要知道:到任何时候都得以法为大,我们如果不去发放,众生就得不到真相。那一地区的众生该怎么办?所以我每次心中不管有多怕,我必须表现出非常平静而坚实的心态,为了能做好讲真相的事,我必须在整体配合中起正的作用,决不能让怕心放出来,影响其他同修的正念和信心。

就是这样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让我真真切切的体会到:师尊真的时时刻刻在我身边、在时时刻刻的看护着,鼓励着,加持着我们,让我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什么是“佛恩浩荡”啊!

我们每次下屯的前几天,就开始向要去发资料的地区集中发正念了。而且我们每次下屯发资料都是晚上集体学完法,发完正念后开始出发的。因为每次都的走很远,近则几十里,远则几百里,所以我们上车后,就开始集体大声背诵《洪吟》,背完后如果还没到地方,我们就接着集体大声在车里背经文和九九年以前的《精進要旨》。有的同修没有系统背过《洪吟》,也有的背过了,但时间长了也忘了,只要多和大家下屯发资料就自然会了。

在進村之前,我们就开始集中锁定该村的目标发正念了,所以我们虽然下屯的人很多,但是从始至终我们还是比较顺利。而且在这过程中我们互相之间配合的很默契,我们每次下屯不管是春夏秋冬,只要是下屯就是一夜,基本是一个星期一次,当时觉得下一回屯不容易,就多做点(每个地区同修的状态不同,环境不同,不宜效仿)特别是本地区的冬天夜里很冷,有时都是零下三十多度,有时还刮着风雪,下屯发资料是很辛苦的。有时第二天早上回来,发现脸、耳朵、嘴都冻了,当然了很快就会好的。

记得我们有一次过江发《九评》,江上刚刚下过轻雪,江面很滑,有一个大货车在江中心翻车了,把江面上砸个很深的坑,可我们也不知道,夜里车灯一照发现前面好象是上坡,一加油走到跟前才发现有很深的坑,差点翻车,车塞在坑里出不来,江面上的寒风格外的刺骨,同修们只好下来往出推车,怎么也推不出来。黑夜里在江面上往前看好象是“一望无际”一眼望不到边,前面是一片漆黑。这时我想起师尊当年传法度人的艰难,在我们这个空间是这个事在这挡着我们前進,可另外空间是何等的巨大的难啊!

那一瞬间我真正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宇宙第一称号,我们作为大法弟子是伟大的,我们是顶天独尊的,我真的感觉到了自己当时头顶天,脚立地的那种神圣和师尊给予我们的威力无所不能,我真的感觉到了自己能出来做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真伟大、真了不起。因为我们做这件事没有为自己的任何因素,完全是无私无我、为他的,让我体会到在无私无我的境界中的美好,殊胜、悲壮;是用人间的语言无法表达的。非常感谢师尊能给我救度众生的伟大机缘,这将是宇宙中再也不会有的。那时觉的再也没有怕这怕那的心了,除尽邪恶就象擦灰尘那么轻松。

当我一回头时,发现车已经推出来了,顿时泪如泉涌,感觉能量通遍全身,心里自语道:谢谢师尊。让我们再一次感受到了师尊无时无刻都在呵护、加持和鼓励着弟子。那一次发真相起了很大的作用,那个地区也有几个同修,都是带修不修的,从来不出来的,因为我们是挨家挨户发放的,后来听说当地同修也都得到了《九评》和真相,使当地同修受到很大鼓舞。他们一起交流时说:外地同修那么远都来咱这发《九评》,他们多不容易呀,看来咱们也应该走出来发真相资料了。

