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缘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七日】昨天我因为找工作的事,到离市区有近百公里的县里拜访一个外资企业的负责人。对方是我的一个老熟人,几年前我已经给他看过真相光盘,他也了解并认同大法。所以这次去我没有准备和对方讲真相,纯粹就是为了找工作的个人目地。到了中午的时候,原以为我们单独出去吃饭,没想到这个企业是按照外资公司的作息时间,即中午12点下班,下午1点半上班(当地的单位一般是下午2点半才上班)。结果为了节省时间,我就和他在单位的食堂吃了饭。一张桌子上坐了七、八个人。

这个负责人因为对企业目前新推行的业务不熟悉,所以工作至今没有开展。虽然这个业务不是我在学校里的研究方向,但是为了好找工作,我始终刻意在关注这件事,并积累了一些经验(现在回想起来实际上都是师父的安排)。吃饭的时候他就和我聊起来业务,我随口就说了些自己的见解,其实自己说之前根本想都没想。出乎意料,对方感觉茅塞顿开,对我大加赞赏,说我是专家。在座的人也对我表现出特别的尊重。我突然意识到这是讲真相的好时机,但发现大部份人匆匆就餐后就到隔壁的房间休息了。我想,救一个是一个,就顺着一个话题和仅剩的两个年轻的男女继续讲下去。

正要進入主题,有人开门進来让上车回公司(食堂离公司有些距离,需要班车接送)。上车后,同桌吃饭的人都在(也就是这个小企业几乎所有的员工),我一面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清除这个空间场阻碍众生了解真相、接受真相的黑手烂鬼和共产邪灵,一面继续和两个年轻人的谈话,很自然就讲到了真相。和我聊天的男青年连连点头,我的声音较大,车子是辆小面包车,所有的人都听见了真相。虽然不知道其他人的想法,我想至少他们会减少一些被救的间隔。

下午和这个负责人拜访了一个客户,我成了帮助他们开展业务的主角。上午天气还好,下午就飘起了雪花。到了下班时间,这个负责人开自己的车和我一起回城里。路上我就琢磨怎么劝他“三退”。

因为以第三者的身份面对面讲真相我做的还可以,而且自己感到越讲越好。我会在一些吃饭聊天的场合,从时事评论出发,讲点在常人看来是很神秘的“内部消息”( 其实是通过上动态网,有意去了解一些国内看不到的政治内幕。)。因为我在北京上学,常人以为是从京城透漏出的真实内幕,所以很感兴趣。我于是会从当前邪党内部的政治斗争自然而然的讲起真相,告诉常人:所谓“自焚”不过是邪党以政治利益为目地的又一场政治迫害。通常这样讲,常人都会接受。但是,面对面“讲三退”我就有畏难情绪,怕常人接受不了,会认为是“神乎其神”。而且总觉的讲“三退”会暴露自己是大法弟子,不象讲真相,可以给人以旁观者的感觉。说到底,就是一个“怕心”,实质上,就是“私心”在作祟。修炼四年来,也就给不到二十个人三退过,还都是自己认为安全的家人、亲戚和最好的朋友。

车子快到必经的桥时,前面很多车堵在路上。一辆越野车歪歪斜斜的从我们车前面往路边靠。负责人赶快刹车,因为路滑,好不容易才停下。他很惊恐,招呼我快下车,怕后面有车停不住冲撞过来。我下车后走到前面看情况,见十几辆车撞在一起,有的车撞的很惨,但所幸没有人伤亡。所有的车都堵着过不去,后面的车越停越多。我让他穿过中间用草坪形成的隔离带,逆行走过堵车的地段,再回到正路上,终于摆脱了困境。

