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的同时修好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九日】每天面对茫茫人海,无数迷中生,感到自己救度的人太少了,速度太慢了。特别是我们这个县城,学员少、得法迟,我们的责任也就更大,担子也就更重,应该以一当十,采取多种形式救人“抢人”。最近几年,不管严寒酷暑,不管刮风下雨,哪怕是年三十,年初一,面对面讲真相,从未停过。主要讲天安门自焚伪案;“四·二五”中南海事件、澄清邪党造谣诬蔑的自杀杀人等情况。至今估计讲了五六千人,其中局级以上干部一百多人。

讲真相、劝“三退”要做到事半功倍,我悟到要做到:不忘自己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我们都是史前有约,下世助师正法的,世人都是师尊的亲人,让世人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邪党党团队,是救人的唯一希望。二是不忘发正念。我除了四个整点发正念外,每天还增加五、六次以上,出去之前都要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谈话过程中也不忘发正念,我多次感到师尊把有缘人领到我面前,“三退”都很顺利;三是不忘向内找。有时人家不肯退,甚至反感,固然原因很多,但我们必须找自己的原因:是否发正念思想不稳定,是否心态不纯,是否讲高了,是否语气不和善。总之不能怪别人,不急、不怨、不气、不恨、更不能灰心,将来有机会再讲,如没有机会,也为别人讲打下一个听真相的基础。

我是一九九六年九月喜得大法的。记得当时南京一位朋友寄来一本《转法轮》,上午九时收到,完全被书里面法理吸引住,真是爱不释手,连夜看完一遍。从此走上了修炼的路。不到半年时间,高血压、肝肿大等五六种病一扫而光,至今十三年没有吃过一粒药。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发生以后,形势突变,我的心也波动起来,开始几个月做的不好。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跌跌撞撞走到了今天。从二零零零年开始讲真相,从未间断,但讲的力度不大,人数不多。零四年九月师父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发表,这时我惊醒了,感到自己太差劲,离师父要求距离太远,从此精進了许多。

通过学习师父一系列经文和讲法,我看到自己存在一个严重问题:就是劝“三退”的事没做好,只是在亲戚、朋友、同学之间進行,而不敢与陌生人讲,主要是怕心作怪。从去年年底开始,把讲真相和劝“三退”紧密结合起来。一般每天劝退七、八人,十几人,机缘好的也能劝退二十多人。

我能做到三个不怕:一是不怕花时间,每天早上、下午雷打不动走出去,把讲真相、劝“三退”溶于生活中,与各类人士广泛接触,卖粮油的、卖水果的、卖蔬菜的、卖小食品的、卖冷饮的、卖早点的、修鞋的、理发的、缝纫的、扫路的、收废品的、踏三轮车的、接送学生的、散步的、晨练的、筑路的、修自来水管的、到县城打工的等等,我都不放过救人的机会。多种蔬菜的摊子,我只买一种蔬菜,多走几家。有时早晨就能劝退四五人。对阶层比较高的熟人、朋友、领导、我总是登门拜访,一般一两个小时谈完。

二是不怕跑路,我有时步行,有时骑自行车。近几年我们这个县城大街小巷基本跑遍。十多家菜场、露天菜场、轮流光顾。二零零七年开始,骑车到附近农村,把福音直接告诉农民。有时也干些力所能及的活,边干边谈,时间充裕,可以谈透一点。我亲身感受到农民的纯朴,绝大部份都能接受真相,“三退”率达百分之八十以上。

三是不怕花钱。不管是到南京、上海、安徽,还是到各市、县亲友、同学、同事家,我都能把讲真相放在第一位。到医院看望病人、拜访熟人、朋友从不空手,我觉得花一、二十元、几十元能救一个人、几个人太值得了。平时身边总带着烟、水果糖,感到容易与人拉近关系。买东西不还价,有时还多给一些。有一个外地的远房亲戚年老有病十多年了,我每年都去看望两次,少则每次一百元,借机和当地人讲真相。有一次去一个城市亲戚的亲戚家,跟公共汽车只需一元钱,跟三轮车需要三元,但那人要五元,我二话没说,我觉得他能接受真相,多花一点钱算什么。当然不能走极端,人为的浪费钱财,给自己与家人的生活造成困难。