我们也都是在摔摔打打中成熟起来的。有一次我们生出了欢喜心,被钻了空子。那是一个秋天的晚上,同修还和往常一样出去发资料,那一回我没去,半夜二点钟丈夫同修打来电话说有个姨被抓了,我放下电话下地就给师尊磕头上香。心里说:“师尊,这个同修即使被抓進去用不了几天也能闯出来,可是,一天也不允许,因为同修被抓進去对救度众生不利呀,把同修抓進去一会儿都不允许,必须得立即释放。”上完香,我开始全县通知发正念,过了半个小时,被抓的姨打来电话说:不用担心我了,我已回到同修家了。这时我才松了口气。一同去的同修回来时说:是村民把一个男同修当成了小偷,就开始追,没追上这个男同修,就抓到了这个姨。这个男同修上车后就赶紧出屯了,走了很远后,大家想不能丢下那女同修不管,就这样丈夫决定开车回来接那个姨,没想到车刚進屯,突然站起来很多人挡在前面,拿着手电筒照着车,示意让把车停下。丈夫开到他们身边时似乎象是要停车,突然一加油门冲了出来。这一次虽然同修回来了,我们也在一起好好总结一下,是因为大家都起了欢喜心,做的顺利就不顾表面安全了,特别是整体配合时更应该做好。大家都表示我们以后一定要做的更好。

我们这有一同修刚被非法关押回来后,冲破家庭的阻碍,经常出来发资料。同修的老伴担心她被人诬告遭迫害,就经常陪着老伴一起出来发资料,再加上平时同修读周刊中的大法弟子正念正行的一些体会,她老伴记在心里。有一次,她们一起出去发资料,同修的老伴刚把真相塞進大铁门,就听见院里的狗猛的扑上大门并开始大叫,这时同修的老伴想起平时看的周刊里的一些正念的例子,同修的老伴说:不许叫。结果那个狗一下子憋回去了没叫出来。同修的老伴说:真神了,我的正念也好使呀!后来同修的老伴也成为我们下屯做资料的一个主力。

其实我们在发资料的过程中还有很多很多神奇的事,有的同修在家里有病业反应,腿疼,脖子硬,这样的同修和我们下屯回来就都好了。我们每次回来的第二天晚上学完法都在一起交流下屯时的心态,做的顺利了有没有欢喜心,证实自己的心。做的好是师尊的加持,我们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应该无条件的做好。不顺利时,有没有灰心、失落的感觉。没做好时,是应该向内找了,是自己什么心出来了,还是整体哪里没配合好,才使救众生的事做的不顺利。同修们越做越成熟,都感觉到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心里都不会起一丝的涟漪。

每每回想起我们整体配合证实法的那个时候,感觉自己能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好幸福。感谢师尊赋予我们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让我们在救度众生中修去了怕心,欢喜心等人心,让我们学会了在修炼的路上走的更清醒、更理智、更成熟,在整体中更圆容,让我们学会了宽容,让我们体会到了真正把自己溶于法中的那种殊胜。

二、在讲真相中修自己

九九年以来,由于邪恶多次的迫害和骚扰,我自家的冷面厂不得不停,二零零三年丈夫也被单位非法开除。为了符合常人状态,维持生活,我们就买了一台三轮出租车,从此我们夫妻俩在开出租车拉客时讲真相。坐我车的人特别多,挣钱也多,有很多开出租的同行都很羡慕我们,说我们的车拉的人多。