路上我把看到的车祸现场讲给他听,他连连说我们太幸运了。我问他是不是党员,他说不是。我故意开玩笑说,怪不得我们这么命好。接着给他讲了在我调研的地方,几个邪党书记车祸丧生的真实故事,告诉他很多人都在退出杀人无数的邪党,远离这个不好的场。他出过国,见到过国外的退党宣传,也反感邪党的统治。但是他觉的自己不是党员,和自己没有关系,团也早就超龄自动退了。我告诉他只要发过誓将生命交给邪党组织,就应该退出。他很痛快就同意了。也没有问我什么奇怪的问题,更没有表现出想问我是不是大法弟子的意思。他还告诉我,公司让他当这个企业的负责人时,国外的老板曾经问过他是不是党员。后来他才知道,领导层认为中国人入党就是为了有机会贪污、捞好处,所以党员来应聘就会非常慎重。

我心中万分感慨:今天所有的事都不是偶然的,都是师父安排我去救度有缘人。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自己只是有了这颗心,师父就会给弟子智慧和机缘!最近在网上看了很多法会的稿件,我为同修无私无我救度众生的善举所钦佩,也为自己的怕心、私心而惭愧。但是依旧做不到对陌生人讲真相。我曾求师父给我智慧和勇气,现在师父不仅将有缘人领到我面前,还给了我源源不断的灵感去救度他们,去掉了自己迟迟不去的怕心。

第二天中午,我要去参加一个婚礼。受到昨天成功劝退的鼓励,我心里想,今天如果能乘上出租车,一定给司机劝退。我们这个城市平时上下班高峰通常都很难乘到出租车,这种雨雪天更是不好打车。刚走到小区的大门口,一辆白车在我面前停下,也不是出租车。我正疑虑可能是黑车,一看司机是我大学的教练,十几年没有打过交道了。他要捎我,我问了一下不顺路,就客气了几句。但见教练很真诚,就上了车。路上他说因为摔断了腿,在家休息了很长时间。我马上问他是不是党员,他说不是,但入过团。有了昨天的经验,我劝退很顺利,到达目地地时,他也同意退团了,还笑着说谢谢我。又一个有缘人得救了。

因为惦记孩子下午期中考试,我提前从亲戚的婚宴上出来。正站在路边拦车,听见有人叫我,原来是小妯娌在她车里招呼我。平日里我们走动不多,而且因为一些琐事导致关系不是太好(我当时没有守住心性),但表面上还过得去。小妯娌当过兵,我上车后就发正念,要救她。路上滑,我就顺便给她讲了昨天堵车的经历,告诉她我昨天去了那个外资企业,讲了外资企业不欢迎党员的事。她马上表示赞同,并说后悔当年入党。好事没带来,坏事不一定就轮上了。可是入党容易,退党就难了。我说这好办,找个“翻墙软件”在网上就退了,还有一个号,以后有事就可以告诉别人自己已经退过党了。因为通过这个号在网上可以查自己的退党记录。她还有点怕心,我说用化名,没人知道。就算怕我泄露,无凭无据,你也可以不承认啊。她终于同意了。我下了车,看着她调头,她摇下车窗,让我快回去,外面冷。得救的生命明白的那一面都心生感激。

每一个与大法弟子相遇的人,都是有缘在正法时期来得救的生命。为了这一刻,不知道为了与大法弟子结缘经过了多少转世轮回中的等待。身边这么多的有缘人我都为了自己的私心不敢去救度他们,难道要留给别的同修吗?

“其实整个世界啊,已经被大法弟子每人承包了一份,表现在这个地球上,而地球上的人又对应着宇宙。”(《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看上去一切好象是无序的,其实都是有序的。众生都等着得救,这一点我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大家,大法弟子们不去救他们,不管他们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里,你们不去救他,他们就没有希望。”(《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

一场对常人而言,阻碍交通的大雪,为有缘人铺垫了生命之路,这是未来生命的瑞雪!

我将两天讲真相、劝退的经历写出来,希望那些和我一样在劝退上有怕心或者顾虑的同修一定要坚定救人的正念。正念足,就一定会感到佛恩浩荡的神奇和伟大。

个人体悟,请同修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