在实践中,我觉得要做好讲真相、劝“三退”的事,要去掉三个心:一是怕心。怕不安全,怕别人说是参与政治,怕被别人扣反党帽子,怕别人不接受。这个怕那个怕,实质是私字在作怪。解决的根本办法是学法,特别是反复学习师父帮我们去怕心的经文。师父说:“其实那些走不出来的,无论是这样的借口还是那样的借口,都是在掩盖怕心。可是有没有怕心,却是修炼者人神之分的见证,是修炼者与常人的区别,是修炼者一定要面对的,也是修炼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学好法 去人心并不难》)

师父在《走出死关》中讲:“修炼就是去掉执著、去掉人不好的行为与各种怕心,包括怕这怕那的人心。”“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如何把怕心去掉,学好法是关键。过去读《转法轮》近千遍,但往往赶進度,思想不够集中,有时会走神,有时会溜号。为了尽快溶于法中,从今年正月二十开始,我每天读一讲,背一页书,虽然年到七十,记忆力差(还是人的观念)但我一定坚持下去,同时结合学师父的经文和其他的讲法。现在自己感到怕心越来越少,去年奥运会前后,我讲真相劝“三退”一天未停过。今年邪党两会期间,有人打电话给我说:城乡都有便衣蹲坑,我根本不动心,和平时一样去做。

第二个要去掉所谓的自尊心。我过去曾做过邪党书记,当了几十年的干部,在社会上有一定的地位。但性格内向,不善于交际。这对讲真相是个很大的障碍。师父在《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中教导我们:“你们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讲真相。”师父说:“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洪吟二》〈快讲〉)。我是弟子,就要听师父的话。有一次在路上主动和一老一少搭上话,还没讲完,他们横穿一条马路,我也跟过去,那老头大声呵斥,当时感觉没面子,心里很委屈。从做学生到走上工作岗位,都是在表扬中走过来的,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我无礼。但很快想到《转法轮》中的一段法:“将来说不定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你怎么去对待这个问题,看你能不能忍。你能忍的住,但心里放不下,这也不行。”顿时心里平静了。这点事算什么,这不是去我的那个自尊心吗。其实就是去那个高人一等的虚荣心。我应该感谢他才是,现在我能很自然的和各类人员拉上话,就是和捡破烂的、要饭的打招呼也不觉的丢脸,并能把握时机,适时转入正题,救人的效率越来越高。

第三要去掉急躁心、急于求成的心。去年到一个城市,上午到两个老干部家,其中一位是市级干部。由于师父的加持,自己心态也正,三退很顺利。下午去一个四十多年前的老同学家,平时是互有来往的好朋友,真相以前讲过几次,这次以为水到渠成,可是出乎意料,劝他三退他根本听不進去,还说了对师父不敬的话,我急躁心起来了,不冷静了,和他发生了激烈的争论,结果不欢而散。回来向内找,为什么会发生这个情况?一是上午顺利,产生了欢喜心,二是急躁心突出,缺乏耐心,三是争斗心明显,缺乏慈悲心。悟到了,当晚打电话向他道歉。我打算以后还要和他讲。

多次教训使人逐渐成熟。我有一个亲戚,向他讲真相能接受,但就是不退党,态度十分坚决。并教训我:你从小家里很穷,不是××党,你能上大学,能当干部吗?我耐心的摆事实讲道理,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最后还是把他劝退了。

我有个不好的习惯,与人说话总是喜欢把自己的话讲完,不耐烦听别人讲完,这会影响三退效果。认识到就改,这次到一位老干部家,能否劝其退党没把握。见面后,听他讲家庭情况,然后听他讲各种病的治疗情况,我专心听,并表示对他同情。等他讲完了,我再讲。结果出奇的顺利,夫妇二人都“三退”了。

现在已经到了正法的后期的后期了,我每天都背诵师父的一段话:“放下任何心,什么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一定不辜负师尊慈悲救度,不辜负众生的期望,越最后越精進,更加努力做好讲真相劝“三退”的事。

上述如有不当。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