有一次一个男的打车下屯,当时我想我一个女司机拉着这个男的跑长途能行吗?心里和师尊说:师尊我一定要救他,我就同意他坐车了。我就和他说:“你知道吗?咱们这有个老头,人可好了,无缘无故被抓進去,手指头被踩折了。”他问:“为啥抓他呀?”我说:“只因炼了法轮功做好人呗。”他立刻大吼起来:“法轮功啊!我看你就是炼法轮功的,你说是不是?”我一看他那凶恶的样子,心里发正念,平静的问:“法轮功怎么了?”他说:“前一段时间,我姐夫他们几个人在一起都给抓起来了,让他说不炼了,他偏不说,这不?送劳教了。”他一说他姐夫是某某。这回我才知道原来这人是某同修的小舅子,以前就听说过这个人很顽固的,对大法一点都不理解,心想我怎么遇上他了呢?转念又一想,那我也得救他,这一念一出一下子就有智慧了。我说:“文化大革命时,从中央到地方,被迫害的人,是因为他们错了才被人整吗?不是。被迫害的人只是因为被邪党所划的阶层不一样,划成所谓的一小撮,他们就被迫害,这公平吗?”他把话接过说:“文化大革命时,我爷爷就是地主崽子。”我赶快接过话来说:“你爷爷错了么?肯定没有错,太冤了,就象你姐夫,他吃、喝、嫖、赌了么?他杀人放火了么?肯定没有,我要是警察,我才不这样呢。做人也应该讲良心啊!能下得手去打一个没犯法的、手无寸铁的人么?人心都是肉长的,这点良心都没有吗?谁没有妻子儿女,父母兄弟呀?如果我家亲戚当警察,我得让他积点德,别干这缺德事。”他听后说:“我姐夫也确实挺好的。”我又赶紧接着说:“咱就说这法轮功吧,如果全世界的人都炼法轮功就没有劫道的了。那可好了,我一个女的晚上还敢出车了。”我看他点点头,我又接着说:“放心吧,杀人害命,欠债还钱,错杀一个窦娥还三年大旱,六月飞雪呢,共产党杀了这么多人,老天都不容啊!”这时,他发自内心的一笑,表示认同。这时他也到了地方,该下车了。他很热情的说:進屋喝点水再走吧!我说谢谢。真为他感到高兴,又一次体会到师尊为度人真是想尽了办法呀!让我用这种方式才能破开他对大法、大法弟子的误解。

还有一次一个老年同修被病魔拖走了生命,我心里非常难过,觉得同修生前我没有好好关心,所以开车时总是溜号,不一会儿有一个人穿戴很整齐,要打车说上太平房。我当时心咯噔一下,我问他去太平房------,他说:“是我们单位区长的老丈母娘,死了,才五十七岁,女的,炼法轮功的。”带着讽刺的语气。我当时断定肯定是那个过世的同修,我赶紧说:“你说的这个老太太我们做过邻居,我知道是怎么回事,老太太炼功前是一身病,炼功后真好了,可现在共产党不让炼呀!老太太怕影响姑爷儿,不太敢炼,后来,脑血栓的症状出来了。她明明知道:这要是让公开炼,象九九年以前那样让大法弟子在一起学法,这样她的病根本就不能犯,虽然她还在继续炼,但心里很憋闷的在炼,最终老太太离开了人世,你说多可惜呀!共产党真缺德,就让炼呗!我听说,象这样的好象也走了好几个了,没有这场镇压,这些人就不能走,因为不让他们炼功就等于要她们的命啊!”说着车就到了太平房,看到太平房周围挤满了人等待出灵。这个人下车时高声的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我当时吃了一惊,心想:他是什么意思呀?这个人上车时还不理解呢,这么多的人他就喊。我回头一看,这个人满脸带着感激和高兴,我当时真切的感到众生得救时的那种喜悦,我发自心底的感激师尊的安排,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还有一次出车时,上来两个青年男子,说是去江边,我当时很高兴,去江边一趟能挣十元钱呢,我就开始还象往常一样和他们讲真相。我一提,他们俩就说:“姐呀,以前坐车你都讲过了。”我说那就再多讲一点吧。因为坐车的人经常说“你都讲过了”,或是说“有一个白白的胖小子给我们讲了”,我知道他们说的一定是我丈夫讲过的。我又讲了很多,后来这两个年轻人说:“你讲的真好,占用你点时间,你再多讲点呗。”

