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打仗的中共军队做移植世界第一(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七日】中共控制下的军队在一九八九天安门六四事件向学生和市民开枪,至今二十多年,没有参与任何境外战争,向海外派出的维和部队是工兵营。而这支不打仗的军队却在过去的十年里创了一个世界纪录,器官移植手术在世界军界排名第一。现任总后勤部卫生部部长,原第二军医大学校长张雁灵少将在新华网上公开表示,「1978年,全军只有3所医院能做肾脏移植。现在全军能开展肝脏、肾脏、心脏、肺脏移植和多器官联合移植的医院已经有40所,占全国总数的四分之一。」

据追查国际调查,在中国150多家部队医院中,许多都开展了器官移植,浏览这些军队医院的网页不难发现,军队实施器官移植手术的量相当惊人,这个医院一年一百多,那个一年几十个,加起来数量是相当惊人的,这还只是官方公布出来的数据,实际情况有如浮在海上的冰山,不为人知的真实数目还没浮出水面。

解放军总医院(三零一)现任肝胆外科主任董家鸿,因在重庆市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创用了多种肝胆外科新术式,带领肝移植团队完成了肝移植近700例,而在2006年被调入北京。这个西南肝胆外科医院2001年被确立为解放军肝脏移植重点实验室,2005年3月被总后勤部批准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肝脏移植中心。具备同时进行6台肝移植、每年完成200例次肝移植的实力。该中心还帮助和指导江苏、山东、广东、陕西、河南、云南、四川、新疆、贵州、福建、广西等省区21家医疗机构开展肝移植,成为肝移植技术培训中心。


图一:解放军总医院现任肝胆外科主任董家鸿

第二军医大学下属的长征医院解放军器官移植研究所于2003年12月,由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正式批准组建,2005年4月22日至4月30日9天内,长征医院解放军器官移植研究所完成16例肝移植和15例肾移植,据其网页标榜,这创造下“单位时间内完成移植例数的新高”。

解放军452医院位于四川,2000年,医院设备陈旧、医生缺编、外债近千万,被称为乡镇医院,2002年,院长张聪与一名地方企业家签订协议,由私人投资800万元,与医院共同经营肾移植科。共同经营期间,企业家每年给医院交120万元,并无偿为部队服务。结果452医院完成331例肾移植手术,肾移植例数居四川全省之最。2007年,医院在创收近700万元后,以400万元价格收回企业家投资的全部设施设备和经营权,452医院的这一做法,在全军卫勤系统引发关注,军内一些医院纷纷效仿。


图二:452医院院长张聪

一个中等规模的济南军区总医院,该泌尿外科已完成肾移植手术1500余例,99年以来,每年肾移植13例以上。四川成都陆军总医院做肾移植,5天内就给8人做肾移植手术。2006年5月23日《辽西商报》B4版刊登一篇报,题目为《一名军医的高尚境界与追求》。报导中称锦州市解放军205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陈荣山几年来“……共完成肾移植手术高达568例,成功率达到100%,一年肾成活率高达98%左右,……其专业技术在辽西独占鳌头。慕名而来的患者络绎不绝,吸引着我国台湾地区和来自新加坡、韩国、马来西亚等地的患者。”

战争不需要器官移植

美军关于战场的战伤报告,最详细的是WDMET报告,它统计了越战期间的伤亡数据,所有致命枪伤中37.2%在头部,36.4%在胸部,只有9.2%的致命伤是因为腹部中弹。随着美军装备凯夫拉防弹衣,躯干部份受到更多的保护,没有防护的四肢受伤的机率大大升高,美军到前线的军医主要是创伤外科医生和普外、骨外科医生。肝部受致命枪伤的机率在战场上不高。

在克罗地亚内战期间,当地医院处理的7,928名伤员中,只有2.2%肝部受伤,大部份是来自于爆炸物破片的贯通伤,当地肝部受伤者主要的治疗手段就是清创和结扎血管,大出血者才需要肝部加压止血。

南非约翰内斯堡医院救治304名肝部受枪伤者的经验证明,大多数肝部受重枪伤者也可以用简单的小手术成功救治。手术的方法就是清创和肝周围填塞加压止血,不需要切除肝脏或者肝移植。值得一提的是,他们收治的病人中枪大多是长枪打出的高速子弹伤,非常类似战场的受伤情况,因此,战场上肝受伤是不需要换肝来保命的。