我当时一愣,心想,他们不应该说我讲的好,他们应该说大法好哇!我一下意识到:一定是自己有执著于口才、文才的心了,在证实自己而不是在证实法。而且我当时心里很得意,觉得真相也讲了,钱也挣了,这多好啊!那时脑中闪出《转法轮》中一句话:“凡是在常人社会中叫你去得到好处的都是魔”。我吓了一跳,这不是师尊在点化我执著于钱吗?我从来没发现自己竟然对钱还执著,我认识到后,非常感激师尊让我看到了自己的执著。

后来我意识到我在证实法的路上,我的责任能仅此而已吗?因为当时都在大批做《九评》,就是再建一个资料点也很难供应,可是如果我再建一个资料点,那我就不能出车挣钱了,出租车是借钱买的还没还上呢,房子还是租的,孩子也上幼儿园了都需要钱。如果只靠丈夫出车,什么时候能还上欠的车钱呢。我考虑很久才决定还是以法为大吧,为了修炼,我的冷面厂不干了,丈夫收入很高的工作也被迫停职了,因不写不修炼的“保证书”,被单位非法开除。如果为了钱想过好日子,不也很容易吗?但是我们夫妻俩选择了修炼正法之路,所以我最终还是决定组建资料点。

三、信师信法 师父帮我闯难关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二零零五年我们几个同修也组建了资料点。当时根本没有资金,正好同修的父母去南方做生意,房子闲着。我把同修家的电脑借了出来。我就买了一台佳能1810打印机,在同修父亲的家成立了资料点。当时摸索着只能简单操作,可后来打印出来的纸面上有很宽的两条黑线。旁边的字都看不清,当时不知是什么原因,只断定是鼓不行了。可是如果买一个新鼓(原装的)那得一千元,二手的才一百五十元,不知去哪里能买到。所以我带着仅有的八百元钱,去市里找帮忙买机器的同修。没想到我认识的同修在“九二三”事件中被绑架了好几个,剩下的都换了电话号找不到了。有的虽然能联系上,可因刚过“九二三”,同修觉得环境还很紧张,不愿出来接触,也不愿做任何事。所以我很失落的在心中求师父:师父啊,现在已是上午十点钟了,我必需坐下午三点钟的车回家,我到现在也没找到买二手硒鼓的地方,新的还买不起。师父啊,我该怎么办啊?

这时我们本地在市里工作的同修听说我来了,就来看我。我和同修说明我的来意,同修就找到给他周刊的同修来帮我。可找来的同修对我们本地的同修不信任(因为本地同修已放弃修炼三年了,刚刚走回来)。本地同修看出找来的同修不想帮我们,就对我说:这次都买新的,我出钱,还正好给我一次机会呢。于是我们俩一起去买机子,我发现在卖机子那就有二手硒鼓卖;我还把在打印过程中遇到的所有难题请教商家,商家都一一给我做了解答。我真是满载而归呀!我再一次体会到:只要我们信师信法,坚定正念,一切师尊都有安排。通过这一切,我更有信心办好这个资料点。

那个时期正是挨家挨户发《九评》,打印量越来越大,所以机器得经常维修和更换易损件。我当时心中只有一念:有师在有法在,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们尽管做,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所以机器在出现故障时我们就自己拆卸、维修。这时外地资料点也把他们修不上的机器陆续拿来让我们给维修。节省了很多资金。

一次,外市的同修给我打电话说:他们有四、五台一千八百一十机子都修不了了,他们换机型了,这坏机子没地方存放都要给我当配件,还让我必需收下,这也就算帮他们的忙了。我立刻给市里的同修打电话问他们:要不要?他们说有多少要多少,越多越好。所以我答应先把机子运到我地。没想到五台佳能一千八百一十机子和十六个大硒鼓运来后,市里要机子的同修被绑架了。所以这些机器和硒鼓只能当我的法器了。这五台机子修好后发现每台都比我们使用的机子好用,都象新的一样。正好打《九评》,打印量大,需要机器。

在那同时,外地资料点花了八百元钱买的旧台式电脑出现故障,拿来让我帮忙修理。我把电脑送到电脑店维修。没想到电脑拿来的第二天,该同修就遭绑架了。我和他们当地同修还联系不上。正好我这缺一台电脑。这样两台电脑能带四台打印机。从此我们制作大量《九评》运往各地。可是我们还有很多电脑方面的技术问题,因为那时我们根本就找不到技术同修。心里就求师父帮助。过了一段时间,果然有一个同修让我去市里找一个老同修,说让我找这个老同修帮忙买耗材很便宜。于是我去市里找到了这个老同修。这个老同修果然对我们很热情。可是我一看领我们去的地方我都去过了。就在我们买耗材时,又来了一些人买耗材,这时老同修让我记住买耗材的其中一个人的电话号码。说这个人是搞技术的,后我经技术同修的同意我记下了他的电话,技术同修还同意我只要有技术问题可以随时随地给他打电话,就是这样的,我和技术同修彼此之间不知道对方的姓名、家庭住址,他就帮了我两年多。我再次谢谢技术同修。只有大法弟子才能有这样无私的心,不图任何回报毫无保留的帮助对方。而且那位老同修还帮我付了三千多元的买耗材的钱(其实我当时带的钱真的是远远不够)。

由于我们做的《九评》大量运到外地,需要很多资金。当地同修从九九年到现在都是多次被非法抄家、被勒索了很多钱。而且我们地区这几年做资料的量都很大。为了救人有的同修卖楼、卖结婚时的金项链、金戒指等。所以资金短缺。记得有一次,我们的耗材和纸张都用没了。外地又让我们给他们做两千本《九评》。所以我们急需一笔钱买耗材和纸张。可那时我一分钱都没有这可怎么办?还不能直接和同修说缺钱。这时晚上学法的时间到了,大家还是正常的来学法。我只好放下心和同修一起学法。刚学不到半小时,来了一个“刚刚走回来”的同修,把我叫出去给了我一万元钱,还怕我不收,就说:给我一次救人的机会吧。我当时呆了,这钱好象是天上掉下来的一样。感谢师尊帮我度过难关。

四、在做资料中的艰辛历程

平时進货、出货量都很大。特别是三、四台机子同时运行,噪音也很大,为了安全,夏季不管多热的天也不能开窗户。有时一進屋,还没做什么全身的汗就已经湿透了。而且我们大多数忙起来的时候,中午根本没时间买饭,更没时间吃饭。在闷热的屋子里,饿、累、再加上打印时的碳粉味,一到下午,有时会有一种要虚脱的感觉,甚至时而感到让人窒息。而且有时需要装订上千本小册子,订完后脖子半天不敢动,很酸。除供应本地区的真相外,同时我们每周都要下屯发放一次资料。去一次需要一千本《九评》,两千本小册子,每次下屯回来都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同修能回家睡觉了,可我们吃点饭还得继续干活。我记得有一天下午,点上的另一个同修实在是饿了,就去买了个馒头,也忘记买咸菜了,匆匆忙忙的回来了。我们一见到馒头几口就吞下了一个。

后来借给我们房子的同修的父母回来了。我们只好又租了一个房子。房东把钥匙交给了和我配合的同修,我们就把机器搬進开始干活了。因为我们租的是二楼,楼层低,就和配合的同修丁说:你把窗帘挂上吧(他的个子很高),他说不用。第二天我来到点上开始干活,突然听见好象有人在屋里说话,回头一看,窗户下有那么多人在往屋子里看(因为屋子里没有家具、柜子,只有机器、切刀、资料等)。我当时出了一身冷汗,平静下来,本能的跳上窗台挂上窗帘。挂好窗帘往地上一看,好怕自己摔下来(因为晕高),心想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我不怕。我下来后,心里对同修丁开始埋怨。一想不对,是谁让我有埋怨心的?又是谁让我们起间隔?瞬间身体非常轻松,好象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我一再告诉自己千万不能埋怨就开始干活了。不一会儿,同修来了,看见我挂好了窗帘,也发现是楼下饭店要开业,上到我们二楼窗下的阳台挂牌匾,同修赶紧问我,他们看到了吗?对不起?我祥和的说:都看到了,没事的。我当时看到同修的表情,自责的比挨骂还难过。我当时想师父讲法一再告诫我们不能怨,真好!只有不埋怨同修时,才能改变同修不正的状态,才能互相配合的好。