而肾因为生理的关系,在人的背部,前面有腹部和腹腔内器官保护,在掉头逃跑和被自己人开枪的时候受伤的机率才比较大。在伊拉克战争中,受伤后出现肾衰竭者被迅速后送,美军在前线根本没有设肾透析病房。加州大学埃尔文分校的肾移植科主任Foster曾经应召去伊拉克前线,而召他的理由却不是他可以做移植,而是因为他胜任普外科和创伤外科。在媒体对他的采访中他回忆说,「前线没有CT,没有完备的化验系统,没有我们医院里完备的设备,全是紧急手术,基本就是止血、剖腹探查。」曾任美军肾中心主任的Donadio医生回忆越战中谈到,「需要肾透析的人往往不是肾受伤,而是多弹片伤导致的重伤肾衰,而这样的伤员死亡率超过80%,肾透析也往往只能换来多几天的时间,最后的死因也不是肾衰竭本身。」在战场进行肾移植不但没有条件,也没有必要。

而近五十年来不断在打仗的美军,美国医疗条件最好的陆军医院,沃尔特•里德陆军医院每年做近30例移植手术。美国250家进行移植手术的医院里,只有8家隶属于军方为退伍军人服务的VAHospital进行移植手术。而这些医院还要靠美国的地方医院出医生来进行手术,军队医院只提供设备,因此都和附近大的医疗中心合作,如美国波特兰军队医院是美国军队医院里第一个做肝移植手术的医院,从1989年到现在只做了252例。而西南肝胆外科医院一年就做了200多例肝移植,顶得上同级别的美军医院20年的例数。而解放军总医院第二附属医院全军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石炳毅近年来共完成肾脏移植1580余例、肝脏移植360余例,美国陆军最大医院一年的移植量连他的零头都赶不上。


图三:解放军总医院第二附属医院全军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石炳毅

不打仗的军队干嘛做移植

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的军队医院开始对社会实行有偿服务,在对外有偿服务方面,军队医院客观上追求的不再是“效用最大化”,而是“利润最大化”。90年代初,医疗市场化改革后,医疗服务成了追逐利益的商业行为。对军队医院,则是久旱甘霖。对内服务是指标性的,没有任何利益可言,对外服务则是有利可图的,没有约束。很快,军队医院将为兵服务当成了碍手碍脚的包袱。从一开始的打折扣逐渐演变成了将军人往外推,现在变成了正宗的地方医院和中高级军官的“疗养院”,军队医院早已将“为兵服务”这一宗旨改为“为官服务”、“为人民币服务”。

所有军队医院与地方医院在收费标准上是完全一样的,和地方医院相似,多数军队医院的药品收入占医疗总收入的一半以上。部队医院实际也是地方医院,区别在于部队医院是由军费全额支付的,医务人员是穿军装的,管理上归军方。

军队医院看到移植潜在的巨大利益,于是大肆推广移植,靠着地方医院不具备的大量供体来源,取得了地方不具备的移植优势。如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八日联系北京清华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玉泉医院肾移植中心主任李宏辉,他表示,由于四川成都的供体来源多所以被调派到当地部队医院支援。在空军成都医院具有二十二年资历的许主任(亚宏)说,他本人主刀的就有五百多例肾移植,这两三年平均每年一百多例。他直接在电话上告诉记者,该医院使用法轮功学员的肾脏。

解放军总医院肝胆外科主任董家鸿接受新华网采访时就算了一笔帐,肝癌患者如果做肝切除的话,三甲的省立医院,一个肝癌平均下来在2-3万人民币。而肝移植就是10倍的价钱。肝移植差不多在20万。排异药物对每一个移植病人来说,需要终身服用,一年五万到十万之间。移植手术不只是意味着巨大的手术利润,患者终身需要服用的排异药物(免疫抑制剂)给医院带来绵绵不断的巨大收入,如同一笔活的定期存款,每年都送利息。

加拿大独立调查报告引用组建于二零零二年四月的解放军总医院第三零九临床部器官移植中心在其网页上公布的证据说,“移植中心是我部重点效益科室,2003年毛收入1607万元,2004年1-6月份为1357万元,今年(2004年)有望突破3000万元。”

因为军队大锅饭性质和论资排辈,造成多数军队医院中的管理者和科室负责人仍是“文革”前后“毕业”的,这些人专业水平低下,但都具有非常高的“政治觉悟”和“管理水平”,打压中青年骨干非常普遍。而揣摩上意,贯彻中共的政策不遗余力。当追求利益遇见迫害政策时,移植这个独特的行业同时符合这两条要求,就在中共的部队医院里急速的成长起来了。