有一天,我们正在修理其它点上拿来的机子,这时房东带着木匠来修门。我一看来人了,赶紧收拾资料和机子。这时房东向我们要身份证,并且问东问西的,当时我们很智慧的回答了。房东走后,我们马上把所有的东西撤了出来,只好放在同修的仓库里。正在这时候,其他点的同修朝我要《九评》书皮和一些资料,要的很急。我们学完法,只好晚上九点多去仓房打印。为了不让同修的母亲知道,我们只能用棉被挡上窗户,不让灯光透到外边,这时我们才可以开始打印。有时因为学法少,状态不好,一到后半夜,累、热、困、全身无力。当时没有向内找,做资料为什么不顺利,只是干活。后来同修看到我们太辛苦了,就给我们买了一个房子做资料。

五、做事心强 资料点被破坏

我们开始做资料时,基点站的很正,做起来感觉很神圣。后来,随着打印量越来越多,虽然天天晚上集体学法,但是能学進去的时候很少。逐渐混到事情之中。做事的“声望”越来越大,来我处订要《九评》的人越来越多,再加上每周一次的下屯发资料。欢喜心、做事心,在别人之上,别人不能做只有我能做的,证实自我的心都来了,邪恶开始钻空子。我从买耗材、维修机器、技术、打印、发放;成了“一条龙”。而且还得负责本地的协调工作。当时真是人心做事。偶尔觉的状态不对,心被活儿“拽跑了”!

那时也知道应该遍地开花,让大家做。可当时就是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和地点。后来找了一男和一女同修来做。女同修从万家魔窟出来后,在人情的带动下又生了一个孩子,状态始终没调整过来。我万万没想到他们两个来之前已经发生了男女关系。女同修想从新做好,就和个别同修说出了此事,但还是没从根本上改变。由于我平时做事不善,所以女同修没敢和我说。我真后悔,由于平时没修好自己,无形之中同修都不敢和我交流,可见我当时的状态已经可怕到了极点。后来这个男同修和丁同修开车去外地被非法抓捕,说出了资料点,并带警察来我家抄家。非法抄家时,我想起了和师父发过的誓:无论到任何时候我都要和师父走,我一定能堂堂正正和师父走到法正人间。所以我在邪恶疯狂的紧急情况下、在师尊的加持下走脱了,我从此流离失所。丈夫被绑架,丈夫从被抓开始没说一句话,不配合邪恶,丈夫被迫害的很严重,被非法判刑五年,在两年的被关押期间一直都是精神失常,其他两位同修都被非法判七年。

一时间,给当地讲真相、救人造成很大损失。教训实在是太深刻了,在此告诫做事的同修,不管多忙,一定要修炼在先,做事在后哇!当然了证实法的事情必须得做,而且要做好,但一定要站正基点,修炼在先啊!我们做的正,师父什么都能为我们做,可当我们没做正时,师父被指责,等于给师父增加魔难啊!回头看看这些年,有多少我们可敬的同修都是精英、能干、能抛家舍业、放弃世间人所拥有的一切幸福,舍身投入到证实法中来,做了很多可歌可泣的事情。但是,没有修好自己,有的被邪恶钻了空子,被抓、被打、被迫害致死,很多判了重刑,被关在监狱里。血的教训啊!我们千万不能再拿师父的慈悲开玩笑了!

合十。

谢谢师尊!
谢谢大家!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